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在乐视的五年和五个月
首席人物观 首席人物观

梁军在乐视的五年和五个月

水友会成为乐视这艘危船的真正拯救者呢?

来源 | 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文 | 陆缘 江岳

加入乐视五年、掌管乐视网5个月后,梁军离开了。

他曾经无数次与贾跃亭在乐视大厦地下一层的食堂吃面,风光出席两年前那场万人发布会的媒体群访,也曾被孙宏斌视为“最欣赏的乐视系高管”,在风雨飘摇中成为新晋乐视网CEO

然而一切都要结束了。

今天,梁军被曝出即将卸任乐视网CEO职务,其本人目前已经进入休假状态。与消息同时传出的还有孙宏斌的一句评价:梁军太自大了。

这位47岁的老工科生做硬件出身,性子也硬。有说法称,贾跃亭掌权时代,梁军是唯一敢在高管会上对他说“不”的人,这也是孙宏斌欣赏他的原因之一。

但显然,过去5个月里,梁军没有交出让地产硬汉孙宏斌满意的成绩单。连同CEO身份一起即将成为过往的,还有他在乐视大厦里的那五年时光。

命运改变的前奏是在2011年响起的。

梁军在一间茶室里见到了贾跃亭。当时乐视只是一家二流的视频网站,山西来的北漂贾跃亭还没有在京城闯出名头,但他善于搞关系,能说服人,出手大方。

微信图片_20171025111855

图:六年后两人同框,心境已全然不同

梁军很快就领略到他的魅力。

第一次见面,苹果公司成为两人的共同话题,耿直的梁军从自己擅长的硬件角度分析,贾跃亭侃侃而谈扯起了互联网、生态和服务,又兴致勃勃勾勒了中国电视产业未来发展的蓝图。

梁军动心了。没多久,他专门去买了台乐视机顶盒研究,摸着手里的这只小物件,他真切看到了互联网和传统电视结合可能产生的魔力。等到第二次见贾跃亭时,他已经基本确定了加盟。

当时41岁的梁军正迫不及待开启人生新篇章。他1995年从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后直接进入联想工作,一呆就是17年,经历过联想最辉煌的时候,也开始切身感受到这艘巨船缓慢下沉的危机感。

无力改变整个联想,梁军选择先改变自己。

他一头扎进了互联网江湖。2012年春天,梁军迎来人生第一次跳槽,新身份变成了乐视网副总经理兼乐视TV总经理。

突然被告知要做电视时,梁军其实是有些惊讶的——在欢迎梁军入职的饭桌上,贾跃亭第一次公开表态“我们要做电视”,编织这张生态版图的重任,就落到了梁军头上。

开局并不顺利,梁军很快见识到市场的残酷之处。

2012年9月,乐视网对外宣布成立乐视致新,正式进军智能电视领域,作为乐视网控股子公司,其主营业务是乐视超级电视、乐视盒子等。

资本市场对这家互联网公司企图涉足新领域的野心表现出了警惕,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股价跌跌不休,到2013年1月,乐视网股价已经从27块跌到了13.5块左右。

但这是贾跃亭的梦想,梁军只能咬牙去坚持。他事后回忆过那段时光,“一个季度当一年使,一个礼拜工作六天,每天晚上9点之前回家算早的”

工作环境很糟糕。最早的办公地在朝阳区泰达时代中心,办公室就像库房,桌椅等设备都是临时拼凑的,比这更糟糕的是团队不好招——当时市面上既懂互联网又懂智能硬件的研发人员并不多。

梁军招来了很多联想的老部下,又通过社会招聘招到了负责安卓底层开发的李强、负责电视UI的黄滔。带着这支80%来自手机行业的队伍,梁军闯进了新领域,也自证了打硬仗的实力。

用打仗来形容当时的情形一点不过分。在最困难的时候,靠着一批批干部红着眼顶住了,并拿下了阵地。”

等到2013年5月第一代乐视超级电视问世时,梁军应该是松了一口气的——一手把贾跃亭画的饼变成现实,他算是对老板有了交代。

即使到2016年乐视王国开始分崩离析之时,乐视电视也被公认是质量良好的资产——公开数据显示,从成立到2016年的3年间,超级电视累计销量达到1000万台

凭借高性价比、接入乐视网视频内容等优势,乐视超级电视抢到了很多年轻用户,销量逐年攀升。

它的漂亮成绩单,曾经逼得传统电视厂商们不得不从轻视到紧张:2013年10月,超级电视S50因为遭遇抢购挤垮了乐视商城系统,导致严重超卖,订单一直到次年1月才消化掉,梁军为此带着高管团队公开致歉。

不过,致歉时的梁军大概内心也是有骄傲的。

电视业务成为乐视生态版图里金光闪闪的那一块。它变成了乐视网股价狂飙里的燃料,每周日下午,当贾跃亭组织召开乐视部门协调会议时,作为重头戏的电视业务总是要最先汇报的。

梁军在乐视的地位随之步步高升:2014年担任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COO;2016年2月担任乐视智能终端全球产研供总裁、乐视致新总裁。他与冯幸、丁磊、张昭等人成为贾跃亭最重要的左膀右臂,甚至有文章将其比作乐视的张小龙。

