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不能以未来的不确定性放弃现在的作为
孙陶然 孙陶然

孙陶然:不能以未来的不确定性放弃现在的作为

对年轻人和创业者而言,如果一件事情必须做,只要利大于弊、只要失败的后果不至于让我们“无法东山再起”,就大胆地行动吧,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我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来源 | 孙陶然(ID:zhenfund)

作者 | 孙陶然

不作为也是不负责任,而且是很严重的不负责任,因为不作为就意味着放弃努力听天由命,就意味着最终面临的只会是最坏的结果。

推卸责任,有很多种做法,其中一种就是拿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状况来提示风险从而否定现在的决策,或者阻挠现在的决策。生活中有很多这种人,你在谈现在想做什么时,他会提出一个又一个担心,告诉你这样做可能会如何如何……这是最让人恼火的,他说得对么?对,但是也非常不对。

所谓“对”,是因为他说的这些情况未来很可能会发生,所谓非常“不对”,是因为他说的这些情况与我们要做的事情相比,完全是细枝末节,而且这些细枝末节未来发生的概率有多大?如果发生了之后,解决不了的概率有多大?如果解决不了,对我们造成的损害有多大?

主次不分,而且对于一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发生后解决的可能性以及后果不求甚解,只是一言以蔽之提出问题,这是看似负责任的不负责任。这种思维方式的人,要么是追求免责:反正我提醒过了,到时候如果发生不是我的责任,而且恰恰凸显我的先见之明……这种人是典型的反“结果导向”,这种不但不敢担当而且事事首先算计自己免责的人,对组织的危害最大,因为他们做事首先关注的不是结果而是自己免责,是典型的“是非制造者”;要么是“完全无风险主义者”:凡事追求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性,追求百分之一百的无风险……这种人注定无法成事,因为凡事无绝对,风险与机遇并存,不愿意冒风险、不敢冒风险的人不会享受到胜利的果实。我一贯认为,越是年轻人、越是小公司越要敢于冒险,因为我们方方面面都不如那些领先者,若再不愿冒险、不敢冒险我们将毫无机会,一件事情有百分之五十一胜算就该开始干了,如果有百分之六十胜算就该allin了,如果有百分之七十胜算,原则上已经不是你的事儿而是那些领先者们的事儿了,如果有百分之九十的胜算一定不是你的事儿而是那些“赵家人”的事儿了,如果想等到百分之一百胜算那只有上帝才能把握……

以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风险来质疑现在的决策是正确的废话。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和风险未来确实可能发生,但发生的概率有多大?如果发生了有没有办法解决?解决的概率有多大?如果万一最终解决不了,对我们造成的最大损害有多大?是不是致命的?不想清楚这些,只是讲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就是正确的废话,而且是有害的正确的废话,必须坚决制止。

因为一旦你自己也不求甚解,或者对自己的想法不够坚定,就会被他这些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的提示,带入到对风险的恐惧之中,从而放弃现在的决策。

很多人不清楚自己存在的价值是替上级解决问题而不是质疑上级的决策。任何一个想法都会有利有弊,并且有执行中必须克服的困难甚至是“不可能克服的困难”,作为下属你的职责是解决掉这些困难把上级的想法实现,这是你存在的理由和核心价值,而不是上来就去跟领导讨论他的想法有问题,要不要改变想法。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完全的确定性,也不存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选择,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选择权衡利弊,两害相权取其轻,趋利避害,如果一味夸大不利的因素就会影响正确的判断。

悲观主义者注定无法成功的原因在于他们总是把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无限放大,从而现在不作为。

我的习惯是,如果已经想清楚一件事情,利益很大就不必费心去测算利益到底有多大,转而把注意力放在测算如果失败了最坏的后果是什么上面,一旦测算清楚最坏的后果是我们可以承受的,不至于让我们“无法东山再起”的,也就不用再费心去考虑做不成该怎么办了,应该立刻马上全力以赴去解决执行中的问题,全力以赴把事情做成……

既然不确定性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我们就要坚决反对以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来阻碍现在的作为,那是典型的不负责任。正确的做法是,要关注所有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但是要“求甚解”,把它们定量化以及把发生之后最坏的结果分析清楚,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有益处没有害处的事儿,就如同所有的药能治病,但同时也有副作用一样,该吃药还得吃药,该作为还得作为。

对年轻人和创业者而言,如果一件事情必须做,只要利大于弊、只要失败的后果不至于让我们“无法东山再起”,就大胆地行动吧,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我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孙陶然

2017.07.19

孙陶然 不确定性 创业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