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云莱坞CEO吴又&COO杨宇航:是CAA,黑名单,还是编剧工会?
氢述 氢述

专访云莱坞CEO吴又&COO杨宇航:是CAA,黑名单,还是编剧工会?

吴又创建的云莱坞发展至今,已链接5万名编剧与3000家影视机构的公司。在过去一年里,云莱坞平台的编剧用户从5%上升到了63%,成为了国内名副其实的“专业编剧社区”与最大的“影视版权交易平台”。

影视行业的风向变了!

短短一年时间里,扎堆成立的影视公司面临倒闭困境,去年公布的影视项目再无消息,国产电影4个月内仅拿下6次单日票房冠军。一片虚假繁荣之后,我们发现一些无法掩盖的具体事实:好内容依旧稀缺,有能力的内容生产者尚待挖掘,电影项目的前期开发成为最大问题。

吴又创建的云莱坞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建立,并悄悄发展至今。其实对于影视行业的业内人士来说,这家现已链接5万名编剧与3000家影视机构的公司已不陌生。尤其在过去一年里,云莱坞平台的编剧用户从5%上升到了63%,成为了国内名副其实的“专业编剧社区”与最大的“影视版权交易平台”。

“我们最终要做聚合海量故事与编剧的影视项目开发平台,这个平台应该会具备这三方面的能力,吸附能力对标编剧工会,筛选能力对标黑名单,服务能力对标CAA。”云莱坞创始人兼CEO吴又面对采访时强调。

一边是阿里影业、乐视影业宣布不再参与“传统内容票房领域”的竞争,另一边是复星集团等传统公司跨领域进入成立影业,以“内容”为核心布局产业链项目开发前端。在这样的背景下,云莱坞的出现能从根本上解决影视产业链里好编剧、好剧本稀缺的问题吗?

Part1吸附内容,做编剧界的“NGO”

“我们为编剧做了什么?中国有300万-400万写作者,立志成为编剧数以百万计,但他们找不到组织,找不到标准的服务,找不到如何发展自己的通路。”

今年4月20日在云莱坞主办的北京电影节特约活动上,国内专业的编剧社区与影视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的创始人吴又发出这样的感叹。在成立云莱坞之前,吴又曾出版《藏地密码》《黑道风云20年》等千万册销量的畅销书,参与出品、制作《匆匆那年》《心理罪》等超级影视项目IP。在如何寻找、孵化更好的“故事”这件事,吴又拥有多年经验与多个成功案例,而现在他想为中国的编剧搭建一个专业社区,满足他们从创作起始的所有需求。

一个完整编剧社区的构架非常复杂,意味着一套涵括编剧成长与交流、版权保护与交易、法务支持、编剧经纪在内的一站式、完全针对编剧群体的服务。以美国的编剧工会为例,251个工作人员完全为超过25000名注册会员服务,这种专业性服务下所构建的编剧生态为好莱坞创造了50%以上的优质电影剧本。

相较而言,国内长期以来编剧行业地位微薄,数量稀少,针对编剧服务的体系与基础设施一直没能建立,成为电影产业向前发展的最大阻碍。“在做编剧社区这一块,我们首先对标美国编剧工会,他们是非盈利性组织,收取费用并为注册编剧提供基础性服务,而在这一点上我们想做的更极致,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的方式,通过产品和技术的方式,让运营成本在可控的范围,让所有的基础服务都免费。”云莱坞COO杨宇航说到。

作为云莱坞的联合创始人,杨宇航扮演的角色与吴又完全不同,技术出身的他是哈大计算机学院博士、人工智能学会青工委常务委员、前百度高级技术经理,在百度时负责百度文库、百度阅读,同时为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等社区类产品提供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支持,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着深度的经验与理解。在云莱坞,COO杨宇航侧重带领平台团队,用互联网技术、产品的方式,提高影视行业整体沟通效率,降低成本。

面对成千上万的编剧用户,云莱坞平台端已形成一套基础的服务体系,从版权上传、审核、评估,到精准推荐、即时沟通、报价交易,用户都能通过平台端满足创作到交易的完整需求。同时,云莱坞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合作建立了线上版保平台,免费为写作者进行版权保护认证,省去了以往必须要排队去办事大厅,还得等待几个月才能有回复的漫长过程;针对编剧的成长需求,云莱坞开设线上编剧学院,周期邀请大咖分享,帮助编剧们快速进入行业。

除了发展线上平台,云莱坞去年年底在线下启动了赛期长达一年、具有百万奖金诱惑的中国新编剧大赛,这个比赛希望帮助编剧实现院线电影处女作,并为新编剧提供和一线电影公司开发总监、编剧界大触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截至目前有将近5000名编剧参与,多个入围剧本被成功交易。

“编剧对社区与服务的渴求,也验证了云莱坞最初的判断。”杨宇航说。如今在云莱坞平台上已经超过5万名编剧,优质编剧数以千计,在线作者用户每周上传作品量在500部左右,已经高于一些积累多年且有大量用户基数的写作平台。

