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到底有没有嘻哈?我们试着用数据说话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中国到底有没有嘻哈?我们试着用数据说话

之前民谣的姑娘都要变成嘻哈的马子?

来源 |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

文 |  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中国有嘻哈》爆红,照例先迎来一轮追捧,发现惊天新富矿;紧接着就是“泼冷水”:这是吸引眼球的假嘻哈、观众不过是一时跟风、行业没有本质改变、终究是小众文化、商业化和音乐性的平衡……

当我们谈论嘻哈,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21

在中国,有多少人在唱嘻哈?更重要的是,有多少人在听嘻哈。他们是谁,他们缘何热爱?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或者多小。

在《中国有嘻哈》之外,另一场和嘻哈有关的音乐活动也在这个夏天展开。由虾米音乐发起的“寻光计划”,旨在挖掘和扶持原创独立音乐人,目前11组年度音乐人已出炉。不过比起最终成绩,硬糖君更关心这场活动获得的一些关键数据——或许可以粗略勾勒华语乐坛的现在和未来。

据阿里音乐官方数据显示,超过6000人报名参加了“寻光计划”,1473首作品通过初选,歌曲试听则达到626万次。

22

这是一个年轻化的舞台。超过一半的作品都是首次发表,寻光音乐人中,90后占到62%,甚至还有2%的00后,最小的参与者梁家浚刚满7岁,玩得还是朋克。

与此同时,独立音乐人中学院派增多,国际范凸显。身居海外的音乐人接近总报名人数的1/10,这也令R&B、电子等国际流行曲风在比赛中表现突出。国内则以北京、上海、成都报名人数最多。

而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参赛作品中,民谣不再制霸,嘻哈异军突起,其数量超越民谣、摇滚,仅次于流行。

23

当我们还在用“身边即世界”的方式思考嘻哈能否成为下一个“民谣”,音乐产业链最上游的原创江湖已经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

假设我们以此推论,中国嘻哈已经完成了一定的人才储备。那么,嘻哈的受众基础、造星工程、爆款作品已经准备好了吗?

谁有资格做评委?

“每1分钟一个笑点,每3分钟一个爆点,每5分钟一个悬念”,《中国有嘻哈》的本质仍是一档以吸引流量为第一要务的娱乐网综,而非专业的音乐节目。这就决定了它能让“freestyle”成为今夏最热流行语,也能让中国嘻哈有了大众知名度,但同时挡不住“选手比评委专业”的吐槽。

《中国有嘻哈》的参赛选手占据中国说唱圈半壁江山:Ty、Gai、Jony J、徐真真、MC法老、TT、艾福杰尼、PG ONE、Alrocco等,评委则是mc热狗、潘玮柏、张震岳和争议最多的吴亦凡。

24

可是这样的节目好看啊。在《中国有嘻哈》之前,硬糖君还从没看过撕的这么带感的音乐综艺。选手与导师、选手与选手、甚至吴亦凡与场外的mc天佑,针锋相对,互怼diss,演得跟真的一样。这种张狂恣肆,比那些让人腻味的边唱歌边“感动中国”的苦情故事可刺激多了。

但也必须承认,被视频剪辑放大的群体音乐态度,不一定是最真实的。人们一时的跟风,也很难说能沉淀下多少真实嘻哈用户。

与之相对,寻光计划找来以88RISING为首的专业评审,肯定是没有吴亦凡有话题度啦,但专业实力杠杠的。

88RISING是youtube新晋东亚嘻哈推广说唱频道,打造了17岁话题新星Rich Chigga,拥有韩国地下说唱代表Keith Ape,推动神单《It G Ma》横扫全球,还让Higher Brothers成为首支打入美国的中国说唱团体。

25

88RISING对打造和推广嘻哈音乐人有自己的一套见解,作为寻光计划的评委,不只能对音乐本身进行点评,还能对音乐人的后续发展提供更为全面的建议。

在强调专业性的同时,寻光计划也开启民意投票,TOP200是用户从1400多首歌里精选出来的,而更加骨灰级的用户团会从中选出TOP10。最终民意TOP10 VS专家TOP10,给嘻哈音乐的评选提供更多角度。

27

其实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中国有嘻哈》在为中国嘻哈培养粉丝,寻光计划则是为中国嘻哈培养音乐人。双方都正在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并且初见成效。

谁在听中国嘻哈?

