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硅谷的另一面:挣得多,吃不饱,三万儿童正挨饿
硅谷密探 硅谷密探

繁华硅谷的另一面:挣得多,吃不饱,三万儿童正挨饿

房租一直在涨,有些家庭把所有的收入全用来填补房租了。他们根本就攒不下首付买房子;对于有房子的人来说,他们在想尽一切办法保住房子。

来源 | 硅谷密探

一说起硅谷,是不是首先想到穿着连帽衫运动鞋、手握公司干股的极客,和穿着 Patagonia 黑色小马甲、张口闭口 “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公司能成为十亿美元级别” 的投资人?

如果有人告诉你,这里有些家庭都快供不起他们的小孩吃饭了,你是不是会觉得密探在危言耸听?

湾区不少超市在一进门的地方,都有这样的食品捐赠包裹。这是 Safeway 里面的(Safeway 是美国中档连锁超市):

090733072357

这是主打天然、有机食品的超市 Mollie Stone 里用于收集捐赠食物的桶:

090732995829

这是美国最大的药品、食品零售连锁企业美国沃尔格林公司(Walgreens)门前,当地高中生呼吁大家捐款的宣传板:

090732790398

这些牌子不禁引起了密探的好奇:作为硅谷重要组成部分的圣马特奥县,是硅谷这个产生十亿级富豪的 “富豪工厂” 核心地带。在这里到底有多少连吃饭都困难的贫困儿童,以及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硅谷?

圣马特奥县 vs 全美:挣得多,吃不饱

圣马特奥县位于硅谷中部,云集了 Oracle、Facebook、Visa、Gilead Sciences 等公司,在当地人眼里是传统的高收入、学区好的传统好区。

当然,传统好区是由高收入撑起来的。2015 年数据显示,圣马特奥县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 101,272 美元,比当年全美家庭年收入中位数 56,516 美元足足高出 80%。

091055153394

图中橘色为圣马特奥县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最上边灰色栏为全美平均家庭年收入中位数。

看来圣马特奥县收入不仅远高于全美平均,而且高于以富裕著称的加州平均,可谓富中之富。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吃不饱饭的儿童呢?

在谈圣马特奥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全美平均水平:U.S. Census Bureau 2014 年数据显示,全美 7300 万 18 岁以下未成年人里,有 1300 万没有稳定食物来源,比例为 16.7%。

在圣马特奥县,有 17% 的儿童生活在食物不充足的家庭;有 36% 以上的孩子有资格申请“学校午餐减免计划”。

等等,收入是全美的几乎两倍、但食物短缺儿童却和全国平均水平不相上下,而且有多余三分之一的孩子能申请减免价格的午餐?这听起来怎么和圣马特奥县的身份这么不相符?

圣马特奥县,或者说硅谷,它到底怎么了?

钱都花哪儿去了?

Terri Boesch 是当地一家食物捐赠机构 Call Primrose 的负责人。她告诉密探,过去四年里需要他们援助食物的家庭数量一直在上涨,每月就新增二十家需要食物援助的家庭。

他们帮助的对象里有 34% 都是 18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而且这些孩子的家长很多都并不是失业人口,而是餐饮业从业人员、教师、管家、警察等。

这些工作的收入虽然不算丰厚,在美国其他地方都足够维持生活,但在物价随着科技公司的成功而不断抬高的硅谷,这个收入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既然生活成本这么高,那为什么不搬走呢?Terri 对密探说,已经有些生于硅谷、长于硅谷的人因为受不了硅谷的物价而搬到别的地方了;但还有很多人的工作就在这儿,搬到其他地方未必能找到同样的工作。

而在硅谷高昂的物价里,房租是开支里的重中之重。

被房租占掉的餐桌

“房租一直在涨,有些家庭把所有的收入全用来填补房租了。他们根本就攒不下首付买房子;对于有房子的人来说,他们在想尽一切办法保住房子。” Terri 说道,“我一直跟他们说,无论如何,先想办法把房子保住,食物总有办法解决。”

下图是圣马特奥县 2006 年到 2015 年的平均房租趋势图:

091531129321

和全美 2005 年到 2015 年的平均房租价格趋势比较一下:

091531844540

可以看出,圣马特奥的房租涨幅比全美涨幅高很多。

迅速攀高的房租挤掉了桌子上的食物。Terri 对密探说:“公立学校会给家里有困难的孩子提供午饭,联邦政府补贴公立学校。Call Primrose 也有个 ‘School Snack Program’,确保小孩能吃到零食。平时还好,夏天学校放假,有些孩子就没有足够的食物了。”

当然了,对当地居民来说,如果需要食物援助有很多种方法,比如食物援助机构 Second Harvest Food Bank、Call Primrose 等,总之就是靠好心人捐款。

儿童时期挨的饿,会影响终生

让人感到痛心的是,人如果在儿童时期挨饿、食物无法保障,造成的影响很有可能潜移默化伴随终生:

