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内讧背后:玩客币到底值多少钱?
界面 界面

迅雷内讧背后:玩客币到底值多少钱?

迅雷与旗下子公司在北京时间周二发生的一系列纷争,陷入股价飞升之后最大的一次漩涡。

来源 | 界 面(ID:wowjiemian)

作者 | 饶文怡

过去一个多月,迅雷(Nasdaq: XNET)被视为是美股市场上风头最劲的一支中概股。股价一路从4美金最高涨到了27美金。

但是,它与旗下子公司在北京时间周二发生的一系列纷争,却让这家公司陷入了股价飞升之后最大的一次漩涡之中。

11月28日午间,针对最近接到的一系列咨询,迅雷方面发布了一份公告,对旗下的一些业务归属情况进行了澄清。

公告中称,包括“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在内的四项业务,是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已正式撤销相关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这些相关的冠名品牌露出、流量入口等,目前已经在迅雷官方的页面或产品中下线。

迅雷还在公告中补充称,迅雷大数据公司是迅雷在2016年8月投资的企业;但在2016年12月,迅雷方面的占股就已经下降至28.77%,并失去董事会席位;迅雷财报从未将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业务纳入财务结果,目前也无计划将其纳入财报结果。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企业信息发现,迅雷大数据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目前的企业法定代表人为Hu Jie。

信息显示,目前迅雷大数据公司的最大股东为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比例为30%,迅雷持股排在第二。

今年6月,迅雷大数据公司的高管名单出现了一次变动。上面提到的Hu Jie取代了於菲,进入公司董事会名单。公开信息显示,后者兼有迅雷高级副总裁这一身份。

此前,包括《中国经营报》在内的媒体曾经报道称,迅雷大数据公司注册了多个和网贷相关的商标,并开发了相关的借贷平台;而“迅雷爱交易”旗下的业务更是涉及了外汇交易业务。

在最近的国内金融市场上,类似趣店这样的网贷平台正成为相关部门的重点监管对象。11月21日,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的申请被叫停;11月23日上午,央行、银监会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也随之召开。不少平台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政策高压。

未经许可的外汇交易业务更是在此前就遭到了禁止。2006年3月,中国银监会发布公告称,“未经中国银监会许可,任何外国机构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宣传、推介外汇交易业务,或通过互联网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自然人提供外汇交易服务。”

换言之,迅雷大数据公司旗下的这些业务,都有不合规之嫌。

迅雷方面出台公告,撇清和迅雷大数据公司之间的关系,也许正是出于对潜在政策风险的担忧。

而就在昨日晚间,迅雷大数据公司也对来自迅雷的表态进行了回应,言辞激烈。

迅雷大数据公司方面表示,自己的商标使用权和流量资源受协议保护;并未收到来自迅雷集团的任何违约通知,今后仍将以迅雷金融和迅雷大数据的标识开启业务。

更重要的是,迅雷大数据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前述说法的源头是迅雷公司现任CEO陈磊:“(上述说法的传播)是陈磊以其同时担任迅雷CEO之身份便利,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公司不愿在陈磊开展的玩客币违法违规活动中同流合污的单方面行为。”

迅雷大数据公司补充道,迅雷公司近期开展的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

这一说法,算是给近来在美股市场飞速上涨的迅雷砸下了当头一棒。美国时间11月27日收盘,迅雷报每股20.97美元,下跌15.82%。而截至北京时间28日晚22:15,迅雷盘前下跌20.70%,报每股16.66美元。

之所以两家公司之间的纠纷能够引发迅雷股价的大幅下挫,很大原因在于迅雷大数据公司对于迅雷玩客币业务的一番言论,后者正是迅雷能够在近期的美股市场上所向披靡的主因。

玩客币是迅雷在今年10月份推行的一个新产品,其伴随着迅雷发布的硬件设备玩客云而出现。在迅雷的官方说法中,玩客币是一种基于玩客云,依托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用户通过玩客云分享自己的闲置网络带宽,根据贡献获得云存储等功能以及玩客币。玩客币可以在迅雷生态中换取增值服务。