“你们有一天会开着兰博基尼,唱着rapper,之前民谣的姑娘都要变成嘻哈的马子。”这是《中国有嘻哈》某选手粉丝在微博留言的美好愿望。目前看来可能很快成为现实,但历程实在曲折漫长。

在很长一段时间,嘻哈始终地下而小众,商业上极不成功。

对坚持做嘻哈的音乐人来说,现场演出、自费制作CD进行淘宝、微博贩卖,是少数几个能靠音乐吃饭的方法,但有方法,不代表真能吃上饭。现实是演出有限,唱片销量也不值一提。

嘻哈音乐人也不受唱片公司待见。他们很难获得专业的包装和唱片制作,于是更多说唱歌手选择自组或签约厂牌,得到LiveHouse等场所的巡演机会,由此赚取门票钱和演出费。

不过,音乐市场和普通乐迷对嘻哈的接受程度在逐年提高,《中国有嘻哈》就是引爆点。与此同时,创作端经过多年积累,也早已做好充分准备。88RISING推动签约美国唱片公司的成都说唱组合Higher Brothers,他们的歌曲《Made In China》在Youtube上有超过200万的播放量。

640.webp

HigherBrothers

嘻哈的力量,首先在年轻人中酝酿。此次“寻光计划”的相关数据显示,在17岁以下的听歌用户中,说唱是他们最钟爱的音乐类型。

29

每一个代际,都有自己的文化主张,自然也会形成不同的消费市场。相对来说,民谣忧伤、孤独、闷骚的风格,似乎更符合80后的趣味。而随着90后、00后进入主流消费市场,他们对自我表达、身份平等、公正对待有更高的要求,并且倾向于更直接的表达。嘻哈显然更适应他们的青春情绪和生存处境。

与此同时,拥有大量粉丝的韩流音乐,其本质也是嘻哈。GD、龙俊亨、Zico等嘻哈实力与偶像人气兼具的男团成员,均是组合中的rapper,占据着核心地位。

韩流已经为嘻哈在中国打下了一定基础。而“限韩令”后,韩流在中国被截断,本土嘻哈顺势替补,也是天时地利人和。

不过让硬糖君万万没想到的是,川渝地区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说唱之乡”。在“寻光计划”的歌曲试听地域分布中,四川人民独爱嘻哈,让人忍不住要来一段“老子今天不上班”的rap啊。

30

资本新宠,商业化向何处去

愈加强大的选秀节目,让更多独立歌手迅速获得大量关注度,但也给音乐公司和歌手本身都带来巨大考验。能否将短期的“节目粉”转化为“死忠粉”;独立歌手乍然商业化,自己将如何定位;其老粉丝又是否会有反弹情绪,都是需要在短期内理清的问题。

粉丝和身价暴涨,资本与经纪齐飞,眼下嘻哈一团热闹。《中国有嘻哈》的人气选手TT、红花会PG ONE、小白、VAVA等人,更与吴亦凡拍了麦当劳广告《我们的嘻哈时光》,麦当劳官微转发超14万。

31

也有人气选手多次表示不适应爆红后的生活状态。如何在商业化和音乐作品之间做出平衡和妥协,对每一个独立音乐人都是严峻考验。而节目吸引的粉丝,可能也只是为吴亦凡而来,不过三分钟热度。热度在的时候你觉得烦躁,其实很快热度消退,怎样度过未来流量、粉丝锐减的尴尬期,才是真正的考验。

毕竟,综艺只负责“造新”,“造星”则是音乐公司的事了。

2014年启动的第一届寻光计划,资源集中在民谣,2000多名独立音乐人参加评选,最终制作出16张唱片,15部MV,50场演出,累计获得近4亿音乐试听与MV视频播放量。参与的音乐人如程璧、金玟岐、左安西西、锐豆、邱比、声音玩具等,已成长为国内民谣的中坚力量,

32

第二届寻光计划,风格则更为多元化和国际化,包括民谣、嘻哈、电音、流行、古风、二次元和摇滚,均在其列,全面寻找“未曝光少年”。

除88rising外,其评委阵容还包括从未公开露面却获第57届格莱美最佳舞曲制作提名的ZHU、全球最大的电子音乐厂牌Spinnin' Records、日本最负盛名的后摇乐队之一MONO乐队、日本当代最伟大的指弹大师之一岸本真明等业界大牛。

33

不止要“寻新”,“寻光计划”更意在“造星”。据悉,脱颖而出的音乐人将获得全案资助,包括唱片制作、宣发、MV拍摄、演出资助和全面曝光等。

34

其实嘻哈只是眼下最火热的代表。独立音乐人群体相继走红,他们也成为在线音乐平台新一轮布局重点。虾米有“寻光计划”,网易云音乐有“石头计划”,腾讯音乐也有自己的音乐人扶持计划。

如果说2014年、2015年在线音乐市场的主旋律是“版权大战”,现在渐次尘埃落定,新人新作品则是争夺的新重点。并且,自己培育新人,也比有时限的版权壁垒更加牢靠。有了资本力量和专业公司的加持,中国独立音乐一年间的发展速度,可能远超过去五年。

这个夏天嘻哈很热,但最热的其实是那款名为“嘻哈”的综艺。真正的嘻哈音乐爆款在哪里,整个市场还在等待。

《中国有嘻哈》 在线音乐平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