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线”近3天后,A站终于恢复正常!政策危机还是技术难题?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掉线”近3天后,A站终于恢复正常!政策危机还是技术难题?

A站还有可能翻身吗?

来源 | 娱乐资本论

作者 | 移星月

11月24日起,弹幕视频网站AcFun开始持续无法登录。

对于无法登录的原因,A站官方微博解释含糊,大概意思是技术问题造成的物理故障。

微信图片_20171128145247

但这个解释并没能安抚人心。

网上传言其实是因为内部原因。甚至有传闻A站已经被关停。

微信图片_20171128145258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联系了A站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正在处理,不方便接受采访。

“等我们处理完吧,相信现在应该是先解决问题,而不是接受各种采访,如果这样的话相信会被骂得更凶。”这位工作人员如此解释。

到了27日晚上11点左右,A站终于重新回复正常。

其实A站又炸了,对A站的用户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有用户就吐槽上A站“运气好才不会崩溃”,而A站的工作人员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经常以“破绽药丸(破站要完)”来自嘲经常性的崩溃。

微信图片_20171128145309

网友们之所以对这次的崩溃反应如此强烈,除持续时间太久,也和A站近年来经历的人事动荡,行政处罚,用户大规模出走等一系列危机有关。作为弹幕视频网站的鼻祖,这些危机让A站近年在商业化的道路上挫折连连,相比B站上市传闻,发展的一帆风顺,网友对A站的前途渐渐失去了信任。在知乎的AcFun相关标签下,近年来最常见问题便是:A站为什么没B站火?A站做错了什么?

A站经历过一些美好时光,它是中国弹幕文化的发源地,输出了金坷垃、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二次元”曾是A站最鲜明的标签, 这一点也能从A站的全称AcFun上看出来,A即Animation(动画),c即comic。除动画漫画外,游戏也是其主流内容。对二次元圈的人来说,A站也是一段如何都割舍不掉的回忆。那么,它还有可能崛起吗?

两年内被行政通报两回,政策风险加剧

此次A站崩溃,政策原因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导火线。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要求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原因是以上网站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因而不具备开展视听节目服务的资格,此外广电总局还表示A站的大量时政类视听节目不符合国家规定,社会评论性节目宣扬负面言论。

A站当时表示将进行整改,健全和完善对视听节目的管理规范。但随后9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再次通报了A站,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对A站做出了12万元的行政处罚,再次要求A站对内容节目做出整改。

这之后,A站超过15分钟以上的视频内容全部下架。

事实上,这不是A站第一回牵涉到行政通报和处罚。早在2015年11月底,A站就因为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及《网络文化服务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擅自从事经营性互联网文化活动等原因,被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通报并处以罚款和警告。

微信图片_20171128145324

一位视频领域资深专家表示,该《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短期内难以获得。

首先是资质问题,目前政策规定,国有机构才有可能获得该许可证。而非国有机构要想获得,可以向持有许可证的机构购买。专家表示,今日头条的视听许可证就是购买自一家叫“山西阳光传媒”的公司,而该公司就是个壳公司,除了许可证,再没有其他业务。

在许可证有限的情况下,即便有购买的对象,许可证的价格也可能被推得很高,变得异常昂贵。

而即便能够获得许可证,年审也是一个问题。“现在的许可证都是一年审核一次。”

专家称,一家公司通过购买获得的许可证,很有可能在年审之后,因为非国有的缘故,再次丧失资格。这时候,该公司就只能重新寻找资格证卖家,而考虑到年审的问题,合适的视听许可证应该是刚刚通过年审的。这种时间差,毫无疑问也限制了一些公司获得视听许可证的缘故。

“掉线”近3天后,A站终于恢复正常!政策危机还是技术难题?

而从上面的时间线可以看出,A站在3个月内,并没能成功获得所谓《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从2015年到2017年第二次通报之间,再次出现不具备许可证的问题。不怪网友们怀疑此次崩溃和该许可证相关。

6年三次更换CEO,高层频繁换血

A站的“技术故障”,事实上已让这家公司再次走进舆论焦点。在此前的报道中,A站的人事动荡,则是时常引发媒体关注的话题。

综合近年来的新闻,从2010年开始,A站出现过多次更换CEO的情况。

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元将网站卖给了现任的斗鱼CEO陈少杰。

2014年年初,陈少杰将A站卖给了杨鑫淼。

2014年,奥飞娱乐创始人兼董事长蔡东青、奥飞互动娱乐事业群CEO陈德荣成为A站大股东。

2015年8月,优酷土豆用5000万美元获得A站18%的股权;当时A站CEO为孙旻。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CEO又从孙旻换成莫然。

“大规模裁员和内斗”的传闻也从这时开始发酵。

2016年7月,A站董事长兼CEO莫然向董事会辞去全部职务,奥飞娱乐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李斌被任命为新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

2016年11月,中文在线入股A站,成为A站第二大股东。投资公告同时披露,完成入股后,A站董事会由不多于7名成员组成,且中文在线有权提名2名董事。

“掉线”近3天后,A站终于恢复正常!政策危机还是技术难题?

