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能接电话、能拍照的骨传导智能眼镜,最大的卖点是:和“普通”眼镜毫无二致 | AI创新50
黑智 黑智

 这款能接电话、能拍照的骨传导智能眼镜,最大的卖点是:和“普通”眼镜毫无二致 | AI创新50

对于一款“智能眼镜”而言,最大的卖点是什么?那就是,它“看起来”,以及在矫正视力方面,和正常的眼镜是一样的。起码桂家勋和他的Vue智能眼镜是这样认为的。

 据说,亚马逊在计划推出一款搭载Alexa的智能眼镜。而在此之前,Vue智能眼镜已经在海外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以3万美元的预算,在几天内完成了220万美元众筹,成为中国团队在国外众筹金额最高的项目,直到一个月前,这个记录才被出门问问Ticwatch S&E手表打破。

90后的桂家勋头上有这样一系列头衔:2017年福布斯亚洲 30 Under 30 青年领袖、Vigo Technologies创始人、《留美三人行》联合创始人,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机械工程、沃顿商学院市场和运营管理双学位、文章阅读量达上百万的人人网网红……

R0010606_e

Vigo创始人 桂家勋

 在创办了Vigo,推出防疲劳耳机之后,现在,桂家勋的目标是,超越传统眼镜品牌,让大众都用上Vigo的智能高科技眼镜。

智能眼镜:适当做“减法”

做智能眼镜,前面有Google Glass的失败做借鉴,桂家勋意识到,Vue的形态绝不能脱离普通眼镜,更不能像其他智能眼镜无法配度数。

Google Glass虽然酷炫,但是却因为“要技术不要用户”而屡屡被吐槽。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副大眼镜,这不仅没有特别便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反而造成了视觉阻碍。更要命的是,当你戴着Google Glass打量其他人时,对方的心里免不了嘀咕,不知道你要“窃取”他的什么隐私。

“如果为了体现智能化,在眼镜上装屏幕或摄像头,那就不像眼镜了。我宁可不做。如果我近视,这款智能眼镜又无法配度数,那便完全没有必要戴,产品的设计就是一个悖论。”桂家勋揣摩了用户需求后,将Vue智能眼镜做了适当的减法。

Vue智能眼镜从外观上看,和普通眼镜的样式毫无二致。它分为经典款和流行款,设计了不同颜色的框架,根据不同需求,眼镜片有普通平光镜片、近视镜片和墨镜镜片之分。

Trio of Glasses_meitu_1

而这款眼镜所有的与众不同之处,都藏在它的眼镜镜腿之中。

webwxgetmsgimg (19)

只需要触碰镜腿,用户就可以通过Vue智能眼镜接听电话和听音乐。眼镜脚的侧面则被设计成触摸板,连接手机后,用户可以触摸进行切歌、调音量、拍照等操作。

QQ图片20170928173454

这其中利用的是双耳的骨传导技术,通过头骨的振动,来进行声波到耳蜗和耳神经的传递。这种振动传播声音,只有自己能够听到,既免除了接听电话掏出手机的动作,也省去了耳机数据线的烦恼,也更加便捷和保护通话隐私。“这样也更加安全。”桂家勋说,“用户的双耳没有塞住,在办公或行路的状态下接听电话和音乐,不妨碍你用双耳听到外界的声音,可以及时作出反应。”

QQ图片20170928173508

为适应用户日常行为习惯,Vue还支持无线充电,使用完毕,你只要将眼镜装进眼镜盒,两者的触点便自动连接,进行充电;电池的续航能力可达一周左右。值得一提的是,眼镜自带定位追踪,用户不用为到处找眼镜而发愁。

webwxgetmsgimg (22)

“本身就戴眼镜的人群,是未被打开的市场。”桂家勋说,“现在的技术越来越发达,传感器等越做越小,完全可以植入眼镜,并不改变用户的行为习惯。当年的Google Glass实际上是太超前了,在投影技术和电池续航能力等方面还存在巨大的挑战。”

Vue的思路,不是要创造一款前所未见的产品,而是在佩戴眼镜人群的现有产品上,搭载更多的功能和设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入口,解放你的双手,可以直接和互联网以及智能手机进行交互。”

2016年10月,Vue在Kickstarter上正式发起众筹,出乎桂家勋意料,第一天就突破了5万美元的众筹目标。更让他意外的是,产品在众筹前就有6000人提前注册了邮件提醒,等待第一时间获取发布通知。

webwxgetmsgimg (21)

最终,Vue的筹款额在第一周突破30万美元,45天内便突破了220万美元,创下了Kickstarter上的众筹神话。

Vue自推出后,除在Kickstarter上获得两百多万美元的筹款外,还通过官网卖出了100多万美元的销售额,居智能类眼镜销量榜首。

下一步,桂家勋的目标是,带领团队做把Vue做成智能眼镜中最好的品牌。

天生注定为创客

打造一款智能眼镜,是桂家勋很久之前就萌生过的想法。他当年的毕设,就是一款智能眼镜。而他的创业之路,也由此打开。

QQ图片20170928174533

桂家勋毕设作品

桂家勋5岁就和父母来到了新西兰,并在18岁考上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出于爱好,他选择修机械工程和市场运营管理双学位,每天要完成比平常人多出一倍的作业。身为学霸的他还十分注重实践,从大一开始,便挤出时间到不同的公司实习。那时候的他每天只睡4小时,周末一次性睡12个小时补觉。他还用Excel记录下来,写成文章,获得了十几万的阅读量。

