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投资人:我们为什么要重金押注大出行?
创业家 创业家

摩拜投资人:我们为什么要重金押注大出行?

带你估算市场规模,拆解商业逻辑。

来源 | 创业家(ID:chuangyejia)

 口述 | 程章伦(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

 采访/整理 | 智晓锋

出行可谓近两年创投圈的最大热点之一,从租车到约车再到造车和共享单车,创业者纷至沓来,机构也不断押注。其中,我们不得不提华平投资这家机构,它在出行领域投资了神州租车、优信拍、e代驾、摩拜单车、大搜车、蔚来汽车等九家企业。这种投资布局背后有怎样的逻辑?日前,创业家&i黑马与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程章伦聊了聊。

成立于1966年的华平投资集团,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自成立以来,华平已在40个国家的780多家企业中,累计投资了600亿美元。

华平于1994年进入中国,在华累计投资总额超过70亿美元,投资了90多家企业,包括中国华融、宝钢气体、中通快递、58同城、猎聘网、华润置地以及红星美凯龙等。目前,华平中国团队共有100人左右,其中35名投资人员,关注消费和服务、医疗保健、高科技、房地产、能源工业以及金融服务等六大行业。

23

*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程章伦

以下为程章伦自述,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连续两轮领投摩拜单车

华平是摩拜C轮和D轮的领投方。我们的消费组一直关注出行领域的机会,加上和李斌(创业家&i黑马注:易车、蔚来汽车创始人,摩拜天使投资人)本来就认识,找到他们很容易。我们对行业的研究和尽调完成的很快。这个投资是我们决策最快的一个项目,整个过程大概就三周的时间。

为什么选择加码呢?第一,企业处于高速成长期,随着规模增长,投资风险其实降低了。第二,华平在行业的品牌就是支持企业高速成长,支持大家去拼这么一个阶段。加码企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工具。这和别的机构不一样,很多人投一次就结束了。

这会为企业带来非常正向的效应。创业者知道我们会一直支持他。有了华平,企业下轮、下下轮都会有比较雄厚的资金平台,不再有后顾之忧。

71

在投资中,我们关注最多的,还是企业是否符合商业的基本逻辑。在去年9月底也就是投C轮时,市场还处于,看到有人在骑摩拜,大家会拍照的阶段。我们那时做了三件事。

首先,估算市场规模多大,拆解基本的商业逻辑。华平是专注于投成长期项目的机构,我们希望能找到一个规模足够大以及集中度足够高的市场。彼时,由于共享单车还处于起步阶段,很难验证市场规模有多大。

我们想了很久,该如何验证。最后,发现有一个可以被借鉴的参数——中国公共自行车的规模。根据一些城市公布的出行数、车辆总数,估算出市场规模。当时,我们算出来这个区间是在3000万至8000万辆。数据可能不太准确,但至少给我们提供每了天的出行次数。

第二件事,用户愿不愿意花一元钱去用车。2015年之前,台北公共自行车是免费的,之后则收费。我们看中的是在收费和不收费之间,台北自行车的订单量降了多少。此外,我们还做了一个小规模的调研,去了解用户对收一块钱这件事的态度。第三件事,是要去了解它的成本结构。

此外,竞争环境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摩拜在那个阶段是唯一在城市运营的共享单车。我们花了时间去论证,这个市场到底会变成怎么样?肯定会有新的竞争者进来。当竞争者增多后,这个市场会怎么演化?

到D轮时,摩拜的商业模式已基本被验证了。从9月底到1月初的时候,它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用户的需求、一块钱能不能收、成本结构以及竞争等在C轮关注的点,基本上都验证了。

在D轮时,我们关注的点是,这个市场的天花板到底在哪里?市场规模和我们此前预测时相比,是否有变化?竞争是否有变化?说实话,摩拜还一直再涨,发展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快。

摩拜的渗透率还远没有到完全渗透的阶段,你只会发现周边骑摩拜的人越来越多。它的想象空间依然很大。此外,摩拜的价值还不只是一个出行工具这么简单,能够接入各种各样的服务。

(至于共享单车行业会不会出现大合并)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行业特点和竞争格局。这种合并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变量。此前,由于58和赶集竞争激烈,姚劲波(创业家&i黑马注:58同城公司总裁兼CEO)最终把赶集并了。归根到底,每个企业家也会算账:当投资人无法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时,整合就顺其自然了。

蔚来汽车是典型的长线投资

在中国,华平已经历了6期基金,总共投了600多亿人民币资金,95%以上的项目都是成长型的。很多大机构都会涉及不同类别的项目,不一定完全投成长型,比如也会投上市公司,并购。华平的资金是10年期,还可以加两年。从全行业来看,这个最长,真的算是长线投资。

投资

投资赚钱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但是我们坚持做成长型投资,对每个市场挖得非常深,不断去寻找新的、高速成长的一些机会。

以蔚来汽车为例。以前,传统汽车竞争全部是在发动机层面。内燃汽车发动机会决定马力有多大,车跑得多快、多远。在核心技术这块,中国汽车厂商不占优势。这个劣势导致他们在成品上进不了中高端领域。而在电动汽车行业,每个发动机几乎是一样的。

