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超10亿美金 出海攻下11亿用户的“隐形冠军”
黑马哥 黑马哥

估值超10亿美金 出海攻下11亿用户的“隐形冠军”

触宝输入法虽做到了全球第一,海外拥有5亿用户,估值超越10亿美金,却在国内少有人知,成了互联网领域的“隐形冠军”。

王小川想起王佳梁时,一定觉得像在照镜子。

同样是性格内敛的学霸,年少时被保送中国顶级学府。同样是有技术理想的极客,坚持多年做出了5亿+用户的输入法产品。甚至年纪也相仿,王小川1978年生属马,王佳梁1979年生属羊。

如果隐去姓名,把他们人生简略描述,甚至觉得是在说一个人。

不同的是,王小川在“四大门户”之一搜狐内部创业,在老板张朝阳不看好项目,奇虎360在外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合纵连横,借助阿里腾讯的力量独立,愣是守在清华东门13年把搜狗输入法做到了国内第一。随着近期搜狗宣布启动IPO,王小川声势渐隆。

而王佳梁的触宝“战场”在国外,属于“出海创业”。触宝输入法虽做到了全球第一,海外拥有5亿用户,估值超越10亿美金,却在国内少有人知,成了互联网领域的“隐形冠军”。

总部位于上海的触宝,在输入法上比搜狗晚起步了两年,王佳梁从“出海”(把产品推向全球市场)这条路通过9年的时间后发先至。如今加上在国内市场的“触宝电话”,触宝在全球拥有了11亿用户,完成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没有巨头加持,落后出发情况下,创业领域少有的“弯道超车”。

搜狗与触宝一南一北,定义了不同的互联网创业成功路径。在中国互联网二十二年商业历史中,王小川和王佳梁也是非常特殊的。这两位外表柔和内心坚韧的学霸型CEO,都懂得如何在关键时刻做抉择。

借船“出海”与借力打力

当你还是一个Nobody(小人物)时,你要学会和巨头合作。当然,还有与他们谈判的筹码。

2009年初创期的触宝,在发不起工资的情况下,王佳梁把公司所剩的几万块钱都拿来当路费,带着创始团队去西班牙巴塞罗那参加GSMA“全球移动创新大赛”。

王佳梁的想法是作为一家不知名的初创公司,他们需要有一个能敲开巨头之门与之合作的筹码。最终王佳梁赌对了,触宝获得了世界上最知名创新大赛GSMA的冠军,也让T-Mobile(德国电信子公司)看到了触宝输入法。当时T-Mobile的第一款手机由华为代工。T-Mobile把触宝推荐给华为,作为自己手机的输入法服务商。

为此触宝获得了1000万的华为订单(向每个预装触宝输入法的手机小额收费),并借助巨头的力量打开了海外市场。

2010年,王小川在张朝阳“不准私自离开北京”的警告下,悄悄飞到杭州找到马云,说服阿里投资搜狗,躲过了周鸿祎对搜狗第一次的吞并计划完成独立,避免了自身被“捏碎来滋养360”的命运。

王佳梁、王小川都善于用自身优势创造“共赢”的局面,王小川以小博大,他知道阿里、腾讯都希望入局搜索领域,并且当时周鸿祎侵略性太强,BAT都不希望看360做大的局势,拉来了巨头投资完成了独立。

而王佳梁洞察到了出海手机巨头们的刚需:“出海的手机厂商华为、OPPO、VIVO等等,都在想办法优化自己的用户体验,输入法是用户使用频次最高的必须优化好。国内公司做外文输入法不行,而国外输入法公司,在为国内手机厂商提供定制服务方面并不好,只有我们能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

触宝抓住了这个机会,为华为、OPPO、VIVO、金立等出海的手机产商,提供输入法优化解决方案,伴随着海外手机市场爆发,厂商出货量的快速增长,触宝输入法也赢得了同步增长,快速获得了数亿的用户。

2010年搜狗完成独立,联合腾讯、金山、百度、傲游、可牛等互联网公司成立“反360联盟”,赢得继续发展的喘息之机。同一个月,远在1084公里之外的触宝获得了420万美金的融资。

