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的“抢人”时代
芥末堆看教育 芥末堆看教育

在线教育的“抢人”时代

想做在线教育?抢不到人,就什么都别谈了。

来源 | 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

作者 | 阿槑 吉吉

Nancy 在猎聘上把自己的简历“藏”得很深,她故意隐藏了自己曾经在学而思做教研的经历,只标注了“ XRS ”的标签,然而即使这样,她依然会频繁接到猎头打来的电话。

在教育行业从业 14 年,有过在“双巨头”工作的经历,既有线下又有线上的经验,这样的她无疑成了教育公司们争抢的目标。尽管现在已自己开始创业,却依然没能“躲”过猎头们的盛情。“又接到某在线英语教育公司打来的电话了。”Nancy 发着微信跟同在教育行业的朋友吐槽。

在线教育公司之间的“抢人大战”有多激烈?Nancy 的经历在被许多人复制着。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 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从 2012 年的 700.6 亿元增长到 1560.2亿元。市场规模高速发展的同时,在线教育行业对教研、技术、运营等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21.webp

(来源:根据公开数据结合艾瑞咨询模型核算)

“抢人大战”日益白热化,参与其中的既有 51Talk 这样的美股上市公司,又有猿辅导这样的行业独角兽,还有一众规模大小不一的创业公司。而且,很多公司抢人可以说是“不计代价”。

“2016 ~ 2017 年最缺的是教研岗。根据我们的统计,优秀教研的年薪可达 80W ~ 150W。”教育人才服务第三方公司才鹿合伙人周沫如是说。有一位资深教研告诉芥末堆,在今年过年前,她每天至少能接到两个“挖人”的电话。

教育精英招聘平台芥末推的统计数据显示,企业综合发布最多的岗位便是 “教学教研”,共有 248 个职位,招聘人数达 1193 人,其次分别为市场、产品、技术等。

入职三天,新公司里遇到三位前同事

今年过年前,因为受不了“骚扰”,许文彦烦得直接关掉了自己在智联和猎聘上的简历。

“那段时间是招聘的旺季,有非常多教育公司过来找我,有的直接和我联系,有的通过渠道和资源找我。”许文彦有些无奈,“每天至少会接到两三个猎头或者 HR 打来的电话。”

今年是许文彦进入教育行业的第 10 个年头。她最初在线下 K12 培训机构工作,之后转做线上,一步步从基层的老师做到了教研负责人。不久之前,在经过 4 次洽谈后,她以 45 万的年薪跳槽到了一家在线教育公司主管 K12 学术开发。

互联网的兴起给教育行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却给许文彦这样从传统教育培训行业出来的从业者带来了更多机会。“在线教育需要很快的速度,有庞大的教研需求,平台一下子就大了。”许文彦说。

在推动平台扩大的同时,在线教育也促使教研不断进行着更新换代。

Nancy 告诉芥末堆,第一代是传统教研,主要负责研发课程体系和课件;第二代教研要让教研与技术相结合;而如今的第三代教研除了要懂教研外,还要有产品意识,要让内容能够产品化。 市场的经验告诉我们,第三代教研并不好招。

“复合型的教学教研很难招。”在采访中,不止一位 HR 这样向芥末堆抱怨。在这样的背景下,像 Nancy 和许文彦这样,本身就有教育行业线下和线上工作经验的教研人才更加炙手可热,此外,有“双巨头”工作经历做背书的教研人才也很受市场欢迎。

除复合型的教学教研人才难招外,当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快速增长,事实上,有经验的教研同样不好招。熟手难招,新东方在线、腰果公考等不少在线教育公司甚至降低了对招聘的依赖,尝试时间成本较高的内部培养。

供需的不平衡,导致在线教育公司之间争夺“教研”的这一场战役变得格外激烈。许文彦告诉芥末堆,她在新公司入职仅三天,就已遇到了三位前同事,而另一位从学而思跳槽到某 K12 在线教育机构的教研则直言:“现在身边基本不是在学而思呆过的,就是在新东方呆过的。”

从更为直观的薪资来看,与教研的每次跳槽相伴而来的,是薪资的大幅增长。以许文彦前东家的一名教研员为例,她最初的月薪资是 7.5K,在第一次跳槽后涨到了 11K,在第二次跳槽后,涨到了 14K,而近期更是有人开出 18K 的价格想要挖她。高薪诱惑下,一年之内跳两三次槽的大有人在。

