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对话刘强东:为什么我会对刘强东“心仪已久”?
朱丹 朱丹

周鸿祎对话刘强东:为什么我会对刘强东“心仪已久”?

“我俩的创业经历比较相似,都是从没有任何基础之上,一步步趟着河过来的。”刘强东说。

创业家 1120日消息,周鸿祎自传《颠覆者》新书发布会在京东集团召开。在发布会上,周鸿祎与刘强东进行了圆桌对话。

以下为对话内容,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刘强东:我们探讨从“超级熊孩子”到“互联网英雄”,我们都不是因为有显贵的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而成就了今天。我是群众演员说的“寒门难再出贵子”,教育是我们走到今天非常关键的因素,教育包括原生家庭的教育、学校教育、人格教育、知识教育等等。

周鸿祎:现在很多人说“寒门不再出贵子”,我不太认同。因为“出身不能选择,但道路可以选择”。前段时间炒作“凤凰男”的概念好像给他们贴了一个标签。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有些人家庭比较贫寒,使得他在设计目标的时候,少了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多了太现实的想法,目标设定得过于物质化。

如果一个人年轻时目标就是赚钱,我觉得这个目标很难支持他走远。很多人错不在于出身贫寒,而是在出身贫寒后变成把挣钱作为唯一目标。

后来我在想教育体系对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坦率地说,我今天仍很迷惑。我们下一代他们应该受什么样的教育?如果教育我的小孩,从我的经历中我总结为三点:

第一,永远保持好奇心因为有好奇心才会有探索,不会考虑说这个事情赚钱就干不赚钱就不干。

第二,自我学习的能力我在中学学物理或者大学学计算机,都是因为我有强烈的兴趣爱好而不是为了考试。要培养小孩子能真正驱动的东西,而不是被家长驱动学习。

第三,培养大量阅读的习惯我有个能力读书特别快,这得益于我青少年时读书,这对我很有帮助。

刘强东: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小时候我们的老师就是村民就是邻居,我们是全村学历最高的,小学六年级毕业。

我认为阶层固化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信息不通畅,我们各种宣传教育,是无知者无畏。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状况,认为自己生活在广阔的农村天地大有可为、农村好、我们生活得非常非常幸福。

我记得小时候和全村村民经常坐在树底下,每个人衣衫褴褛、两眼饿的深陷,激烈地探讨我们怎么打到美国去,把美国人民从帝国主义下解放出来。

当时我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后来一步步,走到一座山就把山掀掉了,以为掀翻一座山就能获得一片广阔的天空,但掀翻之后又来一座。几十年来我觉得一座座山压迫着我,让我没有自由感。

我们要承认社会权威要大于个人权威,组织权威大于个人权威。这让你的生活得不酣暢淋漓,没有自由感。现在孩子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如何上一所好学校、如何在北京买房子、如何拥有一辆车……。信息通畅之后,让很多孩子失去了梦想、愿望变得很现实。

我很少站出来讲话,现在想想应该讲。为什么有这样的动力和心思?看了鸿祎的《颠覆者》动了一些心思,我在想能不能通过个人能力和成长经历给年轻人带来一些希望,不是看到眼前的一座山就觉得难以翻越,还是要有一点“无知者无畏”的冲动,不光看到眼前的现实,要想得长远一点。

因为人如果失去了梦想,一辈子真的和行尸走肉一样。

周鸿祎:本来我觉得我创业已经够惨了,听了刘强东的故事便不觉得了。很多人老是说创业创业,和我与刘强东比就是光说不干。你一定要设定目标,然后Just do it。就去做,看到什么困难就消灭什么,慢慢积累。

刘强东:周鸿祎上研究生时做杀毒卡、硬件卡,我进大学第一天就开始打工,因为家里特别穷,全村凑了500元来了北京,我知道家里不可能再给我钱了,如果再要钱我只能退学。大学开始就跟给人做家庭教师、去各大高校刷黑板报、贴小广告……

1993年,我第一次在中关村发现电脑,对电脑产生好奇。1994年,写程序特别特别赚钱,因为北京一夜之间数据库检索、各种管理系统,MIS系统、Foxbase很热门,我一个晚上写程序拿5万元,这个钱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

农民的孩子没想过创业开公司,大学毕业后,我想着民以食为天,想开餐厅、开最好的餐厅,后来还是经营不善。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主持人:年轻人是直接创业好和先去大公司工作再创业好?

刘强东:创业和工作是人一辈子内心世界最重要的。如果你不能调整自己的内心世界,你就是个非常非常平凡的人。以混日子的心态无论去大公司工作还是创业注定都会失败。

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态度,这没有对错好坏之分、也没有贫富贵贱之分,主要看你的内心世界想要什么。如果你内心强烈渴望成功创业,那就没有必要装着去大的公司学习之后再出来创业。Facebook扎克伯格没去别的公司工作过,直接创业就成功了。

周鸿祎:中国的商业环境过于复杂了,美国有很多年轻人确实一出来就创业,但这是宣传层面看到的表面现象。它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每个创业者都需要有个团队(一定要有个合伙人),而不是一个人打天下;

第二,美国有很成熟的职业经理人,一个公司成立后在某个时间都可以通过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来帮他解决问题。

中国创业者早期日子一般都过得比较苦,职业经理人也看不上小公司。所以,刚开始中国的创业者比美国的创业者压力大,更不用说还有几个巨头在那儿压着。美国有些创业公司可以像豆瓣一样做慢公司、慢工做细活。在中国一旦发现巨头也疯狂地砸钱、疯狂地挖人,这时对创业者来说挑战就很大。

刘强东: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大学生在上学时发现了全新的商业模式,小范围内悄悄地验证,解决了某个行业的痛点或用户痛点,这时候你就可以创业。如果大学生在没有任何管理和工作经验情况下,想在已有的商业模式层面和巨头比拼,成功概率会稍微少一点。因此,还要具体看你所从事的行业。

周鸿祎:在校大学生如果真的要创业,就要放平常心。我认为失败概率非常大,成败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锻炼,给自己积累经验。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情况下有两种人:一、比如刘强东是能从0到1的人;二、能从1到10,或者从10到N的人。这两种人都非常重要。

主持人:一个人在一次机遇面前把握住了是幸运,每次都把握住机遇的直觉,对于普通人而言可以后天培养吗?

