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为什么不开放监控视频?
秦予 秦予

幼儿园为什么不开放监控视频?

红黄蓝事件后,开放视频会走向何方?

口述 | 叶荏芊

整理 | 秦予

11月28日晚间官方发布通报称,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教师刘某某采用缝衣针扎的方式对部分儿童进行“管教”,目前已被刑事拘留。此外,涉事班级监控视频存储硬盘已有损坏,目前已恢复的113小时视频,未发现有人对儿童实施侵害

通告发布后的第一时间,创业家&i黑马采访了掌通家园创始人兼CEO叶荏芊。这家从幼儿园监控系统切入的家校互通平台,已服务近6万所幼儿园。但叶荏芊告诉创业家&i黑马,虽然服务如此庞大的幼儿园体量,但选择开放视频只有18000家,仍有70%的幼儿园没有选择开放。叶荏芊认为,只有尽可能多的幼儿园开放视频,或许才是杜绝虐童事件的良药。

以下为掌通家园创始人&CEO叶荏芊的口述,经创业家& i黑马编辑:

开放视频到底能解决那些问题?

这些年虐童事件会频频爆出,监控视频是导火索。有关部门有要求,每个幼儿园需要将监控拍下的视频储存一个月以上,以方便相关部门取证时调用。

但是,幼儿园安装了监控,为什么还是会出现虐童事件?除了行业本身的问题(幼师待遇、工作压力、从业者门槛等)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是,这些幼儿园虽然有监控,但仅限于保存在本地,而没有选择开放视频(创业家&i黑马注:叶荏芊所说的开放视频即园方允许将视频实时对外开放,家长可以通过手机等客户端观看孩子在幼儿园的直播)。

现在全国选择开放视频的幼儿园大概有将近2万家,大概只占幼儿园总数的10%。而在这些开放视频的园所里,我们基本上还没有听到说它们发生过虐童事件。

除了“没有虐童事件发生”这样一个直观结果,开放视频对幼儿园、家长、孩子还有诸多好处。

第一,选择开放视频的幼儿园,平均每个学期招生数量约增长15%。这可以算作他们的净营收。

第二,(家长对老师的)投诉量可以下降30%以上。开放视频之后,家长其实更能够看到老师的辛苦,老师和家长彼此产生了信任,老师也会更用心地对待孩子,投诉量也就会下降,园长也更省心。

如果没有开放视频,最近这几起事件(创业家&i黑马注:携程亲子园事件、红黄蓝虐童事件)可能会直接摧毁整个行业。因为大家都会把幼师当作一个恶魔,但其实这又一个很辛苦、回报率极低的工作,我们并没有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待遇,但是又对他又有极高的要求。

掌通家园提供的平台可以让家长和园所间实现同步交流、监控。我们会告诉园长开放视频的好处,由他们自己选择是否愿意开放。在普及开放视频的过程中确实会遇到困难,因为我们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园长有没有决心开放。这并不是一个成本问题,而是一个决心问题。事实上,当我们真正去和园长对接,一开始就敢选择开放的幼儿园少之又少。 

对老师来讲,刚开始接触肯定会有压力。但是在开放之后,他们才真正知道,对一个好幼师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见不得人,同时还也能得到很多家长的鼓励。

而家长其实也需要被教育,需要经过我们长期的培训他们才会知道,什么时候该争取自己的权利,什么时候该理解(老师),老师的哪些行为是正常的,哪些是不正常的。

比如孩子可能需要受到适当的挫折教育,难道你作为家长,孩子做错事你从来都不会打骂吗?我们会告诉家长,首先,愿意选择开放视频的园长,就表明了他的态度,阳光是最好的杀毒剂。

其次,他们有什么情况可以先反应给我们的客服,而不是有一点小事情就打电话给老师,因为老师上课时,肯定不会接听电话。只有做好了双方的培训,才能真正的让幼儿园(的视频)开放出来。 

有不少家长担心视频存在监控死角的问题,这种出发点可能存在问题。开放视频并不是为了监控老师,核心是要建立双方的信任,让好老师有好收益,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目前,使用我们平台的幼儿园已经有5、6万所,而选择开放视频只有18000家,还有70%没有选择开放。 

红黄蓝事件后,开放视频会走向何方?

开放视频的普及程度还是跟区域有很大关系,相对一二线城市来说,一些3-6线城市(的幼儿园)更愿意选择开放视频。像在长春、沈阳等东北区域,90%以上的幼儿园都会开放视频,但江苏、浙江、上海、北京的开放率可能只有5%-10%。

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第一,我们早期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就是从3-6线城市做起。而一个地区的某家幼儿园一旦选择开放,就会给其他没开放的幼儿园带来压力,从而让一个地区的都选择开放。举例来说,你家旁边有3所幼儿园,一家收1800元,一家收2000元,一家收2200元,只有2200元的这家有开放视频,其他方面三者没有差别,你会选择哪家呢? 

第二,3-6线城市的幼儿园本来收费就不高,幼儿园选择开放会让家长很感激:收费这么低都服务得这么好;而一二线城市幼儿园价格更贵,开放视频带给家长的预期效果就没那么好。

另外,公立幼儿园和民营幼儿园也存在较大差别。目前选择开放视频的幼儿园95%的都是民办,公立幼儿园开放视频的比较少。这主要是因为公办园的老师相对稳定,本身业务水准和收入待遇也比民办的幼儿园高很多。第二,公办园决策开放视频也不是由校长一人说了算,需要整个教育局的策略。这次这个事情出现之后,好像很多地方的教育局明确下令必须开放视频。

此次红黄蓝虐童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从明年开始,幼儿园开放视频应该会越发普及,这是一个市场化的过程。开放视频可以提升好老师的幸福感,提升家长对园所的信任,对整个幼儿教育事业有很大的帮助。

红黄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