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众安
界面 界面

双面众安

有望冲击H股“科技金融第一股”的众安保险,能否凭借其科技+保险的双面基因能让自己成为真正的独角兽?

来源 |界面

作者 | 杨芮YR 詹晨

在成立三年零八个月后,众安保险开始期待自己变得更强大,也让更多人所熟知。6月30日,这家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速度远超市场预期。

头顶“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光环,众安保险一直是投资界的宠儿。众安保险在2015年进行A轮增资时,融资规模达58亿元,投资者阵营里包括了海内外多家投资“大佬”,当时其估值达到了500亿元。

业界多位人士认为,“科技+金融“双面基因使众安保险具备了高估值的基础:因为从一开始众安就将自己定义为科技公司而非保险公司。在众安保险递交的上市材料中,也出现了“科技金融第一股”字样。

微信图片_20170703155718

不过,双面基因也使众安保险陷入尴尬。

从保险到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再到证券,众安保险横跨多个领域,其保费收入也从2014年的7.94亿元大幅增至2016年的34.08亿元。但另一组数据显示,众安保险主营保险业务已赚保费收入增速在2016年出现大幅度下滑。众安保险也因此被质疑涉猎广但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

一位投资界人士分析:“一般对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估值主要看下保费和市盈率,众安保险的目标是跻身于第二梯队。”但以保费规模来看,众安保险的业务体量和高估值似乎并不成正比。

“众安是金融外表之下的互联网心,而阿里巴巴是互联网外表下的金融心。”一位有着阿里背景的众安保险某高管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种存在于基因里的纠结决定了众安必然是双面的。

科技和保险、前台和后台、股东的“三心二意”……带着矛盾和双面基因的众安保险开始了自己的上市之旅,它能成为互联网保险中一只真正的“独家兽”吗?

科技和保险谁优先?

阿里巴巴、腾讯、平安,三选一都是棵巨大的树,荫下也有可选纳凉之地。也是这种金融和科技的共生基因造就了众安保险的第一个“双面”——定位。

在众安保险递交的上市材料中,众安保险称自己是中国领先的保险科技公司,凭借专有技术、透过场景设定开发以生态系统为导向的创新型保险产品及解决方案。其中,众安保险更是强调如以成立起至2016年底为时间周期,以累计服务客户及已售保单数目计,众安保险排名中国保险公司第一位;以保费计则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保险公司。科技金融,也是众安保险勾勒的估值故事里最重要的关键词。

在“三马”口中,众安保险的“出生”显得很简单。马明哲曾在众安保险的开业典礼上谈及这家公司的发起时说:“我们都是一个圈子的朋友,偶然机会,我向他们学互联网,他们向我了解金融,一拍即合。”也是在开业典礼上,众安保险说自己是服务互联网。

众安保险的互联网保险概念带来诸多高想象空间,但互联网和保险之间就如互联网和金融之间的关系一般相融相斥。Insur还是Tech谁在前,是众安保险一直纠结的矛盾。

对于众安保险的“出生”,业内观点亦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众安代表保险行业的新鲜力量让传统保险公司颇有危机感,另一派则直言众安有天生的“基因缺陷”,一位曾任职沪上保险公司人士曾在和记者交流时坦言:“并不看好众安,觉得噱头大于实质,众安的股东之间本就存在不一致性,”他还反问,“三股不同方向的力会造成何种结果?”

成立之初,众安保险的构想是未来销售将全部在网上进行,但一些特定的查勘、理赔则可能会采取线下方式,而客服、查勘、投资团队将可能采用部分外包的形式。由于不用像传统财产险公司一样铺设网点,IT和人员也将是众安保险成本的重头。

但梦想照进现实并不容易。众安保险CEO陈劲曾对媒体感叹,众安保险成立之初,很多互联网企业的人不愿意加盟,觉得众安不是个真正的互联网公司,“我们与真正的互联网公司其实距离还很远”。众安保险早期的80多名员工中有40%来自互联网行业。

在陈劲看来,从金融看互联网,“其实是一个痛苦的角度”。因为互联网和金融的思维方式冲突很剧烈,比如,金融业的很多既定规则和现象,互联网企业却认为很不合理需要改变。两个行业的出发点不同,金融作为管理风险的行业,重在管理和提示风险,而互联网则强调用户体验要好。

当然,这种矛盾也促进了保险公司的转型和高效。在互联网保险如火如荼的时代,对于产品思维、保单流程的创新并非技术难题,而传统保险公司无法比拟的则是从一落地就不一样的组织架构,这亦决定着之后整体机制运行的效率。

