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马化腾、贝佐斯赢家通吃 成功有时真靠运气
笔记侠 笔记侠

马云、马化腾、贝佐斯赢家通吃 成功有时真靠运气

好运与精英社会的神话。

来源 | 笔记侠(ID:Notesman)

文 | 李岳

先思考:

1. 达·芬奇有多幅作品传世,为什么《蒙娜丽莎》比别的更出名?

2. 为什么当初名不见经传的配角演员布莱恩· 克兰斯顿能够凭《绝命毒师》一炮而红?

3. 在经济学领域,为什么名字是A开头的助理教授,比名字是Z开头的更容易获得终身教职?

一、运气重要吗?——看情况

在《关键人才决策》一书中,作者费罗迪提到他曾问过导师这么一个问题:

“根据你超过25年的高管寻访经验,你觉得领导者成功的关键因素究竟是什么? ”

他本以为导师会阐述一套复杂的理论,然而回答出乎意料的简单,三个字:“靠运气!”

在我们传统思维中,成功往往和过人的天赋与不懈努力高度关联,不常提到运气,但其实运气才是一项被低估的“必要条件”,成功者都是幸运的人。

在《成功与运气》一书中,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通过他的亲身经历和大量令人信服的案例印证了这点。

无论罗伯特·弗兰克误打误撞成为康奈尔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还是迈克尔·刘易斯义无反顾走上写作之路,成就《说谎者的扑克牌》、《大空头》等百万畅销著作;

或是凭借《教父》中经典角色而影史留名的著名演员阿尔·帕西诺(Al Pacino),他们成功历程都是巧合连连,好似被神秘力量推动而成。

而这种神秘力量,无疑就是运气。

同样在《异类》中,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阐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比如英超联赛大多数球员都在9月至11月出生;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都生于1955年……

其实,正是他们出生年月,给予他们独特优势和赶上浪潮的最佳时机,才开启了后面一系列可能性。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认为这些“异类”的成功必须感谢机遇的眷顾。

运气重要吗?

当然,但也需看你从事的项目。在另一本阐述运气的书《实力、运气与成功》(The Success Equation) 中,作者就此做出了区分。

如果将我们从事项目按照实力主导和运气主导在一条坐标轴上列出,我们会看到在实力一端的是国际象棋、网球这类,在运气一端的是炒股、赌博这类,居于中间位置的大概会是足球这类。

这也是为何你很难期待一群猴子能靠随机按键写出《哈姆雷特》,但猴子投飞镖选股却能超过大多数平庸的股票分析师的缘故。

在那些规则确定性项目中,实力强者很少失手,而越是复杂、越是不确定的项目,运气的作用越是明显。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美国智库用VUCA,即波动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总结时代特征。

按此理论,运气在未来将成为举足轻重的扰动因素,不可小觑。

即便我们对运气作用有所认知,我们依然会高估努力的作用,这或是人的一种本性,将成功归因为努力,将失败归因为运气。

在大量名人访谈中,讲述者都会浓墨重彩自己是怎么努力、坚持、历经万难最终功成名就,但却少有谈到环境因素或运气在其中起到的助推作用。

这一方面是因为人记忆系统天然对困境有更深刻印象,而对顺境则习以为常。网上能搜到大量逆风图片,却鲜有顺风。

另一方面也在于,通过努力获得成就才能带给人自豪感,而自豪感是人们继续争取成功最大动力。

还有一种解释认为,强调努力低估运气,让我们面对困境时能够更愿意坚持,如果听天由命我们就不会有所作为了。

在战略上藐视运气,不被坏运气吓倒;但在战术上重视运气,充分考虑各种不确定性,不做过于乐观判断。

二、蝴蝶效应——时机何其重要

在一个普通的周末,一位走投无路的企业家带着账上仅剩的5000美元来到拉斯维加斯,当他离开时,赢到了足够发工资的钱,也让他的企业坚持到了下一轮融资。

DSC_7034

这次拉斯维加斯之行,挽救了一个后来享誉世界的“500强企业”,这位企业家便是联邦快递的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