在迅雷的设计中,玩客币的总产量为15亿枚,其中12亿枚公开流通;自10月12日起,每日产出164万枚,每365天产出量减半。

随着有关部门关停一系列比特币交易所,以及停止ICO(首次代币发行)后,玩客币也在问世之后迅速走上了上行轨道。

“有不少炒家都把玩客币看作是比特币的替代品。”一位比特币持有者小H(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玩客币的官方宣传中,“区块链”这个特性吸引了这些炒家们的目光。

在得到了这样的“认可”后,玩客币的交易价开始疯涨。初发行时,每枚玩客币的交易价为0.1元;但第三方平台显示,在本周早些时候,玩客币的交易价一度去到了每枚8.5元左右。

不过,在迅雷大数据公司的指控出炉后,玩客币的交易价格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滑。界面新闻记者查阅多个第三方交易平台发现,截至11月29日0点,玩客币的交易价格回落到了每个7元左右。

在玩客币交易价格节节攀升的这段时间内,迅雷的股价也开始了同步的飞涨模式。10月13日,即玩客币推出的第二天,迅雷的股价仅为每股4.3美元,不过到了11月24日,迅雷的股价一度达到了每股26.5美元的最高点,涨幅超过500%。

但事实上,玩客币和比特币之间还是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别。有分析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举例称,玩客币可以被看作是由迅雷方面发行的,依赖于迅雷方面的服务,同时玩客币的体系也并不开源,这些都能够说明玩客币和比特币并不相同。

“唯一相似的地方就只能说它们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这位人士称。

不过,即便玩客币和比特币之间的关系可以以“大相径庭”来形容,有不少炒家依然看好前者的价值。他们所看到的,是玩客币背后所代表的迅雷共享CDN(内容分发网络)业务。

曾几何时,迅雷在网民心目中的印象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下载工具,但在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后,这个让迅雷发展壮大的业务模式早已难以为继。今年早些时候,和迅雷一度瑜亮的QQ旋风就宣布了停止运营的消息。

对于迅雷来说,寻找下一个业务增长点成为了这家互联网公司不得不走的下一步,而被视为下一个互联网热点的云服务就成为了它们的答案。

在分支诸多的云服务中,迅雷的切入点是CDN服务。这一服务的作用在于,使用户可就近取得所需内容,解决网络拥挤的状况,提高用户访问网站的响应速度。

除了迅雷之外,包括阿里、腾讯在内的多家网络巨头也已经入局CDN。这些巨头的优势在于,它们有足够的资源可以展开分发节点的铺设。官方数据显示,阿里云是中国体量最大的CDN服务体,全球骨干节点超1200个,带宽能力超80TB;而腾讯云的全球节点数量也达到了1000个左右。

相比之下,迅雷的骨干节点铺设能力要弱上许多。其星域CDN业务的官网显示,目前的骨干节点数量仅有超过400个。在CDN业务竞争越发激烈的当下,这个数字显然无法让迅雷脱颖而出。

为此,迅雷方面自2015年开始了利用用户空余带宽来铺设分支节点的计划。

当年,它们推出了“水晶计划”,即利用用户闲置的带宽资源和未使用的存储资源,再加上原来自有和租赁的网络,把收集之后的带宽用于自用或者销售商用,得到的收益给予用户分成返现。之后,迅雷还推出了硬件产品“赚钱宝”,进一步帮助用户分享空闲带宽。

不过,奖励力度不够是这些计划未能取得明显效果的主要原因。以最早推出的迅雷水晶为例,10000个“水晶”可以兑换1元。尽管官方计算的结果是,100Mbps的带宽下,赚钱宝跑满一个月可以赚取1500元人民币。但各种因素的影响下,用户的实际收入要远远低于这个数字。

因此,这些计划都没能吸引大批量用户的加入。公开信息显示,迅雷总共销售出了30万台赚钱宝,这并不能让它们建立起一个足够强大的CDN分发网络。

玩客币和玩客云的出现,可以被视作是迅雷对这项业务的一次重大改进。

在玩客云的推动下,用户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内,一天可以获得过百个玩客币。随着入局玩家的逐渐增加,出币的数量不断下降,但即便如此,现在玩家一天还是能获得超过10个玩客币。小H透露,一些“大玩家”的手上已经有了100万个玩客币。

这意味着这些玩家已经能够从玩客云上获得足够丰厚的收入,起码远超“赚钱宝时代”。

从迅雷的角度来看,新业务的表现也足已让它们欣喜。迅雷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到2080万美元,这个数字已经和迅雷主要的会员收入并驾齐驱。

