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爱好 张朝阳李彦宏还得服马云
首席人物观 首席人物观

论爱好 张朝阳李彦宏还得服马云

说起丁磊的爱好,吃瓜群众的第一反应可是是养猪。

来源 | 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文丨江岳 陆缘 

上周日,两位大佬不约而同地展现了自己的另一面:

以跑步、瑜伽、登山三大爱好著称的张朝阳,用不太标准的蛙泳完成了赛程10公里的首个海上马拉松。当俗人们还在晒着马拉松中签消息时,53岁的张朝阳选择了另一条赛道刷存在感。

同天,李彦宏抱着吉他现身百度Summer Party,为登台演出的女儿Brenda 伴奏,一改以往只爱摆弄花草的老干部形象。

42

照片和视频很快传遍了互联网圈。一个活力,一个温情,都足以让外人暂时放下对这两家公司的审视。

要说这些年,互联网公司用大佬爱好刷屏的玩法已成家常便饭。但论起开山鼻祖,还得是杭州的马老师。

故事要从17年前说起。

这年七月,迷弟马云在香港“庸记酒家”见到了偶像金庸,原定谈1个小时,马云刹不住车,忽悠了整整3个小时,最后得到金庸手书“神交已久,一见如故”,赠号“马天行”。

迷弟马满载而归。

回杭州后,他在龙井山上喝茶时突发奇想:在西湖边办场生日会,请几个朋友过来轻松下,再请来金庸,给大伙书上签名,就是IT界的“把酒论英雄”了。

迷弟马的生日在秋天,正是西子湖畔景致美丽动人的时候,金庸痛快答应了。

剩下的英雄就好说了。

丁磊和张朝阳爽快应下,新浪王志东本想在临行前爽约,架不住马云赶到北京面谈2小时,最后也应邀了。

于是,2000年9月10日,第一场“西湖论剑”如期举行,金庸主持,张朝阳、王志东、丁磊、王峻涛和马云聊起了互联网的未来。

马云张罗的“西湖论剑”办了六场,打着“江湖会友”的旗号,马云的朋友圈越来越热闹,到第五届,前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来了,雅虎杨致远来了,到第六届,施瓦辛格、时任EBAY CEO 约翰·多纳霍也来了——迷弟马越发长袖善舞。

把“金庸迷弟”这个标签做到无人不知,互联网圈里大概也只有马云了。

43

他把爱好变成了商业基因和招牌。

比如回忆创业初心时,马云会说:

“我们18个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十六七个都对金庸小说特别喜欢,金庸的小说充满想象力,充满浪漫主义和侠义精神。尤其是侠义精神,替天行道,铲平人间不平之事。”

还有众所周知的,阿里入职员工都有花名,多来自武侠小说,比如马云叫“风清扬”——因为他是一个好老师。

办公区取名也是同样风格:光明顶、桃花岛、达摩院、聚贤庄、侠客岛等。

而阿里巴巴的价值体系,先后被命名为“独孤九剑”和“六脉神剑”——在《笑傲江湖》里,孤独九剑是风清扬的独门秘诀,遇到令狐冲后才传授出去。

金庸92岁生日时,淘宝众筹公布了一段马云录制的祝寿视频。迷弟马真挚建议:男人一定要看金庸小说。

信金庸,成马云。

张朝阳和丁磊都是西湖论剑的常客。

他们在2000年的西湖边结下友谊。他们的友谊可能最初是在餐桌上结下的——马云当时准备了75只硕大湖蟹接风,西北汉张朝阳搞不定,一旁的丁磊看不下去,边吃边教。

此后,他们又共同参加了2001年、2005年的“西湖论剑”。有意思的是,两人如同买一赠一,要么共同出席,要么共同缺席。

44

但从爱好来看,这两人一点都不像。

说起丁磊的爱好,吃瓜群众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养猪;稍微熟悉网易历史的人会答“省钱”。

据悉,网易副总裁柳晓刚第一次见到丁磊被拉去洗脚,一度担心得自己买单。后来两人去喝茶,丁磊嫌茶水太淡,要求多泡一份,被服务员告知要收两份差钱,气得丁磊一下就炸了:“凭什么?”