尝到社交滋味的桂家勋,在大学期间和朋友共同创办了视频节目《留美三人行》,专注于生活化话题。其中,“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女神”话题火极一时,他们把章子怡、大S、凤姐还有团队成员张甜甜的照片放在一起,调查采访了美国人对中国人相貌的审美,全网的点击量高达4000万。

2016.10.25 Kickstarter goal celebration

桂家勋(左一)和他的团队,他们都戴着Vue智能眼镜

而本想把留美三人行作为毕业后创业项目的桂家勋,又发现了一个更令他入迷的领域。正着手准备毕业设计作品的他,注意到,有很多学生会在课堂上打瞌睡。怎么才能防止这个现象?学习机械工程专业的他,动手做了一个防磕睡眼镜,在眼镜装上红外探测器,一旦监测到学生犯困,就会把其振醒。简易的智能眼镜就这样被他做出来了。

这个毕设项目被硬件孵化器HAX所挖掘,桂家勋毕业后选择投入创业,并获得了2.5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带着他的《留美三人行》的合伙人张甜甜加入了HAX。他的创业项目Vigo就此诞生。“虽然怕我受苦,但父母也从来不反对我创业。”桂家勋很清楚,科技、创业才是他最喜欢做的事。

从防疲劳耳机到智能眼镜

最初的防疲劳眼镜Vigo推出后,桂家勋发现,其实学生并不买单。原因自然是,学生群体对此没有强需求。“学生们并不需要探测是否疲劳,该睡还是睡。”但出乎桂家勋意料的是,最关注这款产品的,是职业司机。

Vigo团队开始转变方向。那时,这个只有四个人的创始团队还初出茅庐,经验匮乏,为做好产品,在HAX的指导下,他们开始了市场调研。桂家勋说,他曾到有很多的士排队候客的酒店门口,从队伍的最后一辆车开始一一询问,征得同意后便上车和司机聊天,“聊完一个,时间差不多了,就接着下一个”。

HAX孵化器

HAX孵化器

聊完的士,接下来是货运。美国货运司机都有严格的作息时间规定,一到休息时间,桂家勋和张甜甜就爬到高高的大卡车上,和司机聊天。就这样,他们详细掌握了大量职业司机的工作状态和需求。

美国的司机行为习惯和国内不同。行车记录仪在美国的使用并不广泛,但是,大多数司机都有一个爱好:在开车时戴耳机。“他们每天上车第一时间就是戴上耳机,然后再发动车子。”桂家勋说。“甚至连吃饭、冲凉时,他们也不取下来。”

针对职业司机,Vigo把产品做成防疲劳蓝牙耳机。Vigo耳机在佩戴时,一端被放置在眼睛附近,监控司机的注意力水平,在他们打盹时用声音、震动、LED灯闪烁等方式来提醒。同时,为了让司机在冲凉时都可以使用,这款产品还是防水的。

2

Vigo防疲劳耳机

除了走2C,Vigo还面向2B。他们将Vigo卖给运输公司如UPS,并提供云端管理平台。“使用Vigo后,运输公司可以节省很多因事故而造成的诉讼及赔偿费用。”桂家勋告诉黑智,云端管理平台帮助运输公司检测司机的驾驶行为和精神状态,做到合理调配以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

在打造Vigo的第二代产品时,桂家勋他们面对新的问题:怎么才能让产品能被更多人使用,扩大市场?他的合伙人、Vigo设计师张甜甜在这时提出了关键性的建议:“为何不把疲劳检测功能去掉,保留其他功能,让受众面扩宽?”而这又回到了最初桂家勋的毕设产品的轨道上:戴眼镜的人群,要远多于每天戴耳机的司机。于是,更加大众化的Vue智能眼镜诞生了。

Vigo将自己的公司设立在了深圳这个“硬件天堂”。在深圳出生长大的桂家勋回到了家乡,张甜甜和他们的美国合伙人Aaron Rowley也随之第一次踏足深圳。而Vue智能眼镜产品的销售重心,目前还是美国。下一步,桂家勋要做的,是将智能眼镜的概念进一步推向市场,并且在产品样式和技术上,做更多的革新。

QQ图片20170928174802

Q从左至右:桂家勋、张甜甜、Aaron Rowley,他们戴着Vue眼镜

桂家勋对未来充满期待:会不会有那么一天,眼镜能接打电话,能看微信,能导航……人们出门不必再携带手机,眼镜将取而代之成为人们随身携带的必需品,而诸如Vue等智能眼镜,将成为下一个非常自然、真正帮助人们随时获取资讯的入口。

黑智签名档

人工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