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的内斗与企业文化 正让它走向雅虎的老路
歪思妙想 歪思妙想

优步的内斗与企业文化 正让它走向雅虎的老路

管理层斗争不止,“毒性”企业文化让优步陷入恶性循环,那么,它该何去何从?

来源 | 歪思妙想(ID:wddtalk)

文 | 歪道道 

结束高层空窗期的优步,终于迎来了继卡兰尼克之后的第二位掌控人,只是这结果似乎不在任何一方的预期中。

timg

伊梅尔特

周日,通用电气董事长伊梅尔特宣布退出候选人行列,重新参与的惠特曼似乎对这个职位触手可及。当时华尔街日报报道,候选人包括惠特曼以及一位知名度较低的男性CEO,后者的名字暂时无从知晓。然而一日过后,就是这位不知名的男性CEO扛起了优步的重担,他是旅游公司 Expedia 前任CEO达拉·科斯罗沙西(Dara Khosrowshahi)。

10a8b054e345fe98cc06a451737714e2

达拉·科斯罗沙西

不过,尽管这位伊朗裔美国人曾带领公司进入行业前列、股价涨幅200%以上,但不得不说,没能争取到伊梅尔特加入或选择惠特曼,有可能是优步内部斗争妥协的结果。

尤其近日来起诉创始人、董事会分裂、管理层离职潮等事件,使已经负面缠身的优步在内部矛盾激化的情况下,愈显困窘,这不禁令人想起当年家大业大的雅虎,也曾光环加身的时候埋下内斗的隐患,为一个巨头的陨落划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此说来,优步有可能步雅虎的后尘吗?

妥协的职业经理人有可能是“定时炸弹”

优步深陷丑闻,但这似乎不足以令投资人及董事会的内部斗争偃旗息鼓,甚至其混乱不堪的现状着实坑害了此次遴选事宜的公平竞争。

7bd08f4d765e58c917d3d9b74fa8bfad

就以上提到的三位候选人来讲,无疑拥有丰富管理经验的伊梅尔特相对更适合掌控优步,尤其是他与创始人关系交好,也能一定程度上缓和激烈的对立局面。但是这位处事老道的管理人,在短暂接触董事会之后便直言拒绝,婉转地表达了贵圈太乱、能力不足的自谦之言。

其中显然不止这一层涵义,一些了解遴选情况的人士称,伊梅尔曾获得暗示,他无法获得足够票数当选优步CEO,因此公开宣布退出竞争以保留面子。换句话说,候选人能力问题的考量只是其次,在董事会内部争权夺利的欲望之下,如何平衡势力才是关键,由此科斯罗沙西当选就是顺利成章。

但是这种妥协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一方面,在切关优步未来前景的重大事项上,董事会退让的底线只是采取折中的方式保留现有格局,这说明目前妥协极有可能非常短暂。而另一方面,还导致一个可能性问题,就是实权是否能够归入新CEO的囊中,同时遭受来自各方的夹击或许会成为其最大的压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稳定因素,即多次扬言王者归来的卡兰尼克。他目前虽然被迫离职,但还是董事会的成员,而且尽管此前以Benchmark为首的五名股东,联名要求废除2016年的董事会决议、禁止其参与董事会的各项事务,但该起诉讼还引发了董事会的内斗,这说明支持卡兰尼克的大有人在。甚至可以说,只要卡兰尼克还在优步,新CEO的位子可能就坐不稳。

其实抛开内斗,对于优步而言,这背后还隐藏着创始人和职业经理人对一个初创企业的不同作用,极有可能影响到未来长远利益,关于这点,雅虎算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雅虎没落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共识就是内乱消耗,而一定程度上这种混乱状态的起点,可能在于创始人未能及时控制和稳定公司内部,反而选用职业经理人来掌握方向尚未明晰的企业。

杨致远退居二线以后,雅虎的职业经理人不仅未能有效解除内患,反而带来了难以弥补的损失,但这背后不单单是能力问题,归根结底是职业经理人的内在局限。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大股东和华尔街的利益问题直接关系到自身权益,与其纠结于风险较大的长远规划,不如聚焦于短期效益更能迎合投资人,这就直接导致雅虎长期缺乏精确的战略愿景。

尤其是在雅虎这种激进投资人和董事会矛盾激烈的企业内部,一旦职业经理人业绩不佳,就难以保持管理层的稳定,由此错失了众多发展机遇。而与之相反,由创始人主导的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国内的BAT还是美国的谷歌、脸谱和亚马逊等巨头,目前还是处于蒸蒸日上的发展状态。

由此可见,一旦取代创始人的职业经理人未能短时间内稳定公司、掌控大局,就可能像雅虎一样加剧内乱,对一个尚未成年的企业来讲,这是致命的。

优步正像雅虎一样,掉入管理层的恶性循环

灵魂人物的空缺,已经给优步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一方面,包括性骚扰事件、野蛮公司文化、多起诉讼及司法部门的调查等事件,皆因为大部分管理层的缺失而迟迟得不到解决,而且多名股东之间的矛盾还在日益激烈。

cc03686942e114e788908397a5a6bf7a

另一方面,相比优步此前融资时估值约为680亿美元,最近有消息称,软银有意愿收购优步股份,但对其估值仅为400—450亿美元。也有外媒报道,优步在私人股票交易市场被投资者看跌,估值下降至500亿美元。可见,优步暴露的一系列问题已经加深外界对公司的全面质疑。

