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大战”七周年 周鸿祎反思当年:谁是赢家?
周鸿祎 周鸿祎

“3Q大战”七周年 周鸿祎反思当年:谁是赢家?

在3Q大战七周年这一天,周鸿祎宣布将在A股借壳上市。

靴子落地。

今日(11月3日)凌晨,私有化退市已久的360拟借壳江南嘉捷上市。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360董事长周鸿祎,基于《标的股权资产评估报告》所确定的标的资产的评估价值,为504亿元。

自从360在2016年7月宣布完成私有化交易,从美国纽交所摘牌之后,360回归A股方案,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现在,终见曙光。在深夜,周鸿祎发了微信,感谢自己仍在奋斗的团队。

而对于周鸿祎来说,七年前的那一天同样是个不眠之夜2010年11月3日,“3Q大战”全面白热化。

犹记得那一天,全国的QQ用户都收到了这样的弹窗信息:

腾讯QQ和360安全卫士互不兼容。腾讯作出了“最艰难的决定”——要求用户在360安全卫士与QQ之间必须作出选择,要么留360安全卫士,要么留QQ。史无前例的“二选一”,一时间,业界一片沸腾。尽管,之后,在工信部的调停下,3Q大战宣告结束,但是,这对腾讯和360两家公司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这成为了腾讯“封闭”和“开放”的分水岭。经过了一番从上至下的反思后,次年6月,腾讯举办“开放大会”,承诺提供开放平台,和开发者一起共享市场。从2012年开始,马化腾每年都会在开放平台上,给合作伙伴写一封信。

而3Q大战的第二年,360携高涨的人气赴美上市,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也为360接下来的扩张打下基础。

在周鸿祎的心目中,这始终是360曾经面对的一个巨大的节点。当面对国内科技公司在海外价值被严重低估时,360也顺应了当时的退市潮,决定回归A股。周鸿祎在自己的微博里曾回顾360那些特别的日子,“公司创业初期、3Q大战、美国上市、美国退市”,同时并列其中。

因此,选择在3Q大战七周年的这一天,曝光360回归A股方案,周鸿祎也许别有深意。这场角力,对两家公司,对整个国内的互联网竞争,都影响深远。细看老周对这件事情的反思,对现今业内的每一家公司,也都是颇具意义。

正如周鸿祎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一书中所言:“虽然互联网创业者可能永远不会遇到像萨利机长一样的极端状况,但是我依然感觉它们冥冥之中有某种共通之处。那共通之处就是——人们如何在没有前车之鉴的判例中进行决策,又如何在泰山压顶般的压力之下做出最优的判断。对于创业者来说,每一天都是压力测试。”

“……绝无仅有的‘3Q’大战波及了数亿网民,‘二选一’的决策让互联网开放的精神第一次受到了考问,也让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反思。而在这次危机当中,我也最鲜明地感受到了那种绝处逢生的境地。”

以下节选自磨铁图书的新书《颠覆者:周鸿祎自传》,创业家&i黑马获授权首发。

“3Q”大战对于 360和腾讯来说,都是一场难忘的商业大战。这里面充满了厮杀与愤怒,充满了冲动和决绝,而结束之后,硝烟逐渐散去,一切的反思和纠正才慢慢地开始。

深层次的反思让企业开始发生变化,而一切的后果也慢慢地显现出来。

我喜欢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反脆弱》里面的描述和理论。塔勒布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能够掌握反脆弱的机制,那么我们就具备了从随机、波动和无序中获益的能力,在外部环境不断地变化、冲击中,使得我们自身变得更加强大。

他说,正如人体骨骼在负重和压力下反而会越发强壮,谣言和暴动在遏制和镇压下反而愈演愈烈一样,我们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事物也会从压力、混乱、波动和动荡中受益。

塔勒布在《反脆弱》一书中所定义的“反脆弱性”,是那些不仅能从混乱和波动中受益,而且需要这种混乱和波动才能维持生存和实现繁荣的事物的特性。

事实证明,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之后,就是史无前例的反思。这种反思最终对中国互联网的生态环境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3Q”大战也许就是一个企业从混乱和波动中受益的经典案例。

