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为何叫好不叫座?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银翼杀手2049》为何叫好不叫座?

2D转3D,是为票房不佳寻找的保底特效药?

来源 | 娱乐独角兽

由华纳兄弟影业和索尼哥伦比亚影业联合发行的经典科幻续作《银翼杀手2049》昨日(10月27日)起正式在中国内地上映,首日排片21.1%,不及同日上映的由吴彦祖主演的另一部好莱坞灾难片《全球风暴》的33.1%,预计首日综合票房在2000万上下。     

影片是1982年《银翼杀手》的续作,由大师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该片在科幻电影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其故事核心和电影美学风格也直接影响了后续诸多科幻作品,尽管褒贬不一,但在影迷心中仍旧被奉为影史科幻电影的第一名。 

《银翼杀手2049》由《降临》、《囚徒》的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摄影师是好莱坞的“无冕之王”罗杰·迪金斯,配乐之一请到了汉斯·季默,这样的阵容虽不能说超越本就完美和伟大的前作,但在时隔35年后,还能将其续作完整且非常惊喜地打磨出来,也实属难得。

微信图片_20171030133114

影片10月6日在北美率先上映,媒体和观众评分非常理想,烂番茄88%,MTC81分,IMDB8.5分,这和前作的评分近乎相同,不过这个成绩却没能转化为票房,北美上映20天,票房仅7673.8万美元,在海外其他地区目前也只有1.2亿美元票房,对成本1.5亿美元的本片来说,全球至少要在5亿美元才能回本。

尽管中国内地今天刚刚上映,不过根据首日的票房表现,影片将会和上半年《攻壳机动队》的最终走势大致相同,因此在拥有较高口碑下的本片,却没能获得预期中理想的市场表现,好莱坞片商们对重启陈旧IP的制作意图和思路,也许会由此被贴上“高风险”的标签。 

导演的文艺属性令影片风格并非市场主流 

《银翼杀手》的导演是雷德利·斯科特,在好莱坞是少有的能够驾驭多种类型且都有较高品质保证的导演之一,科幻片《异形》、《银翼杀手》、《火星救援》等,史诗片《角斗士》、《天国王朝》等,战争片《黑鹰坠落》,剧情片《末路狂花》、《谎言之躯》等,是标准的好莱坞创作体制里诞生出的导演,即有着清晰准确地商业判断和工业模式化的制造,若是要延续《银翼杀手》系列,要想推陈出新,再找如雷德利·斯科特一般的好莱坞系导演,注定很难胜任。

丹尼斯·维伦纽瓦是加拿大导演,最早以执导外语片出身,令他声名鹊起的作品《焦土之城》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从而打开了好莱坞之门。之后进入好莱坞执导的第一部作品《囚徒》大受好评,罗杰·迪金斯的摄影和维伦纽瓦在这部影片里挥洒自如地叙事技巧完美契合,尽管片长近乎160分钟,但却始终引人入胜。紧接着的《宿敌》虽然有些过于作者化,但强烈的悬疑气氛营造同样赢得了不少的赞誉,而这两部影片也让他在好莱坞逐渐站稳脚跟。

微信图片_20171030133125

有别于如雷德利·斯科特一样的好莱坞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这种“外来系”导演完全是靠作品才能闯入长久被美国人“占领”的电影殿堂,而往往是这种类似于不同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外国导演,能用专属于自己的风格和语法诠释出电影之美,对于华人导演,李安如此、吴宇森如此、张艺谋也是如此。

真正让维伦纽瓦在好莱坞被重视的作品应该是《边境风云》,在这部影片中他用独到对节奏地掌控、悬疑感的铺陈和营造,加上与罗杰·迪金斯擅用的低光镜头匹配的凛冽叙事,让维伦纽瓦的作者性和商业性在影片中融合在了一起。

今年1月在中国内地上映的《降临》也是其作品,凭借这部电影维伦纽瓦也成功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缓慢地叙事一直是他电影里特点,在《银翼杀手2049》里依旧如此,原本前作《银翼杀手》就有些过于缓慢,甚至被诟病叙事拖沓无聊,而在这部影片中维伦纽瓦的特点延续了前作的慢和平。 

这其实对观众是有一定的考验的,像上文提到的《攻壳机动队》,上映时评价不高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叙事缓慢拖沓。对去影院为享受两个小时纯娱乐或为放松的普通观众,这样慢节奏且对故事本身没有非常强核心叙事性的影片,就是一个挑战。 

