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京女子图鉴》到《深夜食堂》,日本人如何拍网剧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从《东京女子图鉴》到《深夜食堂》,日本人如何拍网剧

日本网剧的独特商业结构,或许也是其精品迭出的一个原因。

口述 |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

作者 | 张家欣

编辑 | 李春晖

《东京女子图鉴》、《深夜食堂》、《火花》……这些在国内引起观剧热潮、口碑炸裂、甚至成为热点话题的日本剧集,我们往往只道都是“日剧”,却忽略了它们其实都是日本网剧。

“10~20年后,地上波电视放送可能会消失,我们必须考虑到这种地步。”日本电视台放送网网络事业局的加藤友规表示。

不止中国影视公司和播放平台居安思危,这种危机意识也正在日本蔓延,是日本网剧制作的重要驱动力,也给作品质量带来了积极影响。

如今国内网剧虽然不断加码,从制作到卡司日益豪华,但整个2017年上半年已经结束,我们却很难说出现了哪一部现象级作品。这些四两拨千斤的日本网剧,或许能给正谋求翻身、渴望精品的中国网剧市场带来一些启示。

这些竟然都是网剧

《东京女子图鉴》是今年国内最具话题度的日剧之一。

该剧通过从乡下到东京独自打拼的女主角绫,20多岁至40多岁的恋爱与生活,表现了大都市特有的价值观和全方位真实的东京,引起了“北上广女子”的广泛共鸣。

21.webp

该剧改编自同名四格漫画,是日本亚马逊自制网剧,于2016年12月16日在亚马逊平台首播。随后在中国就有字幕组进行汉化,纯靠民间力量走红,腾讯视频迅速将其正版引进。“一起加油吧,因为想得到的东西还有很多”的flag可谓深入人心。

而说到漫画改编,就不得不提《深夜食堂》。原本一直属于电视剧的《深夜食堂》,第四季的出品和发行都是网络视频平台Netflix,实现了由台到网的“华丽转身”。不仅质量保持在豆瓣评分8.6分,还通过Netflix平台,以《MidnightDiner: Tokyo stories》之名向全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

22.webp

24.webp

Netflix涉足日本市场之后作品不断,《火花》是其中口碑最好的一部,豆瓣9.3分。

评价屡屡颠覆中国观众对网剧的印象:

《火花》改编自谐星又吉直树创作的小说,讲述了立志成为漫才界大咖的德永,从大阪到东京打拼,结识前辈神谷,并拜其为师,完整刻画了德永及其身边人10年中的事业和情感历程。原作因获芥川龙之介奖备受关注,在日本大卖260万册,成为该奖销量最好的作品。

网剧《火花》使用了电影的表现手法,花式长镜头、精彩群戏、个人演技爆发,使其质量远超一般网剧。观众感叹:“近年来看过最好的日剧。.不对,它应该要去和电影比。”

和中国网剧一样,日本网剧也格外重视年轻用户市场,也喜欢改编IP和使用“小鲜肉”。AKB48成员渡边麻友和HKT48成员宫脇咲良主演的hulu原创网剧《CROW'S BLOOD》是其中之一,恐怖类故事也是日本网剧较为喜欢的主题。

不把自己当“网剧”的日本网剧

作为新兴的剧集表现形式,网剧与传统电视剧存在一些差异,内容、长度、制作上更加自由,所针对的受众也有所不同,日本网剧既有与中国网剧相似的地方,也有其独特之处。

从内容题材上来说,网剧比电视剧尺度更大,于是就有了更直观的情色、恐怖表达。(我们这边开始也是这样,现在就……)

日本以色情、暴力风格著称的鬼才导演园子温与亚马逊搭档的新剧《东京吸血鬼旅馆》,就创造了一个员工全是吸血鬼的旅馆,吸血鬼们在末日来临时将性欲强、容易繁殖的人类关在旅馆内,作为粮食储存。

