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丛:现在是做女团最好的时代
三声 三声

王丛:现在是做女团最好的时代

在人们愈发关注二次元、养成模式与女团培育之间的联结时,MERA女团为市场提供了一个从传统变现逻辑出发、精耕细作的故事。

来源 | 三声(ID:tosansheng)

文丨罗立璇

“我今年已经看了几十个女团了,每一个都说自己是中国最好的女团,结果每个都一样。”在麦锐娱乐刚刚推出的MERA女团的发布会现场,一位参会者大声评论着,而他甚至因为迟到都没有看演出。

这是今年的又一个新女团。发布会在8月15日,北京雍和宫附近的糖果LIVE举行。场地并不大,到场的媒体加上行业人士大概有100多人,二楼隔层坐着王丛特意预留了座位的MERA成员的亲属和师友。在女团成员们接受主持人的提问的时候,那个区域时常会有人吼一嗓子:“XXX我爱你!”

那位参会者说的话也不算过份。在大众的认知里,现在不是做女团最好的时代。就连麦锐娱乐的创始人王丛也在发布会提及:“说我做不成的人比说我能做成的人多多了。”

0

麦锐娱乐CEO王丛

在市场的所有艺人经纪中,女团是一个很重的生意。传统的团体偶像组合在前期投入成本高,后期回收慢,要“熬得起”。这种模式对资金、时间,乃至创业者本身的耐性,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但如果想办法在资金投入和时间投入上进行了压缩,尽管可以通过粉丝投票养成、游戏代言、动漫角色联动等不同的方式尽快获取收入。但女团整体质量偏低和偏向二次元的风格也导致了参会者提及的同质化问题。

但王丛却认为,这是对他而言最好的时代,因为市场为留下了更多影视变现的空间。在影视类上市公司负责投融资工作的3年里,王丛深度参与了多个标志性的中外合作项目,理解一套成熟的娱乐工业体系应该如何运行;其次是,市面上还没有出现另外一家以他的投入量级去培育精品团体偶像的公司。更重要的是,B端市场缺人已久,所有的内容制作方都希望能获得更优秀的新血加入。

他认为,只要能批量培养出优质艺人,就可以在市场中获取绝对优势地位。“我就是要做头部。这个行业我认为不是二八原则,而是二九八原则。2%的人可以获得98%的利润,这个账我算了很多遍了。”今年3月,去年8月成立的麦锐娱乐宣布获得了来自辰海资本的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不过,王丛现在的心情或许更接近薛定谔打开箱子时候的感觉,对于他和他的女团以及明年发布的男团是否能登顶的考验,这才刚刚开始。

“不可能让10个女人一起花1个月生下小孩”

0 (1)

MERA在演唱《钻石》

MERA女团的5位成员在“出道”发布会现场唱了三首歌,分别是小清新曲调的《Hello 梦想》、电音风格的《天生》。现场还发布了风格更接近R&B的新歌《钻石》。团队成员亲和力极强,都是真唱,包括边跳边唱的《天生》。王丛表示,MERA的目标粉丝群偏向青少年女性团体,要真实、让人有同感,从而“寄托梦想”。

麦锐娱乐是以打造传统女团的方式去打造MERA。从大量接触不同类型的人才开始,然后进行练习生选拔。MERA的队长谌泽雨就是通过高校选拔的方式进入麦锐娱乐做练习生的。“从小时候开始,站在舞台上唱歌就是我的梦想。”她说。在参加选拔的时候,在华南师范大学音乐系上大学的谌泽雨还有一个月就要考研,“英语、政治,我全部都复习好了。但是我觉得选拔是我最后的机会”。

“欲望特别重要。那种‘我要做亚洲偶像’的强烈欲望。”这是王丛其中一个选拔标准。为了招人,麦锐先建立了日常渠道,“我们和各地艺术类院校和多家舞蹈工作室都建立了战略关系,他们专长于选拔。我们每隔两个月就会过去一趟。”但是他们依然在穷尽一切可能。王丛表示所有员工除了正职工作以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人”。包括他自己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大学,看看有没有可挖掘的人才。

王丛坦言挑人太难:“你得挑到有天赋、有才华,还聪明又善良的孩子。”这几项要求实际上和麦锐的商业模式息息相关。麦锐培养一名练习生出道大约需要12-18个月的周期。这个时间比一般女团培养的时间要长,而且依然需要个人已有的基础和素质加持才能达到王丛要求的“80分”的质量。

“偶像团体的商业模式没有秘密,就是挑对人、唱好歌、演好戏,跳好舞,做好现场,执行力和运营能力取胜。”在挑好人以后,王丛去美国、韩国和欧洲请了专业的老师过来给练习生上课。过去一年多,每天从早上10点到晚上12点,练习生不是在上课就是在练习。

从自己老本行的角度来看,谌泽雨很喜欢麦锐请来的声乐老师。“以前我们上课讲民族唱法、流行唱法,这样的分类其实比较过时了。美国那边的理念其实是speech level singing,就是你要像说话一样唱歌,自然地根据自己的嗓音唱。老师教我们的就是这一套,还有很多细化。我真的觉得我们学的特别科学。”

