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们的商演江湖,水有多深?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范冰冰们的商演江湖,水有多深?

正在进行商演日程最后冲刺的明星和主播们,想必今年也一定能过个富足年。

来源 | 娱乐硬糖

文 | 张家欣

年末演出旺季将至,文艺工作者们又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捞金时期。

近日,网络流传一份某平台网红主播报价表,其中“快手一哥”MC天佑一次商演,包括唱三首歌加主持费用,报价为40万元,不超过2小时的线下直播报价也是40万。

微信图片_20171127135417

而在另一份未经证实的“2018年会艺人商演报价表”中,“斗鱼一姐” 陈一发、因歌曲《我们不一样》走红陌陌的大壮,成功跻身明星身价行列。陈一发的商演出场费达到了40万,超过李维嘉和吴昕,大壮则是35万,且赫然标注着“档期已满”。

岁末商演旺季,身价上涨的不只有传统的明星艺人,连新晋网红主播也分了一杯羹。硬糖君不禁想起了当年《我爱我家》中和平女士“走穴”成功和“攒穴”失败的人生经历,而今天的商演江湖,究竟水深几何?

飞入寻常百姓家

简单分类商演的主体,明星艺人自不必说,除了会唱歌跳舞的网红主播,还有相声二人转演员,甚至日本AV女优等。

频频传出的高逼格明星与偏僻小县城的“亲密接触”,让这类商演新闻经常能成为八卦群众的心头好。比如关之琳穿着露腿性感礼服到山东某县城走穴,温碧霞到重庆某浴足城表演,据称前排门票高达两千多元。最近,张卫健下乡商演,又掀起了一波“沦落至此”的议论。

微信图片_20171127135508

张涵予、范冰冰、张静初出席某楼盘开盘活动

演员歌手商演会引发逼格大讨论,而原本接地气的相声,商演反而相当“有档次”。目前郭德纲正带领德云社巡回商演,足迹遍布美国、新加坡、日本等海外国家。

前几年,日本AV女优来华商演现象备受瞩目,很大原因是知名互联网企业都邀请她们在年会亮相。凡客年会请了苍井空,凡客CEO陈年、小米老总雷军等互联网大佬与苍老师的拥抱合影照流传甚广。此外,奇虎360请了泷泽萝拉,上海骏梦游戏则请了波多野结衣。

除了公司年会,商演的受众还有举办活动的商家,以及三四线小城的群众。据某唱歌主播透露,邀请者多是房地产商、地方企业等等,演出类型一般都是拼盘演唱会或是公司年会、招商会演出。

而不同的商演需求,也对表演者有不同的咖位要求。比如高端品牌活动,就是林志玲、周杰伦等级别明星的地盘;二三线城市则由过气歌手负责;夜场酒吧多为网络歌手。但最近这种商演等级链,颇有被横空出世的主播们搅乱的迹象。

说到底,年底商演扎堆,其实是这时集中爆发的请客、联谊、答谢氛围催生的消费需求。节假日时将演出门票当做送礼佳品,既有品位又有价格,甚至已经变成了一种公关手段,由此对商演市场的推动可想而知。

“单位消费正成为演出票的一个重要推手。”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

水很深的商演江湖

既然是送礼,那么对档次和逼格就有要求,而价格是最直观的体现,“天价演出”应运而生。本山传媒四大弟子出演的年末场演出票,价格从3388元到5988元,且要加收15%服务费;郭德纲、于谦登场的德云社圣诞商演套餐,从1800元起步,1.8万、2.8万直至3.8万都有。

既然是“套餐”,就意味着并不只听相声那么简单。据悉,这类演出的主办方大多是高级酒店,明星表演只是一部分,主要目的是将住宿、餐饮等服务打包售出。

售价为5800元的德云社圣诞夜专场演出,就另含价值2473元/晚的酒店房费、一顿“自助晚宴+4小时无限量供应甜点和水果”的圣诞大餐。这类商演多设置抽奖环节,不乏电视机、iPad等高价奖品。

既然包含了这么多与演出无关的附加品,粉丝显然不是这类商演的主要受众,公司赠票、客户送票、子女带父母来“热闹热闹”,支撑起了这类商演高达九成的上座率。

如果说天价演出是市场规律的必然,那“东北走穴危险”的业内共识,则是商演乱象丛生的缩影。话说,当年和平女士“攒穴”也是折在了东北啊!