当然,腾讯从来不“脆弱”,但是“3Q”大战对于两家企业都是某种历史的节点,经历过当时的风波和巨浪,这种考验不可能不留下某种痕迹。时过境迁,现在冷静客观地看一下,当时两家公司的激烈碰撞都是出于本能,也都不成熟。360这边没有深思熟虑,腾讯也没有深思熟虑。但是今天,进行反思过后的腾讯,已经变得前所未有地强大。

以前,确实每一个做客户端软件的企业都害怕腾讯。我曾经和李学凌在广东讨论,大家都心知肚明腾讯对每一个做客户端的企业造成的潜在威胁,每个人都觉得腾讯是一把剑。当时腾讯并没有做生态的概念,做的是一个一个的产品,它是鲨鱼,别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小鱼。鲨鱼总是要吃小鱼,直到赶尽杀绝。

经过了这场风波,腾讯展开了反思,邀请专家做了很多次“诊断腾讯”的研讨会。可以看出,腾讯是真心希望结束大鱼吃小鱼的状态,为未来的企业制定下更加开放的战略。“诊断腾讯”最早从 2011年 2月底开始举办,共有 10场,历时一个多月。

专家在“诊断腾讯”的会上各抒己见,正望咨询总裁兼首席分析师吕伯望说,腾讯应从“开放平台”和“输出文化”两方面解决问题。任何应用、服务不是非要自己单独做,可以和别人联手,兼并、收购也是一种办法。“腾讯不应该扼杀创新,而是要鼓励创新,培育那些有创新思想却没有资金和资源的人。”

说实话,这是我最敬佩腾讯的地方,它并非只是形而上地做样子、摆架子,而是抱着一个真正优秀的民营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心态,去学习、去调整、去做真正的改变。

腾讯变得更加开放,它变成了一个平台,变成了容纳众多小鱼的海洋,也变成了一个更加强大、更令人尊重的企业。今天,它的规模早已让人望尘莫及,而 360很多产品的入口也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从“3Q”大战开始,腾讯开始反思过去的商业模式,逐渐由自建网络帝国的模式,过渡为通过收购、投资和兼并方式构建以腾讯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圈这一商业模式。

马化腾曾经这样评论“3Q”大战:“我把‘3Q’大战视为一次积极事件,它让我们很多潜在的问题提前暴露出来,这就像地震,通过不断挤压让危机爆发出来。”

此后,阿里、新浪等众多中国互联网公司纷纷宣布实施开放平台策略,中国互联网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大踏步地进入开放时代,2011年因而被誉为中国互联网的“开放元年”。

灾难往往意味着重生。马化腾曾经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如果没有对手的发难我们可能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不会有这么多的反思。未来某一天,当我们走上一个新高度的时候,我们要感谢今天的对手给予我们的磨砺。”

对于 360来说,这一战我们受伤很重。虽然在舆论上我们暂时赢得了民意,也一度通过战役让更多的用户知道了 360。但是,我们被迫迎战,涉险过关,其实只是让 360幸存下来。我们毫无疑问给外界留下了“刺头青”和“非常好战”的印象,这对公司的品牌形象肯定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事后,我们在公关上遭遇了系统性抹黑,在其他关系方面也遭遇了一些压力。

而我也成了知名的“红衣大炮”,成为一个知名的“斗士”。到今天,我也已经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做法。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会像以往那样在公关方面“肆意妄为”了,我希望给 360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

其实看了《反脆弱》后,我更加感同身受。外来刺激可以激发强大的自愈能力。一件坏事可以慢慢地转化为激发整个互联网生态健康发展的好事,而一件短期看起来的好事也可能不知不觉地影响着未来。到今天,腾讯是我可望而不可即以及非常尊敬的一个对手。而 360还要在安全领域继续做大做强,同时在新的领域不断尝试。

“3Q”大战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场战役,那种出生入死的感受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尽管作为创业者,我出道算早的,经历的江湖风雨也算多的,但是正如《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茨所说的那样,我所感觉到的,即使企业在每天长大,那种创业的艰难感,或者企业起死回生感总是挥之不去。

本·霍洛维茨在接受《财富》杂志的采访时说:“创业就像是搏击,不仅是因为要不停地痛击你的对手。创业艰辛而孤独,需要持续不断地集中注意力。无论你做得多好,你都必须时刻准备又一次出拳打击。在搏击中,你被打了,感到痛苦不堪,然后你坐在场边,等肾上腺素消失以后,你才真切感受到那疼痛,然后,你要再去打下一回合。”

我的感受正是如此。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