多少年之后,你可以用联邦快递创新的商业模式、独特的企业文化、成功的营销策略,来解释其成功,但如果没有那个周末的运气,随后的一切恐怕都不会发生。

写在纸面上的成功故事,大部分都是后见之明,而真正如何成功的,很可能是一系列随机事件碰撞的结果,或许是根本无法言说的,任何成功都是无法复制的。

如果把时间倒回20年,有谁相信濒临倒闭的苹果公司能够在音乐产业挑战如日中天的索尼?索尼的walkman系列产品是当时的“完美之物”,况且其还拥有海量的内容资源。

但20年过去了,不可能的事成为了现实,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乔布斯却是不世出的天才,但不可否认的是索尼犯了一系列错误才会导致这样的结局。

也许不是邵亦波的意外离开,淘宝无法轻易击败eBay;

如果Blockbuster能够在收取逾期费上对客户更仁慈一点,Netflix就无法挑战Blockbuster的霸主地位;

Amazon股东如果无法忍受连续10多年的亏损,也许就无法见证Amazon市值超越沃尔玛的一刻;

不是南非的投资公司MIH对腾讯的投资,也许腾讯也亦无法缔造出2万亿市值奇迹(说一句题外话,如果是李泽楷持有腾讯股份到今天,他的财富将超过他父亲)。

如果让马云、马化腾、里德·哈斯廷斯、杰夫·贝佐斯,再来一次,他们是否也有把握取得现在的成功?

成功不但是不可复制的,也是无法复现的。

曾经有家叫Z.com的在线娱乐公司,融资够多,商业模式超棒,甚至签下了一堆好莱坞天才级人员加入。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取得成功,最终在2003年倒闭。

就在两年后,两位从Paypal出走的职员,利用相对成熟的Flash技术和简单拼凑的服务器,创造出了Youtube,仅仅上传简单生活视频就让他们网站火爆一时,不久谷歌便斥巨资将其收购。

就是这么两年的时间,宽带和视频拍摄技术变得普及,让“天之骄子”Z.com和“草根”Youtube命运迥异。

如果Google和Facebook诞生在2000年以前,是否也会同纳斯达克泡沫一起幻灭?太早未必好。

国内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几乎全部诞生在1998年—1999年,好似时间窗口被关闭,巨头笼罩之下再无巨头出现的机会,太迟也不佳。

在TED最受欢迎的演讲之一《创业公司成功的最大要素》中,传奇企业家Bill Gross统计了200家创业企业成败后,得出创业成功最重要要素:

时机(Timing)。时机何其重要!

所以,感恩运气让你在正确的时点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三、赢家通吃——小优势,大不同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我们时代显著的特征之一便是:赢家通吃,财富快速向1%的巨富人群集中。

在《21世纪资本论》中,作者将贫富差距拉大解释为资本回报率始终高于经济增长率。

如果再进一步分析资本回报率持续攀升的驱动力,则可归结为以下两个关键因素:金融扩张造成的扭曲和技术的网络效应。

二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CEO与普通员工的工资差距是几十倍,而现在差距是几千上万倍。

一种还能自洽的解释是,金融市场的繁荣造成当下企业市值是当时的几百上千倍。

对于一家市值千亿的公司而言,其CEO微小的禀赋差异将转化为额外的几个亿美元的市值变化,即便给那个稍微优秀的CEO一亿美元的薪酬,长远看来仍然是笔划算的交易。

当今,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企业超过一半是科技企业,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操作系统、社交网络、电子商务、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等技术都有显著的网络效应,巨头企业往往能拥有绝对统治地位,攫取大部分的利润。

又因为研发需要巨额投入,为领先者们创造了天然的“护城河”,形成巨大竞争壁垒。

在“第一就是唯一”这样赢家通吃的市场条件下,企业战略选择都具有“大赌大赢”特征。马云军师曾鸣教授在10多年前就曾著述《略胜一筹》阐述这一现象。

賭博 5.1

“大赌大赢”,每次都孤注一掷(All-in)的结果是,运气极大地左右着企业的兴衰存亡。

我们再来看文化领域的赢家通吃现象。

心理学家曾做过这样实验,让一组被试纯粹根据歌曲好听与否来选择自己想听的歌曲,而另一组被试除了根据自身喜好来选择,还能参考别人选择的情况。

结果显示,第二组被试明显受他人选择,也即(虚拟)排行榜影响,第二组被试选择靠前的歌曲,在第一组中甚至排名很靠后。

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解读为“从众效应”,这一效应存在,意味着排行榜靠前产品将进一步获得更多销量,形成赢家通吃局面。

