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年轻人在城里送外卖,城市的年轻人却去农村刷墙
寻找中国创客 寻找中国创客

农村的年轻人在城里送外卖,城市的年轻人却去农村刷墙

在城市市场趋于饱和的今天,更多的互联网企业选择渠道下沉,即便村里的人们还正在接受互联网的普及。对巨头来说,那是一片必须要占领的土地;对创业者来说,那是尚有成功机会的旷野。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作者|蓝予 

编辑|赵力

在非洲小朋友举牌喊广告的视频刷爆社交网络之后,几张刷着花椒广告语的农村墙面又一次诱发了朋友圈的刷屏狂潮。

可以先随意感受一下这次花椒的文案。

12

13

14 

(这文案我给82分,再送一个666)

其实刷墙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法,不说早已司空见惯的贴近乡村生活的养猪饲料化肥和民营医院的刷墙广告,2014年,马云一句“未来的行业爆发点在农村”也引得无数互联网公司下乡刷墙。

31

32

抢占农村市场,刷墙成了古老的利器 

农村市场一直以来都是各互联网公司争相追逐的“肥肉”。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6.7%,规模为2.01亿

为了争取到这些潜力无限的农村用户,互联网公司纷纷将目光转向了简单粗暴又廉价的刷墙广告。

2016年有媒体报道,刷墙公司的价格按区域、紧迫性、刷墙数量等的不同决定每平米5块、10块或者15块不等。

当时,在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思想相对保守的乡村,刷墙业务俨然是一个抢手的香饽饽。

但传统外包刷墙,并不能实时监控,有的刷完即走,第二天广告被覆盖也无从知晓,或者利用不同角度拍摄多张照片充数,甚至直接P图。

2014年,号称“村里有人”的村村乐因解决了无法实时监控这一痛点迅速做大,一度被称为“全国最大刷墙公司”。

“广铺站长”的策略让村村乐率先打进村户内部。他们先招募了大批“网络村官”,也就是站长,这些人大多都是对村里情况很了解的住户,甚至是村支书、大学生村官。

他们能够充分利用村内资源,依靠熟人力量,在线下做农村市场的推进,如刷墙、路演巡展、农家店、农村旅游,甚至是提供农村贷款与农村保险理财等。

目前,村村乐的站长数量保持在30多万人,每个站长分管两个村庄,号称基本覆盖全国60多万的村庄。有消息称,村村乐在2015年被VC估值10亿元。

村村乐CEO胡伟表示,这几年刷墙的形式在不断演变,不仅是广告语,还有墙绘、特色小镇等。而这几年刷墙的客户中互联网公司等新经济类越来越多,目前约占所有客户的三分之一。

胡伟坦言自己并不太懂互联网的营销宣传,“我们这边主要还是一个做地推的公司”。他不认为创意墙面广告在社交平台广泛传播就达到了营销效果。

“刷屏热度又能持续多久?那他到底刷了几面墙呢?”他觉得多刷墙,让农村用户多使用该产品才是硬道理,博眼球的创意文案刷屏更像是一种“演艺”。

唱大戏藏粮食抓鹅,农村营销玩法还有很多 

比起娱乐界的互联网公司,电商门对于农村市场的抢夺更是战火四起,他们也是胡伟公司的最大客户。

早在2014年10月,阿里巴巴便计划在3~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促进“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带动农村的生产和消费升级。

京东官方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底,京东家电共计开设了超过1700家京东帮服务店,覆盖了全国2.5万个乡镇,45万个行政村。

而再有趣的文案刷墙,也只是单方面的传播。胡伟也并不认为他是一家刷墙公司,虽然他的刷墙业务占到总业务的近50%。

让潜在农村用户参与娱乐活动,增加参与度会加深用户的印象,比单纯刷墙效果更好。

他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他们有20多种广告形式,除了刷墙、村委大喇叭广播、横幅宣传、小卖店宣传、集表演游戏体于一体的路演巡展等传统业务,还有唱大戏、藏粮食、抓鹅、电影下乡等娱乐活动。

组织农村大妈唱大戏,再在戏中植入品牌元素很容易给村民留下深刻的印象。而组织藏粮食、抓鹅等贴近农民生活的活动更是事半功倍。

不只是村村乐接地气的活动,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农业营销推广方面都推出了更多尝试。

以农村用户居多闻名的快手主打感情牌,“记录世界,记录你”的标语又召唤了一大批农村用户。花椒于去年5月推出直播+农业活动,同样分属直播领域的陌陌打算把农业主播打造成网红,YY也开设了多个农业直播间。

在城市市场趋于饱和的今天,更多的互联网企业选择渠道下沉,即便村里的人们还正在接受互联网的普及。对巨头来说,那是一片必须要占领的土地;对于创业者来说,那里是尚有成功机会的旷野。

只是,要让老龄化严重的乡村用户和留守儿童们接受来自城市的互联网产品,可能要比刷墙难很多。

花椒 刷墙 农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