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李宏玮: 在中国做创业和投资,一定要做长尾市场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GGV李宏玮: 在中国做创业和投资,一定要做长尾市场

好项目不是扫楼和人海战术能抓到的。

来源 | 南方周末

文 |  李宏玮  Jenny Lee

在中国做创业和投资,一定要做长尾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跟我们这类所谓精英,是很不一样的,你需要去找到和了解他们。其实快手和小米,都是这么起步的。本质上都是押对了一个长尾市场。

“好项目不是扫楼和人海战术能抓到的”

我是新加坡人。在中国做投资的新加坡人还真不少。我们大都比较努力,因为我们知道,要比本地的投资人更加努力,才有可能脱颖而出。

11

在我17年的投资生涯里,总共投资了小40个项目。其中包括很多好项目,但也错过了不少优秀公司,比如今日头条和快手。

错过头条是因为低估了移动广告的市场规模。错过快手是我们低估了长尾用户群的规模,我们没有想到快手能在三四线城市那么快速地发展起来。

好的基金在组建投资团队时,一定会有跟这个基金重点投资领域相匹配的投资人。如果一个基金的重点投资领域是前沿科技,那么这个基金最好要有懂黑科技的投资人,这个人要能了解产业链和技术路径。

现在投资行业的一个趋势是,投资的垂直度和专业度在上升。尤其在中国,过去做投资主要看这个公司在国外有没有对标对象,如果有就值得考虑一下。但现在做投资,需要精细化判断。因为中国已经出现了很多在国外找不到对标的项目,如何判断这些项目的投资价值,是投资人之间的主要竞争点。

前几年,投资行业很火,可谓全民都是投资人。大量天使投资人、投资机构和热钱涌到市场,很多机构采取人海战术和扫街扫楼的模式去找项目。但VC(风险投资)行业总体上还是精英模式,不是人海战术可以胜出的。

一个年轻的投资人,不太可能在三年内经历一次IPO。因为做投资,平均一个企业的退出周期是7到10年。当然,投资行业是学徒制模式,如果一个年轻投资人能找到一个好师父带他,学习时间和成长路径会短一些,错误会少犯一些。

 “YY要造车的话,我会投反对票”

创业者能成功是小概率事件,靠扫楼很难扫到优秀创业者。要抓到小概率事件,往往要靠你的判断力,判断力的基础是你有足够的经验值。

作为投资人,年龄大一点,会有自己的优势,毕竟人脉和积累摆在那。我做了17年投资,我在游戏行业有积累,投资了YY,当了YY七年的董事,在中美游戏行业投资了十几家公司,大部分公司都是赚钱的,要么IPO,要么被卖掉。所以年轻的投资人很难在游戏这个领域跟我PK。但大龄投资人一定要有年轻心态,我身边很多50岁左右的投资人,每天跟年轻人一样打游戏,泡各种圈子。

对投资来说,找项目的作用只占10%,最关键的是投资判断和投后管理。尤其是投后非常重要。比如YY的CFO是我帮忙招的,待遇是我谈的,合同也是我签的。

董事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实际上每个公司的董事会经常会发生分歧,往往是CEO不知道怎么当CEO,投资人没有当好董事,却扮演了CEO的角色,这些冲突对公司很可能是致命的。所以,投资人和创始人一定要做到沟通无障碍。如果你在投之前觉得这个CEO不行,那么你最好不要投。

有时候我们的投资份额是最小的,但创业者遇到跟投资人的分歧,会第一个给我们打电话。因为他知道,我不想也做不了他的老板。然后我们会帮他去说服其他投资人。

尤其是在兼并收购的案子里,我们会帮创业者去谈判。两个公司合并的时候,两个CEO在一起是谈不出实质结果的,他们只会纠结于新公司叫什么名字。具体到利益的分割,投资人出面比较合适。中国的创业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含蓄和谦虚,需要投资人帮忙去争取最大利益化。尤其是当他们要把公司卖给BAT的时候,很可能不太会讨价还价。相反,美国的创业者则比较直接。

做好一个董事很关键,需要给创业者提出专业建议。现在乐视做汽车引发很多关注和质疑。作为投资人,如果我的被投项目要做如此大的跨界,我一般会从两个维度去分析是否靠谱。

一是企业有没有这个基因,比如YY要造车的话,我会投反对票,因为它没有这个基因。二是资本条件是否具备。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在美国要启动一条汽车成产线,至少要两亿美元,在中国也差不多。如果钱不够,我就不建议做。

当然,如果创业者坚持要做,我会建议他另辟一个体系独立来做,或者在上市公司体系外来做,而且不要用公司的资源。比如YY,它的资源是要用来做直播、手游和国际化的,不是用来造车的。除非这些都做完了,必须开辟新战场。

 “快手和小米押对了长尾市场”

2000年到2005年,中国IT服务业崛起,中国想跟印度一样发展软件外包业务,微软等也开始在中国做投资,全国各地软件园越来越多。在这个阶段,我投资了海辉软件和世纪互联等项目。