聊了几十个候选人都找不到合适的

教研的供不应求已是行业有目共睹的现象,正如才鹿的统计结果,2016 ~ 2017 年最缺的便是教研岗。事实上,虽然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除教研岗外,在线教育行业的教学、技术、运营、产品等岗位也依然存在着人才缺口,这些岗位的人才竞争也十分激烈。

22.webp

芥末推上招聘的主要岗位数量和招聘人数

“我们狂缺老师,作业帮和猿辅导都防着我们。”今年 6 月,企鹅辅导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芥末堆,由于招不到直播课老师,企鹅辅导“课都开不了”。

在距离深圳千里之外的杭州,网易云课堂也遇到了因为缺人,而拖慢了产品发展节奏的情况。“由于程序员不足,我们的很多想法,做不起来。”网易云课堂的战略总监孙志岗坦言,随着产品的快速发展与迭代,程序员的缺口已越来越大。

为了“抢人”,网易云课堂还提前把目光放在了大学生身上。“在招聘实习生的时候,我们希望招一些毕业后能留下来的。”孙志岗说。

和北京的同行相比,杭州、深圳等地的在线教育企业在招人上有天然的劣势。企鹅辅导和网易云课堂遇到的难题,在北京之外的城市,并不罕见。但事实上,坐标北京的在线教育企业,在招人上也依然面临着难题,即使是教育行业“老大哥”新东方旗下的新东方在线也不例外。

芥末堆了解到,新东方在线也曾经历过开设一个新产品新项目,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招到合适的产品经理。“要找一个懂教育,有产品意识,又会运营的项目 leader 是非常困难的。”新东方在线人力总监肖世枢无奈说,“经常是聊了几十个候选人都找不到合适的。”

在肖世枢看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想要成为市场的领先者,就要靠顶尖人才跟上并超越,否则只能做跟随者。但难招的往往就是 Top 20% 甚至是 Top 5% 的顶尖人才。“基层员工招聘并没有压力,人才缺口主要在复合型的中高端人才。”

所谓复合型人才,换一个更加直白的说法就是这个人既要懂教育,又要懂互联网。除了复合型教研,产品经理等岗位也需要既懂教育又懂互联网的人。

“我算是比较偏互联网的,做产品的时候会按照很互联网的思路去想问题,但是实际上教育行业有它很传统的一面。”在线儿童教育品牌的产品经理吕睿向芥末堆分享他的亲身经历,有些时候在在线教育行业互联网的玩法并不效率,确实需要一些真正的教学理论进行支撑。

在做教育的过程中,吕睿也接触了不少来自线下培训机构的人。“这部分人对教学什么的非常熟悉,但是整体缺乏产品思维或者是缺乏运用导向。”他也认同,在线教育行业最缺的就是这两种能力都具备的人才。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猎头和 HR 们最关心的是人才,那么被他们当成“香饽饽”的人才关心的又是什么呢?

“我最在乎的是钱吧。”一年之内经历两次跳槽,先后就职于学而思、猿辅导和企鹅辅导三家公司的赵昳,在谈及在选择东家时最关心的是什么,她的回答十分诚实。

对于这样的求职者,不少在线教育公司的招聘负责人其实是喜欢的。正如 51Talk 招聘总监张慧的那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入职 51Talk 以来,张慧一直很忙。从成人英语培训起家,在 2015 年底新增青少事业部的 51Talk 需要引入大批量人才。为了招到最优秀的人,张慧手里搜集了所有竞争对手内部的组织架构图,以及内部的沟通口径,一旦 boss 给出招聘需求,她能迅速了解招聘背后的逻辑,并且有可能在招聘中从竞争对手手中“截胡”。

刚入职的半年内,张慧连续招了 40 多个副总监级别以上的人才到岗。在过去的一年,负责公司内高端人才招聘的她发过不少七位数以上的 offer。芥末堆浏览发现,目前拉勾网上, 51Talk 有 302 个在招职位,猎聘网上则挂出了 144 个职位。

23.webp

51Talk 各职位在拉勾上的招聘数

张慧介绍说,目前 51Talk 共有 2700 多人,HR 部门每个季度都会汇总各业务部门的人员招聘规划,张慧的团队每个月会发出将近 100 个 offer,主要是补齐人才流失和新业务开张的需求。这其中不包括电销部门和海外师资招聘,这两个特殊部门分别有独立的招聘团队。

