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虐童案现场:内讧的家长、嬉皮笑脸的保安与充当人墙的特勤
PingWest品玩 PingWest品玩

红黄蓝虐童案现场:内讧的家长、嬉皮笑脸的保安与充当人墙的特勤

无处可逃

来源 | PingWest品玩

文 | Amon

11 月 23 日下午 4 点半,位于北京管庄的红黄蓝幼儿园即将放学。

与往常不一样的是,此时幼儿园门外正站着排成人墙的特勤,还有乌泱乌泱的记者和围观者,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火药味——

家长们对幼儿园很愤怒,他们的孩子在这里可能遭受过针扎、注射不明液体、裸体罚站甚至更严重的事;

家长们对记者很愤怒,他们痛恨这群为了那点新闻流量而拼命拍摄的人,痛恨那些不给照片、视频中的家长和孩子打码的人,一位家长大声怒吼着「不要照我!你照我管什么用!你该照他们啊(指幼儿园保安)!!他们!!不是父母!!」;

家长们甚至对身边的家长也很愤怒,他们互相猜忌、质疑、充满敌意,认为对方是冒充家长来挑事的好事者,「你要是起哄的,你一会儿别走!」「你无不无聊,要不要我把缴费单拿出来给你看?」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116

 

现场的特勤

01 旁观者

这些表面的互不信任里,似乎藏着他们心底的无助和悲凉。

在现场,还有一位始终嬉皮笑脸的保安,他戴着帽子,身穿绿色军大衣的保安,甚至非常配合记者们的提问。

当时的幼儿园门口,有位家长正骂骂咧咧地抱怨。

保安双手揣在大衣兜里,乐呵呵地问他,「你是看到了吗」?

那位家长愣了一下,提高声调说「我听说的!」

保安又笑了,「我当你看见了呢,以后看见事实再说话。」

当有记者问到说园长现在是否在园内,保安说「出这么大事儿能不在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记者又问这件事会不会导致封园,保安说「只有出事的班没上课,其他都正常。有 350 多个孩子呢,这么多人哪能说封就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这位保安的具体身份,也不知道他是否看过网上的视频,但面对这一切他似乎内心毫无波澜。

就在前一天晚上,网上陆续曝出关于这家幼儿园虐待孩子的传言。

这是一所已经上市的连锁幼儿园,在全国有一千多家店,而且此次出事的班级还是这所幼儿园中收费较贵的「国小班」,费用大约 5500 元一个月。

一位男性家长直言,他选择这里的原因就是离家近和收费贵。他以为,这种收费可以形成一种屏障,以为这可以成为保护孩子的一个门槛。

没想到,灾难却依然能够降临。

当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发生的时候,有人感慨说难以想象这种事居然发生在 2017 年,居然发生在上海。

现在这场发生在北京高档连锁幼儿园的事件,可能更会让自以为远离野蛮的中产们发现,这些事确确实实就在自己身边。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122

 

02 报警

「前后都有小朋友,小朋友光溜溜的。」

「叔叔呢?」

「叔叔也光溜溜的。」

这是赵女士与自己孩子之间的对话。

提到的那位「叔叔」,是在幼儿园里所谓给孩子检查身体的「叔叔医生」。

赵女士最早一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是因为孩子说自己在幼儿园被打针了,还被注射了棕色液体,但学校老师说并不清楚。

一般情况下,学校打针都会有通知。

于是,赵女士又问孩子说打针前有没有医生检查身体,孩子说有「爷爷医生」和「叔叔医生」,又比划了一下是怎么检查的。

之后就有了上面的那段对话。

因为怕自己误会孩子的表达,赵女士找来孩子爸爸,让孩子把爸爸当作「叔叔医生」,演示一下当时的操作。

从孩子的描述中,赵女士得知当时有其他小朋友被脱衣服,之后「园长妈妈」会给穿衣服。

自己的孩子就在旁边看整个过程,还曾因为拒绝脱衣服被裸体罚站,「当时只知道是罚站,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光溜溜地罚站。」

此前,赵女士还问过园方有关罚站的事,园方完全否认有这回事,说那是小孩子的幻想

据了解,国际小二班配备的都是女老师,没有男性。

当赵女士发现自己孩子身上的针孔之后询问了其他家长,大家才发现自己的孩子也有针孔,还渐渐反映出喂药片等问题。

上周末,8 名家长直接报警。

事后,有家长带孩子去民航总医院做检查,诊断结果显示孩子身上确实存在「陈旧性针尖状出血点」。

赵女士称,目前园方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并拒绝提供监控视频。

更多的家长是因为听说报案消息后,才回家仔细检查自己的孩子,然后发现也有针眼,被气得发抖。

针眼非常小,不易发现。有的孩子在屁股上、腿上,有的孩子甚至在腋下这种很难发现的位置。

这些身上有针眼、被喂药片的孩子,都是出自国际小二班。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129

 

03 现场

11 月 23 日下午,当 PingWest品玩到达红黄蓝幼儿园门口时,尽管气温很低、冬风凛冽,这里仍聚集着一些家长和媒体记者。

上文提到的绿色军大衣保安告诉记者,最早从昨天(11 月 22 日)晚上 23 点开始,就有家长到幼儿园门口聚集。

当晚,网络上开始出现的很多该幼儿园虐童相关消息。

在网络流传的聊天截图和文字资料里,有家长们反映这家幼儿园存在扎针、注射不明液体、裸体罚站、喂药片甚至猥亵等更严重的行为。

一段家长向孩子求证的视频里,家长问孩子手里的药片是什么味道,小孩子用软糯的声音慢吞吞地说,「是白色的味道。」

声音很可爱,形容味道的方式也很天真烂漫,小孩子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

小孩子令人疼惜的纯真,和白色药片背后的惊悚,两种情绪混在一起我有些不忍心听下去。视频那对需要在孩子面前控制表情的父母,或许忍得更加辛苦。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136

