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帮派、创始人被无限期休假:Uber野蛮生长之痛
棱镜 棱镜

丑闻、帮派、创始人被无限期休假:Uber野蛮生长之痛

Uber,从创立之初,就是一家“野蛮生长”的公司。

来源 | 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 | 王丹薇

Uber,从创立之初,就是一家“野蛮生长”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打车服务,在北美以及全球“攻城略地”,真正让普通人接受共享经济模式。与此同时,这家公司发展送餐服务,研发无人车等,扩展新边疆。

21

创始人TravisKalanick(下简称TK)在Uber堪称精神领袖,在外部则经常被冠以挑战传统行业的颠覆者形象。

然而,一直领衔Pre-IPO(上市前独角兽)阵营的Uber,自2017年开始,就麻烦不断。因为似乎支持了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几万美国用户在#DeleteUber(删掉Uber)运动的号召下将它卸载。

Uber旧金山总部一位女程序员将公司内部纵容性骚扰的文化公之于众,更将这家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此后关于这家公司的行政丑闻、内部拉帮结派等消息接踵而至。2月以来,几乎每周都能在主流媒体的头条上看到这家公司的负面。

这半年来,Uber高管离职,被开接二连三发生,Uber已经是一家没有COO、CFO等诸多重要岗位的公司。而本周一,TK的亲信,Uber二把手首席商务官(ChiefBusinessOfficer)EmilMichael离职后,本周二,创始人兼CEOTK也确认将暂时离开公司一段时间。

Twitter上有网友开玩笑称,Uber没了所有的高管,堪称一家真正的“无人驾驶”公司。

上个月,TK的母亲在一次游船事故中意外身亡,其父亲也受重伤。虽然TK在周二下午发出的全员信中,将家庭的变故作为暂别公司的主要原因,但谁都知道,这与Uber的窘境息息相关。全员信中,TK立下誓言,将以“2.0版本的全新姿态回到公司。”

腾讯财经走访了Uber办公室,并与Uber旧金山总部和纽约办公室的员工交谈,他们中间,有些人对公司发生的一切三缄其口,避之不及,有些人对高管层频繁换人不以为意,有些人对失去了精神领袖的Uber何去何从颇为担心,也有人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一群牛人,把Uber带入到这种境地。”

和其它爆炸式增长的公司一样,Uber也面临着各个环节跟不上发展速度的问题。比如,TK的斗士形象对促进公司早期发展功不可没,但对于一家估值过600亿美元的公司,TK的行侠仗义,却成了公司的掣肘,各大主流媒体甚至为之贴上“生硬粗暴”的标签。

今日TK的离开,无疑是Uber的重要转折点,正像其投资人FreadaKleinKapor所说,Uber将自己带进深渊,现在这家公司必须说,我们真的意识到问题了,我们也真的想走出深渊,“这个过程不会短,也不简单,但是拯救Uber是可行的。”

Uber每日运营照旧

TK离开公司的前一天,腾讯财经造访Uber北美某办公室时看到一切如常。这家公司在过去半年经历了太多坎坷,然而对于在一线发展业务的员工来说,公司高层的动荡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日常工作。

6

Uber曾经是资本的宠儿,最顶尖程序员的向往之地,TK在早期接受采访时曾说,在一次融资活动上,他只是介绍了下公司的情况,投资人就递来了支票。

一位持有Uber股票的投资人对腾讯财经说,今年受到负面消息的影响,该公司股票被市场看跌,在私人股票交易市场中,Uber的价格跌了15%左右。

毋庸置疑,Uber的吸引力大不如前,有多位两三年前加入公司的程序员对腾讯财经表示,当时是降薪降职跳槽到Uber。而现在,Uber遇到“人才荒”。一位Uber的中层领导对腾讯财经称,从去年年底起,就想把自己带的组扩大,半年过去,离原来的目标还差得挺远。

“我没有因为招人难而降低标准,Uber的在职员工水平挺高”,这位中层领导对腾讯财经说,“虽然这半年的负面新闻会导致一部分人离开,但是总体来看,Uber离职率在正常范围内,甚至比其它科技公司低。”

腾讯财经获悉,周二Uber对员工表示,将会增加福利,比如员工可以更多的在家办公,“也算是一种稳定军心。”

在日常运营层面,多个业务部门此前也被TK授权全权自主运营,因此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公司发展过快之痛

TK是Uber的灵魂人物。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虽然在具体业务上,TK不插手,但是在公司中,TK的地位不可取代。