《银翼杀手2049》的片长为163分钟,在院线影片中算时间很长的,而在叙事缓慢的前提下片长还将近三小时,普通观众是鲜有耐心的,尽管在网络上评价非常好,但大多来自于影迷或是《银翼杀手》的粉丝,而看完豆瓣的评分也会显而易见地出现评价两极。

微信图片_20171030133136

维伦纽瓦是拍文艺片出身的导演,在进入好莱坞商业领域后,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商业大制作,他在前几部作用里的过人之处和鲜明特征却成为《银翼杀手2049》票房不佳的原因之一,对比《降临》全球2.03亿美元,《边境杀手》全球8487万美元的票房,就可见文艺属性过重且带着个人作者化的导演,在面对商业市场挑战时,会出现的这种分裂式结局。 

2D转3D,是为票房不佳寻找的保底特效药? 

相信在《银翼杀手2049》上映之前,许多中国观众都被影片“中国特供3D”的消息激怒过,在上映前该片海外的发行方索尼哥伦比亚公司还在微博公开表示“影片3D并非中国特供”,以此来消除观众的疑惑。 

在微博上也有诸多网友纷纷发声希望影院都排2D场次,保证最佳的观影效果,之后便有多家影院公布了影片上映后的2D排片,以此来换取大众的关注和观众的支持。 

观众此次对影片2D版本的渴求,原因是来自该片摄影师罗杰·迪金斯的亲自推荐,他称观看本片最佳的方式就是普通2D,而不是3D,也不是IMAX。在言论扩散后,在被长久“中国特供3D”欺骗下的中国观众就有了理由和信心向院线方索取2D排片。

微信图片_20171030133148

此次事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去年暑期,“中国特供3D”的《谍影重重5》,在影片上映伊始全国基本都是3D排片,但原本为2D制式的影片以及保罗·格林格拉斯代表性的手持镜头根本不适合3D观看,令网友大为愤怒,在一些微博大V的带动下,网友也纷纷声援影片的2D排片,最终在观众的支持下全国陆续加开了2D场次。 

目前的好莱坞影片大多会用3D、IMAX3D、2D这样的格式上映,而在除中国内地之外全球的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确是能够同时有这三个版本上映的,但在中国内地,3D影片几乎看不到2D排片,无外乎是3D的票价略高于2D,而据索尼哥伦比亚官微声称这并不是中国特供,属于全球范围共有的制式,也就说明发行方在对影片做全球发行时,就加开了3D版本。

在近些年的中国市场,除好莱坞大片惯用的3D格式外,许多国产片也纷纷加入“转制3D”的阵营,因为票价高于2D版本,许多制片公司都会选用3D发行影片。但在目前中国影院3D设备建设还并没有完全达标的情况下,导致这种临时转制3D的影片所呈现效果非常差,尤其是警匪片、喜剧片等完全没有必要用3D制式的影片,“暗、看不清”是观众唯一的感受。 

在这样的状态下,中国观众也就不得不接受去影院观看本来是2D格式的3D影片,由于没有渠道申诉这种“霸王条款”,观众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因而对许多好莱坞2D影片来说,在中国就会选择用观众“不得不接受”的3D格式放映,且对大多数中国观众来说,无法获知影片在北美的原始放映版本,所以就达到了赚取高于2D价格的3D票房。 

《银翼杀手2049》之所以能够如此,也许是发行方对影片票房前景的不够乐观,像上文所陈述的观点以及维伦纽瓦过去几部影片的全球票房并不高,导致发行方对影片的全球发行也没有足够的信心,从而会选择3D格式提高票价,能从中多赚取一些收益。

而影片目前的全球票房证实了发行方的担忧,不过3D也没能挽救影片糟糕的市场表现,在过去较容易“蒙混过关”的中国市场,此次也在观众的声讨中加上了2D排片,发行方的算盘也许是打错了。 

无论是在好莱坞还是中国,让观众看到一部影片本应该有的原始样貌和版本是观众应得的基本权利,不管是哪一方为赚取利益从中更改电影的格式或版本,都是对影片的不尊重、观众的不负责任。中国观众此次能够第一时间争取2D排片,是中国市场对外界的一个信号,中国观众不再是能够被轻易欺骗的初级观众了。

《银翼杀手2049》从影片质量上讲无可厚非,是能够和35年前的《银翼杀手》相媲美的续作,但因为导演个人风格的强烈和影片受众的限制,导致影片并没能获得理想的票房收益,且在中国被“特供3D”风波侵袭后,舆论评价受到影响。

好莱坞片商如何在保证商业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加入像维伦纽瓦这样与“旧好莱坞”格格不入的标新立异在影片中,是之后要考虑的面对的。 

好莱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