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出狱后敲开了柳传志的门 后来再敲任何门都不是问题
接招 接招

孙宏斌出狱后敲开了柳传志的门 后来再敲任何门都不是问题

门口没有野蛮人,野蛮人都在屋里。

来源 |接招(ID:itakethat)

作者 |   霍超

在帝都闷热无比的一天,万达商业、融创中国和富力地产上演了可能是中国民营企业史上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场「斗地主」:万达商业将北京万达嘉华等77个酒店转让给富力地产,将西双版纳万达文旅项目等13个文化旅游城项目91%股权转让给融创房地产集团。两项交易总金额638亿元(人民币)。

就像一次VC出手,融创领投、富力临时跟投,总投资超过600亿人民币,约合100亿美金,放在互联网创投圈,国内哪家公司承受得起这样的报价?

1

虽然摔了杯子,王健林还是从了。不从不行,有活路才有出路。就像当年顺驰的大门不断被来自香港的路劲基建敲打,孙宏斌明明知道是野蛮人,也要把门打开,然后还把脖子伸过去。王健林的脖子也够长。

《门口的野蛮人》一书的作者曾说过,「即使这个收购案在金钱数量上已经被超越,但在戏剧性方面,它依然无出其右。」

但孙宏斌与贾跃亭讨价还价的咖啡杯还有余温,他转身就抛出了「收购万达资产」这么分量更足的炸弹,然后是富力地产临时加入、发布会当天密室摔杯,以致最后的把酒言欢……

2

临时加入的富力和换牌子的工人

姚劲波曾说过,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一案中的投资人表现,平生第一次让他看到了人性之丑恶,而这只是一起百亿人民币级别的并购案。

我只想说,比起地产圈,互联网圈的戏份可能就像小孩过家家。王健林、孙宏斌、张力,从创业至今,哪个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往前冲?互联网圈的底线是公司活着,地产圈的底线是创始人活着。

这桩交易过后 ,老王可以暂时松口气了。老孙虽然看似捡了个「大便宜」,但也没有因此高兴的起来。加上去年砸向乐视150的亿,此次收购压在孙宏斌身上不是担子,而是五岳大山。

根据两家公司2016的公示,截止去年年底,融创中国累计发生借贷款项为1128亿元;万达使用了银行授信额度1429亿。

两位富翁其实是两个「负」翁。

《私人订制》中,葛优和宋丹丹一段精彩对白解释过什么叫「千亿负翁」:

葛:买得起这些大楼的都是银行贷的款,那些趁一千亿的主,有几个不是背了一身债的,你还记得上午我给你算的那个每天得花出去多少利息吗?

宋:1400多万?

葛:这些数其实就是那些一千亿的主,每天早上一睁眼,就得还银行的钱,都是在刀刃上过日子啊!

这也是为什么王健林急于摆脱银行贷款,提倡万达向轻资产转型,甚至不惜借钱让对方收购自己。而孙宏斌在刚向乐视砸了150亿现金,已经负债累累的情况下为何还要接过这个「烫手山芋」?

对那些趁人之危,不怀好意的低价收购者,华尔街通常称之为「门口的野蛮人」。野蛮人上位之后通过整顿分离、变卖资产,往往短时间内就可以获得远超其投入的巨额回报。

孙宏斌的回报是什么?王健林的回报是什么?答案可能不是「负数」。

孙宏斌的木棍和贾跃亭的梦

在万达之前,孙宏斌敲了贾跃亭的门。2016年末乐视资金链危机最严重的时刻,孙宏斌便如是站在了贾跃亭的门口,用150亿的投入撬动了市值1000亿的乐视。

融创投入的全部是乐视上市部分,和乐视非上市部分进行了明确分割。实际上,乐视非上市部分,恰恰是其最缺钱的地方。

后来的举动也能看出孙宏斌的狠劲:

融创投乐视之后没多久就在公开场合表态,作为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乐视体育,购买中超版权是不理智的。而释放这一消息的时候,乐视体育正面临着亚冠解约的风波。

2017年4月,控制乐视影业的孙宏斌命令CEO张昭拒绝向贾跃亭输血;

2017年5月,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上市公司总经理职务,由原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担任;

2017年7月,饱受乐视资金困扰的易到被变卖;