 

在现场,一位身穿紫色上衣的奶奶辈家长,正在身边的人闲聊。

当记者问到她家孩子的情况时,这位家长若无其事地说曾发现自己孩子身上有针眼,但是发现没什么事,就不在意了。

她回答时的表情很开朗。

来接孩子的其他家长们,似乎也不受这件事的影响。家长们从老师手中领回孩子,有说有笑,甚至还会跟那位军大衣保安打招呼说再见,保安也会亲昵地摸摸小孩子的头。

那些置身其中的家长就要激动得多。

「我想把这学校烧了!」一名男性家长说道,他家的孩子今年 3 岁,也在国际小二班,身上有一些很不起眼的针孔。

还有的家长会怒斥周围的记者,喊着「不要拍孩子」。在 PingWest 品玩加入的维权群中,家长们也在呼吁媒体不要使用露脸的照片和视频素材。

这也是 PingWest品玩这篇文章鲜有露脸图片的原因,即便有些视频资料已被传播甚广。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144

 

PingWest品玩所在的家长微信群

一位家长向记者透露,此前他就听说过这家幼儿园有打孩子的情况,但是因为事情没有闹大,就渐渐过去了。

当时,家长群里有人反映孩子鼻子和嘴出血,老师回应说那是孩子自己跌倒的。

在孩子们放学之前,一位自称是朝阳区教委工作人员的男士,把记者们从幼儿园门口引走并接受了采访。

这位教委工作人员称,目前教室内的监控视频已被警方调走,国际小二班的三位老师已暂时停职,但整个幼儿园还会继续上课,「希望媒体传递理性思维,等待公安部澄清事实」。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150

 

目前,网路上关于此次事件的部分链接已失效。

而距此处不远的朝花幼儿园正在发生着类似的事件,家长们已在幼儿园门口拉起横幅。

与红黄蓝幼儿园类似,朝花幼儿园的家长们同样发现自己孩子的手腕、臀部、甚至是头发里会有针孔。

一位接受采访的女性家长表示,为了防止孩子告诉家长,幼儿园老师甚至会告诉孩子说「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能看到你的家里,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知道」。

04 前科

据公开资料显示,红黄蓝幼儿园创立于 2001 年,目前已有 1000 多家连锁店,遍布全国。

今年 9 月,红黄蓝教育机构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总裁史燕来和董事长曹赤民,在以前的报道中都有着非常好的形象:一位是美女 CEO,一位曾公开表示「相信红黄蓝独立上市是一个更加美好更加具有挑战性的新开端,我们将继续为之奋斗,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202

 

相关报道截图

在网上搜索发现,此前红黄蓝幼儿园已存在两次严重的虐童事件。

2015 年 11 月,吉林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的家长在孩子身上发现针孔,报案后,4 名涉事教师被刑拘并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当时的公诉书显示,涉事教师曾多次使用缝纫钉等工具扎伤儿童的头部、四肢、臀部甚至是口腔内侧。

2017 年 4 月,北京大红门的红黄蓝幼儿园被曝虐待儿童。当时网上流传的视频中,老师会踢坐在椅子上的孩子、将小孩从床铺上拉起来再推倒等。根据当时资料,3 名涉事教师中有两位没有教师资质,其中最小的年仅 17 岁。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209

 

在知乎上,有匿名用户于 2017 年 11 月 8日写下答案,说自己是红黄蓝的离职员工,称红黄蓝大部分老师是中专水平或没毕业的实习生,只有一千多薪水。

PingWest 品玩搜索发现,红黄蓝在北京地区的招聘信息中幼教和英文助教工资均为 3000-5000 元。作为对比,在国际小二班,仅一名孩子的每月的学费就要5000多元。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216

 

在微博上,早有 2012 年的爆料内容就已经讲出涉事幼儿园的虐童现象:对待不听话的孩子关小黑屋,扇巴掌,以及老师不符合岗位条件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222

 

05 无处可逃

原本以为自己早就远离了蛮荒时代,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逃。

小时候有幼儿园,上学之后有豫章书院。

好不容易长大,想来北京混口饭吃,大兴的一场火灾驱逐了你。

有人熬成中产,想用钱为自己的孩子形成一道屏障。

有人坚持独身主义,庆幸自己不生孩子,用攒了一辈子的钱给 80 岁的自己买了最高端的养老院,结果发现在那里毫无行为能力的你被护士偷偷虐待,却根本无法反抗、无人看望。

你躺在养老院的床上,想起那些被猥亵却毫不知情的天真幼儿,想起那段网络并不发达每天只是看看新闻联播的岁月。

你分不清谁更悲惨,也不知道谁更幸福。

你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在美丽新世界里唆麻,不知道是该从墨菲斯手里选择红色药丸还是蓝色药丸。

你只知道自己无处可逃。

也可能下周,你就已经忘记。

06 诬告

今晨,红黄蓝教育机构官方微博发出了这样的公告: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228

虐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