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相信娘炮儿
大望路边摊 大望路边摊

互联网不相信娘炮儿

关晓彤也不相信。

来源 | 大望路边摊

文 | 摊主

10月8日,中国互联网行业媒体的假期最后一天,被两个事搅合了。

一个是程苓峰的那篇《互联网走下神坛》,一个是鹿晗微博公布恋情。

其实,这两个事儿,可以放在一起看。一半娱乐,一半严肃。

壹·期待人设反转的鹿晗

中国四大硬汉:鹿晗,吴亦凡,黄子韬,张艺兴。

美国四大娘炮儿:史泰龙,施瓦辛格,巨石强森,杰森斯坦森。

不服来辩。

……好吧,我承认这么会说话是防止被鹿粉群殴。

你们说关晓彤的荧屏形象是:土。

你们太过分了。可竟然还有傻boi说出了这样的真相: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224

但人家毕竟出身艺术世家,选婿还是有很高标准的。比如关晓彤的父亲,老话剧演员关学曾就公开过选婿底线,请看图: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239

请看图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246

这下就TM尴尬了。

但是,你们不看好瓜尔佳·晓彤的选择,我看好。

多才多艺又貌美如花的瓜尔佳氏,一定要找一个刚烈的爷们吗?37年前,有一个家世比晓彤好,颜值比晓彤高,还是海归学霸,连演艺圈段位都秒杀晓彤的瓜尔佳氏,嫁给了一个与国民党反动派英勇斗争的纯爷们自媒体人。结果证明,这爱情啊,人前人后是两回事,李敖在与瓜尔佳氏的爱情里面就很不爷们儿。

这位瓜尔佳氏,就是颜值还压林青霞一头的大才女胡因梦。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302

瓜尔佳·晓彤的选择被看好,其实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鹿晗如果不是娘炮儿呢?

咱先看图说话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348

你见过娘炮儿这么踢球的吗?

再看看当年鹿晗在如今学费已经长到5万/年的师达中学时的毕业合影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344

可能没有人反对,狍子哥是班级里气质最屌的一个,歪脖子瞪眼霸凌范儿。

鹿晗是披着娘炮儿外衣的纯爷们——我是说,这事儿概率还是比较高的。

娘炮儿的特征是哭哭啼啼没有出息,对吧?

统计一下,似乎鹿晗就哭过一次,而且还是疑似。那是去年在北京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上。不过,事后他接受采访对媒体否认了呀!

否认自己在该流泪的时候哭了,这本身就是纯爷们的一个特点。而且,在随后记者的提问中,鹿晗严肃地说:“我现在不会在台上撩衣服的,因为我还没练出(肌肉)来。等练好了我自然会撩的。”

耿直。霸气。

对比一下,大黑牛比小鹿晗哭的时候多了去了。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354

互联网就是这么神奇,想逞英雄的没几招就露馅儿,想伪装娘炮儿的也早晚会穿帮。

刘德华、黎明、郭富城这样的实力比鹿晗强得多的艺人都让自己的另一半委屈了几十年,从“小鲜肉”这个概念诞生之日起,从未有过头牌小鲜肉公开恋情。鹿晗却直接就秀恩爱了,不愧是北京爷们儿。

但是,就像我大明白孟姐所尖锐指出的那样,鹿晗这么早公开恋情,不是爷们儿不爷们儿的问题,而是会掉粉的问题。

其实,互联网圈的行家都知道,鹿晗的粉丝数量在娱乐圈是空前的,鹿晗背后团队的粉丝运营能力天下无双叹为观止,这让小鲜肉鹿晗的广告代言价值独步娱乐江湖。这回鹿晗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任性?

这就牵扯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话题:快意秀爱之后,鹿晗该如何延续自己的粉丝影响力?