全篇充斥大量血腥镜头,一言不合就厮杀的设定颇为刺激。园子温也坦言:“(本剧要播的话)民放(即私营)电视台绝对不行,作为电影也有点悬。”

但网剧的受众和观看习惯使亚马逊能够接受这样的题材。网剧的观看通常以手机端、单独观看为主,具有私密性,稍微打擦边球的作品也能够被接受。

2228.webp

《东京吸血鬼旅馆》

虽然日本没有广电总局,但电视剧的制作还是要考虑赞助商的形象,而网剧的制作不需要看广告商的眼色。

“网络平台因为没有明确的赞助商,所以有一定的自由度,能够做地面播放难以出手的题材。”日本电视台放送网制作局副部长戸田一也如是说。

另外,老龄化严重的日本,电视不可避免地要针对年龄较大的人群制作内容。那么30岁以下的手机端用户,尤其是女性用户,就成为网剧的第一目标。

从制作方式来说,网剧的时长也更加自由,短篇作品可以满足碎片化时间,长篇作品也有需求。日本电视剧一般要在60分钟的时长内表现起承转合,还要考虑广告带来的“空白”,网剧则没有那么多顾虑。

“作为制作方,我认为‘导演觉得最合适的时长就是最好的’。”富士电视台FOD原创内容制作负责人下川猛表示。

现在,日本传统电视台也开始制作在网络播放的剧集。《爱情旅馆的上野先生》是富士台同时在电视和网络播出的剧集,网络版本每一集的时长都不同,而电视版本则被统一为精简版。

导演方面,网剧也按照电视剧、甚至电影的规格进行,《火花》采用了多导演制。Netflix邀请执导《再见歌舞伎町》、《振荡器》的广木隆一执导1、9、10集,他带来了摄影指导锅岛淳裕;《南极料理人》、《横道世之介》的导演冲田修一则执导5、6集,他又拉来爱将黑田大辅客串。这种方式让风格既多样又统一,作品就成为集个人所长之大成者。

剧集的摄影以及画面的调色,也处处透露电影质感。

234.webp

《火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本网剧从来没把自己当做“网剧”,制作规模完全按照电视剧甚至电影规格,除了导演,还有强大的演员阵容。

《火花》以饰演德永的林遣都,以及饰演神谷的波冈一喜为主角,配角则启用《深夜食堂》“老板”小林薰当咖啡馆老板,还有新生代演技派染谷将太饰演德永经纪人,角色都非常立体鲜活。

小林薰与染谷将太

日剧一代男神小栗旬就主演了网络视频平台hulu的《代价》。作品改编自伊冈瞬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律师奥山圭辅被卷入童年伙伴的案件,不得不面对黑暗往事的故事。剧集在日本和美国同时播出。

披着“洋皮”的日本网剧

Netflix登陆日本,5家民放电视台联合组建网播平台TVer……和我们的情况类似,2015年也是日本网剧市场剧变的一年,纯网剧开始崭露头角。

纵观当下日本网剧制作市场,Netflix、亚马逊和hulu成三足鼎立之势。乍一看,完全是美国公司的天下嘛。

日本市场有其特殊性,比起国外大片,观众更易接受自己国家的作品。为了配合日本市场特征,Netflix在进军日本市场之前,派了编成队伍进行事前调查,这在Netflix的海外扩张过程中还是第一次。

Netflix进入某个国家开展业务时,一般会在2年后左右结合本土化进行原创内容开发,但在日本,伴随着2015年9月Netflix开始服务,本土原创内容就已经有了播出日程,这是为了迅速让日本用户接受新的外来视频平台,通过本土内容弱化外来感。

“首先日本与此前开展业务的国家不同,比起欧美的作品还是日本制作的作品人气更高。网络视频最重要的是准备好用户想看的内容。在日本开展业务,把握在日本受欢迎作品的倾向是必要的。” Netflix首席传播官乔纳森·弗里德兰表示。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外来视频平台与电视台结成同盟是最高效的手段。Netflix与富士电视台,hulu与日本电视台,都共同制作了众多网剧。这也使得日本网剧普遍呈现电视剧的风貌。