界面新闻记者曾在众安保险成立之初探访时了解,众安保险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了扁平化+蜂巢式的创新。扁平化体现在总经理下设COO、CTO、CRO等副总经理职位,每个副总负责几个事业部。部门有运营、技术、法务、精算、财务、市场等,除了中后台的部门支持,实现完全的垂直化管理;蜂巢式即以产品经理为核心,团队和人员架构都围绕在产品经理周围来搭建,以此完成高效率的产品研发环节以及后续环节。

上述两个架构的结果是,源源不断的生产力和高效率,“一款保险产品从需求提出到上线,只需要15天的时间”这是令业界惊叹的效率。

但这些小额、碎片化的产品很多都只停留在唤醒和培养保险意识阶段,并不一定带来保费收入的增长。

2015年时,一款和常规保险产品不同,定位在“跑步教”、健康手环、健康管理等关键词上的“步步保”出现在市面,当时步步保产品经理将产品定义为“与可穿戴设备结合+保额定价创新”,除了针对特定人群、新的数据精算理念和重疾险的结合外,这款创新产品从最开始的基础沟通开始到上线大概不到四个月时间。而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加上报备条款的时间,传统保险公司一般需要8-10个月的时间。”

“步步保”在合作伙伴小米运动、乐动力App中开设入口,用户投保时,系统会根据用户的历史运动情况以及预期目标,推荐不同保额档位的重大疾病保险保障(目前分档为20万、15万、10万),用户历史平均步数越多,推荐保额就越高。保单生效后,用户每天运动的步数越多,下个月需要缴纳的保费就越少。

“步步保”在推出一周年时,曾公布已经累计为运动人群提供了约800亿保额重疾保障。截至2016年底,超过500万手机应用程序用户授权众安取得步数数据。

不过,步步保并不能在众安保险网站和公众号上找到,而是在众安、小米运动或乐动力App、或者步步保公众号等渠道上才可免费领取或续保。众安保险针对步步保也表示,此创新产品链接生态系统,尚处于产品发展早期,自推出以来一直在观察市场认受性的增长。

众安保险还曾推出譬如“37℃高温险”这种创新产品,但却因为理赔苛刻,而引来“设局”、“忽悠”消费者的指责。

前述众安保险高管认为,“众安的互联网思维非常凶猛,有些业务看上去能赚钱,但是对我们来说不能太单一化,不能过度依赖于某一类型的产品。”

靠什么赚钱?

5月18日,在发布延迟披露年报信息之后,众安保险发布2016年年报。在这份年报中,众安保险的统计口径与2015年年报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

众安保险2016年年报显示,其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937.2万元,同比大幅下滑接近80%。年报显示,2016年众安保险已赚保费为32.25亿元,总资产为93.3亿元。

众安保险官网披露的年报以及偿付能力信息报告显示,从2013年11月开业,除2013年出现亏损外,2014至2016年三个完整经营年度,众安保险均实现盈利,净利润分别是0.27亿元、1.68亿元、0.39亿元。截至2016年末,其已累计盈利超过2亿元。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在众安保险2016年营业利润中,主要是靠营业外收入,经常性损益还是亏损的。”

微信图片_20170703155731

利润靠“营业外收入”似乎也再次证明了众安保险并不是一家以保费打天下的公司。

另一个佐证不同的就是众安科技。

2016年,众安保险花费5000万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众安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希望其能向金融及大健康生态圈输送金融科技能力。据众安保险内部人士透露,众安科技成立以来发展相当不错,已经有一些金融机构在应用其研发的产品。

6月21日,众安科技和横琴人寿签署合作,众安科技面向新兴保险业态推出一站式的保险信息化解决方案——S系列产品,而横琴人寿将应用该系列产品,从互联网平台建设、用户联合运营、前沿技术共建等三个阶段,探索寿险互联网化。

不过,外界最关注众安保险的还是其保险产品和保费收入。

微信图片_20170703155736

由上图可明显看出,众安保险的主要保险品种结构在不断调整,从2013年退运险、消保金保证金两项不断外延,到2016年意外险、保证险、健康险均在榜内。在众安保险成立早期,记者曾询问过当时产品相关的负责人众安是否与搭建自己的产品体系,当时得到的回复是,“目前没有,众安的打法是先尝先试,看看哪里走的通。”

但在上市材料中,众安保险已给自己圈定了主要的产品体系,即五大产品生态圈,分别是生活消费、消费金融、健康、旅游、汽车五个生态系统。

上线之初,依托阿里强大的电商平台,众安保险电商相关的业务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退货运费险就是其中的典型产品,其保费收入一直在众安保险业务收入中占据大头。而此后的发展中,众安保险设置了多个业务条线,涵盖类型覆盖航旅商业、消费金融、车险及健康险等多个事业部。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事业部架构也造就了其产品快速迭代更新的特点,内部产品开发采用项目制,推向市场检验后如果不能成为“爆款”则迅速更新,目前内部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业部为金融事业部和健康险事业部。

“经过多次探索、试错、反复调整,最终形成成熟和健康的商业模式,众安才会投入大量的人员、资源支持。”众安保险内部人士透露。

众安保险2016年年报显示,在原保费收入前五位的险种一栏中,和2015年相比,健康险上榜。在承保利润上,其他、健康险、责任保险三类产品均为亏损。

微信图片_20170703155746

到底要不要傍股东?