刘强东:我骨子里有一种不认命的东西,今日资本徐新老说我有“杀手气质”,媒体老把我形容成“价格屠夫”,都变得快和老周一样了。

创业走到今天,移走一座座山,但依然还有山。我生下来就是平庸者,就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所有人把我忽略,但我不想认命,和别人竞争时我打不败他,我不认命。这是我的性格。

所谓的杀手的直觉是你发自内心永无枯竭,源源不断的梦想、追求,一种想要自己的生活状态。因为我自己很清楚,什么样的状态是最让我高兴的。

周鸿祎:创业者在关键的时候都有一种直觉,我认为这表面看是直觉,但实际是一种判断力,这种判断力来源于经验和经历。《异类》这本书里提到1万小时,后来有两本书对其做了不同的诠释,《精进学习》和《一万小时定律》。所谓的高手在决断时的决策最后都不是拿天赋来解释,因为一旦拿天赋来解释就变成天才论了,变成了玄学。只有经过日积月累的训练在大脑里形成回路,这种回路比一般人的传输速度要快很多倍。

公司做大了更不可能靠拍脑袋做决定,更主要的还是靠一种积累。这种积累会在关键的时候通过大脑回路的方式在你脑子中出现了一个想法。

有一个“馒头理论”——吃了第一个馒头,没饱;吃了第二个馒头,还没有饱;吃了第三个馒头,饱了。由此下结论,只要吃第三个馒头就可以了。其实,没有第一、第二两个馒头的基础,哪有第三个馒头的效果?

主持人:你们如何评价彼此的风格?

周鸿祎:刘强东外表看来比我温文尔雅,但内心比我还要豪迈奔放,不仅自己不认命还要带着京东的兄弟改变命运,更有尊严地活着。这句话我听着都热血沸腾。他颠覆了自己的阶层,每个不满足于现状的创业者一定是颠覆者。

360容易和别人发生冲突,京东也是,这是小公司在成长过程中必然的经历。京东也在行业里做颠覆,原来电商是一种模式,京东换了一种模式出来。原来的电商走的比较轻的模式,京东在物流、仓储,用户体验上下足功夫。京东能在电商市场异军突起,如果京东仅仅模仿淘宝,我认为京东不可能走到今天。

无论从商业和个人,京东都是一个颠覆者。只是企业家有不同的风格,比如他表现的比我更内敛,不一定天天到外面和人撕,但骨子里的东西都是没有变的。

刘强东:我俩的创业经历比较相似,都是从没有任何基础之上,一步步趟着河过来的。

中国的经济比较发达,但中国互联网行业里很难看到清晰的规则,仍是一个野蛮的丛林社会。近几年,中国互联网行业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流量越来越集中,以前还有无数互联网公司同时竞争,现在巨头越来越集中。

在这个过程中,你不可避免地会跟人发生冲突。其实我们不想跟任何人战斗,但当别人卡着你的脖子垂死的时候总得挣扎,可能会说一句话,表达你的某种不满。媒体就说你是挑战者,加各种各样的词在上面,我们也是被迫的。

京东误打误撞做创新的时候,已经血海一片。2008年我们在中国电商还排不到前10名,2013年才超越了当当、卓越走到第二名。现在我们品类不断发展,服装是最后的品类,不可避免会有一些冲突。

我相信,最多五年,中国互联网行业会真正会走到文明的社会,各种攻击一定会少很多。到那时候,大家更多思考的是,我的公司、商业模式到底为社会解决什么问题,而不是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国家和社会。

今天全球互联网行业已经逐渐走向垄断,其实这对行业来说是危险的。所以,我们企业不仅要继续战斗下去、努力下去,还要不断呼吁,推动整个行业走向文明,给真正新创业者留下机会。如果10年、20年之后,中国还是BAT这几家,360、京东,那对这个国家和社会绝对是个不幸的事情。

主持人未来京东和360的业务目标是什么?

刘强东:未来我有两个愿望。一是京东能成为受用户信赖的公司。

二是我们也希望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再造”金融、电商、保险行业。

周鸿祎:这两年我们提大安全概念,新时代大安全、网络时代的发展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一方面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让世界变得越来越方便,越来越智能。但安全问题并没有随之解决,反而随着系统越来越复杂,带来更多的漏洞。无论是人为还是技术的漏洞,让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使得很多基于线上的攻击延展到线下。

今天360已经不能孤立地做简单的信息安全和网络安全,网络安全已经把国家安全、国防安全、社会安全、基础设施安全乃至人身安全串起来。从这个高度,360回归(中国)要变成世界最大的网络公司、最大的安全公司。  

“安全”是360的品牌含义,也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本。在这个基础上,360可以成为一家用户离不开的公司。

刘强东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