Netflix在日本制作的第一弹作品,是2015年与富士电视台合作的《内衣白领风云》,讲述大学研究纤维布料的宅女在东京银座的高级内衣制造商就职,并逐渐成长的故事。豆瓣评分6.5,并通过平台走向海外。

和netflix一样,Hulu也是一家美国公司,由美国国家广播环球公司和福克斯在2007年共同注册成立。

其在日本的第一弹作品是与日本电视台合作的《THE LAST COP》,原版是hulu平台上播出的德国电视剧。该剧讲述了30年前陷入植物人状态的刑警京极浩介突然苏醒,发现家庭和社会完全变样,并与年轻搭档破案的故事。通过日本电视台的参与制作,增加夸张的喜剧元素,使本土化特色更加鲜明。

值得一提的是,《THE LAST COP》第1集通过日本电视台播出,第2集之后就只在hulu平台上播出。这种台网合作模式在国内好像还从未见过。第1集播出的时段是日本电视台从1985年就设置的、从21:00至22:51的“周五roadshow”黄金档,为hulu吸引付费会员的动机可以说是很明显了。

当视频平台与电视台的合作达到一个顶峰,也由于日本市场的壁垒太过厚实,Hulu甚至将日本分支运营权卖给了日本电视台。Hulu 的 CEO 霍普金斯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日本业务当中的一个增长点,在这里我们觉得,将整个业务向前推进的最佳方法,是将公司销售给一个战略买家。”

Hulu被卖后,逐渐变成日本电视台的官方视频平台。为了给日本电视台制作的《死亡笔记Light up the NEW world》电影造势,Hulu先播出三集前传迷你剧《死亡笔记 NEW GENERATION》;松坂桃李主演的《视觉侦探日暮旅人》电视播出结束后,在Hulu上播出了全长3集的原创故事《尸体的去向》。

亚马逊则是利用日本本土漫画、小说等自有IP优势,改编网剧播出,《东京女子图鉴》、《Happy Marriage!?》、《福家堂本舗-KYOTO LOVE STORY》等都属于这类,便于发展衍生产业,带动原著销量。

在日本制作网剧,属于海外视频平台全球扩展战略的一部分,根本目的是增加平台的资源储备,扩大影响力。近年来,Netflix频频携旗下剧集主创到日本宣传。而《火花》比起传统意义上的日本网剧,更明显的属性是Netflix的“家族成员”。

Netflix总裁Reed Hastings携旗下剧集的主创到日本推广平台以及《火花》

Netflix驻日代表Greg Peters曾表示,希望《火花》也获得喜爱日本电影的非日本用户关注,就如同全球观众喜爱的《纸牌屋》、《女子监狱》一样,剧集本身以及播放平台达到双赢,让更多人成为Netflix的用户,进一步打造全球互联网电视平台。

而对于电视台来说,这也是一桩合算的买卖。在网生内容的冲击下,电视广告的效果正逐渐受到网络广告的冲击,这使日剧的制作费用不再阔绰,而电视台与视频平台合资,能够获得更大的制作预算。

在宣传方面,网络的传播效果是有目共睹的。完全没有通过电视进行宣传的网络剧集,同样能够获得与深夜电视剧收视率比肩的观看数,这是日本行业人士喜闻乐见的。另外,社交媒体的评论和转发数也时常超出制作方的预期,网剧越来越受到传统制作方的重视。

在日本人看来,网剧还对中国购买日本IP潮流起到了推动作用。日本电视台放送网网络事业局的山崎大介谈到中国翻拍潮时表示:“虽然我们完全没有以此为目标,但在网上播出内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效果,我们确实感受到了。”

海外视频平台占主导,使用本土电视台的制作团队,对题材进行更加自由的演绎和创作,日本网剧的独特商业结构,或许也是其精品迭出的一个原因。

网剧 日本网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