其实,鹿晗出道已经有4年时间,取得现在的成就已经是前无古人。

单条微博评论数突破一亿条,就是这一模式最直接的标志。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难用常理解释的数字。纪录达成之前,新浪微博最多只能显示9999万条评论。在鹿饭们的反复呼吁下,微博甚至专门为此修改了系统后台。

但小鲜肉的保鲜时间是有限的,即使目前还是战略装娘,也不能一直装下去。君不见在小鲜肉这条娱乐圈黄金赛道上,王俊凯们在后面紧追不舍,身位越拉越近;李易峰们在前边保鲜不止,而且鲜的似乎还更多元一些。

决定鹿晗必须快速改变人设的短板是影视资源在小鲜肉群体中较差——差到有王梦秋亲妈粉的全力加持也无济于事,今年《择天记》冲一把又没冲起来。演艺圈No.1小鲜肉的位置,悬了,娱乐圈行话叫“要糊了”。

不管是否公布恋情,即将步入28岁联合国标准中年期的鹿晗,都要把改变人设延续娱乐生命提到日程了。

鹿晗的人设,会不会像唐国强爷爷,古天乐大叔,和彭于晏哥哥那样来一个翻转?

反正我看好,我等你撩衣服的那天。翻转不成也无妨,毕竟是一场娱乐。

贰·期待剧情反转的互联网行业

印象中,互联网行业的CEO或创始人,有两个人当众哭过:上市时刻的李彦宏,反思不止的陈年。还有一个高管代替老板哭过:3Q 大战之后腾讯负责PR的刘畅。当然,还有一个非互联网行业却是互联网圈第一网红的大佬,前些天在业绩说明会上哭了,但他是为自己救的前互联网大佬洒泪,感天动地。

首先需要阐明的是,无论是在娱乐圈还是在互联网圈,哭不哭其实都不是判断纯爷们的标准。标准是能不能解决问题追求进步。普京大帝说的好:女人才要不断纠结,男人要解决问题。

在这方面,爱哭的大黑牛给娱乐圈和互联网圈做了典范。

事情是这样的:7月份,突然从山的那边海的那边传来了关于范爷的恶毒流言。人言可畏啊,保不齐哪个大领导真的受影响对范爷产生看法。此时,大黑牛作为红三代老公的价值立刻体现了出来。充分挖掘自己在军队系统内的资源优势,拉着范爷拍了《空天猎》向上级领导及吃瓜群众表明立场,再在宣传的时候洒洒泪加持。连我好基友,互联网圈创业小鲜肉曾航的军武次位面代言请求,两口子都欣然应允,一分钱没要。

完美。看,这就是在解决问题。

其实,程苓峰的文章说的很对,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早已经过了没原罪、讲情怀的时代,进入了五毒俱全的整蛊时代: “携程的陷阱,阿里的抄袭,支付宝的广告,小米的公关”,只不过是2017年秋天的一幕蛊而已。

娱乐圈毕竟还存在过已经退居二线的纪检委书记卓伟同志,互联网行业却早已经没了王法。

这其实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圈早已经没有了娘炮儿立身之地。但,客观规律决定了还是会有一些曾经的强者会成为弱者,从舞台中央渐渐边缘化。

这些正在从高峰跌落的企业领导人所面临的挑战,其实和鹿晗是一样的:正在由强者变为较弱者。而互联网行业没人会同情弱者。

第一个现在进行时的当然是百度。

为了保住中央位置,既不能循规蹈矩拾阶而上,又不能玩的太Low,娱乐圈的鹿晗做得很好,而百度这两个错误却都犯了。

百度在2016年跌到了谷底,那点事全国人民都知道,我就不重复了。2017年伊始,百度显然要重塑形象。百度公关部门,或者说高层想的法子还是包装李厂长,只不过这一回是让坚持王子范儿十年不动摇的李厂长脱了光膀子,去荒野求生。之后花钱组织媒体一起看。

在互联网圈,唯二脱光膀子去做PR的,只有张朝阳和李彦宏。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404

其实,互联网和娱乐圈不同,每一家公司创始人在商场中,其实都没有明星的那种死忠粉,颜值最高的李彦宏也不例外。

这也就意味着,“脱光膀子上媒体封面远不如做出一款逼格产品更能吸粉儿”。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周鸿祎说的。他原话指的是张朝阳,而比张朝阳脱光膀子更有效的逼格产品则是搜狗输入法。

首先,百度危机之后,并没有推出优秀的产品。我们看到的只是投入200亿的O2O战略的全面溃退,以及一些看似黑科技却让用户看不见摸不着的AI 技术。

李厂长在互联网圈当然很Man过。最近的一次是在2013年喊出“狼文化”口号,说白了就是要激发已经大公司病很严重的百度一种二次创业激情,网友从此称呼百度为“狼厂”,这次再创业激情的果实是百度地图和导航。当时,喷上百度地图Logo的别克车队,围着高德在望京方恒国际大厦总部大楼转圈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在此后的1年间百度地图确实气势如虹。