健康影响 。经常吃不饱饭的儿童更容易生病、住院。除了伤害儿童身体健康,也会给儿童家里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在 2012 年,小孩平均住院的花销就高达 11,143 美元。不论对个人还是保险公司,这笔费用都是不小的负担。

雪上加霜的是,小孩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更容易生病,父母为了照顾他们就要请假,因此影响工作表现和收入。

091718828515

学业影响。美国第三次全国健康与营养调查(NHANES III)援引美国农业部数据,发现营养不良使这些儿童在学校里更容易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社交障碍、精神低落等问题。此外,长期吃不饱饭的小孩很可能会在教室里捣乱、影响学习的进度。

“我的孩子吃得饱饭,所以这跟我无关。” 可能有些家长会这么想。其实,这些吃不饱饭、营养跟不上的小孩和每一个人都相关,包括衣食无忧、来自富裕家庭的小孩也有可能间接受到影响:那些营养不良的孩子在捣乱时,影响的是整个班级、整个课堂。当然了,或许私立学校没有这个问题。

成年后工作影响。年幼时挨过饿的儿童在成年后更有可能在工作中遇到障碍,不论是体力上、精神上、或是情绪上,与年幼时没挨过饿的人相比,这些孩子都更容易在职场中缺乏竞争力。

看来,“成年人吃不饱饭” 和 “小孩子吃不饱饭” 还不是完全一样的问题。饥饿对于小孩以后一生的影响,远远大于其对成年人的影响。

衣食住行,既然 “食” 的钱被 “住” 占据了,那么要从根本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解决在硅谷住房贵、住房难,普通工薪阶层住不起房的问题。

谁来解决这个问题?

既然解决这个问题迫在眉睫,除了依靠个人或企业捐助,当地政府难道没有动作吗?

最近一年来,圣马特奥县有计划资助建一批经济适用房,同时保证现有的一些价格还可以负担得起的公寓不疯狂涨价。今年五月,圣马特奥县批准了一项半价销售税的项目叫 Measure K,用来资助经济适用房的建立和保护。

然而,这一举措遭到了当地一些居民的反对。负责此项目的监事会主席 Don Horsley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采访中提及,他的办公室遭到不少反对经济适用房项目的人的电子邮件的“抨击”。

不少当地居民觉得建立经济适用房会提高人口密度、降低现有房屋的价值、清幽的环境也会受到影响。在有些社区,哪怕新建一栋只有三、四层楼的公寓也会引起不小的抗议。

密探一位朋友的想法可能说出了不少当地居民的心声,在斯坦福攻读博士学位的他,认为非常不希望在当地建更多的经济适用房。

科技公司:“始作俑者”和慈善主力

圣马特奥的诸多科技公司在这个问题上扮演着很有意思的角色:他们是房价、物价一路飙高的“始作俑者”,没有这些公司的成功,这片地区当然也不会这么繁荣,也就不会一路抬高价格,以至于无意间把一些人“逼走”。

但如果就简单粗暴地说这些科技公司是“罪魁祸首” 也不合理,因为他们同时也是号召大家捐款、捐物的中坚力量。

硅谷著名投资人、顶级投资公司 Greylock Partners 合伙人 Reid Hoffman 就和 Second Harvest Food Bank 合作,亲力亲为号召大家捐赠食物。

硅谷一些科技公司还联合赞助了一个活动:Stand Up for Kids,旨在为当地吃不饱饭的小孩提供足够食物。密探看了下这个活动的赞助商,发现其中的确有不少包括 Facebook、Adobe 这种的大牌科技公司:

和 Reid Hoffman 一起支持这个活动的还有 facebook 的 COO 雪莉•桑德伯格及 eBay 前 CEO、PayPal 现任主席 John Donahoe。

但问题是,就像刚才 Call Primrose 的负责人 Terri 提到的,这些都是私人捐助。这些私人捐助到底是不是长久、根本的解决之道,谁也无法保证。

在这个问题被彻底解决之前,我们个人能做的只有捐款捐物。如果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也住在湾区,不妨逢年过节向家附近的慈善机构捐些未拆封、不容易坏的食物,比如芝士通心粉、罐头水果蔬菜、罐头汤、意面等。

就在密探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出了个新闻:圣马特奥县临县的圣克拉拉县把很多无照停在路边的房车全都拖走了,事实是很多人租不起房子、没地方住,就住在房车里。

对这一举措,网友评论褒贬不一:有些人觉得房车长期停在那里有碍观瞻,早该拖走;也有人说房车是无力负担房租者的家。政府没有解决住房问题,只会把房车拖走,不地道。

但不论成年人之间怎么扯皮,“不要让小孩子们挨饿” 应该是大家都同意的共识,更何况这些领着捐赠食物的孩子们的,他们的父母有些还从事着教师、警察这样的职业,难道硅谷就真的容不下这些 “低端人口” 吗?

在硅谷的核心地段,谈这些问题对于那些科技公司来说可能有些不合时宜,可是他们依然整天喊着想要改变世界、使世界更美好。引人深思的是,如果同样的问题,发生在科技公司遍地的北京,那又会如何呢?

硅谷 房租 儿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