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绣春刀的厉与利:4亿保底之外,还想赌上武侠片的未来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一把绣春刀的厉与利:4亿保底之外,还想赌上武侠片的未来

一把凌厉肃杀的绣春刀,能否靠稳健口碑刺破暑期档大盘的低迷?

来源 |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作者 | 曹乐溪

编辑 | 吴立湘

“活到这个岁数,情义、气节磨得差不多了,要还没有这点念想,那同死人有什么区别?”

这是《绣春刀·修罗战场》里,张译饰演的陆文昭对沈炼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壮志未酬,兔死狗烹的结局,足以让在场的观众(尤其男性)眼前一热:“好片子啊!”当然,看到首日票房更免不了拍大腿:才4000万(首日票房)!

51.webp (1)

导演路阳和制片人张宁都是1979年生人,监制宁浩比他们大2岁。这群70后爷们儿的理想投射进电影里,造就了沈炼刀光血影的一生:庙堂即江湖,伴君如伴虎,小人物想要蚍蜉撼大树,明末如此,今日何如?

几年前拍《绣春刀》时,路阳是真的没钱,后期制作威亚都得自己擦。但有了第一部的口碑积淀,《修罗战场》的背后如今已经站着18家出品方。除了路阳和张宁的自由酷鲸,以及宁浩的坏猴子,花满山影业是双方为项目专门成立的公司。

“最先进来的是坏猴子影业、嘉映和企鹅影业,安瑞是张译的公司,嘉行是杨幂的公司。”张宁给我们一一盘点着,作为自由酷鲸股东的华策也位列出品方之中。

很多人已经知道,影片的发行方影联联合启泰远洋文化等对《绣春刀·修罗战场》做了4亿左右保底。这对于多年来票房表现平平的古装武侠片而言,几乎是一个天花板数字。

一把凌厉肃杀的绣春刀,能否靠稳健口碑刺破暑期档大盘的低迷?

《绣春刀》入世,《修罗战场》出世

应该承认的是,《修罗战场》延续了上一部《绣春刀》的某种精气神儿。

但上一部颇为出彩的周一围、王千源、聂远都不在,除了固定不变的主角沈炼,你几乎以为自己看了部全新的锦衣卫电影,只隐约觉得上部死了的魏忠贤这部怎么还活着,而刘诗诗换成了杨幂,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会不会太冒险?路阳脸上倒是完全没写着担心。“老宁有一个理念:要干掉无趣,做就做有意思的事情。他跟我说,你是想做和第一部差不多的,还是想做新的?(后者的)这种诱惑肯定难以抵挡。”

但诱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修罗战场》做了一年的剧本,不是不断修改,而是每次都推翻重写,因为宁浩总是不满意,“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路阳笑起来。但他仍然觉得与宁浩合作是对的,“他会作为一面镜子,让你时刻保持冷静,不要时刻沉溺于你自己的想法里,要跳出来看。”

路阳还记得,初交的第一稿其实已经是部完整剧本,讲的是《绣春刀》之前三年东林党与阉党的党争,第一部中的不少主角还在。这相对稳妥,然而宁浩觉得太受限制,人物的命运走向在前一部已经确定,大家对戏剧性的期待就会减弱很多。于是,只好扔掉所有的限制从头来过。

如此反复四五次,路阳如今仍不知道最后一版的故事,是哪里打动了宁浩:“那时候我只想到了一个开头,沈炼和北斋是如何相遇的,也就是故事的1/4吧,只写到沈炼如何救了北斋。”

52.webp (1)

“她背后应该有个巨大的阴谋,我们需要留一个大的扣儿在后面。”路阳琢磨,“但怎么把这事圆回来,和现在有关还要合情合理,旁支人物怎么去组织联系?一切都要从0开始营造。”

路阳和编剧团队花了很长时间去翻阅明史,明熹宗游船坠水,王恭厂大爆炸,少年信王朱由检扳倒九千岁魏忠贤......按照路阳的说法,“开点脑洞,阴谋论一下”,《修罗战场》最终呈现出一个历史碎片基础上能够自圆其说的完整故事,依附于明末内忧外患的现实,电影中的刀光剑影与爱恨情仇,也显得更加动人心魄。

许是巧合,这个暑期档的国产电影,似乎多多少少都让人从中看出难以言说的隐喻。比如《大护法》中被恐惧围绕的花生村,《悟空传》中充满无限约束和克制的仙界,到了《修罗战场》,人们仿佛看到了1984的前身:自由言论被彻底剥夺,锦衣卫的无常簿可以轻易定罪每一个人,如蝼蚁般生活的沈炼,在危厦将倾的末世能做些什么?

