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了王兴一万条饭否,发现他这些癖好
创业家 创业家

我翻了王兴一万条饭否,发现他这些癖好

保持好奇,研究经典,观察生活,不怕向外界暴露自己,并一直对此保持旺盛长足的精力,或许是王兴在社交网络上留给天天滑屏的年轻人的宝贵建议。

来源 | 创业家(ID:chuangyejia)

 作者 | 牛油果

 编辑 | 王根旺

十年间,王兴在饭否上一共发布了一万多条动态。如果你大致看下,基本能对他的饮食习惯、穿衣风格、文学品味、性格特点、爱好兴趣、和家庭成员及员工的关系等等略知一二。你还会发现王兴前些年的小癖好:喜欢下片。

61.webp

前两天《财经》写王兴的文章很火。虽然美团最近没什么新闻,但大家还是在访谈里读出很多新料。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对阿里的态度,直接而鲜明。其次就是他一些对外界的态度,如,我们不需要别人允许我们能不能成,云云。

王兴一直是和BAT的大佬们很不一样的存在,当然王兴也提醒大家B和AT早已不是同一量级。最大特点是他有极客范儿,另外就是创业历程曲折复杂,而且每一次“失败”都广为人知。让人在想树立一个不屈的创业榜样时,总会想到他。如果他去参加什么电视台的访问,主持人通常最感疑惑的,问得最多的大约是,你为什么一再地创业?同样是这个问题,另外一种不怀好意的问法是,你为什么屡败屡战?

王兴也是目前少有的,还要在A和T之间周旋的大公司领导者。棋局未定,大家也都饶有兴致地看着美团点评接下来会去哪儿。

除了极客范儿、创业历程外,他还有个特点是,不神秘。

如果你热爱玩饭否,关注了王兴,并从2007年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你基本可以很顺手地就写一篇《社交网络上的王兴》这种作文了。

十年间,王兴在饭否上一共发布了一万多条动态。如果你大致看下,基本能对他的饮食习惯、穿衣风格、文学品味、性格特点、爱好兴趣、和家庭成员及员工的关系等等略知一二。甚至如果你善于观察总结,还可能会发现王兴前些年的小癖好:喜欢下片。以至江湖有这种传说,某段时间饭否服务器崩溃时的文案是,不好意思,王兴又在下片了,我们会马上恢复服务!

我倒不至于很险恶地揣测王兴是在下载什么不该下的片,而很容易推断的是,他很有可能是在下一些正常的影片。他对电影的爱好很广泛,早年看片渠道还不丰富的时候,他已经看过许多经典影片,包括一些难找的西部片。且在某个时间节点后,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在猫眼上标记“想看”。总体来讲,王兴对美国大片还是保持着兴趣。但也会看《十二公民》这种认真的国产片(创业家&i黑马注:徐昂执导,改编自1957年的美国影片《十二怒汉》)。

记者们发现了王兴这个特点,所以那篇文章中有个问题,为什么别人都说你内向,但在饭否上你却是个话痨?

确实很少有互联网leader像他一样在网络上频繁记录自己的生活。他的更新频率一般是一天五到八条,内容所涉范围很广,常常是间隔两三小时就发一条,完全打破了坊间“老板们都很忙”的这种虚假传言。他有时记录些名人语录,讨论下“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有时对“用刀能做的所有动作”产生浓厚兴趣,并像发弹幕一样对此罗列很久,有时会唏嘘一个作家的一生,有时点评陈粒的新歌,有时又惊恐于“妈妈又要从龙岩来北京指导我的生活。”——当然,最后这种信息是比较早年间的情绪表达了。近年他更喜欢发的亲子互动类消息是,跟爸爸讨论老家的一些事情。

对此行为,他的饭否签名解释了一切,大意是,如果我每天没什么值得拿来发的东西,那说明这一天过得太浑浑噩噩了。据说饭否上最大的V也是王兴本人,有十几万粉丝。简直一个网红撑起了一个平台,十年键盘不辍。

王兴

王兴热爱金句,而在网络上流传着的王兴语录,有一些其实也是他的再改造。

如他曾说,大多数人为了逃避思考愿意做任何事,是他2008年对一名叫约书亚·雷诺兹的英国画家的名言再改造。这句话的原文是,“为了逃避真正的思考,人们是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的。”这句话也是他从好朋友张亮那儿听来的。

王兴喜欢了解名人轶事,爱读书,这很多人都知道。在《财经》采访中他也提到了两本书,一本是谈论领导力的英文原版书,《The Mission, the Men, and Me》,另一本是没有透露名字的“关于一战的书”。