虽然“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在招聘中,张慧也着实遇到过不少“问题”。“比如一位各方面都跟职位需求匹配的候选人,由于公司地点在西二旗而放弃了这个 offer。”张慧告诉芥末堆,她曾和团队一起分析失败的原因,列出候选人的需求,梳理出规范的话术,“不考虑的如何应对,犹豫的怎么说服,因为工作地点、时间问题而拒绝的又怎么处理”。

在她看来,招聘工作是个系统性的工程,从渠道端到招聘流程,到面试官的质量、薪资体系、谈 offer 的话术、新任入职之后的留存、成长发展体系等都需要搭好体系。

从求职者的视角看,除薪资外,公司未来的发展、对自己的突破、人脉的积累、面试者的态度等,均有可能成为他们选择一家公司的助力。

“当你一直呆在某一个地方的时候,你可能会被束缚住。当你真正跳出某一个地方的时候,你会觉得你自己的能力比你想象得大很多,你能干的事也比想象的多很多。”在赵昳看来,不断跳槽的过程,也是自我充实与学习的过程。

逐渐被看好的教育行业

与创业公司 51Talk 不同,新东方在线的人才缺口要小很多,拉勾网显示其在招职位数量是 46 个。多年来在新东方在线负责招聘的刘猛介绍说,就目前而言,新东方在线的需求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做内容的教学教研,另一类则是互联网类人才,做平台开发和产品交互。

刘猛认为,就互联网类人才而言,虽然在跟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竞争中,教育行业的优势不明显,但综合考虑公司业务、薪资福利、工作强度等因素,新东方在线的竞争力在互联网行业属于中等偏上。一般来说,新东方在线提供给技术类人才年薪并不低,但工作强度远低于其他互联网公司。

教育行业不是人才高地,这是业内人尤其是包括刘猛在内的 HR 的共识。

2013 年起,随着互联网教育的发展,行业展开一轮新的转型升级,无论是新兴的还是老牌的教育公司,要搭上“教育+互联网”这趟高速列车,互联网人才的引入曾是所有公司面临的一大挑战。但不同于 2013~2014 年技术人才紧缺的时期,现在互联网教育行业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其他行业中高端人才瞄准的朝阳行业。

以网易为例,在网易内部,每年也会有不少其它互联网产品线上的员工主动申请转岗到网易云课堂做教育。其中一位申请转岗的员工告诉芥末堆,选择做教育一方面是因为看好这个市场,另一方面是因为成就感。

“就像电商对应着消费,教育对应的是让用户成长、收获。”在她看来,云课堂目前做的事情,打破了时间和地点的局限性,让用户在获取教育内容上有了更多的选择性和公平性。而且云课堂目前主打的是职业教育,当学员通过学习云课堂的内容找到了工作,她觉得她的工作是有意义的。

做职业顾问这几年,周沫也发现这样一个小趋势:近两年,正在走下坡路的快消行业为教育行业贡献了大批人才,快消行业的市场类人才正在流入教育公司。更有趣的是,在 Linkedin 上,大量高端人才的兴趣点都包括“教育”,他所接触的候选人中,有 30% 都属于跨行业人才,这些候选人很愿意跟他探讨教育行业的发展空间和趋势。

张慧和肖世枢也认同这一点,这两位本身也是近两年从其他行业跳槽到教育公司的跨行业人才。在挖人时,张慧发现,互联网行业人才跳槽优先考虑的三个行业就包括了互联网教育,另外还有互联网金融和医疗,候选人普遍认为互联网教育是一个快速成长的行业。对 HR 来说,在沟通中已经扫清了第一步的障碍,关键点在于说服候选人相信本公司的发展空间。

根据芥末堆的观察,也有更多中高端人才因为关注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而跨入教育行业。

“教育行业的人才流动,有着明显的时代特征。”芥末推招聘负责人王柯皓说,2013 年以前线下培训机构更多争抢的是优质的师资;2013 年底到 2014 年初,随着在线教育热潮兴起,大家对技术驱动和改变教育有着狂热的信仰,动辄几十上百万,大量引入技术研发、产品大神;2015 年下半年到 2016 年初大家开始真正重视教学教研,这个阶段某些教研大牛薪水高达百万。

当在线教育发展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无论是教研,还是产品、技术,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已逐渐变得理性。“事实上,教育科技企业不再像之前那样迷信新东方、好未来双巨头的跳槽者,照单全收,会更加审慎对待,尤其对于线下经验丰富的教学教研大牛,会着重考虑线上产品化能力,注重线上运营能力等等。”王柯皓说。

在线教育 教育行业 人才流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