上一部《绣春刀》已经引发了人们关于官场政治、历史映射的多重解读,但其实这并非路阳的初衷。“明代的国情就是这样,其实我没有想去映射什么,只是这个氛围有助于故事的拉伸和戏剧的酝酿。我们只是在讲沈炼,抨击一下封建的旧社会。”

在他看来,《绣春刀》是讲困境下的挣扎求生与抗争,比较入世;而《修罗战场》则理想化一些,从外在命运直指个人信念,“当你的信念与整个世界相左时,是不是要和所有人背道而驰,去坚持自己?”这是沈炼的疑惑,恐怕也是路阳的疑惑。

直男导演的江湖:北斋最合适杨幂演

既然是推向市场的电影,如何在电影本身娱乐性不强的情况下赢得观众青睐,是路阳和张宁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2014年《绣春刀》获得9300万票房,当时的制作成本只有3000万左右,所以即使不算卖座但也小有盈利。这一次制作成本变成将近8000万,还请来杨幂带流量,足见片方的“野心”。张宁对《修罗战场》的票房预期是4亿,“5亿以后就可以庆功了”,这样的成绩会打破中国古装武侠片长久以来的票房天花板。

53.webp (1)

很多人会以为制片费高涨是因为杨幂的加入,“就这么说吧,”路阳直言,“杨幂拍这部电影的片酬,也就是她拍电视剧的几分之一,张震的片酬也是很合理的价格。”

真正上涨的是整个古装戏市场。张宁告诉娱乐资本论,成本增加几乎全部是在制作上,同样做锦衣卫的手绣服装,这次做比上次拍的时候几乎要高了三倍。“上一部特效费用是几十万块钱,都是我们自己做特效、擦威亚;这一部我们2015年跟人家特效公司谈的合同,但2016年去做时,特效费用整个翻了一倍。”

《绣春刀》系列的一大特色是其熠熠生辉的配角们,《修罗战场》里雷佳音饰演的裴纶、张译的陆文昭以及刘端端的崇祯帝都颇令人惊艳,把众生相拍得个性十足,多少会让男女主角显得不那么抢镜。

不过路阳对这次张震和杨幂的表现都十分满意。“应该说就这个角色和这部电影来说,杨幂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并不介意别人评论他的直男审美,“没办法,直男心目中的女性大概就是(电影里)这样的。其实我理想中的女性是生命力顽强的,不需要依靠男性帮助,自己有强大而独立的意识,而不是把她作为男性的附属品。”

和上一部的刘诗诗相比,《修罗战场》里杨幂饰演的北斋亦柔亦刚,她是沈炼心中的诗意远方,也是执迷不悔、坚守信念者的化身。

张宁则提到一些细节:拍《修罗战场》的时候,嘉行传媒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正开拍,“在两边来回折腾,杨幂都疯了”。因为担心电影这边戏重拍不完,嘉行临时决定先停掉《三生三世》,把《绣春刀》拍完再回去拍,对于电影的重视不言自明。

张震再次饰演沈炼,更加驾轻就熟。路阳毫不讳言沈炼是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比起其他人的入世感,沈炼是一切理想化事物的投射,“现实中我们无法做到的,比如无所顾忌地坚持自己,我会把所有愿望放到我喜欢的角色身上,让他代替我们去说,去做。”路阳认为,“没有他就没有这个世界,也没有绣春刀这个故事。”

其他角色则是围绕沈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和价值立场,他们既是沈炼的侧写,互相造就彼此的命运,也是让锦衣卫世界变得更为丰满可延展的关键。娱乐资本论了解到,因上一部饰演丁修而大放异彩的周一围,如今正在筹备《绣春刀》的网剧,周一围自己当导演,光剧本就磨了一年快两年,就是因为喜欢丁修这个角色。

“金(世杰)老师就不用说了,演得出神入化,刘端端的信王也是亮点,另外其实一开始,我是不同意让雷佳音来演裴的角色,”张宁坦言,“古装剧演员得是像震哥这样的小脸儿,你说是吧。”结果成片后,恰恰是雷佳音的角色给了他最大的惊喜,“这个胖子锦衣卫把大家都萌翻了!”

比4亿保底更开心的是口碑炸裂

在张宁办公室的写字板上,密密麻麻排满了近几日路演和点映的行程。

由于从8月临时决定提档至7月19日,此前的宣传策略被打乱并提前,“杨幂会跑5个城市,佳音和导演一起跑几个城市,张震下周开始跑第二波路演,他看完片子特别想跑路演,(对成片)比较有信心。”

相比竞争格外激烈的8月,7月下旬由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挪档而变得相对冷清。之所以没有选择周五而是周三,张宁表示是发行方面影联的意见。提前起片就避开了周五上映、由万达出品的《父子雄兵》,以及周四安乐影业的《闪光少女》,在早前的排片上占据优势。

54.webp (1)

“暑期档每天的票房是差不多的,每周一到周四在1亿左右的体量,周五到周日可能有2、3亿体量。《绣春刀》是走口碑、走长线的片子,不怕别人看,所以我们没有想着非要周五起片,能往前赶就赶一天。”

由于《修罗战场》已被影联以4亿左右保底,因此对张宁和路阳而言,票房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而是赌一口气。

