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这两家创业公司 《二十二》可能无法上映
寻找中国创客 寻找中国创客

要不是这两家创业公司 《二十二》可能无法上映

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题材,过分局促的宣发成本,留给两个人的只剩下来了“反传统”一条路。

来源 | 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文丨闫妍 唐亚华

“我知道,总有一天,22会最终变成0,那时,我可能会把所有的白框全部抹掉,估计到时候大家再看就不会觉得无聊,而是会觉得片子太短了,还想多再看她们一眼。”《二十二》导演郭柯曾说。

抗战期间,有20万中国妇女成为日军“慰安妇”制度下的受害者。《二十二》主创们以纪录片的形式展现了中国截至到2014年仅存的22位“慰安妇”的生活状态与心境。到电影上映时,所拍摄的22位老人只剩下了8位。

除了要与时间赛跑外,《二十二》还要与资本和市场博弈。

455

电影画面

2014年,影片完成拍摄了,加上演员张歆艺资助的100万,电影拍摄成本共300万,这个业内出名的“穷剧组”再也无法承担宣发费用。2016年10月,众筹到约100万后,能分给宣发的也只有80万。在题材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情况下,两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初创影视公司成了《二十二》的“救命稻草”。

《二十二》上映两天后,票房突破千万,豆瓣评分达到9.0分,这场博弈,他们赢了。

01

“没人想看她们是怎么被强奸的”

《二十二》记录了中国内地仅剩的22位“慰安妇”幸存者的晚年生活。她们来自黑龙江、山西、湖北、广西、海南。电影节奏缓慢而克制,从太阳出来后,她们起床,吃饭,晒太阳,到天黑之后回房睡觉。

这部没有“悲惨回忆”的记录片,并不被资本市场所看好。普通影片上映后可以看到一排的投资方和宣发合作方,但《二十二》只有郭柯自己的公司和两家初创公司。

“没人想看她们是怎么被强奸的,这部电影只想告诉大家她们是怎么带着这些烙印穿越七十年的变化走到现在,这是电影最大的价值。”润智影业总经理刘倩羽谈到。

导演郭柯和刘倩羽的结缘要从200块钱开始。“当时我在微博里看到《二十二》在做众筹,我捐了200块钱,然后写了一封邮件给导演,问有没有发行方帮他们做,导演两个小时就给我回了电话。”

刘倩羽拉来了作为影视营销公司朔果莲莲创始人的闺蜜苏北淇一起,成为了《二十二》的发行方和宣传方。“当时很多的发行公司不看好这个题材。”但两个人做出这个“疯狂”的决定,只用了一通电话。

打动她们的是导演郭柯。“我们作为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创业公司,现金流不允许我们做非市场行为的任何事,从公司运营的角度会有很多市场方面的压力,决定接片子首先是导演打动了我。”

“郭柯的面相不像是干大事的人,看起来有点没正形,说话也太过耿直,但他勇敢到背负这些伤痛坚持了五年。”刘倩羽翻到过郭柯2015年的一篇微博,当时摄制组在海南拍摄一位“慰安妇”老奶奶,老人家有午睡的习惯,郭柯他们就在树荫底下等着老人慢慢睡醒。

“郭柯让我先去看《三十二》(郭柯此前拍的同题材纪录片,当时仍有32位老人健在),我跟着哭了好多轮,试想现代的女性如果被人强奸了,仍会面临人们的指指点点,这些老人在那个时代是怎么挺过来的?”刘倩羽说道。

从女性视角出发,刘倩羽和苏北淇认为这部影片的内容是具备了足够的吸引力。“即使只剩下了九个人,仍然会有人关注。”苏北淇说。

02

全部宣发经费赶不上别人首映礼花销

2014年,《二十二》完成拍摄了,加上演员张歆艺资助的100万,电影拍摄成本共300万。这个业内出名的“穷”团队,再也拿不出钱来做宣发了。2016年底,《二十二》开始在腾讯公益平台上众筹宣发费用,目标筹款100万元,募集时间56天。

“可能老天真的在帮我们。”去年10月,央视正好做了一个关于‘慰安妇’的专题,第二天众筹款项从40万元直接筹满了。

最终,参加《二十二》的众筹人数为32099人,筹款100多万元。

钱来了。苏北淇和刘倩羽一边感谢大家的解囊相助,一边陷入了新一轮的折磨。“那段时间真是悲喜交加,实际上这100万元,导演用于后期有20万,到宣发手上的只有80万。”