做团体偶像需要强运营。麦锐每个月都会定期由不同的老师给练习生的所有训练项目打分。练习生排名太低就会被淘汰,留下来的人继续准备出道。除了有固定的几名工作人员24小时陪着练习生、照顾他们生活起居训练以外,王丛还经常陪她们谈心,纾解压力,定期进行练习生家访。

只要有问题,团员可以随时反馈,老师实时解决。王丛将麦锐的培训方式比喻为培养运动员:公司是教练,陪伴式培训,到了淘汰的时候绝不手软。但这种陪伴的方式也建立了强烈的情感联系,团员心雨在出道的舞台上说:“我们是麦锐的女儿。”

可以说,麦锐在某种程度上建立起来的是一种高标准、集中式、高投入的艺人训练营。这种模式想要达到头部的水准,需要硬性的时间要求。“过去的一年里外界感觉我们公司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因为我们都在训练,这件事就是需要这么长时间。”王丛说。

“这本质上应该是一个To B的生意”

0 (2)

鞠婧祎在《热血长安》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女团都没办法为公司带来任何收入,支撑王丛的是对市场需求的判断。

“中国一年要出600部电影、1.5万集电视剧、5000集网剧、400档综艺节目,线下还有无数的商业代言、演唱、活动和演出的机会。但是市场实际上供需严重失衡,没有一个机构可以成体系地批量化、工业化地去生产优质的人才。我不说90分了,连75分的都少。”

在影视类上市公司担任副总裁兼董秘的时候,王丛就深刻地感受到了优质艺人的紧缺。同时,他认为在行业的利润逐渐在往内容产业的上游,也就是艺人这个群体以及艺人背后的经纪公司聚集。“你要知道大头还是在影视和广告代言这里。”

即使对于目前处于头部地位的女团而言,能够获得公司自制内容以外的影视资源十分有限。

有些公司则对于影视这一条赛道保持谨慎态度。在此前,聚粉文化的创始人孙华宁曾经向《三声》(ID:tosansheng)分析过,要制作更优质的女团,投入太大,对所有公司的现金流都会形成挑战。因此他选择了一个更加轻量的方式,从之前就在上海活动的宅舞团体中甄选出优秀的成员,组成女团SSIDOL。SSIDOL主要在咖啡馆进行小型演出与见面会,为粉丝营造生活空间,当然也能够更快变现。

但轻量入场、依靠粉丝投票支援的方式在各大女团都在争抢同一批粉丝的情况下,的确有可能会看到天花板。

0 (3)

SSIDOL女团集体出演舞台剧《狐妖小红娘》

王丛觉得把主要的变现途径放在粉丝身上是脆弱的,因为粉丝永远会爬墙,选择更好的内容和偶像。“拿影视内容来举例子,5年前观众上网看啥都觉得很好,但放在今天很多电影是不过关的。观众不傻了。一个A+的团体和B的团体放在粉丝面前,谁都会选。”

“我觉得现在是有点走偏了。”他认为,只有集中资源,尽快培养出头部人才向影视端和广告代言输送才能占据市场。“我不是十年磨一剑,这样没有人会等我;但我也不是速成班。我就是挑选合适的人,在12到18个月内这样的时间,培养出一个‘80分’的偶像。”

如果将头部女团放在泛娱乐的体系中去考量的话,这个行业的想象力明显大了不少。以韩国号称“女帝”的团体“少女时代”为例,过去几年她们单单在演唱会门票这一项上的销售额折合为10亿人民币。同时,根据韩国证券交易所最新数据,SM公司市值约为36亿人民币。“如果按照人口规模和人均消费水平比例折算,中国的市场是他们的30倍大,诞生千亿公司也是有可能的。”

但回到现实,要在固定的时间内培养出能以某种标准来衡量的偶像难度极高。 王丛的核心就是工业化。麦锐娱乐已经建立了由选拔、培训、企划、制作、宣传和经纪6个步骤组成的体系。现在选拔和培训已经进入了相对成熟的阶段,麦锐正在往后面4个环节探索和磨合。

王丛有4个合伙人,每一个领域都有具备相应经验的合伙人或者管理人负责。“以前的公司可能都是在某一个环节特别强,但自己把控了全部环节。我们现在就希望建立工业化体系,每个环节都找不同的人,一个一个来。”

他自信已经用时间和金钱来建立起护城河,就算其他人也拿到了钱,要赶上也需要18个月的时间。“这就是个需要18个月的事儿。你用钱很难加速。”但他的确也担心,时间不够,毕竟前期投入巨大,即使现在推出女团,也不会很快就有收入。

为了进一步建立自己的壁垒,麦锐娱乐现在正在策划自制内容来加速艺人的成长和品牌积累。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出了常规推广、巡演、参加通告以外,麦锐娱乐已经获得了网易漫画旗下一部漫画的改编版权,开始进行自制网剧相关的策划。在年底,还会有一档自制综艺。

比起第一批冲进女团市场,出身于动漫或游戏行业的创业者,王丛实际上离影视行业更近。在人们愈发关注二次元、养成模式与女团培育之间的联结时,他重新为市场提供了一个从传统变现逻辑出发,精耕细作的视角。

不过,也许现在还不需要进入你死我活的境地。“中国市场最好的地方可能是这个行当有50家公司,各家每年都能赚好几千万,然后发现这个市场还有很多剩下来的钱。”

女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