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塞...在风口上这么多年 愣是没被认出来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

心塞...在风口上这么多年 愣是没被认出来

什么都可以共享了吗?

来源|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作者|林默

大家好,作为一只不太正经的财经自媒体,最近我收到了四封“哭诉信”。

讲真,信中那些悲伤的情绪太过浓烈,都穿过了我厚厚的脂肪,到达了我的内心。于是,我决定应这四位寄信人的要求,把这四封信公示出来。

1

林老师:

你好!

你不知道我是谁。其实,要不是想找人念叨念叨我的委屈,我也懒得知道你是谁。

我是帝都公交站里,一列普普通通的座椅。我身处帝都的交通枢纽,连接着三里屯和国贸的长虹桥站。

本来以为,我的椅生就是每天迎来送往那些疲于奔命的人类。直到,前两天,他们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

林老师你不要误会,这不是个混乱的爱情故事。

前两天,北京的暴雨来临前, 一群人忽然把他们摆到了我身边。

0

就是你在图片里看到的这些。摆放的人说这些马扎叫共享马扎,是眼下风口上的共享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

他们说什么?共享经济?这不就是我这么多年来干的活儿吗?

有人说,不不不,共享马扎跟你不一样。你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被坐的,共享马扎是要掏出手机扫描马扎上的二维码,才可以坐上去的。

我很想问问这个人,如果不拿手机扫一扫,就随随便便坐上去,那马扎上的二维码是不是会扎人啊。

还有人说,共享马扎跟你不一样,因为共享马扎的商业前景特别广阔。每一个马扎都是一个放置在核心区的商业展示位。

这很新鲜吗?这么多年贴在公交站牌和我身上的那些“祖传老中医”的小广告,哪个不是放置在核心商业区的展示位啊?

还有人说,共享马扎严重解决了公交站休息区不足的问题,具有公益性质。

哎呀我去,一群没有经过任何审批,就自行在公交站圈地的马扎,都能跟公益扯上边了?

看着这些理由,我真的很气。做的都是一样的工作,凭什么这货就在风口上了?

我跟互联网风口的差别,不就是他们花钱往身上纹了个二维码吗?

2

林老师好,

也许你不记得我是谁了,但我一直都记得你。

我是北京地铁站里的一台自动售货机。

我一直记得你,记得有一次你走过我身边,声音温柔地说“我有点饿了呢”,然后你吃掉了我身体里一半的存货。那时看你的吞吐量那么大,我觉得我的研发者应该好好研究下你的内部构造。

也正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内部结构,所以有一件震撼我灵魂的事,我想跟你聊聊。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最近一些写字楼里,多了一个我的竞品。

这货是个冰箱。你扫码开箱,从里面挑选自己想要的零食,再关上门,全凭自觉地再次扫码付费。

共享冰箱

全程,就靠冰箱上有个小摄像头在盯着你,但我觉得这对很多人起不到什么约束作用,比如林老师你这种为了吃,什么都能做出来的人。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去找这卖货的冰箱聊了聊,我说“你丫一个冰箱,不在自己家好好呆着,竟然跑来跟我抢生意。你以为能制冷就能当更好的自动售货机吗?你知道自动售货机的真谛是什么吗?是自!动!你连这个基础要件都做不到。”

冰箱特别冷酷地看了看我,“我想你应该是搞错情况了吧,我才不是什么自动售货机,我是共享冰箱,共享你懂吗,风口你懂吗,新零售你懂吗”。

我呆呆地站在他旁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真地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个共享冰箱发了个朋友圈,“有个自动售货机来找茬儿,说我抢他生意,天哪,不理解互联网精神的人真是太搞笑了”。全城的共享冰箱都给他点赞了。

另一台共享冰箱在他的朋友圈下面评论说“我们不做自动贩卖不是因为成本高,我们就是要放任一些用户多贪多占,这是互联网的补贴策略,傻X售货机懂个毛”。

3

林老师:

我一直想读一首诗给你听的: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在你旁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千百次地从我身边走过,只要一看到我,你就撒丫子匆匆离去。

林老师,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尬。

我是你家楼下的那片社区健身器材,我观察过你很多次了,每次看到其他人在运动,你就像遇到了车祸现场一样,匆匆离开。

尽管你对我这么不友好,但我还是想跟你聊聊这件事。因为这次,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

相信你也看到了,小区里多了个电话亭一样的存在。我本来想,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去电话亭打电话。

可过了几天我仔细看了下,那亭子里放的是个跑步机,还配了空调和电视,还能拉上帘子,押金99块钱,扫码进入,跑一分钟两毛钱。

这货的名字你懂的,叫共享健身房。

3

有一次我看到真地有人在里面跑,于是我在后面也悄悄进去感受了一下,矮马,里面的那个味啊。

推门出来,我发现隔壁的酒店也在这亭子门口张望,我说“你来干啥”,酒店挠了挠头“这亭子能拉帘,我怕这它抢我钟点房的生意”。

林老师,你这样一个讨厌运动到极致的人,我相信你也是很抵制这移动健身房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写一篇文章曝光他们。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已经帮你想好了——

首先,他们这么个亭子,往人行道上一放,他们经过谁审批了?

第二,这么小个地儿,设计上有没有安全隐患啊,防火隐患啊,相关部门这会儿都去哪儿了啊?

第三,相信大家也看到了那个共享单车倒闭,公司带着用户押金跑路的新闻了,你们就不怕这共享健身房哪天玩完了,你们的押金拿不回来?

第四,如果世界上真有个共享健身房,这光荣的风口上的概念也应该归属于我!归属于行业先驱我啊!我愿意花钱往自己身上纹几个二维码,我愿意学习做PPT,麻烦林老师帮我问问,有没有人愿意投资我?

4

林老师:

我知道你是谁,你更知道我是谁。不要装了,我是你家旁边的酒店。

你是不是以为,我写信给你,是想来倾诉那个“共享睡眠”概念对我造成的困扰?

讲真,这货是困扰过我的。整个间10平方米的小屋,有时候还可能是租的住宅,里面放上八个说好听了像太空舱、说难听了像啥你们自己想的休息舱。两毛钱睡一分钟,58块钱全天无限制畅快睡。

虽然休息舱里配了插座、阅读灯,整的挺像日式的胶囊公寓。但没人告诉睡觉群众,这休息舱的材质是可燃的。

在这里,身份证也不用登记,扫码就能睡。

讲真,这货是困扰过我的。我们这酒店行业是要接受多少监管啊,现在叫个共享睡眠的名字,就来弯道超车了。

但我不是个悲观的人,我真的不是。与其抱怨当下,不如风雨兼程。

共享行业的套路我也摸清了——通过顺应个体的懒惰,制造生活的便利性,然后说,这都是为了公益。说为了公益,就可以装傻绕过一些监管。虽然我们知道,个体的便利性,常常是与整个群体的便利性相矛盾。

于是,我也想了个新的创业项目,这是我的初步想法,麻烦林老师帮我看看。

4

现在全国已经有7.51亿网民,这是一个千亿级别的大市场,如果再能踏上共享经济的风口,感觉这不是一头猪要飞上天,这是整个圈的猪都要一起上天。

共享马扎 共享冰箱 共享健身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