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高调的马云为谁辛苦为谁忙?
四郎 四郎

越来越高调的马云为谁辛苦为谁忙?

谁来解脱消费者,解脱马云,解脱这一切呢?

马云很忙——前脚在10月11日的2017云栖大会上宣布成立阿里巴巴的企业研究院“达摩院”,承诺未来三年研发投入1000亿人民币,开展涵盖基础科学和颠覆式技术创新的研究,探索人类科技未来;后脚就飞到俄罗斯,17至19日,马不停蹄的参观莫斯科国立大学、参加“ 国际开放创新论坛”、“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演讲发言,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总理梅德韦杰夫相谈甚欢……

马云也越来越高调——在云栖大会虾米音乐节上,眼戴墨镜、身穿牛仔服压轴登场,连唱四首歌,还与李健合作演绎《传奇》,把音乐节奏带偏;在俄罗斯更是刮起一股旋风,西装革履、耳提面命,推销数字经济发展的“中国故事”、“中国方案”,让俄罗斯政要、学界、媒体、大学生频频颔首称是……

微信图片_20171026195813

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四年多,马云为何越发忙碌、越发高调,究竟为谁辛苦为谁忙?结合不到一个多月、即将来临的“双十一”,分析一二,可知端倪。

尽管马云18年前创立的阿里巴巴如今已成长为超级网络平台——阿里的业务版图染指方方面面,从B2B到B2C电商,到大数据、到金融、物流,再到文娱、媒体、健康产业等,按照GMV(商品交易额)计算,今天的阿里巴巴已是与阿根廷经济体量相当的全球第21大经济体;尽管马云坚称今天的阿里不是一家电商公司,“电商只是阿里巴巴20%的东西”,尽管阿里9年前定位自己是数据驱动的公司,已经成为当今少数几家能够处理丰富数据源的公司,但是电商仍然是阿里巴巴的入口和根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仍然是阿里巴巴高悬在官网的企业使命,所以,力保阿里的电商模式不堕、情怀人设不崩,让马云穿上了永不能停下的红舞鞋……

在云栖大会宣布成立“达摩院”时,马云透露他在阿里巴巴前十年里坚决反对成立任何研究院、实验室,“因为当时我们是一个初创公司。尽管我们很强调技术,但是公司在还没有立足之前就考虑研发是大灾难。”那现在成立“达摩院”只是因为阿里巴巴现在有钱有人有资源有影响力,要成为国家创新的发动机、支撑阿里巴巴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吗?

微信图片_20171026195831

剥开马云高调的情怀辞藻,看到的却是深深的危机感。虽然阿里巴巴10月10日市值超4700亿美元、首度超越亚马逊,成为全球第一电商,GMV超过亚马逊、eBay等后7家总和,但从长远来看,阿里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拥有高墙深渠的“护城河”:1,“淘宝+天猫”电商平台,并没有实现如谷歌那样的完全垄断,京东、国美、微商等越来越多的对手正在顽强抗争,阿里的平台并不具有足够的粘性保证其业务长久生命力。2,支付宝,是应电子商务而兴起,也曾垄断互联网支付市场,但微信支付迅速崛起,2017年初腾讯宣布微信支付业务量已经超越支付宝,尽管支付宝孵化出了蚂蚁金服这家市值超600亿美元、跻身全球20强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但竞争优势并不长久稳固。

更加隐蔽也更为致命的,是阿里的商业模式与正常商业的基本逻辑甚至商业道德存在内在冲突:商家在阿里平台做生意要交两笔钱:入驻平台的“场地费”和用户能方便找到你的“推荐费”,因此阿里要赚更多钱,当然是入驻的商家越多越好,而不是货卖得越多越好。平台上的商家尽可能小、尽可能多,才能让阿里的钱赚得越多。同时,阿里掌握平台推荐权,本能地不让任何一家网店做大,导致品牌度集中后使其收入大幅度下降。阿里确实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会让所有依托其平台的商家品牌难以做大做强难,阿里确实在服务中小企业,却是让在它平台上的实体企业一直保持在中小状态,你很难看到有什么大品牌从淘宝上长出来。

所以,我们看到,商家入驻“淘宝+天猫”平台之后,不得不在相互之间开展两重竞争:自身产品服务、平台排名。事实上后者竞争更加惨烈——如果你不能排名靠前,即使你产品做得再好也很难获得较好的销量。这个竞争最终导致平台上售卖的产品价格最低、质量也保持在最低水平,因为商家要必须腾挪出越来越高的费用争取平台更好的排名(甚至台下私自贿赂小二来获得)。因此,虚假标价和刷单盛行、仿货假货泛滥,不仅是必然现象,也是挥之难去的平台痼疾。尽管阿里屡屡高调声明要打击杜绝,但实质上屡禁不绝,而面对工商总局做出阿里平台与假货存在共谋关系的的认定和批评,阿里却矢口否认、强硬反击、抗命不从。

马云一再强调自己对钱不感兴趣,根本不谈赚钱问题的原因绝对不是真对钱没兴趣,也不是因为钱多了而矫情,而是阿里的赚钱模式经不起仔细推敲;更重要的是,阿里模式被京东的线下仓储物流、腾讯的社交关系打造的新电商挑战颠覆的前景越来越明确……因此,阿里投入1000亿的“达摩院”是阿里战略转型的一场重注,也是在和时间赛跑,找到新方向。

在天空中画了一个圈之后,马云还得为阿里眼前的业绩增长奔波。云栖大会之后的俄罗斯之旅,看似高大上的数字经济布道,实则是亲自推广阿里的国际版淘宝“速卖通”,为二十天后揭幕的“双十一”预热。双十一,源自8年前淘宝商城运营人员灵机一动的促销创意,如今已成为全民剁手的网购狂欢节,去年“双十一”阿里平台网购成交额达1207亿元,今年1500亿指标虽说使尽各种手段完成达标应无问题,但海外市场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增长动力,俄罗斯正好是成功的标杆,“速卖通”份额目前已在俄罗斯电商市场占据半壁江山。

微信图片_20171026195843

“双十一”,虽然马云誓言要举办一百年,但时至今日,已然成为每个入驻阿里平台的千万商家躲不过的“劫”:商家每年不仅为阿里强制的“二选一”头疼烦恼,而且还要围绕平台“低质低价跑量”指挥棒疲于奔命——如果你不想参与杀价式竞争,来年很有可能失去在平台生存的资格。4.48亿网购用户虽然忍不住剁手淘宝,戏谑的叫“马云爸爸”,仍然希望能拥有更丰富更新更好的选择,获得真正的消费保障,而不是受困受制。

谁来解脱消费者,解脱马云,解脱这一切呢?

马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