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之父的光荣与梦想 他值得再牛x一次
波波夫同学 波波夫同学

安卓之父的光荣与梦想 他值得再牛x一次

一个真正的极客,原本无所畏惧。

来源 | 波波夫同学(ID:trip517

1

头顶安卓之父的光环,安迪·鲁宾本可以抵达另一种辉煌,讲课、写书、投资、周游世界,但这不是他的性格,他选择了向苹果、三星这些科技巨头发起进攻。

9803864_anzhuo_thumb

按照鲁宾自己的说辞,再创业的念头,始于他和一位朋友的谈话,他们都聊到了对当下科技圈的不满:

越来越少的选择,越来越多的冗余功能、海量产品铺天盖地、但却彼此不能共通使用。他们意识到,安卓系统固然把人们带入移动时代,但也创造了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它原本想让科技简化生活,但现在却把生活搞得一团复杂。

在和这位朋友的另一次长谈后,两人决定要创办一家新的公司——Essential Products,「使用21世纪的方法来开发产品,以满足人们在21世纪的生活方式。」这家新公司提出很多令人眼前一亮的原则:

「设备是你的个人财产,我们不会强迫你安装任何你不想要的东西。」

「我们将永远与他人合作。」

「封闭的生态系统是分裂和过时的。」

「高级材料和真正的工艺不应该只针对少数人。」

「设备不应该每年都过时。他们应该和你一起进化。」

「科技应该帮助你,让你能继续享受你的生活。

「简单总是更好的。」

6f1043b3ab14473bb12d184dc1643562

Essential Products的公司使命让人向往,遗憾的是,Essential Phone没有获得iPhone4那样的一炮成名。

新近披露的该公司上市的Essential Phone的销量却令人沮丧,研究机构BayStreet估算,从8月26日正式发货至今一个月,美国Sprint运营商的渠道的总销量可能不及5000部。不过,Essential Phone在公司官网和海外地区的销量目前不得而知。

2

乔布斯生前曾指责安卓系统山寨了iOS,在与鲁宾见过一次面后,乔布斯笃定鲁宾还在模仿他本人:「剪一样的发型,戴一样的眼镜,保持一样的风格。」

1_640_444

安卓之于手机的意义,本不亚于Windows之于个人电脑,但名满天下的鲁宾却命运多舛。

1989年,27岁的鲁宾在一位朋友推荐下加入苹果,开始了他的硅谷生涯,不过那时距离乔布斯被驱逐出苹果已经四年多,因此,两人并无交集。鲁宾在苹果只呆了一年,便加入另一家创业公司,中间又辗转过几家公司,才在2003年创立安卓。

谷歌是鲁宾迄今为止服务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但也是相爱相杀。

从2005年被谷歌收购到2013年被迫调离,鲁宾一直领导安卓部门。在担任谷歌高级副总裁的日子里,鲁宾被同事认为是「既喜欢电焊枪,也着迷编写程序,并擅长业务战略的奇才。」但也有同事抱怨,「有些时候,与苹果谈判都比与安卓部门谈判更容易。」

与乔布斯类似,鲁宾喜欢深入到产品的每一个细节,同级视他为变态工匠,下级视他为苛刻的领导,有时甚至被认为难以共事,鲁宾时期,安卓部门的人员流动性明显高于公司平均水平,而员工苦不堪言也是习以为常。

天才总是有些不近人情之处,而特立独行的人才是硅谷故事的真正主角。

不过,也有同事评价鲁宾为人大方慷慨,当首款安卓智能手机在2008年发布时,鲁宾把他获得的数百万奖金的中一部分分发给团队的其他成员,每人获得1万美元至5万美元不等。这种做法在当时的谷歌尚属首例。

美国《商业周刊》报道,在谷歌公司内部,鲁宾负责的安卓业务团队,自成一体,很少和谷歌其他员工交流接触。佩奇曾经要求鲁宾增强和其他部门合作,但是鲁宾当面同意,背后仍然拒绝合作,2013年佩奇强行调整了鲁宾的岗位。佩奇称,这是他担任谷歌CEO以来「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不久,鲁宾和几位三星前高管成立了Essential Products。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中有不少华裔面孔,如商务副总裁Kelly Liang,首席工程师Xiaoyu Miao、设计部门负责人Linda Jian、成像质量工程师Yazhu Ling。

这无疑是鲁宾人生的又一次转折。

3

离开安卓,鲁宾需要寻找另一支金箍棒,而Essential Phone显然被寄予类似希望。

从手机的角度看,它几乎和iphone X 、三星S8一样美观,美国媒体QUARTZ甚至称其为「硅谷最完美的手机」。

作为鲁宾之作,Essential Phone使用原生的Android Nougat系统,在用户体验上十分简洁,在细节设计上也极为用心,iPhone都没搞定的背部摄像头激凸都给整平了,充电线的缠绕都考虑有加。此外,Essential Phone 采用了模块化设计思路,通过背部的磁点,成为首款可接入360度相机的手机。

但Essential Phone还是存在一些显著的缺点:

首先是净重达185克,放在衣服口袋会有明显下坠感;

其次,拍摄模式单一,缺少肖像模式,全景拍摄或时间偏移等竞品的标配功能;

2k的LCD屏幕不能很好地兼容VR头显;

手机背部的指纹扫描仪解锁速度偏慢;

此外,防水性能弱于iphone X 、三星S8,且没有无线充电功能;

近700美元的售价,并未带来与同等价位的功能;

Essential Phone也许是最纯粹的一部安卓手机,但却并非面向未来的一代手机。也许,鲁宾的东山再起,从一开始就押错了宝。

硅谷以破坏性创新而闻名于世,历来钟爱那些对社会有颠覆性影响的技术,硅谷具有一种独特的、近乎邪门的本事去理解一项发明对于社会可能产生的颠覆性影响,然后用它赚钱。而这正是人们把硅谷视为创新工厂的终极含义。

熟透了智能手机正是即将被颠覆的旧事物,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鲁宾却只是修修补补地提供了一个和苹果、三星大同小异的手机,非但没有成为智能行业的颠覆者,却做了帝国最后的皈依者。

这注定了安卓之父将再一次品尝创业的苦涩。那是早在28年前第一次跨入苹果的那天,鲁宾就熟悉的味道。这也许也在他意料之中,只不过他的思想和行为依然遵循着硅谷的精神:质疑权威(苹果、谷歌)、不同凡响(卓越的产品设计)、改变世界(净化失控的手机)。

作为一个真正的极客,原本无所畏惧。鲁宾的Twitter签名,既不是手机,也是不是安卓,而是「地球上99.5%的纯净水存在于冰川和冰盖之中。」显然,他关注的是更广阔的世界。

安卓 鲁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