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密秀:一场中年油腻男的集体性幻想
冰川思享库 冰川思享库

维密秀:一场中年油腻男的集体性幻想

只有用最性感的超模,最富贵的钻石,最豪华的秀场,才能把中年男们最压抑的内心,全然激发出来,而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时装秀。

来源 |  冰川思享库(ID:ibingchuansxk)

作者 |  连清川

今天晚上,整个世界上最性感的秀场即将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绽放,天使扇动洁白的翅膀行走在人们的中间,而且都是三点式。

为了亲眼目睹这些堕入凡尘的天使,今晚的秀场黄牛票最高价格已经炒到了30万。而此前淘宝上公开的售价是9万起步,15万一张的早已售罄。

主办方,美国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宣称,这些票全是假的,因为维密秀向来只有邀请制,并没有对外公开售票。不过即便官方的宣称是真的,也并不能说明维密秀没有真票流出。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550

“2017维密秀”的票价甚至炒到了30+万人民币

2014年,维密秀就已经开始对业外开放。英国《每日电讯报》就曾经报道说,当地主办方贴心地准备了“天堂入场券”(超级前排座位),要价10万英镑。而在历届的维密秀中,票价炒到2万美元的比比皆是。

这么看来,30万人民币的前排座位就不算是什么空前绝后的壮举了。

再说了,中国富有想象力的黄牛们从来拥有超人的智慧,官方的非卖品根本无法成为他们发财之道的天堑鸿沟。

这是个卖方市场——维密秀门票是个超级稀缺产品。那么问题来了:花30万白花花的银子去看一场bling bling的大长腿,真的值得吗?

维密秀有两个关键词吧:活色生香,富贵逼人。

前一句话是指,全世界颜值最高,身价最贵,身材最好的超模,一网打尽了,而且全是比基尼;后一句是指,全世界最贵的“梦幻胸罩“(fantasy Bra)将在这里亮相。

今天的fantasy bra据曝光将由1992年出生的巴西超模Lais Ribero演绎,造价200万美元——这不是历史上最贵的fantasy bra,2016年造价300万美元,最贵的2012年,1000万美元。

所以,总结这两个词,可以叫做“穷奢极欲”。这很人性,奢与欲,除了权,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够调动人性内在的冲动了。

因此,千万不要讲维密秀到中国来变味了。一点没变。全世界的男人都困在权贵欲三件事上。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623

▲黑天使莱斯·里贝罗 (Lais Ribeiro) 是2017年维多利亚的秘密Fantasy Bra的演绎者

维多利亚的秘密,其来源就是指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冲破性的禁忌,这是维多利亚的秘密的价值观。10万英镑购买一个天堂,嗯,这很符合品牌的价值观。

于是维密秀就成了人类的看点。在连通全球的网络上,随便哪年的维密秀视频流量动辄上亿,各国的老妈连篇累牍地投诉饭店里都全年无休地单曲循环维密秀,简直是在污染孩子们幼小纯洁的心灵。

我们当然知道20郎当岁的少男们流着鼻血也要瞪住每个维密天使们的细节是因为他们完全被荷尔蒙所指使。然而10多万甚或30万的天价现场票,恐怕只能是那些中年油腻男们的奢侈消费。

用所有美学或者高雅的谎言来搪塞这样欲望张驰的场合,那简直是在侮辱全体人民的智商。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731

令人血脉贲张的顶级肉体,当下最流行和最直击人心的音乐,美仑美奂的场景,昂贵奢华然而极尽人类欲望的内衣,尽管天然附带着工业设计的精致,但这与寻求人们灵魂净化与自我升华的美学和高雅,如何能混为一谈?

那么,如此孤注一掷地要进入到玉体横陈的维密秀现场,是怎样的一种心路历程?

每个男人,大概心里都有一幅年轻的肉体,挥之不去。

于我而言,20岁的Jessica Alba在《罪恶之城》中,装扮成牛仔模样,挥舞着鞭子,她紧实的肉体在幽暗的灯光中闪烁着黑色的金光,细碎的汗水泌在裸露的腰部,形同妖魅的身段在音乐中有节奏地摇动,无论何时都令人心旌动摇。

所以我仍然深爱着刚刚身败名裂的Kevin Spacy,当《美国丽人》中那个中年油腻的爸爸极致地幻想着与他女儿的同学在玫瑰花床中激情爱抚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不朽的演员。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751

貌似幸福的中产阶级中年Lester知道所有主流社会的禁忌,他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被点燃了的欲望,一再试图杀死自己已然脱轨的思想。这无济于事。

他被自己的欲望推着走,终于,他抛弃了曾经认同的所有生活,让自己的欲望成为了导师,走向了毁灭。

这是一部教育片,告诫所有的中年油腻男们脱轨的宿命就是终极的毁灭?