股东优势曾是众安保险最特别的优势,但现在,不仅和平安保险的合作不被看好,“去阿里化”亦成为众安保险的关键词。

值得注意的是,在众安保险上市材料中,股东优势并未单独出现在核心竞争优势中,只是在核心优势的最后一条中简述为“深受股东支持”。在风险因素中,众安保险则大篇幅提及,“我们无法保证与股东签订的协议在届满后获得续新,也无法保证能够从股东的合作中获益”。这里还特别提到退运险,是依赖股东与关联方的系统及平台挖掘的解决不同消费者需要的产品。同时材料中亦提及,“我们与股东及关联方的合作安排并非独家安排,很多同业正在开始提供与我们类似的服务”。

退运险是众安保险当初打开市场的最重要产品,也被列于公司五个生态系统中的首个。成立之初,众安保险借助股东优势与多个电子商务平台(如淘宝及微店)合作,就有关消费交易的产品质量、交付、物流以及安全性提供保险产品。虽然退运险保费持续增长,但退险的承保利润也在连年上升,运费险在众安保险的份额逐年下降。“退运险这类创新型产品属于保费低、期限短、盈利空间有限的门槛不高的创新类产品。”一位业内人士评论。

一位来自众安保险股东方的人士也曾表示:“只靠退运险不可能带来公司的发展。”

谈及股东关系,还绕不开众安保险的“保骉车险”。在传统业务和创新业务的难以抉择中,车险是众安保险想蓄力博出一片天地的领域。众安保险上市材料中披露的车险保费数据为:2015年51.1万、2016年372.4万。这和当初意图通过车险做大的想法形成鲜明反差。

2015年7月,众安保险和平安保险签订合作协议,平安保险负责理赔流程。此后众安还和滴滴出行、小米及微信合作以接触到更多汽车客户。2015年11月,众安保险正式踏入车险市场。

根据中泰证券此前的一份研究报告分析,按照当时投行在众安保险A轮募资路演时的预测,众安保险2015年的车险保费收入将达到1亿元,2016年约为13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将可能突破30亿元、60亿元与110亿元,到2020年达到180亿元,以此对应的车险业务估值约为500亿元。

但从结果来看,远远未达到预期。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车险业务也在众安保险上市材料的风险因素中被提及。众安保险称:“我们的车险业务仅限18个地区,而扩大到其他地区须经批准,这为我们的增长和盈利带来不稳定性。”

区域受限可能还不是众安车险业务最核心的矛盾。近日蚂蚁金服陆续推出了车险分和定损宝,从车险的前后服务端口切入车险业务。有大型财险公司人士直言,“其实这是众安也想做的事情,不过和蚂蚁金服比起来可能相对势弱。众安和平安的合作亦陷入尴尬,众安需要想其他办法。”

从众安保险的上市材料中来看,其所搭建的生态系统也的确是希望链接更多的生态,截至2016年12月31日,众安已链接了183个合作伙伴。此外,众安保险正在联手恒大、万赢证券筹备“恒赢证券”。

在首轮融资安排时,众安保险CEO陈劲曾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众安的业务发展越来越快,需要拓展未来的发展资源。”

在大金融、健康险等领域,众安保险也有所拓展。以消费金融为例,众安保险不仅是在此场景中提供信用保证保险产品,而是一个中台解决方案。

“消费金融从资产端到资金端的链条非常长,交易结构和产品设计也比较复杂,这就决定了消费金融的生态圈,参与方一定是多元,既包括信贷服务机构、资金服务机构,也包括了各类第三方的专业服务机构。”众安保险机构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王鹰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众安所做的就是输出平台能力、风险管理能力和金融科技能力,把各方连接起来,这种模式没有对象可以模仿,没有案例可以借鉴,也没有经验可以参照。”

但这些拓展在目前看来更像是进入一个新领域的试探,结果难测。

国泰君安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互联网企业的价值取决于其用户数、节点距离、变现能力和垄断溢价,其中,用户数的影响力最大。如果用梅特卡夫定律来解释,可表述为:互联网企业的价值与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用户数越多,企业的价值越大。

根据众安保险公布的数据,过去三年,众安保险从互联网生态保险起步,累计销售逾72亿份保单,服务用户4.92亿。这个数字到底能支撑起众安保险多少估值?

· END ·

中安保险 双面基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