不过整体来看,优步发展状态还相对良好,据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亏损同比收窄14%,订单数量比一年前增长150%,订单金额增长17%至87亿美元,净营收也由去年同期的8亿美元增长至17.5亿美元,实现翻番。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频繁内乱不会消耗一个正处于上升期、前景广阔的行业巨头,雅虎不也是曾在大起大落之间,频频失策以至于落得个匆忙贱卖的下场?而如今,优步股东逼退创始人、启用能力待定的职业经理人,也颇有当年雅虎的行事风格。

其实在频繁换帅之前,雅虎曾有过一段时间的稳定时期,担任雅虎CEO的蒂莫西·库格尔,与两位创始人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最佳组合。那时的雅虎在1994至2000年期间迅猛发展,短短6年内市值突破千亿美元。然而,内乱的萌芽也就此开始。

据相关报道所述,收购eBay事件激发了三者合作的间隙,马莱特与库格尔争斗公开化,杨致远则扮演者和事佬的角色,私下与孙正义交好,在董事会逼库格尔下台时,杨致远的密友塞缪尔获得最终任命。可是这位职业经理人尽管依靠开源节流为公司短暂解决了部分危机,但最后被轰下台时却留下了一个千疮百孔的雅虎,以致于后来人皆难以医治。

归根结底,杨致远在处理最初内乱之时,并没有找到核心问题,由此激进投资者一直强势凌驾于董事会,导致以后雅虎陷入了业绩不佳—管理层换血—业绩不佳的恶性循环之中,而企业就此错失了很多转机。

回过头再来看优步,尽管内部斗争只是初露端倪,但派系纷争、勾心斗角的现状堪比雅虎,尤其是卡兰尼克紧抓权利不放的野心,已招致许多早期投资人的不满。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单单看这样一家估值近700亿美元的公司,已经两年没有CFO了,或许已经反映了他强烈的控制欲。

企业初期由创始人掌控大局固然是好事,但事无巨细可能就有些过犹不及。而且现在最关键的是,这种行为方式已经成为内斗的导火线,若是一旦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像雅虎一样开启了一个隐患颇多的管理模式,那未来也有可能陷于相似的困境。

卡兰尼克退出,“毒性”企业文化能否就此遏制?

雅虎的没落自然不是仅仅由内斗消耗引起,更为致命的威胁是谷歌,这个广告、搜索市场上的最大敌手,如果能晚一些、慢一些发展,雅虎也不至于如此迅速地显示出败落的迹象。相比较而言,优步目前的外部环境还算是有利,但不容忽视的是,某些潜在威胁开始浮现。

一方面,在我国市场的失利已经决定了优步将永久丧失这片最广阔的市场,从而大大缩小了其海外势力拓展的范围。另一方面,滴滴逐步在海外通过投资扶植本土公司,给优步造成了一定压力,尤其是面对像东南亚打车巨头Grab这样的对手,优步的优势并不一定能有效发挥。

总而言之,雅虎和谷歌的戏剧性转变,优步同样不得不防。

不过目前更为棘手的问题,除了内部斗争,还属企业文化的重塑,而这两者显然相互关联、彼此渗透。就比如雅虎,很少人能说的清其企业文化的精髓,因为一开始创始人就没有将自身的创业理念或者个性特征,投注到企业文化之中,这和目前大多数互联网巨头都不同,而且频繁更换的管理层更不可能培养出良性有效的文化基因。

在这方面,优步倒是与雅虎极其相反,卡兰尼克过度地将自身的性格和理念贯彻到公司上下,由此导致优步陷于一系列丑闻,有很多甚至涉及到基本的道德底线,更深层次的讲,是优步内部强烈的功利主义精神作祟。

以公司的绩效评估系统为例,有诸多小事都可以印证,优步本身并没有为员工创造优质工作氛围的意图。比如,上级评分作为奖金分配的标准、度假需要员工自主申请,还有孕妇产假过后的工作安排,这些内部规定都存在某些反人性的意味,甚至滋生了违背公平竞争的操作。

另外,卡兰尼克曾为2017年设定了五个目标,称为“OKR”,其中一条写明:专注于改善司机体验。但是随之不久就曝光了他对司机薪酬进行的争论,且不论他在视频中对司机的无礼谩骂,单这件事本身足以说明,讲着“改善司机体验”的优步主导者,其实更愿意把司机的困境归咎于他们自身的“不争气”,而且事实是,优步确实在帮助司机方面进展得很缓慢。

雅虎的企业文化多多少少有一些杨致远的温和色彩,而“毒性”企业文化却是卡兰尼克侵略精神蔓延的不良结果,这两种情况都不利于创业性公司的长远利益,如今能否改变现状或许都要看新CEO的能力了。

科斯罗沙西将这份工作描述为“一生难遇的机会”,只是不知道他能否收拾得了这个烂摊子,且待时间检验。

优步内斗 雅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