他们都有一个好的开端,相比已经巨头加持的王小川,远在上海的王佳梁创业之路路显得更加孤独艰险。

之后在2012年,为了追求用户最大化增长,触宝决定放弃每年几千万的收入,免费为手机产商做输入法解决方案,这使得他们几乎垄断了所有中国出海手机厂商的输入法预装,用户成倍增长,迅速成为全球最大输入法品牌之一。

然而狂奔中的2012年,触宝却遇到了来自海外的阻击。触宝的最大竞争对手,已经上市市值百亿美金的Nuance利用其美国本土企业的优势,到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告触宝侵权,企图用这种方式来打击竞争对手。

“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我们B轮融资1000万美金的融资款刚到账一周,如果他们提前告我们,投资人肯定就不投我们了“,王佳梁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心有余悸,当时为了准备材料他连续两周没怎么回家,每天凌晨4、5点才睡。

整个官司花了500万美金,B轮投资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但最终触宝赢得了官司。之后触宝进行了许多战略调整,包括部分业务回归国内市场,推出触宝电话本。

在还没长出庄稼的土地上耕作

柳传志说:人有三种,第一种,自己能干成事的;第二,能带着一群人干成事的;第三,能审时度势的,一眼看到底,最后这种人很少。聪慧如王小川、王佳梁这样的天才少年,很早就看到了输入法的“底”。

王佳梁并不认为触宝输入法的成功,属于现在流行“边缘创新”学说,他说:“输入法本来就是PC和手机的核心软件,但是因为没有商业模式,赚不了钱,所以大家都不愿意投入资源去做”。

很长一段时间内,让大家垂涎的是搜索、社交、电商,就像迦南一样,“上帝赐予的,流着奶与蜜之地( a land flowing with milk and honey) ”,其他都是不毛之地。

然而,“迦南”却挤满了人,不毛之地也意味着拓荒的机会。王佳梁曾经说过“放弃看上去更好的奶酪”,触宝选择在还没长出庄稼的土地上耕作。王佳梁认为:“输入法有海量用户+海量数据沉淀,并且是一个可以优化用户体验,让替换性很低的工具,有机会成为超级APP。而数据的力量不可小觑,数据今后将会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而2012年上线触宝电话也是如此,在大家觉得不赚钱,却拥有海量用户,能沉淀数据的工具“手机通讯录”上不断投入,优化体验。最终触宝电话获得了5亿用户和5600万的DAU(日活跃用户),如今正在朝着语音社交的方向发展。

截止今年5月,只在海外出名的“隐形冠军”触宝完成了最新一轮1亿美金的融资,已经能实现盈利,并且积累了海量的用户和数据。

中国互联网圈,大概只有最懂战略的阿里看穿了触宝的帝国狮心。2015年杭州,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阿里集团“总参谋长”曾鸣对学员们讲授企业战略:“你们中的很多企业都很成功,但从战略格局来看,未来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的,可能就是触宝。”

当时在现场的触宝另一个创始人张瞰听完,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微信图片_20170816175511

王佳梁与马云合影

押注科技创新商业化

硅谷风投教父Peter Thiel把创新公司分为两种,模式创新和科技创新。中国互联网公司近几年90%都是模式创新,例如O2O、团购、微博、短视频等等.....都是在现有的技术上嫁接新的模式。

而在一定阶段,模式创新撞上瓶颈之后,就需要科技创新来继续驱动商业的发展。当年的汽车、电话,现在的搜索、云、人工智能,都属于前沿科技创新商业化的产物,科技创新更容易让产业发生质变。

曾经获得物理发明奖项而被保送到上海交大的王佳梁,与奥林匹克竞赛获奖而被保送清华的王小川,都属于一个类型,信仰技术,痴迷于前沿科技。他们在做企业中,不自觉的把各种新技术接入自己的产品中,用科技创新来驱动公司,把科技商业化。在2010~2015年,在各种风口模式创新不断涌现的档口,他们这样的“异类”是寂寞的。

