共享单车战事,中场无休
陈晓双 陈晓双

共享单车战事,中场无休

70天完成8次融资,几乎每天有新闻见诸报端,摩拜、ofo两家靠巨额资金“烧”出了市场占有率后,并没有中场休息,而是继续在比拼中引领着共享单车市场一路狂奔,虽然商业盈利尚未到来,但在出行领域已构建了足够大的想象空间。

来源 | 界面(ID:wowjiemian)

 作者 | 陈晓双

5月19日的天津飞鸽自行车厂,一间充满胶皮味的车间内,数百名身着明黄色制服的工人们在流水线熟练地组装着一辆辆小黄车:车把、车轮、车架……每个人各司其职,只消15秒钟,一辆崭新的ofo单车便可下线。最后一道工序的工人麻利地用硬纸板包好自行车,套上塑料罩,封口。很快,这些车将出现在周边城市的地铁公交站、小区、写字楼前,投入运营。

为满足ofo每年500万辆的订单,飞鸽共开放出20条ofo单车生产专线,每条生产线上都有70名工人参与组装。500万辆,占到飞鸽年产能的1/3。

天津富士达、凤凰和700bike等也成为了ofo的合作伙伴。富士达与凤凰累计为ofo提供1600万辆的年产能。

而摩拜选择与富士康合作,后者为摩拜开辟专门的单车生产线,年产能可达560万辆,这使得摩拜的年总产能翻番,接近1000万辆。

“这个市场太大了,中国十几亿人口,光存量车就有4亿辆,就是我每天投放10万辆也要10年才达到这个规模。”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ofo和摩拜近期分别宣布完成了D轮融资。有媒体统计,在70天内两家完成了8次融资。快速吸金数亿元,双方上半场都拼在了扩充市场上。

市场扩张和竞争速度并没有暂停,与各家自行车制造商签订合约,就是生产与投放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而中场无休,除了补充装备,双方也在思考下半场的打法。

5

上半场:砸钱砸出市场份额

今年3月吴晓波频道举行了一次用户投票,面对“如果上街骑共享单车,决定你选择的是什么?”这个问题时,有2.7万人把票投给了“这辆单车随手可及”这一选项,占到总人数的47%。

据交通部统计,目前全国运营共享单车的企业多达30多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000万辆。拼产能,让用户能看到,是占据市场最基本的策略。

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用户监测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ofo以每周一城的平均速度布局,在二三线城市开发新蓝海,并开始向四线城市扩张。5月其宣布城市覆盖数量达到100个,500万辆自行车。而摩拜方面也不甘示弱,5月份数据为在80个城市展开运营,投放450万辆单车。

上百万的投放量,单车成本不是小数目。曾有人透露,第一代摩拜单车成本高达6000元,而摩拜Lite的价格也达千元。而ofo方面,飞鸽自行车厂在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其代工的单车市场价格在600元到700元之间。

假设摩拜单车平均成本降低至1000元,按着现有融资金额3.55亿美元估算,能生产235万辆左右单车。而ofo最近D轮融资就获得了4.5亿美元,按着和摩拜同样资金投入估算,产能相对会大很多。即使按着市场价每辆600元计算,其可生产390万辆单车。

而ofo与传统自行车厂商合作,造价会更低。以每辆车成本300元计算的话,其可生产的单车总量约为780万辆。

摩拜单车的高造价势必会掣肘其单车投放总量,并延长其整体盈利周期。

不过,ofo最初单车缺乏定位功能,给ofo后续发展带来了影响。戴威曾认为,降低运营成本是ofo最核心的商业基础。按照这样的逻辑,如果车辆密度够高,单车变得随手可及,那么带GPS定位功能的智能锁则并不必需。

但3月底,上海出台了《共享单车产品标准》明确:共享自行车必须具备卫星定位(GPS)和互联网运行功能,使运营商可以观察共享自行车运行情况、提高服务质量。4月北京市发布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也对单车GPS定位提出了要求。

尽管ofo早期造车成本低,但事后不得不再次投入更多资金去弥补这块短板。

今年4月,ofo与北斗导航系统达成了战略合作,宣布将在京津冀地区配备拥有全球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的“北斗智能锁”,使车辆定位更精准。

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曾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智能锁是一辆车最核心的部件,造价要500元左右。”按着ofo每年500万辆的年产目标,单智能锁部分成本投入就高达25亿元。

低成本造车带来的高损耗率,也曾经让ofo大大增加了运维成本。此前腾讯企鹅智酷发布的共享单车数据报告显示,“ofo用户上报车辆故障的比例明显高于摩拜单车用户,达到39.3%。”

堆积如山的受损ofo单车被媒体称为“小黄车坟墓”。界面新闻曾在北京多地看到小黄车维修点,车辆伤情“五花八门”:被涂花的二维码、被拆锁、卸掉座椅、踏板损坏、车胎漏气。某个维修点的维修师傅说:“每人一天最多能修四五十辆,一天能修好四五百辆,但送来的远不止这些,修不完。”

而包含维修在内的整体运营成本,成了继造车之后共享单车企业线下必须承受之重。

今年5月,天津市公布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共享单车租赁企业应当具备与其管理需要相适应的线上线下服务能力、每1万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配备不低于50名服务人员。

如果遵照此规定推算,摩拜和ofo分别为450万和500万的投放量,需要配备线下运维人员数量分别为22500人和25000人。

另据《北京商报》调查,ofo与摩拜线下运维人员的招募均承包给第三方服务公司,员工月薪在5000元左右。按照该数据计算,仅运维一项,ofo和摩拜每月需要支出的金额就高达1亿元左右。