而丁磊的最大爱好其实是自驾,不过他很少跟圈里人同行,也极少在公开场合提及细节。对于这位注重生活品质的浙江商人,爱好是隐私。

相比之下,张朝阳就是丁磊的另一个极端。

在相声界,于谦“抽烟、喝酒、烫头”三大爱好无人不知,在互联网圈,张朝阳的“登山、瑜伽、跑步”也无人不晓。

不同于马云把爱好变成公司底色,张朝阳的部分爱好,更像是动用公司资源宣传个人魅力,尽管在某种程度上,这确实为搜狐和他本人带来了关注度。

他的一些爱好,也随着搜狐的兴衰荣败而变化。

搜狐鼎盛时,他爱登山,拉着明星征服一座又一座高峰,在自然中重现生意场上的体验:爬坡、登顶、享受成功。同行的明星名单很长,包括孙楠、李冰冰、高圆圆等。

2008年,张朝阳登上6330米的唐拉昂曲峰,那一年也是搜狐的高光时刻,作为北京奥运会的冠名赞助商,“上搜狐,知天下”的广告出现在央视新闻联播里,北京1000多辆公交车也刷满了这句话。

经历抑郁症闭关又复出后,2015年,张朝阳找到了跑步作为新爱好。

“爱上跑步是经过多年对人生的思考,觉得需要更加强健的身体”,他解释。这年4月7日,张朝阳通过微博发布跑步宣言后,开始坚持记录跑步进程。

他再次拉上了明星助威,马布里、周韦彤、潘石屹、李光洁、黄奕、大鹏、郎永淳等人都曾经是他的“跑友”。

相比登山,跑步几乎没有门槛,即使张朝阳再卖力、参与明星再多,由此产生的话题性吸睛度也比不了前者——这样的境况,似乎也暗合了搜狐公司近几年的变化。

至于瑜伽,张朝阳在《鲁豫有约》、《天天向上》等多档电视节目都示范过。他毫不掩饰对这项温和运动的喜爱,就在示范标准瑜伽动作的同时,他宣布了那个小目标:要活到150岁。

这样的场景如果被归国创业前的张朝阳看到,大概是要笑破肚皮的。

在美国求学时,张朝阳向往好莱坞,在广告公司拍过片子,梳着马尾辫,爱敞篷车,梦想像迈克尔·杰克逊那样,发明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舞步。

对“西湖论剑”捧场力度仅次于张朝阳和丁磊的大佬,是以低调著称的马化腾。

当年的小马哥还没有与杭州马老师争做中国首富。2002年、2005年,他都出现在“西湖论剑”会场。

第一次参加“西湖论剑”时,马化腾多少有点来寻求“抱团取暖”的意味。当时,中国互联网还处于泡沫破灭后的缓冲期,腾讯刚刚从资金危机中缓了一口气。

这一年QQ用户过亿,由此产生的危机感也前所未有,加上MSN的冲击,马化腾事后形容2002年到2003年,“就是等死还是找死的问题”。

不过,马化腾没有把焦虑带进“西湖论剑”。

马化腾素来淡定低调,《琅琊榜》风行时,有人将他比作“琅琊榜首,江左梅郎”的梅长苏。

他少时就成为天文爱好者,曾是学校第一个看见哈雷彗星的人。

1986年4月,哈雷彗星时隔76年经过地球,马化腾用自己的专业级、8毫米口径的专业望远镜观察到了哈雷彗星——这是他向央求父亲多次才买来的庞然大物,花了700元,当时全国平均年薪是1271元。

父亲松口前,马化腾曾在日记里写道:“如果不给我买的话,可能扼杀了一个天文学家。”

马化腾最终没有成为天文学家。被问及天文爱好对工作的影响时,他曾答道:

“没有直接影响。但你喜欢天文,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可能我们在宇宙当中从来就是一个偶然。所以什么事情仔细想一想,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对自己遇到挫折时能够稳定心态,想得更开,我觉得还是挺有帮助的。”

低调的马化腾选择让爱好回归于爱好。不过,坊间流传的说法是,微信开机画面的“蓝色弹珠”地球照片,除了表达微信唯一性、连接全球用户的愿景之外,多少也是马化腾对天文的喜爱。

除了张朝阳、丁磊和马化腾,马云请到的其他互联网大佬,都只参加过一次“西湖论剑”。

周鸿祎参加了2002年那场。

当时,他已经在江浙和广东一带的3721代理商拓展中尝到了甜头。相比北方,这些经济发达地区的企业没那么迷信政府,生意更好做。到2002年,3721销售额达到2亿,但强制安装模式也饱受诟病。

