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这样的高精尖领域,也将被人工智能替代?
i黑马 i黑马

金融这样的高精尖领域,也将被人工智能替代?

人工智能没有善恶,用得好不好在于人自己。

6月24日,人工智能先行者大会暨黑马大赛人工智能分赛在京举行,近千名人工智能产业相关创业者、投资人、产业专家参会。本次活动由创业黑马与人工智能新媒体平台黑智联合主办,联合冠名商摩比神奇与战略合作伙伴铂诺对活动进行了支持。

 

微信图片_20170624144726

在上午场的“龙门阵论坛”上,传媒梦工场CEO蒋纯,极客帮创投创始合伙人蒋涛,铂诺联合创始人、创新工场AI工程院副总裁吴卓浩,就“智能金融”领域的相关话题展开讨论。

以下是论坛内容节选,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主持人:在未来哪种金融场景下,智能金融或者智能投顾,发生的作用最大?

吴卓浩:在整个的人工智能领域,谁能够掌握数据,谁就有机会能够开发出更棒的人工智能。所以,在所有的领域当中,金融是最棒的。

我们都知道,好多人觉得炒股是最容易获取财富的方式之一,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失去财富的方式之一。事实上,大部分的人并没有掌握足够多的知识和背景信息,带着一腔热血和勇气冲到这个市场上来的,只有成为韭菜的资格。

微信图片_20170624144716

我们能够把金融领域当中各种各样的数据,生成人工智能数据。人工智能可以和行业精英的智慧结合起来从而产生价值。今后,你炒股直接去选一个更合适的已经包装好的产品,坐等着收钱就好了。

主持人:你对智能金融最大的疑问在哪?

蒋涛:智能金融,是根据信息和数据进行决策。在金融交易里,有一个价值判断(决策依据),而决策依据很大程度来自于你对信息和数据的收集以及判断。

在数据的基础层面上,中国整个金融行业还有很多需要做得工作。比如,交易所发出来的财报,都是文本,基础的数据都没有被数字化。你想分析一家公司要费很大的劲。财报100多页,关键数据是什么也没有抽出来。所以我们在基础层面上和国外相比,还有很大的距离。只有这个工作做好了,我们才能获得最充分的数据。

第二个层面,真正做交易时,每一个交易员可能有自己的判断方法、逻辑、模型,新的人工智能技术或者更好一点计算机的技术能否帮助他?这两块我们水平还比较低,但是空间比较大,有很大可以挖掘的潜力。

主持人:完全产品化和完全依靠程序化和数据驱动,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您怎么看?

蒋纯:金融短期来说,它是一些交易的数据,是大家博弈的结果,是投票机。但是长期来看,其实反映的是一种经济。如果是真正要让大家稳定、长期、持续赚钱,你就要把金融放在经济的背景下做。这才是真正能够长期盈利的,否则短期就变成一个纯粹的量化交易。

7

卓浩开始说了一句,金融是数据化最丰富的场景,这句话我也同意也不同意。如果你从金融本身来说,刚才说得投票机领域,确实数字化丰富,交易所所有数据都可以拿到。所以,你可以做出一个所谓的金融Alpha Go,很厉害的把钱都赚到。

但是这种模式就是博弈,有赢就有输,输的钱从哪来?所以他最后一定会成长到他不能承载的地步,以至于这个事情不可持续,他有一个规模上限。

如果把它做成一个称重机,反映经济的波动,通过把很多经济的数据收集回来,进一步数据化,成为投资的依据,并加以智能化判断辅助的话,就有非常长远的前景。这可能才是真正消除金融风险的方法。

否则的话,很可能加剧金融风险。两个AlphaGo在下围棋的时候,棋局是非常惨烈的。这种情况如果把他放到金融市场来,真的是惊涛骇浪,对我们经济的杀伤力应该会搞得非常大。

主持人: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相信,Alpha Go是人间第一高手。未来的智能金融会出现这种情形吗?智能金融一定会比人类的投资收益率高、回撤要小,更加稳健吗?

蒋涛:我觉得需要时间。如果出现这样一种情况的话,整个金融交易市场可能就不存在了。有时候很难预判,所谓的黑天鹅事件等,机器很难进行预测和判断。

那些所有用量化来做的,其实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他的成绩是不错,可是这跟对抗模型有关。你这段有效了,就会有人生成另外一套对抗,或者会产生一些其他的因素,最后这个机制就变得不灵了。它的复杂性,不是围棋那样一个完成信息的市场。

蒋纯:如果我们放在投票机这个角度,或许人工智能是能够干的,因为他无非就是博弈。但是如果变成博弈,就变成彻底的虚拟经济了。金融的目的,是更好配置你的金融资源,使它配置到更有利于经济成长的角度。你把金融资金更合理的配置,使得经济能够更好的成长,这是金融存在的本意。

回归到本原考虑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才能够让人工智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且最正面的作用。如果你把他变成Alpha Go,把整个金融市场变成一个期盼,我觉得那很可怕。这个东西没有善恶,用得好不好在于人自己。

人工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