某业内人士透露,自己入行之时被老前辈警告,少接东北不靠谱的活儿,白演不给钱、被逼陪酒都是常事,迟到还可能被逼赔偿损失费。

此外,不良粉丝的出格举动,主办方、演出商加歌、赖账、退款等状况更是层出不穷。

商演演出费的支付,一般签合同后先付50%,明星抵达当天、演出之前,付25%,演出结束后再付25%。但是,如果演出主办方以效果不理想、上座率不好等借口拒付尾款,则很多时候只能不了了之。因为,很多三四线城市的商演市场存在一些灰色领域,命能保住就好了,还拿什么钱?

明星个人也必须具备一定应对商演的技能,比如能喝酒。

面对这些乱象,经纪公司的应对措施分四种。

最为简单粗暴的,就是与各地地头蛇搞好关系。一旦出现纷争,“大哥”们出马,则事半功倍。

其次就是故意抬高价格以筛选商演主办方,让不靠谱的主办方知难而退,留下诚意财力兼备的合作伙伴。不过这种方法有局限,只有大咖才能用。

无论如何都要参加的商演,却又担心安全得不到保障,那就只有聘请保镖。艺人保镖存在关系网,通常是熟人相互推荐。据说,台湾一线女艺人,比如大S、蔡依林、S.H.E等到大陆商演,4个以上的保镖是标配。

最后的杀手锏则是“因材施教”,针对商演培养专门的艺人。他们通常是一首歌走天下的老歌手,网络歌手或选秀歌手,又被称为“走穴艺人”或“山寨歌手”。别看这一群体档次不高,但中国庞大的三四线城市和小县城的商演市场,依然供不应求。

有时靠一首传唱度极高的歌曲,身价和咖位也不至于太差,比如凭《纤夫的爱》走红大江南北的尹相杰,以及《爱情买卖》的原唱慕容晓晓。

宋柯就曾表示:“公司并不突出阿朵的创作能力,她给大众的印象就是性感!大家喜欢性感,那就继续性感好了,以这样的形象,她能接到大量的演出,有时候一个月十几场呢!”

商演有风险,却是优质收入来源

商演虽有风险,但在明星的诸多业务中,却是为提高投入产出比做出了卓绝贡献。

网络媒体讽刺张卫健沦落农村商演时,就有网友反讽“你对商演一无所知”。

“沦落的出场费也够你码几年字。”而网红主播们身价引起热议,也是其大众形象与实际商业价值的错位,导致人们心理落差过大:怎么歌舞才艺不算突出的网红和主播,却突然拥有了千万身价?

微信图片_20171127135522

2013年,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审计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是为“节俭令”。

本以为通过控制豪华晚会数量,能够重调供求关系,抑制虚高的明星商演身价。但很多艺人却选择牺牲晚会出场次数,从而保住商演身价。

某晚会导演表示:“节俭令的确会对明星身价有一定影响,但是一般晚会演出都是友情价,商演才会开高价,所以影响应该不大。”

百盛年代文化公司总经理杨樾接受采访时就明确表示:“除去政府、企业掏钱的以及带有堂会性质的商业演出,纯商业演唱会70%是赔钱的。”

此外,比起监管限制颇多的大众曝光,商演自带的灰色氛围,甚至让明星在丑闻之后,商演身价不降反升。

满文军吸毒事件后,商演价格从8万元飙升到18万元;“牵手门”后,黄维德的商演身价从6万元涨到13万,甚至还有秀开价30万元请他……大众的窥私心态,导致商演市场一直存在跑偏的价值观。

节俭令降低了政府部门主办活动和卫视晚会的明星出场费,但却没有动摇商演市场至上的规律。年末,商演身价更最多可涨50%,稳定高价、投入产出比好的商业演出,完全成为了明星收入的优质来源。正在进行商演日程最后冲刺的明星和主播们,想必今年也一定能过个富足年。

影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