苏北淇曾在DMG娱乐、基美影业等多家影业公司担任宣传总监,她深知单靠手上的这笔钱想让《二十二》在中国电影市场里发出声量,根本不可能。

640

剧组拍摄韦绍兰老人洗衣服

从我们的经验来看,再小的影片宣传和发行都需要250万的宣发费用,80万块钱其实只够一个想上亿票房的中等体量电影做次首发礼,这都不一定能完全覆盖场地搭建、灯光舞美调度和演员团队花销等成本。

首映式的8万块钱,电影院放映的硬盘就得40多万,还有各种物料准备……缺钱,非常的缺钱,两个团队只能省了再省。这期间,苏北淇只能依靠接一些没人愿意接的杂活来养活团队。

影片从今年2月份开始启动宣传,苏北淇依靠团队的资源和自己的人脉挺到4、5月才开始动那80万元。“请摄影师来拍照的1000块钱对我来说都是巨款,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很多宣发视频都是郭柯自己剪辑的。

发行这边同样面临着经费不足。刘倩羽的四位同事出差去全国十几个城市跑院线,加上机酒花销不到四万块钱。“同事里面有个胖胖的男孩子,导演天天请他吃面条,出差回来后直接饿瘦了。”

事实上,媒体每做一次关于“慰安妇”的报道,《二十二》就会火那么一阵,很多人也跟着找上门来。“当时我们已经跟这个项目半年了,有人中途有其他公司找上门来想加入,我们开出1500万票房让他们保底,这家公司直接就跑了。”刘倩羽记得。

理由是要冒的风险太大。

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题材,过分局促的宣发成本,留给两个人的只剩下来了“反传统”一条路。

03

“已经可以还给张歆艺钱了”

上半年第一轮宣传的时候,发出物料后朋友圈连点个赞的都没有。”刘倩羽记得。

在推动这个项目的同时,刘倩羽和苏北淇面对了太多的指指点点。“当时听到有同行说我们公司就是做不了大片,才会接这种事。”但刘倩羽和苏北淇很坚持,要把《二十二》继续推动下去。“善心不应该被歧视。”

在苏北淇看来,《二十二》宣发过程中最困难的是在新闻和营销属性上的如履薄冰,掌握这个度在哪里。传统的营销手段是先推出这些“慰安妇”老奶奶的海报物料,然后拉来张歆艺给电影站台,但《二十二》主创们不想消费这些老人过去的苦难,也不想让张歆艺背负起整个电影口碑的压力。

“我们认同郭柯这种价值观和态度。”

那么,是不是能找到愿意站出来为慰安妇群体声援的男明星?苏北淇选择通过自产内容的方式获取关注流量。“要感谢张一山,因为题材敏感很多男演员都拒绝了我们,他是第一位敢站出来的。

640 (1)

剧组与海南老人王志凤、符美菊、李美金合影

8月13日,冯小刚自发推荐《二十二》的微博已转发超10万。让她们没想到的是有这么多的人愿意站出来支持电影。“现在我们已知的声援明星已经有四、五十位,还有很多志愿者在义务帮忙宣传。”

在刘倩羽看来,《二十二》一直在反传统。

“档期对于影片宣发是很重要的,排片经理都在说,从没看见过周一起片的国产片,行规里一般都是周四点映,周五起片,但我们觉得8月14日是慰安妇纪念日,这是应时应景的。”

“我们的电影里没有明星,没有特效,没有大IP,作为暑期档最微小的电影,一开始只要求得‘1%’的排片,约600万票房,这意味着有20万人进影院,这样就够了,其他的想都不敢想。”苏北淇说。

但上映一天半,《二十二》的票房已经过千万。截止到8月15日17:30,《二十二》的排片率达到了4.6%。这在刘倩羽和苏北淇看来,这是人心的奇迹。“是我们心中那一杆秤创造的奇迹。”

回想过去的8个月时间,刘倩羽和苏北淇一会哭一会笑。“影片火了后我们现在的压力更大,但实在太高兴了,电影的成本回来了,已经可以给张歆艺还钱了。”

二十二 宣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