作者在书中提到:“有相当比例的畅销书能够畅销,是因为一开始就幸运地碰到了喜欢它们的书评人。”

《战狼2》,在这个夏天刮起了票房旋风,不停刷新最高票房纪录,票房高达超过51亿。从缺少投资人到一票难求,《战狼2》体现出了十足黑马本色,而引爆其票房的或许就是豆瓣、微博最初的那几个好评,也未可知。

从《战狼2》在豆瓣评分7.5来看并非很高,但其却创造华语电影票房的奇迹。可见在社交网络时代,文化领域的畅销品并非胜在品质,而是看其能否达到传播阈值,产生自发性裂变式增长。

是否能把握住社会风潮,借势;是否能引发人们热评和转发,借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争论,头部还是长尾?

根据《爆款》一书中作者的观点,市场上产品越是丰富,获取越是便利,头部商品也即爆款重要性愈发凸显(所占销售份额越大)。并非内容为王、渠道为王,而是头部为王。

仅仅是起初那么一点的优势,登上排行榜第一,就可产生巨大的势能,创造远超对手的销量。其中运气作用好似放大器,提供就是那最初的1%的优势。

当你理解畅销排行榜的成因时,你就明白为何畅销榜上作品很难满足你的高预期,因为你很“幸运”成为了跟风者。

最后,我们来看竞技体育市场一个有趣的现象:抱团取暖。

当勇士打造出一支准”全明星“队而获得NBA总冠军、当皇马不惜重金打造“银河舰队”而蝉联欧冠时,所有俱乐部都明白了,依靠一两个当家球星已经不再有效,必须拥有一支毫无瑕疵的全明星队,才有机会去争夺最后冠军。

因此我们看到巴黎圣日耳曼豪掷 2.2 亿欧元拿下内马尔后,还要花费 1.8 亿欧元拿下18岁的新星姆巴佩。就为了能够抗衡皇马,夺取欧冠。

要知道,就在一年前国际足联最高转化费记录仅为1亿,现在这样数字确实让人咋舌。而NBA各支球队为了能对抗勇士,也铆足了劲,空出足够的薪资空间来打造全明星先发阵容。

顶级球星和普通职业球员之间的差距也许并非想象中那么多,但身价差距却上亿,这也许就是现在的游戏规则,因为冠军与亚军差距也微乎其微,结果却天壤之别。

作者在书中提到,八项短距离跑跳田径世界纪录,有七项是在顺风情况下创造出来的。

如果你运气足够好,拿到哪怕1%的优势,就意味着全部。同样具有天赋、同样努力的运动员,就差那1%运气,结果是天差地别,鲜花掌声无一例外涌向第一名,而第二名则乏人问津。

这就是竞技体育残酷之处,空留多少“瑜亮”之叹。

四、成功的诅咒——攀比与过度自信

当达尔文就要发表《进化论》时,有一个现象就是孔雀的尾巴,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的,明显没有生存优势的部位怎么没有被自然选择淘汰?

不解决这个问题,整个进化论的理论根基就要坍塌。

还好,他想到了“性选择”,是因为雌性喜好与选择,让雄性获得了繁衍优势,这一看似奇特的解释最终被证实。这些拥有美艳绝伦尾巴的孔雀受到雌性们的青睐,成为了幸运儿,但无论如何,这样的尾巴始终都是累赘。

在现实生活中,“孔雀的尾巴”便是“炫耀性消费”,作者称这样的现象为“攀比动力学”。

除了攀比,另一值得成功者警惕的现象是过度自信。的确,成功者大都是更自信的人,但这样的人失败也更多。但只有成功者才会被报道,才会为我们所知,这其实是一种“幸存者假象”。