他热爱谈论的书确实有很多看似和商业、管理不相干。

中西文明经典类书籍看起来是他最喜欢的,在中华文化方面,他最喜谈论的是《道德经》、《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等。曾感叹《道德经》全文只有五千字,发饭否的话40条就能写完。而唐诗也是他尤其喜欢的部分,经常会结合自己的心情对经典唐诗进行点评,如赞叹“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这种诗句真是大气。偶尔也会对“不知携妓重来日,几树莺啼谷口风”这种诗句进行“古人真豪放”的点评。《孙子兵法》看来是他熟读的管理书籍,经常单独引用,并不进行点评,使人怀疑他是在运用其中理论解决美团的问题。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方面,他喜欢谈论的作家有张爱玲、郁达夫、余华等。并曾找寻过张爱玲的一本非知名小说《秧歌》,并了解她的名字实际是英文名Eileen的音译。可见对张是真爱。

有兴致的时候,他也热衷研究《追忆似水年华》、《仲夏夜之梦》的中文译名问题。在语言翻译、跨文化交流方面,王兴也显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并坦言自己对中华民族的移民史很有兴趣,因为自己家里就是很多“移民”。

说到语言问题,这里还有个趣事。早年王兴参加一些访谈时有个特点,他会刻意带有一些卷舌音,如果一句话很长,开头和中间部分不大会听出来他的卷舌音,但最后的一些落音,他肯定会明显地卷出来,让人听见。如他在《波士堂》节目中说到“互联网是个先进生产力的方式”,“式”字卷舌就十分明显。考虑到福建地区人民普遍会忽略卷舌音的发音,王兴很有可能是在研究了自己的语言特点后作出了有意识的改变。

在以上这些并不属于他专业的领域,很容易看出他的研究方向是“行业的经典”,同时也会夹带一些自己的趣味。如看过村上春树的获奖致辞后表示很欣赏,也会表扬作家石康在某篇文章中有态度,“尽管自己并没有看过他的书” 。

在他的专业方面,他喜欢看克莱·舍基(创业家&i黑马注:《认知盈余》作者)的英文原版书,如《Here Comes Everybody -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即我们所熟知的《未来的湿的》一书原版。王兴认为克莱是他所知道的“关于互联网,最有想法的人之一。”当然,他也会在kindle上买买《德鲁克精华》(英文)这种大众读物。

他还常常会对自己的英语水平进行自测,标准是看外文书是否顺利。曾在一封不重要的邮件里发现了非英语文字,他还饶有兴致地用英文解读了一下,结果发现自己能看懂大意,为此兴奋不已。

坐火车、飞机时发生的事也是他乐于书写的。他描写过的几个青年让人印象深刻,一位是他坐火车时在他旁边放“马云演讲视频”的普通青年,还有认出了他并在机场问“人人(创业家&i黑马注:原校内网)卖得值吗?”的首都机场安检员,还有一位在等车的间隙给他不停游说“你的苹果一定要越狱”但未果的无聊青年。

他把许多这种生活上莫名其妙的事也po到了饭否上。十年间竟无间断。如果说王兴此举没有什么别的目的的话,那只能证明一件事:他对万事万物都有着浓厚的好奇心,且是个精力旺盛的人。听说他上网的时候常常要打开几百个tab才罢休。坊间也有传言说他在办公室从不走路,要么小跑要么快走,解释是这样效率更高。

王兴在饭否上肯定了这个传言。

这就很好地从逻辑上解释了为什么像他这样的人,会不停地创业。他似乎对任何一个自己不明白的事都有搞明白的兴趣。而且很多时候这种事看上去是那么不相关,有时简直类似于孔乙己执着于“‘茴’字有几种写法”一样。如上文提到的,那个“用刀能做的所有动作”的问题,他竟连着发了几条信息,用近百字来列举。

王兴丰富广泛的兴趣,和美团丰富广泛的业务之间,有多少联系?这一话题也是王兴访谈出来后被业内人士所广泛探讨的问题。携程梁建章甚至撰文反驳王兴的“多元化”理论。

这便是社交网络上的王兴,饭否暴露了他,也呈现了他。一个或许是30%真实的美团创始人。

小朋友

而保持好奇,研究经典,观察生活,不怕向外界暴露自己,并一直对此保持旺盛长足的精力,或许是王兴在社交网络上留给天天滑屏的年轻人的宝贵建议。

附:文中提到的书籍

Pete Blaber所著The Mission, the Men, and Me

老子《道德经》

中国现存最早兵书《孙子兵法》

罗贯中小说《三国演义》

中华文明文学瑰宝《唐诗三百首》

张爱玲小说《秧歌》

莎士比亚喜剧《仲夏夜之梦》

Here Comes Everybody -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中文版即《未来是湿的》)

《德鲁克精华》英文原版

王兴 饭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