然而,长期来看,王小川、王佳梁这样的异类,是驱动互联网商业继续前行的一股重要“暗流”。O2O集体死亡、垂直电商势颓、团购转型等等,都预示着模式创新的浪潮已近尾声,而AI、大数据等等重度科技创新才是更广阔的未来。

王小川痴迷人工智能,斥资4000万做问答机器人。而王佳梁不断把AI、大数据等新的技术融入到触宝输入法中。

触宝一位资深产品经理,总结了触宝输入法的技术蜕变历史:

1、输入法1.0时代是软件模式,优化按键和输入体验,固定的词库,没有纠错功能;

2、输入法2.0开始连接云端网络,不断的更新词库,加入记忆和纠错,优化用户个性化体验;

3、输入法3.0时代,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之后,输入法可以判断用户的行为,分析用户数据,正成为一个重要的人机互动的入口。

如今触宝输入法已经可以根据不同场景不同时间段,分析出用户输入“hj”究竟是想输入“回家”、“喝酒”还是“环节”,预测她的输入方式。结合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触宝输入法从一个“不毛之地”的小工具,演变为连接几十亿用户的数据入口、人机互动入口。

而在触宝电话上,为了保证通话质量,触宝创始人之一的张瞰“疯狂”的投入数千万资金,进行了非常多的技术创新,让触宝的用户体验维持在90分以上的水准。

而搜狗的成功,是王小川在搜狐这样轻技术的门户互联网公司中,埋下了技术创新的基因。

在《王小川自述:狐狸的子宫里为什么能长出狗?》中王小川说,之所以敢6个人就做一个“号称干掉百度”的产品,是因为觉得“真正做技术我有概念,我相信自己技术在全国就是最好的,写程序在全国排在第一,就接了这个活。”

异类CEO,以及他们的成功

王小川的微信签名是“好奇的活着”,而和王佳梁相处久的人,说他是一个“内心总有奇奇怪怪想法的人”。

在漫长的互联网商业史中,他们定义了新一类创始人,不似前辈周鸿祎那样侵略如火,也不像马云、雷军那样在旷野中施展自己的大格局(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也不像马化腾那样深沉霸道。

有人说中国互联网只属于丁磊、马云、马化腾、雷军这样60末、70初出身的幸运儿,因为他们年轻创业时互联网一片旷野,也在成长中有机会积累足够的资源和经验,然而王小川和王佳梁这样的异类CEO证明了任何时代,只要凭借自己的智慧,懂得在各方霸主中借力御势,也可以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

在上海紫竹苑的触宝总部,王佳梁一边在办公室吃午饭,一边和我聊起了他最近看的书《中国哲学史》,以及最近看的电影《异形:契约》。

王佳梁说,异形电影中,人类创造了人造人,而人造人创造了异形。这是一种关于进化和造物的思考,从有机生物(人类)到无机生物(人造人)再到有机生物(异形)。

他自身创造的触宝产品哲学,充满了这样的辨证思考。触宝切入的产品输入法与电话本,开始都是别人看不上,未产生商业价值的地方。触宝坚决的切入这些拥有潜力的“土壤”精耕细作,然后静待(科技)发展,抓住其中发生化学反应的爆发机会。

输入法展现出的潜力,触宝积累海量用户和数据估值10亿美金,以及搜狗启动的IPO证明了不毛之地开始长出了大量庄稼。开始让巨头们侧目。微软、Google、百度、腾讯、科大讯飞近几年开始在输入法上大量投入。

王佳梁认为,未来的竞争压力将会越来越大,然而触宝这样的新型“异形”公司,已经有了在竞争中生存壮大的生存方式。从“触宝输入法”一开始就决定出海,到“触宝电话”决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精准服务于对免费通讯有刚需的人群,触宝、搜狗这样崛起于缝隙之间的公司懂得如何借势御力。

从“出海”到人工智能、大数据,有人羡慕王佳梁总是能猜中风口,然而他们的生存哲学就是如此,在看似“铁幕降临”的互联网中敏锐的洞察到新的机会,用技术创新穿越漫长的创业之路,通向成功。

触宝科技 王佳梁 王小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