敢冒别人不敢冒的风险(在巨大风险下异常镇静)的人,更可能取得丰功伟绩。

正如《一等疯狂》里诸多案例所呈现的,那些在特殊时期表现异常出色的领导者,都患有精神疾病。

20100720062755139

超级成功者都是异类,他们都如乔布斯那样,有着“现实扭曲力场”。

但这些都是有前提的,都是特定条件下的产物。环境会变,幸运不会一直眷顾。如果你把成功当作必然,漠视风险,目空一切,灾难降临只是时间问题。

典型如乐视贾跃亭,他没有看到乐视初期的成功很可能是一系列偶然造就的,其特别幸运之处在于登陆国内资本市场,获得了远高于正常范围的估值。但其后来的一系列行为,则显示了他是如何被初期的成功所冲昏头脑。

他进入的所有产业:汽车、电视、手机、影视、体育……无一例外都需要巨额资本投入,且都有着巨头级的竞争对手盘踞,哪怕在一个领域生存都不易,怎可能如此四面出击?

这不是太瞧不起对手,就是对自己能力太过高估,太过狂妄。现在的困境真是咎由自取。

如果说运气真的守恒的话,曾经的运气给带来的成功,却很可能成为未来的诅咒,不可不慎。

五、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书中,作者有一句这样的感慨:“出身在良好环境中可能是一个人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当他们还是一颗受精卵时,成功就已经注定了。”

如此说来,我们这代人出生在中国是足够幸运的,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论天时:中国经济持续近40年高速增长,这在世界历史长河中都是罕见的现象“一带一路”。战略构思宏大,中国和平崛起势不可当。

论地利:《天才地理学》一书描述了一个现象,人类历史不同阶段,总有一些地方能够成为天才汇聚地,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一战之前的维也纳、以及如今的硅谷。

接下来天才云集之地,很有可能是北京、上海或是深圳。深圳GDP超越了香港,诞生了一大批代表未来的企业,足可见这一趋势的端倪。

论人和:张五常教授曾下判断,21世纪最有影响力事件,是几亿勤奋而聪明的年轻人将涌入全球竞争舞台。

中国年轻企业家群体、大量知识工人出现必将产生颠覆性影响。唯有在中国,每一个周末有那么多渴望成功的人在商学院、培训班、讲座、沙龙中拼命汲取知识。

中国当下拥有的人才势能,这股朝气是最可怕的竞争力。

巴菲特将自己能取得如此成绩归功于自己赶上了美国经济最黄金的发展期,分享了美国企业称霸全球的巨额红利。因此他有一个观点:“永远不要看空美国”,并且他把几乎所有财富捐给慈善事业。

巴菲特没有过分强调他的努力和天赋,而是谈及运气,承认运气在生活中作用的人确实比其他人更可能对所获得的成就心怀感恩,也更愿意分享他们努力的成果,以支持共同利益。

对于足够幸运的我们来说,无疑要感恩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机会,坚定做多中国。

幸运者往往对额外的收入心安理得,就如同书中开篇的“第四块饼干”实验展现的那样,但这却是一个误区,让人盲目自大。肯定运气作用还意味着,你要足够谦卑,看到周围所有人,整个社会体系给你的支持。

一旦观念转变,你会发现自我利益与群体利益并非冲突关系,而是共生的关系。即便你买得起几百万的跑车,但是路面时坑坑洼洼又有什么意义呢?多回馈社会远好过炫耀性消费。

TheSecretLogo

前几年有一本畅销书《秘密》,其中鼓吹了一种吸引力法则,大意是说想什么就会有什么,好运也是能被主动吸引过来的。当然这完全属于玄学,但如果真有什么能吸引运气,那毫无疑问就是一个人的谦卑。

谦卦是《易经》64卦中唯一六爻皆吉,足可见其中蕴含深意。愿成功者永怀谦卑之心,“求知若饥,虚心若愚”(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结语:

最后,引用知名专栏作者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对待幸运的观点:

“你应该把自己当成未来成就的唯一创造者,以及对过往全部成就心怀感激的受益者;当你计划未来时,你应该相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哪怕这只是一个幻觉。当你回顾往事时,你应该意识到,你的所得远远超出了你的应得。”

正如《论语》中所谓的:“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肯定运气在我们过往中所起的巨大作用,常怀一颗感恩与谦卑之心;又好似运气无用那般,苦练自身内功,做到极致,不依赖好运气眷顾。

读《成功与运气》最大的好处是让我们拥有关于运气的正确认知,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运气,但却能决定我们对待运气的态度。

赢家通吃 运气 乔布斯 贾跃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