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欧换赛道:我还挺期待证明自己的
商业与生活 商业与生活

陈欧换赛道:我还挺期待证明自己的

“那么多钱砸进去,我就不信砸不出一个水花。”

来源 | 商业与生活(ID:xiaopeizhu8)

 作者 | 朱晓培 

1

我正式离开《财经天下》周刊了,作为(商业与生活)这个公号正式开始运营的第一篇稿子,决定写写陈欧。

原因很简单。

陈欧是我采访的第一位互联网创业者,也是我离开杂志前见的最后一位CEO。他在换赛道,想在共享充电宝领域里打出一个大战役。

1

陈欧靠墙站着,双臂抱在胸前,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准备拍照的明星。他在讲过去一个多月来,自己对共享充电宝的认知。“我觉得未来光是充电宝业务自己发展,半年内很可能价值超过任何垂直电商,这是我believe in的。“

说到兴奋处,陈欧转头问我,“怎么样,加入我们吧。”

“那我回去考虑一下。”我说。

“还用考虑吗?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陈欧说,你采访再多的创业者,都不如亲自参与一次伟大的创业。你想一想把它做成了,难道不激动吗?

他说的“伟大的一次创业”,是指街电。

5月初,聚美确认3亿元控股街电60%的股份,陈欧亲自担任董事长。随后,街电邀请原淘票票总裁原源加盟,出任CEO。

现在,陈欧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深圳,把工厂、供应链跑了一个遍。他觉得,街电已经取得了柜式共享充电宝的所有发明专利,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格局差不多就定了。未来肯定就是街电和小电竞争,他打算再向街电投资1亿美元。

先前的3亿元,再加上1亿美元,这意味着,聚美在街电上至少会投出10亿元。这并不是一笔小钱。

“这(共享充电宝)不是小事儿,放点儿小钱就行了。”陈欧说,他准备好了,会找人,找钱,定战略,通过各种方法,尝试打出一场新的战役。

“我还是很期待证明自己的。”他说。

2

第一次见陈欧,是2013年3月。

当时,我刚进入杂志不久,关注的是新能源和跨国公司,对互联网接触不多。而聚美是一家刚成立了3年的创业公司,名气还不大,但是陈欧这时候主演了自己公司的宣传片,而且在微博上非常火。

4年前并不远,但与今天相比,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阿里、京东还没有上市。凡客陈年、当当李国庆的热度也丝毫不亚于京东刘强东。人们还会讨论团购是不是骗局,陌陌能不能活下去。易到用车成立3年多了,但鲜有人知道周航是谁,专车又是什么。

“一个创业者为什么自己拍广告,还火了?”我就是带着这样简单的问题去见了陈欧。

聚美刚做完“301”大促,爆仓了。

陈欧和同事们还在仓库里忙着打包发货。当时的聚美高级副总裁刘惠璞(河马)在朋友圈里说,因为长时间站着打包,脚上还磨出了个水泡。

3天的促销,10亿元的订单。原本是高兴的事情,但陈欧却觉得自己是SB。“本是个奇迹,硬生生因为物流成了个悲剧。” 

在这之前,聚美促销的时候订单量最多增长2、3倍,但那次增长近20倍,和那个宣传片有很大关系。宣传片中,陈欧出拳将玻璃击得粉碎,踩着玻璃渣说:“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

陈欧跟着宣传片一起火了。

年轻人

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地女粉丝们寄来的小礼物。他打开一个粉色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颗糖果给我,说:粉丝寄来的。

他开始觉得,成为明星CEO不是一件坏事。

但他一开始不是这么想的。他说自己其实挺好面儿的,怕别人说他得瑟。而且,他心里清楚:如果公司成功了,成功是大家的;但如果失败了,那么失败的就是他陈欧,他就成了一个“不务正业的陈欧,就是用公司的资源自我包装的案例。” 

但形势逼人。

2011年初,聚美青黄不接。红杉资本的新一轮融资还没有到位,而第一批天使投资已经花得差不多了。电商平台的重要成本是流量购买,公司董事们希望在艰难时刻能尽量降低流量成本,省去代言费,让陈欧自己代言。董事会的理由很简单,陈欧年轻、帅气,又有斯坦福MBA以及创业的履历,符合当代青年偶像的定义。

而且,竞争对手乐蜂网创始人李静,是节目主持人,经常在电视上植入乐蜂的广告,聚美必须要补齐这一劣势。于是,陈欧开始参加《非你莫属》、《天天向上》等电视节目。节目的效果一般,但是陈欧却把当时代表世纪佳缘参加《非你莫属》的刘惠璞挖到了聚美。