然而,现在两者孰优孰劣,已经不用我多说了。

其实,即使从PR角度看,那期荒野求生节目野策划也南辕北辙。

微信图片_20171011154410

我不知道是谁策划出这么一个傻X选择题让李彦宏回答。

那轮PR的原意不就是在百度遭遇股价重创和信誉危机之后,让李彦宏增加一个强者的人设带领百度雄起吗?结果却生生加入了儿女情长戏,重整百度旗鼓的狼性何在?

一句话,李厂长的这次跨界并没有解决问题。

2010年,百度创业时的“七剑客”只剩下李彦宏;2013年,为百度立下汗马功劳的副总裁王梦秋看出了百度的颓势和大公司病,告别狼厂,出走去做投资,现在可以自由地扮演鹿鹿的“亲妈粉”。

如今,李彦宏退居幕后已近一年,新的COO将重新改造百度。

作为长期研究百度的圈内媒体人,当然希望百度和Robin可以走出困境越来越好。但互联网不相信弱者也不相信光膀子,恐怕这还需要Robin重拾狼性,痛下决心吐故纳新才可以。

而另一个在互联网舞台中央边缘化又哭过的陈年,则让人唏嘘。

新的错误总是取代旧的错误,由凡客体退化成了反思体,莺飞鱼跃的江湖路,也就不需要你了。

还是那句话,互联网不相信弱者。

在移动互联网诞生的这10年间,卧薪尝胆,沉雄厚重,带团队二次创业成功的创始人,TMT领域目前似乎只有两个人:段永平,曹国伟。两人都和娱乐圈沾边不浅。

做小霸王、步步高电器成名的段永平,在互联网时代徘徊了几年,用投资互联网公司赚来的钱,苟延残喘着自己的梦想,一直没有放弃。2006年,段永平以62.01万美元在网上拍得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在吃饭的时候,他请教重仓可口可乐的巴菲特,如何看待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之间激烈的竞争?

巴菲特回答:他们激烈竞争20年后各自现状如何?

被点醒的段永平回到国内二次创业,这次同时创立了两个手机品牌:OPPO和VIVO。

鹿晗公布恋情,有媒体调侃:华为代言人关晓彤和VIVO代言人鹿晗结合了,大概OPPO代言人迪丽热巴和小米的吴亦凡搞一下,可能应该打个平手。不管哪方小鲜肉取胜,段永平都赚翻了。

新浪微博刚刚过完8周年生日。在面向媒体的历史回顾会上,一位负责人自豪而感慨地说:“新浪微博是互联网行业中唯一一个,被用户抛弃后又捡回来重新称王的产品。”

此话不虚。如今新浪微博的市值早已经超过了Twitter。

鹿晗公布恋情,最大赢家其实是新浪微博。上到CEO王高飞,下到PR都把自己公司服务器宕机的“糗事”转发的不亦悦乎,并不顾及阿里干爹那边架构师的奚落与鄙视。这事没策划鬼才信。

反观,让鹿晗等明星走上神坛的百度贴吧,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作为中文互联网流量第一的社区,不但没有成为一个好产品,反而成为了百度危机的发源地。

曹国伟放下已经明日黄花的新浪,全身心为微博制定了复兴路线图。

君不见,2015年走出低谷后,新浪微博和一下科技绑在一起都快成娱乐公司了。这是另一个话题,有机会细说。

在当下的互联网行业,和中国社会一样,阶层开始固化,创业者的机会越来越少。创业者虽然还是不会从银行贷款,但是从天使轮就开始琢磨怎么卖给B和T,中型的不站队互联网企业都快消失了,反垄断法在互联网行业就是个笑话。

即将步入中年的鹿晗,还有机会通过改变人设继续霸占娱乐流量。

可留给百度为代表的正在从中央退向边缘企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些公司如果翻转不成,结局必然是被切割吞噬,那就是中国互联网的悲哀,一点也不娱乐了。

互联网走下了神坛,但请给弱者留一些反转的机会,这也是所有中国人的机会,包括鹿晗。

互联网行业 鹿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