不过,玩客币的疯狂一面也开始显现,比如玩客云硬件的价格也被炒高。在淘宝,玩客云的众筹预售价格是279元;但在不久前,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同样的一台设备最高售价被炒到了超过3000元。

有鉴于此,迅雷方面也在刻意打压着外来炒家们的热情。在上周接受腾讯财经的采访时,迅雷CEO陈磊就表示,针对玩客币的炒作行为,已经采取了向第三方交易平台发律师函、向工信部举报查封其IP地址、取消发生交易行为用户的玩客币奖励计划等。

这些举动引发了一部分用户的反弹。11月22日,有玩客币投资者来到迅雷公司门前,拉起横幅要求维权,迅雷方面则表示,“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目的抹黑迅雷的策划和活动。”

但这并不妨碍另外的局内人们继续看好玩客币的上涨势头。

“看好玩客币,本质上就是看好迅雷的共享CDN业务。”小H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推出玩客币,迅雷已经初步吸引了一批用户来参与到它们的CDN共享计划之中,而现在看来,参与的人数还会不断增加。

“有人也许是因为错过了比特币,所以看好类似的玩客币;也有很多人是看好这个模式下,迅雷共享CDN业务的发展前景。”他说,“玩客币的实际价值其实和迅雷共享CDN的价值无限趋同,只要参与的人足够多,玩客币的价值就会一直上升。”

小H向界面新闻记者估算称,目前市面上的玩客云数量大概在十万数量级。但迅雷方面似乎正打算加快扩张的步伐。从下个月开始,迅雷方面将会逐步开放玩客云的销售,在缓解价格上涨的同时,这一举动也能够加快节点的铺设。

对此,小H认为,迅雷最终将能够铺设下千万级别的节点,这对于构建它们的CDN业务来说,将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然而,在这个美好设想的背后,一个关键问题引发的疑云依旧存在。

有关“玩客币的最终用途”这个问题,迅雷方面始终语焉不详。官方的说法是:用户可以通过玩客币获取包括网络加速、云储存、共享内容等方面的众多服务。

但具体到细节上,玩客币到底能够换取什么样的服务,换取每一项服务又需要用户付出多少玩客币,迅雷方面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方案。

在TG(化名)看来,这正是玩客币的命门所在。他因此一直看空玩客币的发展前景。

“玩客币本身不和人民币挂钩,迅雷方面也否决了第三方交易。”他说,这意味着玩客币的市场价格,实际上和它们的真实价值发生了背离。

在TG眼中,玩客币的真实价值依然是未知,“迅雷方面一直没有公布玩客币的具体用途,也就意味着现在还不清楚玩客币的真实价值。”

事实上,迅雷已经在某些场合中暗示过玩客币的“购买力”。在官方的一些抽奖活动中,1399枚玩客币和iPhone X一道被列为了最高级别的奖品。这也被不少人解读为,一枚玩客币在这个情况下的价值约等于6元。但这始终并不算是迅雷方面给出的官方数据。

“迅雷方面需要很谨慎地制定玩客币的‘定价’,所以玩客币的用途迟迟没有公布。”TG说。他指出,迅雷的CDN业务实际上依托的是广大用户的参与,然而一旦这个“定价”出现偏差,用户的热情将会受到影响,迅雷的CDN建设大计也将被殃及池鱼。

他举例称,一旦玩客币的“定价”出现了问题,那么它的价值将会和Q币没有什么差别,“谁还会去炒Q币呢?”

“如果玩客币泡沫提前炒爆的话,游戏就提前结束了。”他如此评价。

无论是看空派还是看多派,他们至少在一点上达成了共识,那就是玩客币实际上是迅雷共享CDN业务的化身。

11月29日凌晨,迅雷董事会发布了《全体迅雷董事会成员致迅雷股东的公开信》。公开信里首次明确给玩客币定性:玩客币是一种类似Q币的虚拟资产,在迅雷生态体系内消费和使用,迅雷公司坚决反对玩客币在所谓交易平台的交易行为。

迅雷方面还表示,玩客币钱包将于12月中旬采用实名制,后续还将有更多控制措施,遏制非法交易;对掌握明确证据证明通过人民币交易玩客币的钱包账户和对应的玩客云账户,进行封禁处理。

玩客币 迅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