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基金胡翔:正因为我们焦虑,教育才得以发展
火柴盒观察 火柴盒观察

黑马基金胡翔:正因为我们焦虑,教育才得以发展

火柴盒导读:马云说,怎样教育我们的孩子,会在未来一百年成为社会高频话题。

整理 ✎ 鸡米

口述 ✎ 胡翔

“我们选择早期的,身处拐点或突破创新的教育企业”,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对火柴盒这样总结自己的教育投资法则。2014年黑马基金布局教育赛道,关注早期项目,投资了凯叔讲故事、贝尔科教、微语言、成长保、鹦鹉螺等教育机构,黑马基金教育赛道回报率平均10倍 。黑马基金投教育有什么逻辑或诀窍?火柴盒带着疑问访问了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

以下为胡翔口述,火柴盒(ID:huochaihejiaoyu)整理发出。 

火柴盒:你怎么看黑马基金对于教育领域这块的布局?

胡翔:黑马基金从2014年开始关注教育领域,投了微语言、贝尔科教、疯狂老师、成长保等项目。我们的逻辑是关注各个领域的互联网化,太轻的领域已经被蚕食,其他的如制造医疗、农业领域,他们普遍的特点是高投入,投资回报期长,这些“重”赛道,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跑的都是一场比拼耐力与实力的马拉松。

而教育产业虽也相对偏重,但它处于快速互联网化的状态,那么就是可观察的状态,而在这期间,好项目的不断涌现,也使得黑马基金开始一步步加重教育领域的投入,以资本加速它们的互联网化。我们投的时候主要看两个细分领域,一种是属于刚性需求的,比如K12。另外就是语言培训,比如英语培训。然而这两个领域在2014年基金准备切入的时候,发现2C市场已经没有分得一杯羹的机会了,于是我们聚焦2B,比如15年投的微语言,他做在线外教口语平台,服务于公立院校和培训机构,这就是很典型的2B产品。

火柴盒:当时为什么觉得2C市场没有机会?

胡翔:那些企业已经做PE阶段了,黑马基金比较专注于早期。我们投的2B类项目,以传统教育所达不到的平台优势和内容多元性,赋能给培训机构这样的小B,进而加速扩张,进入学校这类的公立大B。他们主要做的就是:

第一,为B端提供互联网化工具。通过SaaS技术,为学校搭建专属教学平台,学生可以自主约课、上课,根据需求筛选符合的教师,针对化、定制化教学。包括强大的后台管理系统,在正规教学系统中,免不了教师与学生的管理机制,以往我们一直采用人力管理,现今大数据分析技术对于多领域的强渗透,我们没理由不去以一种更快捷、精准的方式去改变原有的“人力劳动”。有些产品甚至会提供品牌、学术、技术和市场全方位的支持,弥补了传统教育只重内容,不重营销的短板。

第二,提供优质师资资源。教育行业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优质师资资源的缺失,相对于市场巨大的教育行业,好的老师真的太少。现在很多机构应用的双师模式,其实就是共享思维下的师资共享,把一线的优质老师给到三四线城市去,打破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教育资源不对称的显著问题。你比如说微语言,它把国外的英语老师输送给三四线城市的教育机构,后来又输送给公立的教育机构,所以把国外的教育资源供给打开了,这样的模式是具备专业性和互联网化属性的。

上述两件事通过技术支撑以及供给侧的打开,实现现今教育的快速发展。所以这是一个方向,那些相对刚性的领域,就开始往2B方向探索。而非刚性领域,尤其是素质教育,不论2B、2C,贝尔科教做机器人教育,成长宝做孩子的思维训练,凯叔讲故事做非课堂教育,这些都属于素质领域的教育,这个领域非刚性,所以他发展滞后于刚性的市场,正因为滞后于刚性市场,所以在2014、2015年黑马基金开始投的时候,还有在2C领域的机会,同时我们倾向于看学龄前的素质教育,因为到了K12,或者大学,应试的焦虑感很强,只有学龄前尚且还没有应试压力,所以动手能力,思维能力,想象力、创造力、艺术能力等的这些应试编外教育,也变成家长们想寻求的学前教育目标。

火柴盒:那之后素质教育会倾注多大力度?

胡翔:素质教育是去年和今年比较好的市场环境,所谓市场环境包括家长的焦虑,包括二胎政策。

火柴盒:素质教育跟焦虑有关系吗?

胡翔:第一,二胎政策放开,人口加速增长,市场在扩大,家长的焦虑与日俱增,还是以前那句老话,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许多家长认为自己随着工作已经定型,但是孩子还有很长的成长空间,这时他们愿意花很大的代价,为孩子争取优质的教育。其实学区房就是很明显的焦虑代表,为什么愿意花八百万买一个破房子,而且孩子还没开始上学,这不就是焦虑的最好的体现吗?所以在上学之前,先进入学习状态,接受素质教育是很多家长的育儿模式。

第二,时代变化很快,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到AI时代,90后已经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了。马上我们又进入了AI时代,那么我们的下一代就是AI时代的原住民。世界上首个“机器人公民”索菲亚,以奥黛丽·赫本为模本开发,具备成熟的对话系统,和人类可以无障碍交流,那么我们借助这类的AI角色来练习口语,岂不是很便捷?这个时候老师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哪些不会被代替?答案就是素质教育,想象力、思维能力、艺术修养,这些感性思维,是目前机器所不能准确传达的。

所以说为什么最近投素质教育也好,投工具也好,一方面基于焦虑,另一方面AI时代真的已经到来。

火柴盒:黑马基金现在针对这个领域有哪些布局? 

胡翔:有的。贝尔科教和成长保都是steam里面的代表。贝尔过去更偏重线下,成长宝更多偏重线上,成长宝更多的是在思维力训练方面,贝尔更偏重在机器人教育、编程、动手能力、开发能力这方面。

火柴盒:之前说到的更偏向于年龄层低点的用户,那么成人教育会投吗?

胡翔:成人教育由来已久,也一直存在,这个部分的焦虑性并不是那么时代化。成人教育75%的需求是就业,这是刚需,至于其他的艺术培养,例如插花、茶艺,这类占比较小且分散的细分领域我们先不做展开。我们讲面对就业市场的,层次可以按照基层、中层、高层、CEO、老板这样的级别划分,基层的首要目标是上岗,新东方厨师就属于这个类别的成人教育企业。 其他如得到APP、MBA课程,这些项目时代性的变化并不强烈,我们比较偏重敏锐性项目,懂得随机遇优化迭代,或者在历史变革期涌现。

早期投资人,更侧重选择从零到一,具备创新性的东西,也许他突破了行业的瓶颈,跳出来了,也许在拐点期,他抓住了机遇,这样的企业时代愿意去了解,因为他具备了行业的趋势理解力和先进性。同时在这些企业的推动下,教育制度的改革进程会加快,传统观念受到的冲击强烈突显。当我们思考人类被替代怎么办的时候,教育行业怎么做教育的时候,这样的焦虑性困惑恰巧和先进产业一起推动教育行业的变革。马云之前提到未来教育说道,未来一百年,有问题的不是我们,有问题的是教育。怎样教育我们的孩子,会在未来一百年成为社会高频话题。我们相信未来,但也思考如何教育。

*本文系火柴盒原创,作者鸡米,申请转载请留言。

欢迎创业者、投资人、产业人士

关注“火柴盒”与我们发生连接

火柴盒 教育 新教育 黑马基金 胡翔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