Part2 做中国的“The Black list”

在影视产业自由生长的阶段,中国一直缺少像好莱坞“The Blacklist”那样直通业内人士的发现机制。大名鼎鼎的“The Black list”并非“被拉黑的名单”,而是“剧本黑名单”,它不计较编剧的名气与地位,只要剧本足够优秀,就可能被业内人士推荐,被更多制片公司看到。

好莱坞在黑名单出现后的12年里(截止2016年),共有987个剧本登上黑名单,314个剧本被拍摄成长片,创造全球票房252.5亿美元,相比整个好莱坞0.3%的制作比例,黑名单剧本的拍摄比例高达32%。“剧本黑名单”既有效解决了编剧投稿无门的尴尬处境,另一方面,对于那些有实力的影视方而言,黑名单定期供给好故事与好编剧,避免有限的时间被浪费。

“做传统编剧社区的问题在于流量,专业读者们的时间很宝贵。”去年年底,云莱坞上线了中国版的“黑名单”,至今已持续推荐了约150个故事,同时云莱坞通过数据算法智能推荐,根据影视方用户的阅读习惯来精准推送合适的内容,专业人员人工打分的双重评估确保了好故事不成漏网之鱼。

在文本上,云莱坞建立起“一句话故事——人物小传——故事梗概——在线试读——完整剧本”的标准化模板,方便专业影视方用户快速浏览获取有效信息,如果看到中意的剧本,可以直接在线上与作者联系,进行沟通版权交易。如今在云莱坞平台通过实名注册的制片人和机构用户,已经超过了10000人。

今年北影节特邀活动“云莱坞IP大会”上,云莱坞创始人吴又直言:“所有制片人都集中在朝阳区,而当一个写作者决定做编剧的时候,当他写出优秀处女作的时候,你不可能要求他也马上到朝阳区,这是荒诞的事情。”对于那些心怀梦想但却默默无闻的人来说,怎样让他们不用到朝阳区、不会喝酒不混圈子,也可以被发现,才是关键。

有了黑名单这种“发现机制”,好的编剧再不用担心自己的作品和一堆垃圾但却海量的剧本堆在一起,躺在制片人的电子邮箱里等待被“临幸”的可能,通常这种可能性不会超过1%;而对于影视方而言,他们能节省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集中在那些已被精准筛出的“剧本与编剧”,让快速推进好的影视项目成为可能。

Part3 对标CAA,为国内影视项目开发提速

当一个新编剧经历了报编剧班、接项目或写原创剧本实现一系列自我成长,完全以“编剧”作为自己的人生职业时,他面对的可能是更深层次的麻烦,需要更专业、一对一的服务去满足需求。就是我们所谓的经纪服务。

在经纪服务这个领域,国内的编剧经纪服务刚刚起步。对比好莱坞,1975年成立的CAA现已是全球最大的经纪公司,它服务的不只是演艺群体,也为编剧们提供编剧经纪、版权交易、法律维权、合同纠纷等诸多服务。值得一提的是,CAA最初也是从做内容版权开始起步:孵化版权,然后再签艺人,再用绑定的形式同时推广自己旗下的项目与人。

吴又创建的云莱坞在“为编剧服务”这个方向上对标CAA,为国内编剧提供编剧经纪等专业服务。据吴又透露,云莱坞今年准备签下300名独家职业编剧。被签下的编剧将获得云莱坞的四项支持:原创支持,工作推介,剧本推介及成长计划。“未来我们会投入1000万资金,支持这些编剧的原创剧本,让他们放心地写,写完之后云莱坞能帮他们把作品推向行业内部。”吴又说。

另一方面,云莱坞也为影视方前期项目开发提供相应支持。今年3月1日,云莱坞上线第一期“线上版权交易周”活动,一次性将34部国内顶尖IP作品的版权推给一线影视方。之后几个月,云莱坞在每月1日又连续做了“东野圭吾专场”“漫画专场”“剧本专场”等版权交易周专场活动。截止目前,已有东野圭吾、桐华、周浩晖、蔡骏等60多位一线作家、编剧参与,149家影视公司深度评估,版权总报价3.35亿元。

作为产品在固定时间出现的版权交易周,大大增加了业内超级IP流转与孵化的效率,让适配的作品与影视方快速连接,为全行业影视人打造了一个购买优质IP的最高效渠道。

“完善一个产业的基础设施,是我们整个产业必须要付出的基础成本。像做编剧社区注定是一个非常持久的事情,我们首先要做十年,一点点去推动行业的进步。”正如吴又在采访里不断提到的这两句话,无论是编剧工会,还是黑名单、CAA,都不是一件可以速成的事。云莱坞所做的一方面是降低制片人和导演的前期开发成本,一方面是同整个行业一起,为编剧创造一个更公平友好的创作环境。

云莱坞 影视IP 版权交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