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支付的“黄金时代”和野蛮生长
黑智 黑智

跨境支付的“黄金时代”和野蛮生长

跨境支付牌照的壁垒正在弱化,不同支付企业提供的支付服务模式也在分化。

全球化和“一带一路”,推动了海外购物和出海创业的热浪。而它们绕不过去的话题,就是跨境支付。

这是一片宽阔但又还在野蛮生长的领域。

跨境支付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据统计,在2014年,我国跨境收支已经接近10万亿人民币。据人民银行刚刚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7)显示,2016年跨境人民币收复金额合计达9.85万亿元,连续六年稳居中国跨境收付第二大货币,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结算的境内企业约24万家。其中,跨境电商出口贸易构成了重要的组成部分。

随着人们跨境消费的需求不断提升以及相关政策的逐步规范化,跨境支付有望迎来快速增长,伴随着应用场景的扩容以及盈利模式的多样化,预计到2020年行业容量将接近200亿元。

根据易观智库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35.3万亿元,同比增长115.9%。在今年一季度,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已达18.8万亿元,同比增长214.9%。有观点认为,今年移动支付的规模有望突破64.9万亿元。移动支付仍然在高速增长,支付宝和腾讯金融仍然是国内移动支付领域的两大霸主,但是,对于其他第三方支付公司而言,“一带一路”和国内公司出海带动的新的支付场景的扩展,让跨境支付成为了它们全新的竞争“突围”口。

但这也是个尚未规范化的领域。国际支付公司、互联网巨头、持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以及其他非持牌的支付公司,都涌入这条赛道;在行业高速发展之下,大量拥有牌照但业务规模较小,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内部控制较弱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由于违法违规操作的事件时有曝出。

但不管怎么说,跨境支付,也许正面临一个“黄金发展期”。

同时从行业格局看,跨境支付牌照的壁垒正在弱化,不同支付企业提供的支付服务模式也在分化。

跨境支付的发展新机遇

跨境支付的历史已有10年。

2007年,银联成为国内首家开展跨境支付业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2012年,世界贸易组织认定银联存在垄断行为。为了更好地发展第三方支付市场,其他第三方支付公司终于获得国家允许,进入跨境支付领域。

2013年9月,国家外管局发放了首批17张跨境支付牌照。2014年,第二批共5家跨境支付牌照发放。

进入2015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允许部分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且支付业务为互联网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展跨境业务试点,我国跨境支付逐渐走向规范。截止2015年底,获得该资格的支付平台数量为27家。2017年,拥有跨境支付资格的支付平台数量达到30家。

1111

而现在,跨境支付正面临新的发展机遇。“一带一路”等战略推动了货物和服务国际贸易市场,传统国际贸易中间交易环节的复杂性催生了跨境电商发展,在这个过程中第三方支付凭借其低费率和较快的到账时间逐步成为高频、小额跨境支付的主流模式,与卡组织、银行电汇等形成错位竞争;人民币国家化带来外管政策红利,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建立等政策的出台也为行业的快速发展创造了客观条件。另一方面,随着国内流量红利的消逝,互联网公司纷纷出海,以及共享经济的兴起,正带来小额高频跨境支付需求的上涨。

在第三方支付机构连连支付总裁朱晓松看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对于跨境支付领域的利好体现在两方面,即“走出去,请进来”。制造产业、基础设施建设、贸易投资等中国独具优势的领域将在“一带一路”战略沿线国家和地区将得到更好的出海机会。同时,中国的新兴科技行业,包括电子商务、金融服务等领域也迎来了进军海外的有效契机。

数据显示,当前跨境支付的主要应用场景集中在跨境电商、跨境旅游以及留学教育等三个领域,截至2015年这三个领域本身的市场规模分别达到了5.4万亿、1.2万亿和0.42万亿元,随着这三个领域的进一步扩容以及跨境支付向其他领域的拓展,保守估计,到2020年跨境支付行业通过收取手续费达到的市场容量将达到197.9亿元。同时行业的盈利模式也将逐步多样化,由过去的以手续费为主向手续费、供应链金融、综合一体化方案等多种盈利模式演进。

与之相对应的,是海外市场在第三方支付领域的相对空白。对国内的支付机构来说,快速拓展的机会来了。“参与国际市场支付产业竞争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经营历练,也是更大范围内市场资源的优化配置。”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说。

“走出去”和“请进来”

第三方支付的“走出去”和外资机构的“进来”正在同时发生。

今年9月,微信和法国巴黎银行合作,在法国巴黎老佛爷百货集团推出微信支付。随即,蚂蚁金服宣布与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和记共同运营为以消费者主导的电子钱包“支付宝HK”,进一步整合线上线下的支付服务。

共享打车平台和共享单车在海外的业务拓展,也将新的在线支付方式带到了海外。

2015年,PayPal选择连连支付作为其国内官方合作伙伴,为中国跨境电商卖家提供“快捷人民币提现”服务。2016年2月,Apple Pay入华,中国银联、连连支付等在内的4家机构成为其首批合作企业。今年10月,全球科技金融峰会Money20/20大会宣布,2018年,大会将会首次引入中国,在G20峰会的主办地杭州举办。

在今年Money20/20大会上,连连支付也受邀参与。在会上,朱晓松也表示,伴随着科技金融的快速发展,新场景的不断出现,未来的跨境支付模式将逐渐突破人与人、企业与企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界限。早在2013年,连连支付便开始试点跨境人民币收支业务。经过几年的经营,连连支付跨境业务已经累计为中国数十万跨境出口电商企业提供服务。今年上半年,连连支付面向亚马逊中国卖家上线了“跨境收款”平台,将人民币结汇+提现的时间缩短至“秒”级,并使成本降低30%以上。

在支付行业人士看来,目前中国支付市场已经进入到一个竞争白热化的阶段,全面引入外资,定会加速竞争和洗牌。但另一方面,外资带来的技术以及境外客户网络必然互惠双方。

同时,跨境支付也在面临牌照壁垒弱化与服务模式的分化。目前跨境支付存在两种形式,一种是具有跨境支付牌照的企业可以直接对接买卖方,另一种是具有汇兑牌照的企业通过境内外的本土第三方支付企业完成与买卖方的对接,这类企业未来有望通过向两端延伸打通产业链,牌照的壁垒作用正在逐步减弱。同时行业的服务模式也将逐步分化,服务于B2C的支付企业将逐步简化成支付通道,规模效应是这类企业的目标;服务于B2B的支付企业将提供场景深度吻合的综合支付解决方案,重点在于产品设计和客户资源获取能力。

多年以来,中国在互联网技术、金融服务等方面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领先优势,作为全球贸易最基础的服务,跨境支付更是承担了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伴随着科技金融的快速发展,新场景的不断出现,未来的跨境支付模式将逐渐突破人与人、企业与企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界限。

跨境支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