微信图片_20171025111908

图:贾跃亭及部分团队高管

那是梁军在乐视最辉煌的一段时光。

但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似乎再次置身在下沉的轮船里,只是,这次外界的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即使他没有做错什么,依然难逃沉没危险。

贾跃亭那封《乐视的海水与火焰》的公开信,把公司撞礁后形成的窟窿展现在世人面前,此前,关于乐视欠债的种种传闻已经流传于坊间。

一场自救在乐视生态系统里兴起。经营健康的电视业务,更大力度地继续为乐视上市体系输血。期间,梁军经历了多少压力不得而知,但等到 2017年2月乐视发布超级电视新品时,这位硬汉也哽咽了:

“2016年,我们经历了寒冬,但对于一个好的产品、好的模式,从来不缺欣赏他的人。正如今天发布会主题‘春天的故事’一样,超级电视又站在全新的发展阶段,播下希望的种子,到秋天可以收获满仓的果实。我始终坚信生命的意义在于永不停歇探索未知世界,我们还有很多的梦要做,还有很多吹过的牛要一一实现。”

此时的梁军,还在为贾跃亭站台。

早些时候,梁军被问及对乐视战略和贾跃亭生态打法的看法,他只是笑笑“老贾前面是有点着急了,没有大问题”。他甚至为自己不熟悉的造车业务背书——

“我1988年来北京上大学,从2013年开始,北京的天气变得非常差,中国的企业家应该把钱放到这,为我们子孙后代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

但事实上,孙宏斌在2017年1月入场后,梁军和贾跃亭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微妙起来。等到5月,当乐视致新宣布收回超级电视全渠道的销售权,并由梁军直接管理后——这很大程度意味着电视业务停止向乐视网输血——有人评价,在贾跃亭和孙宏斌这对山西老乡里,梁军显然选择了抱紧后者大腿。

对于务实的梁军来说,这样的选择并不奇怪。

超级电视的漂亮业务、敢于坚持想法顶撞贾跃亭的勇气,种种因素让梁军在一众乐视高管中脱颖而出,成为孙宏斌最欣赏的人之一。

2017年5月,梁军接任乐视网CEO,贾跃亭送上的评价是:

“乐视生态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互联网生态型的人才之一,从原来的硬件公司出来到做软件,了解互联网的技术,甚至了解内容方面等等,对超级电视从创立到现在做到智能电视行业的老大,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那个时候,贾跃亭怎么说已经不再重要。在孙宏斌和资本推动下,乐视“去贾跃亭化”改革已经悄然启动,梁军接任CEO就是其中重要一步。

对于梁军来说,与孙宏斌的相处显然没有与贾跃亭相处时那么愉快。两个硬脾气的人撞在一起时,要么会产生新火花,要么会毁灭其中一方。

微信图片_20171025112007

图:孙宏斌和梁军

可惜的是,梁军在乐视的结局是第二种。

梁军掌权后启动了一系列高管调整,昔日贾跃亭的旧队伍被彻底打散,新乐视的管理层基本由梁军的致新系、张昭的影业团队和孙宏斌的融创团队组成,此前老业务里不赚钱的那些部分,切的切,卖的卖,隔三差五就把乐视送上头条。

但小修补并没能真正快速化解乐视这艘大船的危机。腾讯科技引用乐视内部人士的说法称,从几次开会情况来看,孙宏斌与梁军的磨合不顺利,硬件出身的梁军做手机电视还可以,但全面操盘公司并没有经验——嗯,这样的安排,就像把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船员突然顶上去当船长。

更多细节陆续流传。除了业务没有大起色之外,梁军的硬脾气也被更多曝光。有媒体称,孙宏斌去乐视开会,离开梁军办公室时,人还没走远,后者已经把门关上了。

至于梁军和孙宏斌会面的细节,目前没有更多消息曝出。但考虑到孙宏斌跨界而来的身份和强悍性格,他恐怕是没时间也没精力跟梁军切磋产品技术的细节问题。

此前,梁军曾经在接受采访时大肆称赞贾跃亭如何痴迷产品:

“第一是工作狂,第二是对产品痴迷的研究。你们要去他办公室能看到,我们所有的新产品在他办公室摆的满满的,他只要坐在办公室,不是去研究什么新玩意儿,就是拿着遥控器,拿着手机,去摆弄我们所有的新产品,发现问题马上打电话说,把工程师叫上来,要跟他探讨一下,他有一半的时间是跟工程师一块研究产品。外界可能不太理解,他实际上是对产品非常痴迷,而且把90%的时间坐在办公室,他几乎没有什么社交。”

这也是命运的巧合——对硬件产品的敏锐曾经帮助梁军实现转型,完成从联想到乐视的转变,却又在他迎来人生第二次机遇时,牢牢困住了他。

对于47岁的梁军来说,重塑性格和专长似乎是很难的事情了,而当下的乐视,显然需要更有魄力和改革精神的领导者,分手也就成了必然之选。

但谁又能来成为乐视这艘危船的真正拯救者呢?

9月,曾经被梁军请出去的原乐视生态销售总裁张志伟低调回归,在媒体的解读中,这位性格圆滑的销售大将可能成为梁军的接任者。不过,以孙宏斌的野心和张志伟的资历来看,后者不太像是最终人选。

乐视的故事还在继续,但与梁军有关的日子,就此划上了休止符。

乐视 梁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