今天,陈欧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明星”角色。

有时候,他还有些得意。“你看朱啸虎和王刚为小电喊了那么久也没什么影响,但我和王思聪两个人一吵,一夜之间,教育了行业。我觉得这种事儿很NB。”

他的微博粉丝已经有4579万,5月那一条与王思聪争论充电宝的微博,被点赞了24万次。

“你在杂志一篇稿子能有多少人看到?”陈欧问我。

我不好意思,说.有时候也挺多的。

“那你想象过,你写的东西被几千万人看到,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吗?”他打开他手机上的微博给我看,有一条的阅读数显示3000多万。

他自己发一条微博,就能带动聚美平台上千万的销售,以至于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嫌弃”公司里的PR。“我会觉得,你们这群干PR的,还没有我自己发的微博效果好。”

但是,有时候,他又感觉哪里不对。

“如果,公司对你个人影响力依赖这么大,这说明这个公司是不健康的啊。”他想明白了。这样下去,聚美和个网红公司有什么差别呢?没有。

“网红公司最后你做多大呢?几个亿的利润是很高,但是,却注定你很难成为巨大的、伟大的、改变社会的公司。” 陈欧说,自己很想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儿。

韩庚

3

“你知道吗?我们的校训是改变世界,Change The Word。”陈欧说的是斯坦福的校训。

2008年,戴雨森从清华去斯坦福读书,认识了陈欧。斯坦福里讨论创业的中国学生特别多,他们还成立了一个组织叫CEO(Chinese entrepreneur organization),里面都是想当CEO的人。

2009年,陈欧毕业要回国创业,此时戴雨森还差三个月才毕业,但决定退学跟着回国。CEO组织里的朋友问戴雨森,为什么不再等3个月,戴雨森说自己想做联合创始人,而不是第一位员工。很久后,他发现CEO组织里的很多人仍然在facebook、Google等公司上班,还没有创业过。

回国后,他们先做了一个copy to china的游戏广告业务,徐小平投的。但过了六个月之后,钱只剩下30万元,而每个月的固定成本就是6万,还有5个月这个公司就要破产了。而且,他们还发现这个市场在中国不存在,每个月收入只有4000块钱,都不够请媒体吃饭的。

于是,他们决定转型做化妆品团购救公司。

“我们当时做电商,就是单纯的想要让公司活下去。”陈欧坦言,做聚美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但是没想到开局却出奇的顺利。

可能很少有人注意过,2010年3月,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重要的一个月份。

这一月,有两位连续创业者带领团队转型。他们就是王兴和陈欧,新公司一个叫美团,一个叫团美。

美团做的是吃喝玩乐的团购生意,团美做的是化妆品的团购生意。半年后,团美正式改名为聚美优品,成为美妆电商平台。

聚美曾比美团跑得快,而且快很多。

2014年,美团刚从百团大战中厮杀出来的时候,聚美已经连续8个季度盈利了。

5月16日,聚美在纽交所挂牌,股票代码为“JMEI”,发行价22美元,开盘价为27.25美元。当时仅31岁的陈欧,也成为了纽交所222年历史上最年轻的CEO。

那是他们意气风发的一段日子。

“真不是我得意啊,而是公司一群人都得意了,都觉得自己挺NB的。”陈欧说。在烧钱如流水的电商行业,他们仅用了4年、融资1300万美元就把公司做到了上市。而起步更早的乐蜂网却以卖给唯品会收尾。

回头看创业的这几年,聚美赶上了一个互联网爆发的红利期,PC端做的比别人好,流量获取能力比对手强,品牌效果也好。但是,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落后了。

“我的好朋友王兴做美团,现在很成功,大家都看到了。”陈欧说,从利润上讲,美团一直没有大规模盈利,但是从社会的角度看,美团改变了社会,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眺望未来

“所以,我反思,不能只是看利润、利润,要看未来。”陈欧说,很多创业者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事业有天花板,“但我得承认聚美有天花板。”聚美很尴尬,一年好几个亿的利润,但是股价那么低,搬回国内,至少值个几百亿,这是聚美要私有化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聚美之前的定位太窄了,缺少成为超级公司的基因。“在移动时代,定位窄,比赛道窄更尴尬。”

陈欧研究了互联网上大大小小的公司,觉得公司的新业务和老业务必须要分开,而且需要不停的孵化新业务。作为CEO,必须要想战略,找人才,为未来投资,“一定要向马云学习,他是非常有战略眼光,有视野的人。”

陈欧 互联网创业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