但不管怎样,双方通过粗放型的烧钱战略,上半场“烧”出了各自半壁江山,将其他共享单车远远甩在了后面。

据数据机构比达咨询2017年一季度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报告统计,2017年3月共享单车整体用户规模达到3012.5万人,环比增长近30%,比2016年底增长超过1倍。ofo一季度市场占有率达51.9%,摩拜单车为40.7%。

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100城的计划不会改变:“我们是希望能让这100个城市‘吃饱’,能满足大多数的需求。”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ofo与摩拜手中有充足的现金,会继续加码造车,但下半场的打法就没有砸钱这么简单了。

6

下半场:优化体验 增强用户黏性

即使市场足够大,也并不意味着摩拜、ofo可以平分天下,竞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目前看,“烧钱大战”还没有达到网约车曾经的规模,没有司机奖励等成本,补贴单车远比补贴网约车要少很多。所以,在还烧得起钱的情况下,投资方仍然希望“一家独大”,获得尽可能多的商业回报。

那么,摩拜ofo接下来的竞争就是吸引用户持续使用、增强用户黏性。

“免费骑”是采用最多的形式,今年以来,双方多次推出免费骑行的活动。除了单纯的免费骑,通过红包形式调动用户积极性、同时减轻运维压力,也是近期双方采取的有效手段。

摩拜CEO王晓峰曾表示:“用户骑行一两元的车费,搬运成本却要二三十元,这个事情在商业上是不成立的。”

为了减轻运维压力,摩拜在今年3月推出“红包车”,用户可以通过GPS定位找到“摩拜红包车”并解锁骑行,有效骑行时间超过10分钟即可获1元到100元不等的现金红包。把红包车骑到地铁站、商圈等热门区域,获得大额红包的概率更大。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用户参与运营,将车辆引导到需求更大的区域,不仅能使用户享受到方便和实惠,也能提高运营的效率。”今年5月摩拜单车CEO王晓峰表示红包车上线后,运营效率提高了2.6倍。

今年4月,ofo也加入了这场“红包”大战,其宣布用户在红包区域内开始骑车,最高可获得5000元红包。

除了费用、奖金方面的吸引力,两家也越来越重视用户的骑行体验,没车框、车轮重不好骑……这些用户的“槽点”都在新一批车辆中得到了改进。

ofo最初的口号是:“随时随地有车骑”,今年5月变更为“骑时可以更轻松”。前者突出的是单车数量多,用户随手可及;而后者侧重的是车体更轻,更容易骑行。

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曾表示:“我们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自行车租赁公司,我们是一个技术公司。”摩拜目前共拥有39项专利,涉及无链自行车及其后轴组件、无链自行车及其后轴组件、两轮车或三轮车用的防盗监测设备及监测方法、防盗系统等。

和上半场单打独斗不同,两家开始寻求更多的战略合作。从合作方名单中,不难看出,摩拜、ofo在物联、支付、开放平台上的考虑,为未来用户更多使用场景铺路。

摩拜3月29日接入微信。据摩拜方面透露,摩拜单车小程序端每周的用户增长率达到100%,其中52%的新增用户会选择继续下载App。在6月6日,摩拜App还宣布接入Apple Pay并将支持iphone相机扫码解锁。

在物联网方面,今年2月,ofo宣布与华为、中国电信达成合作,华为将为ofo提供专门的芯片及网络技术,中国电信则将为ofo提供国内覆盖面最广的无线网络。

5月23日,摩拜单车与高通及中国移动研究院达成战略合作,高通面向物联网应用的MDM9206 LTE-IoT全球多模调制解调器,将在一段时间内装配到摩拜单车的智能锁上面。

双方也相继开放平台。5月12日,ofo小黄车宣布向合作伙伴开放API接口,首批合作方包括:蚂蚁金服、滴滴出行、高德地图、中国电信、中信银行、华住酒店集团、万科地产等。

5月19日,摩拜单车宣布引入中国联通、招商银行、中国银联、百度地图、悦动圈、神州专车、华住酒店、富力地产8家公司作为其首批战略合作伙伴,覆盖电信、金融、出行、健康、酒店和地产等领域。

4

为了赢得用户争夺战的主动权,ofo今年3月与芝麻信用达成战略合作,上海地区芝麻信用分650分以上的用户可通过信用授权免押金使用小黄车的服务。目前免押金城市已从上海扩展至杭州和广州,共三城。

摩拜的押金是299元,而ofo目前的押金价格为99元。从299VS99到299VS0,免押金政策确实会使一些用户将天平倾向ofo。

共享单车押金,曾引来“非法集资之嫌”的质疑,也被认为可能成为盈利途径。然而不久前,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已经明确要求,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即押即退,防控用户资金风险。因而,从账户结构上杜绝了资金滥用的风险。

事实上,尽管和大手笔的成本投入相比,共享单车还无法看到快速的盈利回报。但据虎嗅文章分析,共享单车作为高频使用场景,它具有超强现金流和日均收入相对稳定的财务特点。戴维去年底曾表示,每辆ofo每天收入在5-10元,以ofo和摩拜现有的规模,每天就是上千万的现金流。

如果通过信用体系降低人为损耗,加上“红包”定位等有效精准运营,共享单车盈利有据可循。但很显然,从近期缔结的战略合作方来看,双方对于未来前景远不止每小时1块钱收入这么简单的预期。

媒体人阑夕分析称,ofo预计将在2017年年底实现境内2000万辆的单车投放规模,这也意味着按照8亿中国城镇常住人口的数字,其人均覆盖率已达1/40——每40个人即拥有1辆ofo单车,摩拜也具有等量的规模。

共享单车的赛程不像投资人朱啸虎所言,“90天结束战斗”,从ofo与摩拜下半场的战略合作、布局看,他们的举动将深入渗透到城市道路的每一个毛细血管,更深刻地影响和引导着城市交通出行的改变。

共享单车 ofo 摩拜单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