那时候VC在中国不多,圈子很小,大概也就一百来人。那个阶段的投资,一般都是从A轮一直跟到最后上市,甚至是最后的私有化,比如我们投资的世纪互联就是这样。IT服务业对中国就业推动很大,海辉软件刚开始是100个员工,我们退出的时候已经3万多员工。

2005年以后的投资,主要是投商业模式。在商业模式上,我比较自豪的是投资了YY。我们投YY的时候,它还叫多玩,是个游戏媒体,以卖广告为主。

yy

一开始我们在决定是否要投YY的时候,也是有所犹豫。当时我们身边没有人是YY的用户,但YY创始人李学凌又说他们绝对是市场第一名。于是我们凌晨跑到网吧去做问卷调查,发现85%的游戏玩家确实都在用YY。这些用户不算高端,很多也不在大城市,但却是中国最核心的互联网用户。后来很多人把这些用户称为屌丝用户,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是从学凌那知道的。

后来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做创业和投资,一定要做长尾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跟我们这类所谓精英,是很不一样的,你需要去找到和了解他们。其实快手和小米,都是这么起步的。本质上都是押对了一个长尾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群非常巨大。

后来YY成功开拓了直播模式和粉丝经济,对于行业的发展起到了带动作用。最难得的是,YY是个不烧钱的公司。从我们2006年投进去,到YY上市,总共只花了500万美元,其中100多万美元还是用来买了YY域名。

YY是媒体起家的,很多核心人员都是媒体基因。但后来YY向技术公司转型,很多工程师和码农进入公司。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李学凌特地把广告人员和技术员工安排在不同楼层。

YY的上市并不容易。2012年,只有两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上市,上半年是唯品会,下半年是YY。这一年去上市,大家都戏称是流血上市,因为时机点踩得并不好,当时市场环境不乐观。

李学凌带着团队去美国路演,遇到纽约大风暴,纽约大面积停电,很多地方没法办公。当时李学凌开玩笑说,路演路演,全是路,没有演。当时纽约飞机场都停电了,李学凌租了辆车,自己开到芝加哥再飞回中国。

YY上市的时候,大家都不看好,所以我们坚定地做了基石投资人。只有我们继续支持,别人才有可能愿意投进来。

“BAT之后的巨头会出现在前沿科技领域”

投资人不能怕BAT,但要考虑到他们的存在。如果一个市场,被腾讯占了90%,那么这个市场我们就不会投。我们会鼓励这个市场的创业者转型。如果大佬在这个市场还没有布局,那么创业者一定要想办法引入大佬成为他们的战略投资人。

以后一定不会只有BAT,新的巨头一定会出现。我的判断是,未来三五年,新巨头会出现在前沿科技领域。

过去的商业模式都是帮人们打发多余的时间,所以社交、游戏和视频很火。未来的趋势是,大家的时间不够用,人工成本太贵,所以无人驾驶和机器人会越来越普及。现在前沿科技的技术已经到了一个突破点,一旦跨越了这个突破点,前沿科技的产品价格会相对便宜。

我相信中国公司会在前沿科技时代唱主角,因为华人数学特别好,全球20%的人工智能研发人才都是中国人。

现在的前沿科技,在技术层面一两年就会到位,大规模的商用则需要靠社会和政策的跟进。现在大家都想用无人机,但如何跟航空政策适配,这需要时间。

在人工智能这个前沿科技的垂直领域,很可能最先出现新巨头。现在人工智能的关键是,模块能不能开源,对这点我心存疑虑。现在实现了开源的地方不多,主要是在算法上。

 “创业者要选择跟自己有差异性的投资人”

创业者一般都会选择跟自己有差异性的投资人进行合作。如果一个投资人,跟创业者在知识背景、思维方式和人脉资源上很相近,就意味着这个投资人帮不上创业者什么,因为投资人有的,创业者也有。

有眼光的创业者一定会寻找自己没有的资源。所以现在女性投资人在行业内比较吃香,因为创业者大都是男性,而女性投资人可以提供不一样的人脉、思维方式和对产品的差异化理解。

333

好的投资人对创业者起到的作用,不是加法,而是乘法。比如对于有出海需求的创业者,最好是选择那些有海外背景的基金。我们同时投资中美两个市场,如果有中国创业者想去美国看看,我们不仅可以安排我们在美国的被投公司跟中国创业者交流,还可以给中国创业者介绍一些美国的投资人,领他们去逛一些当地的黑科技线下店。

现在创业者越来越年轻,但真正被投资人看好的,还是有经验的创业者。尤其是在企业服务和B2B领域的创业者,一般都有十到十五年的行业经验,他们在惠普或者IBM工作过,知道一个产品是怎么研发出来的,怎么去销售,怎么做售后服务。

如果一个创业者太外行,他可能连公司的CIO这一关都过不了。尤其是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金融、教育和医疗领域,创业者的年龄一般都在35岁以上。我们看到的很多优秀创业者,大都是30岁才开始创业。中国创业市场已经是红海,太年轻的人很难出头。年轻创业者主要活跃在社交和游戏领域,这两个领域面对的用户群也相对年轻,所以年轻创业者更有机会。

长尾市场 创业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