中年意味着什么?是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在公司中获得了一席之地,是经过了爱情的沧桑变幻终于安稳下来儿女双全,是父母行将老去自己开始大腹便便,是在社会中广受尊敬掌握了资源,是主流价值社会中坚世界稳定的力量。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821

中年的任务是支撑,中年的性格是稳定,中年的责任是负担。可是正因为他们是中坚,所以他们是夹心。

他们困囿在所有人的期望之中。父母的依靠妻子的轴心儿女的靠山。他们狼奔豕突在日常的琐碎和生活的重负之中,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整个世界的平衡——连负重的喘息都不敢过于笨重。

他们曾经的梦想和理想都已经不重要,他们已经过了追梦的岁月了。他们宛如爬行在一个悠长的水泥管之中:不知道光亮在哪里,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光亮。

每个人都想像张清芳唱的那样决绝:我点起心中那片熊熊火焰,燃烧一瞬间。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821

可是当他转头看见那个刚刚在学校的操场中摔了一身是泥正在沉沉睡去的儿子,或者刚刚和闺蜜煲了两个小时电话粥嘴角依然挂着八卦同学的欢乐满脸全是睡着了的胶原蛋白的女儿,他就必须把所有的火焰都扑灭成灰烬。

Lester禁不住燃烧了。老房子着火最可怕,烧了个干干净净。

可是大约多数的人都会像《廊桥遗梦》中的梅丽尔·斯特利普那样,在十字路口艰难地往前挪动:生命从来都是那么沉重的,你没有资格燃烧自己。

当你的理想,梦想和未来都变成了一坨黑暗的混沌的时候,你就得给自己找出路。可是你连出路也不敢找的时候,大约性就成了所有中年油腻男们的惟一隐秘的出口。只要不被抓包,他仍然可以伪装主流、中坚和家庭。

这是对重复的、单调的、了无生趣的、卑琐绝望的日常的反抗。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910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敢于用性来做出口:况且性也不是那么容易地安全地唾手可得。

少年时代的荷尔蒙、理想和欲望,慢慢地被中年男们压制在内心的底层。连逃避都成为了奢侈。于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慢慢地发酵成了脂肪,散发出油腻的光泽。

这个世界上有大把成功的中年男,他们有丰富的资源可以不油腻。可是这个世界上有更加大把的中年男,他们几乎惟一的选择就是油腻。

油腻不是一种选择,油腻只是一种结果。反叛或者逃避现实生活的惟一方法是性幻想,年轻的性幻想,就像Lester那样。

这是维多利亚的秘密的生财之道。

微信图片_20171121104948

一个名叫“美国内衣行业内部交流表演会”,或者“美国内衣行业中国峰会”的活动,当然不会成为广受追捧的流行。只有用最性感的超模,最富贵的钻石,最豪华的秀场,才能把中年男们最压抑的内心,全然激发出来,而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时装秀。

这是惟一一种能够让中年油腻男们集中地、光明正大地对自己的日常进行反抗和逃避,迸发出生命残存的活力的惟一一次集体性幻想。

别误会。我不是说维多利亚的秘密没有价值。在内衣行业中,没有人能够把秘而不宣的欲望,打造得如此富丽堂皇,乐而不淫。

因为它的存在,欲望之美演化成为时尚之美,而极致完美的女性身体,在公众场合中公开、自信和舒展地表演,本身就是对性的羞耻、污名和误解的公然宣战和打击,自然是现代社会的人性胜利。

微信图片_20171121105017

我去过美国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实体店。

在那里,内衣堆积如山,除了橱窗里精美绝伦的展示,它就像所有的线下廉价服装店一样,充满着快速消费的急迫。

在那里根本没有维密秀的天使气息,也没有对性欲望的正义宣示,更没有了女性身体充满自豪的展露,有着的,只是所有普通现代商业的金钱渴望。

当然,我们从来不能苛求维多利亚的秘密真的能够把商业当成艺术来实现。现代商业的根本不过就是在于调动和扩张人们的欲望,使之成为商家的利润。

我只是想告诉你,维密秀不过是现代商业的一个伎俩,它打造出一次天使的体验,不过是推动一整年的庸常交易,让欲望成为GMV(销售总额)的不断上涨的春药。

维密秀当然也是演给少年少女们看的。年轻的肉体需要美好的包装,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你要知道,破衣烂衫也遮挡不住年轻肉体的光芒)。

微信图片_20171121105038

对于那些愿意花15万,乃至30万来满足一把集体性幻想,以便逃离枯燥绝望的日常的中年油腻男们来说,这没有什么不好。

既然生活这么令人绝望,哪怕只是片刻假装自己真的在天使的翅膀中,拥有巫山神女的非凡青睐,那么当他们重返生活的时候,至少还可以拥有一丝勇气,看到绵长的水泥管中透出的隐约光亮。

不过说到底,以上的佛洛依德式的中年油腻男集体无意识心理分析,说到底最后也没有什么意义。

维密秀只是刚好一个美丽得令人不可抗拒的出口而已,没有这个,苍井空老师曾经也是差强人意的选择。

坚守理想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而且人类的原始愿望又如此强烈而不可抵御。中年人的反叛或者反抗结果向来令人绝望,就好像年轻人的反叛和反抗也多数并不能更改人类的走向。

现代社会的终极解决方案就是向欲望投降。理想只是少数人的事情。

Bon appetite,祝您好胃口。

维密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