但是虽然TK是连续创业者,其上家成功退出的公司只有八个员工。从2009年,TK和两位朋友创立Uber至今,短短8年间,Uber长成了一家拥有1万4000员工的巨无霸。

创业初期的Uber极有凝聚力,TK在员工心中的形象是仗义,有魄力的领导。Uber二号员工RyanMcKillen回忆,在2012年时,有一次自己连续工作了48小时,十分疲惫,出了旧金山的办公室,直接打了辆Uber去车程7个小时之外的拉斯维加斯放松,那次高达4000美元的Uber车费自然是记在公司账上。

TK对类似事件给予了很大的宽容,而在团队中,对彼此的问题也直言不讳。就在拥有上万人员工后,Uber总部照常每周例会,各办公室同时远程接入参与,并留有30分钟时间给全体员工提问。

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说,曾经有人和领导层意见相左,直接提问TK为什么不让出CEO的位置,也有人在媒体爆料TK曾带一帮高管在韩国逛酒吧、找酒陪时,实名提问此事的来龙去脉。

和其它公司不同的是,Uber的公司架构十分分散,其在旧金山总部的员工只有2000人,其余的分散在其它城市,办公室多,员工多,而一度,面对几千人的公司,人事部上上下下只有2个HR在管理。

在公司扩张中,40%的Uber领导岗位的人是第一次当经理以上职务,这些全球水平最高的程序员在第一次担任管理岗位的时候,都需要自我调整。

“领导团队和完成编程任务不同,还需要体察团队成员的工作状态,协调内部矛盾,这都是这些程序员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某在领导岗位的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说,“这对TK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Uber的高管层中曾经有不少TK的朋友,“其中一些人在Uber的口碑并不好,能力先不说,有些高管在公司拉帮结派,令其他人很反感”,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说。

而那些和TK没有私人关系的高管也上行下效,“从来没有哪家硅谷公司像Uber一样有这么多越南人,因为我们有一个越南裔的CTO”,一位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虽然这种评论不免偏颇,但类似想法在Uber是真实存在的。

Uber的未来

本周一,Uber高级顾问,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2009年成功连任时的竞选团队经理BradleyTusk写道,重置键终于开启了。

霸气

多为投资人对腾讯财经表示,Uber遇到的问题是很多硅谷发展速度过快的公司都经历过的,只是Uber问题爆发的方式比较极端,“但这总比在上市之后在出问题好”,一位投资人称,“现在的情况反而可能促使Uber加快上市进度,因为投资人不会袖手旁观。”

Uber在走出泥潭,并在资本市场上寻得一个好价钱,需要很大的改变。首先,这家公司要把握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它毕竟颠覆式的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对传统行业带来巨大震动。

自2011年进入纽约市以来,Uber和出租车就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当年,纽约市出租车管理协会(TaxiandLimousineCommission,简称“TLC”)还对纽约出租车执照买卖市场信心满满。而Uber的发展速度令人瞠目结舌,纽约出租车的牌照价格从2014年夏天的100万美元,跳水到2015年夏的69万美元。TLC的主管AllanFromberg对腾讯财经说,很多我以前根本想不到的事情,都在接连发生,Uber不但改造了出租车行业,也改变了我们这些监管机构。

实际上,在Uber体量变大后,公司已经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它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出租车行业的颠覆者。AllanFromberg对腾讯财经表示,TLC和Uber联合调查的数据显示,Uber进入纽约出租车市场后,纽约市整体的乘车率增加,也就是说纽约原来的出租车市场尚未饱和,Uber并非抢了全职出租车司机的生意,而是和出则车一起把蛋糕做大。

51

第二,在业务之外,Uber需要以一个大公司的思维方式调整架构和公司文化。海投资本创始人王金龙对腾讯财经表示,Uber的主营业务在行业中仍处于领先地位,在未来的发展中,要更加注意公司文化的建设,合规问题以及和保险公司等业务关联机构的关系。

第三,处理好TK的出走和回归至关重要。腾讯财经获悉,TK的离开是上周日Uber董事会的决定,在一些人眼中,让其离开公司并不是明智之举。

Uber现在急需找一位有管理经验和人脉的COO,而据消息人士的说法,COO人选不乏候选人,但这位COO需要可以和TK有良好的工作关系,就像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和COOSherylSandberg一样,“这样看来,让TK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处理公司的问题,并不是最佳的选择。”

Uber 未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