噩耗连连。由于供应链资金问题,乐视手机从官网全面下架;曾经海誓山盟的合作伙伴富士康宣布退股乐视致新;

7月6日,贾跃亭正式宣布卸任乐视董事长。在孙宏斌的棒子下,乐视的创始人成了乐视的边缘人。

而在完成对万达收购的当天,又爆出了这张刷遍朋友圈的图片:

33333

野蛮发家的「白衣武士」

准确的说自1994年出狱创立顺驰之后,从发家到跌落谷底再到王者归来,无一不是依靠孙宏斌一贯的「蛮劲」。

做生意够狠。顺驰拿地的模式是一手向地方政府缴纳少量的预付金,一手向建筑方等下游收钱:买地时推迟首付款时间,拉长后续付款时间;买到地后尽快开工,尽快开盘,尽快回款。

2003年顺驰4.5亿力压华润、富力拿下北京大兴一块地;同年顺驰在天津同时开发28个楼盘,最多一天有8个新项目开盘。

2004年顺驰以27.2亿拿下苏州工业园区地块,同时竞争又不甘失败的王石给孙宏斌打电话,商量能不能合作开发。

一时间,顺驰所到之处地价都会大幅上升,顺驰也因此收获了「天价制造者」的称号。

也曾被野蛮人敲门

然而风光过后,随着地产调控加剧,扩张迅速的顺驰资金流断裂。2005年底,最夸张的一天,整个苏州项目公司的账上只有16元。

后来的结局众所周知,顺驰以12.8亿元的白菜价被收购,同时失去的还有600万平米的土地储备和1300人的专业队伍。

打劫孙宏斌的野蛮人是路劲基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陌生感就像孙宏斌站到了贾跃亭面前。

被野蛮人打败,要么躺下,要么捡起木棒打劫别人,孙选择了后者。

2011年绿城资金链困窘,嗅到了猎物后的孙宏斌迅速开始拉拢绿城老总宋卫平。不久便获得了实质性回报—融创仅仅花5100万元就拿到了绿城·香樟园项目公司的51%控股权。

不到半年,融创又收购了绿城旗下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及天津5座城市9个项目的50%股权。

而这一切,孙宏斌只花了33亿元。事实上,绿城的华东5座城市9个项目,若以当时的市场价格销售,价格在450亿元左右。

尝到甜头之后,当2014年绿城再陷资金链困窘时,融创又迅速发起了对绿城的并购,前期计划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股份。

棒子还是那根棒子,不过挨过一次后的宋卫平聪明了许多。在绿城接受了融创输血、缓过一口气后,宋卫平搬来央企中交集团取代了融创中国。

「打劫」绿城未果,孙宏斌又瞄上了佳兆业。

2015年1月30日,融创与佳兆业达成协议,决定接手佳兆业49.25%股份。2月5日,融创中国购入佳兆业25.29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融创将成为佳兆业第一大股东。

但此次老孙又挥了空棒,并购案的复杂性远远超出常人的预期,最终融创主动放弃。

2016年,孙宏斌再度折戟对雨润的收购。

接连失败并未影响孙宏斌的「野蛮并购」,事实上在一二线城市地价愈来愈高之际,用更小的成本,撬动更多的回报,迅速扩大企业规模已经成为融创获取土地的最主要的方式,据了解,融创约有三分之二的土地储备来源于并购。

尤其在2016年,融创耗资近140亿收购了老东家联想旗下41家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随后高调入股重庆龙头房企金科股份,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孙宏斌对金科股份的控股已达20%,距离第一大股东之位仅一步之遥。

都说腾讯和阿里过去十年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超级爸爸,其实在中国地产圈,孙宏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侵略性,绝不亚于两个马爸爸。

十几年前,孙宏斌用倒计时的方式来预测顺驰超过万科的登基时间,后来犹如太子被废般远离中国核心地产圈多年。如今王石退了、王健林隐了、许家印低调了、张近东被点名了,只有孙宏斌一如既往地高调。

当年柳传志亲手把孙宏斌送进监狱,出狱后的孙宏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敲开老领导的门,当面承认错误。日后孙宏斌再敲任何人的门,都要比那一次容易。门口没有野蛮人,野蛮人都在屋里。

孙宏斌 乐视 王健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