在“西湖论剑”会场,坐在马化腾身边的周鸿祎一袭白衣,翘着二郎腿,半倚在椅背上,说话毫不客气。

他用“磨刀石”形容竞争对手,表示遇到痛苦会忍受,咬牙坚持下去。“我这人性格比较倔烈,我认为我只要对,坚持下去就一定能胜利”。

周鸿祎的爱好也很倔烈。

46

他是专业级真人CS玩家。到过周鸿祎办公室的人都会留下深刻印象,墙壁上贴有两排靶纸,每一张靶心附近都布满了“枪眼”。

他还在怀柔修建了一个占地500亩的高水平的真人CS训练营,完全模拟CS中的场景,包括野战攻坚,滩头强攻等。

“国内做真人CS的不少,我那个场地算是最专业的”。周鸿祎对自己的营地非常自豪。

周鸿祎好战,在互联网江湖中,他所到之处,必有一场血战。

百度、腾讯、阿里、小米、搜狗……周鸿祎的不顺眼名单太长,以至于这两年他转型2B业务专心赚钱后,那篇《人民想念周鸿祎》的文章居然火了。

没有周鸿祎怼天怼地的互联网圈,确实少了点热闹。

远去更加彻底的是陈天桥。

2003年现身第四届“西湖论剑”时,陈天桥最显眼的光环和包袱就是《传奇》。

那年他30岁,MSN签名是“十年回首,谁人会,登临意”。

《传奇》为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2003年10月,他以黑马身份挤进《百富榜》,且第一次上榜就挤进前十,理由是:财富四年狂飙8000倍。

争议同样瞩目,《人民日报》曾经头版点名批评《传奇》,陈天桥压力很大,后来他不止一次表示对这款游戏的嫌弃,“《传奇》是个烂游戏,盛大是家好公司”。

陈天桥年轻时的爱好就是玩游戏。

45

这位复旦大学的风云人物大三修满学分提前毕业,1993年进入陆家嘴集团,工作便利让他接触到电脑和游戏,玩到停不下来。

2001年买下韩国二流游戏《传奇》的中国代理时,陈天桥花光了公司账面仅剩的30万美金。旁人看不懂,但陈天桥心里,应该是清楚这款游戏的前景的。

如今,陈天桥完全变了,他身体不太好,隐居新加坡,主业是投资。脑科学成为他最感兴趣的领域。他已经表示,除了给孩子留下百分之二到三的资产,未来所有财产要捐给脑科学研究。

英雄老矣美人迟暮,总是容易让人唏嘘。

李彦宏与陈天桥参加了同一届“西湖论剑”。

当时百度被讨论的问题是:搜索引擎最没有技术空间,市场只承认最强者,百度未来如何与Google抗衡?

谁没想到后来的剧情发展。

8年后,百度兵不血刃就做到了第一,但自此也埋下危机:2011年后再无明星新产品推出,市值与阿里、腾讯差距越来越大,被指应该移出BAT阵营;2016年以魏则西事件为代表,百度陷入舆论困境。

如此境况,让李彦宏帅气的眉眼间也多了丝沉重。

这位技术男曾经在问到爱好时,微微一笑:“我有很多爱好,在百度上你就可以搜到。”

李彦宏喜欢爬山、打球,游泳,据说唱歌、打鼓也不错——后两项技能变成了百度年会上女员工的尖叫,2015年,他身披“黄金甲”打架子鼓的照片流传颇广。

但他早期在百度贴吧里为众人所知的爱好是:植物。

他多次发帖求购花草树木,问广玉兰在北京是否能活哪里能买到,给卖百年牡丹的网友留言“卖了吗”,还多次晒出自己种的石榴花、星花木兰、蝴蝶兰,编辑的5个词条,也全部跟植物相关。

31

图说:李彦宏的石榴花

关于李彦宏对植物的痴迷,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

当年李彦宏在硅谷工作,下班后就侍弄花圃,妻子马东敏为了激励他回国创业,一把“收拾”了花花草草。

而在2011年的一次西藏行,李彦宏对一路所见植物的名字、纲目和特性如数家珍,让同行者印象深刻。

喜欢植物的人大多内心柔软,但也有遇事不够坚定的嫌疑。百度近年被批判的价值观模糊,不知是否也与此有关?

李彦宏没有再参加第五届“西湖论剑”。据悉他原定参会,后来因为“实在太忙”缺席。

那年,中国互联网市场已经烽烟渐起。百度宣布上市后不到一周,阿里巴巴就宣布合并雅虎中文,将中文搜索业务纳入旗下,两者开始争抢同一块蛋糕。

从2000年到2010年,马云的“西湖论剑”张罗了六届后偃旗息鼓。

后来,移动互联网兴起,资本角逐,中国互联网圈的权力交替愈发频繁,而随着大公司的业务越铺越广,擦枪起火处也越来越多。如今,几乎没人会指望,马化腾肯出席马云张罗的活动,反之也一样。

不过,不用担心大佬们的聚会。

2014年开始,世界互联网大会落户乌镇,自此,每年都有那么一个看似云淡风轻的夜晚,古镇的小桥流水边,大佬们会围坐一桌觥筹交错。

没有媒体的闪光灯,没有正儿八经的会议流程,或许那种饭局里讨论的话题,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湖论道”。

“西湖论剑” 爱好 “江湖论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