蔚来汽车采取客户直供的商业模型,将改变传统的汽车后市场。蔚来既是主机厂商,也是4S店和售后,全部是直供。电动汽车本身的零部件更为简单,维修也许就是定时回去更新一下软件就行了。这是由不同的产品结构驱动的变化。金融服务商也要思考,如何将金融科技更好得延伸在这一新领域。所以,电动汽车的生产和模式的创新,会推动金融的创新。

这就是新经济的创新。所谓新经济创新,就是用新的模式和技术,渗透线下市场。

未来,蔚来汽车的主要市场将从一二线城市开始,尤其是限购的城市。在上市第一天,它就会进入主流汽车市场。

此前,华平和李斌在别的项目上也有合作,比如优信拍和摩拜单车。在蔚来汽车需要成长资金时,华平自然当仁不让。

实际上,早在一年前,我们就看到了蔚来汽车这个项目。在融第一轮时,李斌只有一个计划,我们是不可能投的。去年我们也调研了,告诉他有点早。他说没关系,后面肯定还会融。这一轮我们就进去了。(创业家&i黑马注:蔚来汽车于此前宣布已完成数亿美元C轮融资,由百度、腾讯领投,华平等跟投。)

在这轮投资进入前,我们和李斌深入谈了很多事情。比如,他拿了这个钱,未来12个月、18个月有怎样的规划。

未来18个月,蔚来汽车要做什么?它需要把车做出来,车要放到马路上能跑动,还得卖出去。相比之下,在竞争的过程中,摩拜则更多是在占地盘,市场份额要占大头。这两家目标完全不一样,蔚来肯定不会谈市场份额。

说实话,如果没有几百亿人民币,蔚来汽车不可能建立起一家汽车公司。如果融不到几百亿元的资金,说都不用说,他要想成功是不可能的。像摩拜则不同,它的发展曲线非常快。每家公司侧重点是不一样的。

领投和投后

领投所占的投资份额比较高。华平大多都是领投,还要争取进入到公司的董事会。企业家天天忙创业,没有精力和每位投资者深入交流。从企业家角度来说,他们最多和两三位比较信任的投资人经常探讨。这波人就是领投者。

领投这个角色,要求投资机构要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和体量。当企业走到C轮、D轮时,往往可供挑选的投资机构就少了很多。领投的机构工作量比较大。参投的机构都看着你,你是代表一拨人做决定。

我曾经主导过58同城和优信等投资。这些项目都经历了连续加码,比如在C轮领投后,D轮追加。在58同城上市前,华平是其最大的财务投资者。

目前,华平也是优信最大的财务投资人,大股东。他们今天的业务,已远超我初次接触时所设想的状态。在发展过程中,公司肯定要进入新的、不同的市场,需要融资。我们就是不断支持公司,甚至在一些别的投资者不觉得公司应该拿钱,或者不应该进入新市场时,鼓励企业家这么去做。

在华平初次投资时,优信的方向是B2B,第二年则进入了B2C零售,后来又进入金融,C2B等。中国这个市场是有这种机会。有些企业家,像姚劲波还是比较敢想敢做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成全他们。

如果没有专业团队,没有一定的投资记录、规模,我们或许无法获得企业家的信任。很多大机构都投了这家公司。为什么我们的股份是最大的?结果最说明问题。

钥匙

投后方面,我们更多是跟企业家在大方向和战略上的讨论。此外,在企业发展的后期或高速扩张的时期,遇到一些关键问题怎么解决,比如说销售团队从500人扩张到1000人,我们可以提供经验借鉴,向其推荐人脉。在这个阶段,能做这些工作或者真正去做这些事情的机构并不多。

具体来说,华平会在两方面提供帮助。我们内部有一些通才。比如有一位CFO,一位CTO,他们能为公司提供财务以及搭建IT系统等方面的帮助。这些可以跨行业来运营。另外,我们鼓励被投企业之间的经验共享。在大出行领域,我们投了9家不同的企业。他们可能都需要银行贷款,都需要流量,还需要跟上游厂商搞好关系。华平行业资源的协同优势就可以发挥出来。

比如,优信做B2B拍卖业务时需要用地。在房地产行业,我们投了一家企业叫东久。它在工业地产非常专注,肯定比优信更懂土地运营。这两家公司就可以互动起来。

在摩拜近日宣布“摩拜+”战略中,神州专车计划在APP内加入摩拜单车入口,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提供多元化出行服务。企业之间的合作不一定都是我们推动的,企业家自己也会想到,但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企业,更容易促成合作。

未来,我认为在这几块有非常大的机会。一是在线教育,华平刚刚领投了猿辅导的E轮融资。B2B也是一块很大的市场,尤其是和科技相关的。在房地产领域,我们更关注“非主流”的房地产细分领域机会,像数据中心、工业园区、房地产的资金管理和停车场等等。另外,在金融领域,传统金融和金融科技我们都会关注。

摩拜单车 领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