注:中文在线入股后A站(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

从时间线可以看出,A站的创始人已经离开了A站,入股公司从自己的需求出发,选择职业经理人团队,而每一次入股,都会导致一波人事变动。

对与A站的人事变动和资本介入的关系,专家表示这是互为因果的。

他表示,弹幕网站本身来说没有门槛,投资就是投人,创始人是一个公司的主心骨,再专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也不能完全替代这个角色。缺乏核心人物就会应对危机失灵,公司定位不准确,进而业绩进展不顺利。

事实上这也是A站多年来走错发展方向的原因。往前看,A站第一次大规模用户出走危机恰好发生在创始人Xilin出售网站之际。包括近期的一段时间,被用户不满的视频区和文章区的矛盾,也在知乎讨论的沸沸扬扬。

而从中文在线16年收购时披露的公告来看,15、16年A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5年资产总额2122万元,负债1.16亿元,营业收入363万元,净利润亏损1.13亿元。2016年1月-9月,资产总额3625万元,负债总额1.47亿元,营业收入71.37万元,净利润亏损1.46亿元。

业绩出现问题,投资人自然会试图更换管理层,而频繁更换管理层,又进一步导致业务收到影响。

专家表示,如果A站继续人事动荡,那么将来很有可能慢慢淡出用户视野。

A站还有可能翻身吗?

“掉线”近3天后,A站终于恢复正常!政策危机还是技术难题?

“每个公司都有高层人事变动,但团队不稳定对A站B站这样视频网站来说,是尤其致命的。 ”

A站B站的特征是“强用户运营”,作为视频网站它们最大优势在有社区文化和用户交互渠道。如果说爱奇艺优酷腾讯的用户,只是单纯地观看视频,那弹幕网站的用户就是依托于视频,通过弹幕来互动,来社交。“你不是去看视频的,是发弹幕的。”正如《狐妖小红娘》的导演王欣在一次访谈中所说,“B站把一种观看模式变成了娱乐模式。”

除了弹幕外,如B站每年举行的“拜年祭”以及Bilibili Micro Link等线上线下活动, 也是增强社区文化和用户互动所必不可少的。因为这些成功的用户运营活动,B站才能获得一批粘性高,忠诚度高的用户。

而要策划举办如此多的活动,“首先要有稳定的团队,才有能可有好的运营。”

不过,A站的运营到底有没有错,似乎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A站的一位企业用户,他就表示A站现在问题不是运营,而是没钱。

他表示公司最近推广了一个虚拟偶像的活动,从推广需求看来,二次元圈子太小,垂直细分的弹幕视频网站太少,目前除了B站,可供选择的就只有A站,而B站虽然用户基数大,但推荐位竞争激励,反之A站给出的支持力度就很高。对企业用户来说,这点有很强的吸引力。

在他看来,B站传闻要上市,对A站来说,反而是个利好消息。 “A站再怎么差,也只是在头部中落了下风而已。”这位企业用户表示,当B站成为头部企业后,资本自然会寻找下一个标的。

而当资本进入,目前被用户诟病的A站UP主流失问题,就可以通过大量的资金扶持得到解决。

A站和B站,就如同抖音,小咖秀和快手等短视频网站的关系,不可能完全取代彼此。“许多UP主实际上是两个A、B站都上的,两个平台同时投稿,争取这个圈子的曝光量。对我们企业来说也是,A站和B站都绕不过。”

在他看来,B站和A站的创作生态模式是一样的,只是垂直细分和体验上,b站比A站更好,但A站至今也留了大量UP主没有迁走。从这一点来说,A站基因就在那里,创作的生态圈还没倒。

而目前A、B站的用户年龄差异,对A站未来的发展来说,对年轻的UP主来说,都是是一个利好因素。在这位企业用户看来,B站年轻创作者已经占了整体用户的很大一部分,而A站的创作者相对来说年龄更高,从可容纳的年轻创作者来说,A站的空间是更大的。

“有很多优秀的内容,不可能都通过B站孵化,中国的市场很大,创作者那么多,永远是消耗不完的。如果UP主看到A站的政策好,之后再转向A站,完全有问题。”

A站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