“古装武侠片曾是港台片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类型,但随着电影市场的变化,这类电影一度陷入创作瓶颈,而路阳选择的创作方法,是在继承了武侠片风骨的基础上,采用了更写实更新颖的叙事与视听方法,这样的结合为武侠片的延续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

”对于制作成本与投资风险的控制,张宁有着自己的判断力,“近五年票房最高的可能也就是2013年的《一代宗师》(2.9亿),我们其实是按照这个数据倒推制作费的上限(大概在1亿左右),而不是蒙着眼说拍2亿古装片。

2014年,《绣春刀》在没有IP加持和排片优势的情况下,依然取得了接近1亿的票房。如今3年过去,票房能否翻上两翻,在大盘并不火热的这个暑期仍是未知数。

不过从上周末的点映场来看,《修罗战场》的点映排片场次最少(1550场),上座率却比《闪光少女》与《父子雄兵》的总和还多(66.4%),最终获得接近300万的票房,“比第一部还好看”、“每个人物都散发着光芒”、“小人物的微光映照大历史的阴霾”等好评刷爆朋友圈。猫眼的14位专业影评人,给出了8.5的评分,甚至超过了《摔跤吧!爸爸》,豆瓣目前给出的评分也达到7.7。

也许赌一口气的不止是路阳们。

 不赌业绩,中国电影需要齐心协力

“现在做了两部,我是很想做第三部的,把沈炼的故事再讲一遍。”采访那天下午很热,路阳忙着联系各路朋友首映礼送票的事宜,但问及续集,他依然很冷静。“要有了感觉再做,找到新的主题、有冲动再拍。”

在我们身后,一只颈上挂着铃铛的黑猫正伸着懒腰。这是公司的宠物“二黑”,路阳说演技颇佳的大黑在拍《修罗战场》时跑掉了,于是除了开篇沈炼进门时的镜头,片中其余的黑猫出镜都是由二黑这只“替补”来完成的。

55.webp (1)

“最开始养猫是因为猫不花时间,不用去遛,适合懒人。”路阳说话的语速不快,有时候像极了猫,有些散漫,有些倔强。

相较之下,张宁似乎更具备“犬系”特征:性格豪爽,勤勉,语速快而热情。身后的书架上摞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影碟,他一边给我们沏茶,嘴上也不闲着,“你看我们公司可能不像是一家公司,而像大学宿舍,整个公司的人不是广院的,就是中戏或者电影学院的。”

一家公司的名字往往就代表团队的气质。自由酷鲸完全是一群小伙伴组团玩艺术的节奏,张宁说公司里自己和路阳年纪最大,其余100来号成员多是85、90后,甚至还有00后。“我一直跟他们说,不管怎么样不要丢了手艺。”张宁认为,“我们是以制作为中心的公司,所以要有一波相应固定的团队,这样节省沟通成本。”

除了制作部门和策划部门,今年年初自由酷鲸还与《分手合约》编剧秦海燕成立公司“非鸟飞鱼”,强化编剧资源。

此外,还有去年成立的酷鲸影视,专门负责承制项目。张宁倾向于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这家公司只接年轻导演的项目,比如坏猴子影业旗下导演的一些作品。“不以挣钱为第一目的,想拍什么拍什么”是这家公司的理想,包括签导演也是随缘,“谈不拢就算了,如果有好的我们就待在一块,会把所有的资源都给他。”

有实力也就有底气。接下来,自由酷鲸将要制作的《刺杀小说家》以及电影版《亲爱的翻译官》,都是华策旗下的项目。去年华策影视对自由酷鲸增资4000万,并约定8年内,自由酷鲸制作不少于16部影视作品,路阳本人的电影作品不少于3部,以上华策均拥有优先投资权。

听起来数量惊人,但条约里却没有常见的业绩对赌。“我们自己拍戏不会太快,8年最多也就3部电影。对赌的话难免会焦虑,判断上也容易出问题。”张宁坦言,华策作为大股东并没有对自由酷鲸运作有任何约束,合约里反倒是“我们对华策的要求很多,比如所有我们看上的项目,必须得有优先拍摄权。”

“中国电影进入到了一个需要大家齐心协力的年代。”张宁觉得,过去大家觉得好莱坞大片挤占国产片市场,大喊“狼来了”,其实“狼”不可怕,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至今,我们自身的立场应该有个转变,更多地站在“猎手”的立场上,用实力作品与进口片进行竞争,建立自身的电影品牌,给我们的观众更多的信心,当然这些是需要高品质的作品支撑的。

这种时刻,团结显得尤为宝贵。今天《绣春刀》上映,与周五即将上映的《父子雄兵》来了一拨联合营销,再没有同行相轻,毕竟“市场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56.webp (1)

“现在好多国内电影人都在想,到底谁能把暑期档大盘拉起来?”张宁顿了一下,继而笑道,“其实无论是谁,都是好事!”

《绣春刀·修罗战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