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娇共享瑜伽:让B端更赚钱,让C端更方便;九块九打造瑜伽消费新模式
董路 董路

葛娇共享瑜伽:让B端更赚钱,让C端更方便;九块九打造瑜伽消费新模式

用共享模式带动瑜伽市场的活跃度

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涨103%,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参与共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上年增长1亿人左右,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了1000万人。目前行业先驱者如滴滴、OFO、摩拜、途家网等已形成品牌规模,而其它项目如共享汽车、共享雨伞、甚至共享纸巾等也在资本履获青睐。

今天记者带来的则是一个“定位女性消费群体,将单纯的共享产品转为空间加服务”的项目——葛娇共享瑜伽,其对城市内大量时段闲置的瑜伽馆资源进行整合,用户可在其平台上自由选择时间、地点、课程,且按次付费。不仅提高了瑜伽馆的利用效率,也给消费者带来了方便实惠。

十七岁创业实现财务自由、连锁教育培训、O2O模式、自媒体+活动……创业多个项目,全部盈利

在见到葛娇共享瑜伽创始人葛娇之前,记者对这个曾在大三就被多家媒体铺天盖地报道过的90后“创业女神”充满好奇。她高三开始创业,办过数百人规模的辅导班后又将所得部分买了教辅书送给低年级的学弟学妹;早在2014年就以O2O模式在学校招募团队,成功创建了“水果欢乐送”平台;创办陕西省内第一个为学生发声的自媒体公众号“陕西学生圈”,并举办省内第一届“校花选拔”、“单身趴”等活动;如今,重新创业的她决定进入共享经济市场,以“葛娇共享瑜伽”来撬动近年来增长迅速的瑜伽行业。

图片2

十九大的前一天,记者在葛娇共享瑜伽的自营线下体验店见到了葛娇,与照片中成熟端庄的“创业女神”不同,抛开各种CEO光环,她显然是一个个性满满、爱好精致的小姑娘。这家投资三百多万、总面积超过八百平方的瑜伽体验馆配备常温瑜伽教室、空中瑜伽教室、艾扬格瑜伽教室、高温瑜伽教室、VIP私教室等多种瑜伽教室,并设有茶艺、书吧、素食、汗蒸洗浴等多功能区。

关于记者问到既然做的是线上的共享瑜伽模式,为何还要设立线下体验馆,葛娇表示,线下体验馆是为了让平台更好地服务用户,更直接地了解用户需求,收集用户意见,改进平台管理。同时,也是为上线的瑜伽场馆设立一个标杆,确立各种服务规范。

深入行业痛点,同步服务双方,C端消费者共享瑜伽服务,B端瑜伽馆共享收益分成

瑜伽源于古印度,是一种达到身体、心灵与精神和谐统一的运动方式,目前我国常年参加瑜伽锻炼的人群已经超过了三千万人,瑜伽产业规模也随之经历了飞速的增长。《2016年瑜伽消费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瑜伽行业综合复合增长率高达58.3%,瑜伽在中国市场的表现越来越迅猛。

图片3

据葛娇介绍,一方面,随着市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瑜伽市场高歌猛进,瑜伽人口快速扩张。另一方面,大大小小的瑜伽场馆如雨后春笋野蛮生长,各类健身场所也纷纷引进瑜伽课堂,再加上更有大量开在小区附近未进行工商注册的“黑”瑜伽,造成整个行业竞争无序效益低下。

从B端来讲,会员卡模式是大部分瑜伽场馆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由于续卡率很低,又缺少新增会员,所以这种模式很难持续。根据调研,瑜伽场馆每天开课普遍在三节左右,除去非营业时段,其教室和教练资源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在闲置;从C端来讲,瑜伽课程往往以月卡、季卡、年卡的形式销售,担心使用频率少、担心服务差、担心场馆倒闭等等都会使消费者犹豫。且会员卡有很强的地域限制,通常大家不会选择离家/公司三五公里以外的瑜伽馆。另外,在选择时段、课程上也不能够随心所欲。

葛娇共享瑜伽项目是指建设线上共享平台,把遍布全城大大小小的几百家瑜伽场馆的闲置资源整合起来,让消费者在手机端就可以轻松完成瑜伽场馆的选择,约课,付款,评价等等一系列工作,改善了用户体验,优化和促进瑜伽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以西安市为入口,用线下体验店带动瑜伽市场,目前不到三个星期已签订市场上60%的瑜伽馆

其共享平台以小程序为切入点,用户打开后自动定位,然后推送周边商家,选择进入后显示瑜伽课程类别、时间、可容纳人数/剩余人数,确认一键预约并用微信支付即可。且九块九按次收费,无需担心会员卡浪费,不下载、不注册、不要押金,将以往因为价格和各种担忧而拦在门外的消费者都收入其中。

上线的瑜伽场馆,可以根据客流情况,自主选择上线课程的数量和时段,让自己的场馆和教练资源得到充分利用。

图片4

西安将是葛娇共享瑜伽项目第一个落地的城市。据团队调研,西安市区人口超过1000万,开设瑜伽课的各类场馆超过800家,专业瑜伽馆在500家左右,每天有3—5万瑜伽爱好者进行瑜伽训练。

项目的自营线下体验店运营三个月以来,月营收稳定在60万到80万之间,已成为区域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瑜伽馆。

目前,葛娇共享瑜伽小程序正在进行内测,将于10月28日正式上线。西安市场计划第一阶段三个月用户量突破10W+,每日课时成交量1W+,每日营收10万。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分别为三个月和半年,分别实现用户量30W+、50W+,日课时成交量3W和5W,每日营收将达到30W和50W。

项目前期,计划将每节课九块九收入中的大部分分配给瑜伽馆,后期将逐步增加共享平台的分成,使平台不但有良好的现金流,还会取得良好的利润。小程序除了约课功能,还会上传业内专家视频课程,也会邀请瑜伽场馆上传各自的教学视频,由平台进行筛选后免费提供给用户观看学习。

采访过程中,记者问到,共享经济如今更多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商业模式的推广,为何不在一线城市却选择互联网氛围略弱的西安。葛娇表示,除了在陕西长大、在西安上学,有一定的情结外,也认为以西安的消费市场,足以支撑共享瑜伽的初始发展,未来将会在上海、杭州、成都展开业务,并增加产品和服务种类。期待得到一份关于年龄、身高、体重等真正有用的健康大数据,以此来有针对性的定制瑜伽课程,规范瑜伽市场实现互相营销。

团队方面,创始人兼CEO葛娇,2015年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目前在读西北大学行政管理学硕士,擅长架构各种商业模式、股权众筹等,连续多年创业者,创业项目全部实现盈利;营销总监邓向群,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管理工程专业,曾任美国Mandat科技公司中国区经理,曲江文旅高管,微聚力量创业孵化创始人;其他核心团队十余名包括财务,法律,技术等部门。线下体验店有教练及工作人员17名。

目前,葛娇共享瑜伽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1000万—3000万,计划出让10%的股权,主要用于前期管理、建设区域旗舰店、增加技术平台的研发、在上海、杭州、成都三个城市复制商业模式等。期望投资方有共享经济模式经验或行业资源。 

共享经济 共享瑜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