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宫斗”:变脸、互撕、亲子相杀
智晓峰 智晓峰

迅雷“宫斗”:变脸、互撕、亲子相杀

迅雷公司的下一步,该走向何方?

作者 | 智晓锋

最近,迅雷公司与迅雷大数据的撕扯,让很多人如堕烟海。

尽管双方发布了多份声明,但各自想要表达的内容意思比较明确:迅雷公司急于撇清与迅雷大数据的关系,而迅雷大数据则对迅雷不离不弃。而这里面还间杂着迅雷CEO陈磊与前迅雷大数据董事长於菲的恩怨

今天(11月30日)上午,此次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於菲首发个人声明,称是受时任迅雷公司董事长兼CEO的邹胜龙指示从事金融公司组建,现已不持股份,自己没有卷入该事件中,“所有争论与我无关。”

不过,迅雷公司紧接着的一纸公告矛头直指於菲,称其与前段时间蓄意闹事的团伙有关,她正在因涉嫌侵吞迅雷公司资产接受调查。

而昨日晚间,当创业家&i黑马上网搜索“迅雷金融”时意外发现,搜索页面前排展示出的竟然是“迅雷金融超市”(jinrong.xunlei.com)。创业家&i黑马从迅雷方面得知,迅雷公司内部确实还有相关业务团队。而在当天下午,这一位置还是“迅雷蜂鸟金融”(fengniaojr.com),这是一款迅雷金融旗下的产品,而迅雷金融的母公司正是迅雷大数据。

迅雷“甩锅”?

迅雷公司和迅雷大数据互撕要追溯至3天前。迅雷公司一纸声明否认了“迅雷金融”是迅雷公司旗下业务,并将其在迅雷产品和官网等流量入口全部下线。在该公告中,迅雷公司撇清了与迅雷大数据的关系,不对后者业务做任何背书和担保,若出现违规对迅雷品牌造成影响,还会诉诸法律

在接下来的几份公告中,迅雷公司发布内容主要还是以撇清与迅雷大数据的关系展开。相对应的,迅雷大数据也发布了多份公告。同迅雷公司类似,迅雷大数据的公告围绕一个主题展开,那就是迅雷大数据是合法注册,商标使用权和流量资源受协议保护,“幕后黑手”是迅雷CEO陈磊,只因迅雷大数据没有参与陈磊主导的玩客币项目。

迅雷公司与迅雷大数据公开对簿,这不难让人猜测,是不是迅雷大数据出现问题,前者急于“甩锅”

按照“迅雷蜂鸟金融”官网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平台累计投资额约4.7亿,累计注册用户约40万。值得注意的是,其尚未接入银行资金存管系统,且在网站首页明显有“到期本息兑付率100%”字样,而刚性兑付承诺是明令禁止的。

除此之外,“迅雷蜂鸟金融”所展示的可投标的并不多,目前,仅有投资期限为90天(年化7%)和180天(年化8%)的两款产品可投。标的数量明显稀缺。

在首页安全保障声明中,该平台号称债权由其自发,并直接面对投资人以让利中间环节。相比之下,P2P平台往往需要经过借款人提交申请、平台审核以及投资人小额分散投资等流程。在具体标的上,其并未展示借款人信息,仅标注有“项目为债权转让类融资项目,融资方为通过迅雷金融严格审核的持有优质债权、但需要融资周转的个人。”如此看来,所谓的“直接面对投资人”实则是一个幌子。

迅雷大数据也推出了“迅雷易贷”产品。这是一款贷款超市类产品,向用户匹配众多资金端。

它要求用户先向缴纳订金、咨询费等费用,方可提交贷款申请。而这笔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砍头息”。这是政策规定明令禁止的。

目前,“迅雷易贷”并未对外公布其撮合借贷的相关数据。相比资金端业务迅雷蜂鸟金融只有4亿多的投资金额,迅雷易贷的数据可能也并不好看。作为导流平台,它自身同样面临用户获取方面的问题。来自迅雷公司的流量,似乎无法支撑其走好金融业务。迅雷公司的财报显示,迅雷的活跃用户数量正在逐渐减少。从会员数量上看,截至2016年12月31日,迅雷会员人数为497万,而截至2017年3月31日,则降到408万。

迅雷大数据是口“黑锅”?

据公开资料显示,迅雷大数据成立于2016年8月,是迅雷公司投资的公司,旗下有“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产品。迅雷公司出资1000万元,占股43.16%,为其第一大股东。

迅雷大数据在今年1月发生股权变更,迅雷公司占股降至28.77%,并失去董事会席位,最大股东易位为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从10%升至30%。

有关迅雷大数据究竟是不是迅雷子公司的问题,竟然也成了双方争论的焦点。迅雷大数据坚持称自己是迅雷公司的子公司

如果“迅雷蜂鸟金融”某一天跑路,作为股东、曾经的“品牌授权方”,甚至是曾经的母公司,迅雷公司自然逃不了干系。尽管其在公告中声称,是於菲涉嫌暗中操作,自己并未意识到已经失去董事会席位。

在炙手可热的金融行业,迅雷公司这样的上市公司竟然连股权变更都不知情,确实蹊跷。一个合理的推测是,迅雷大数据所从事的金融业务或许并不被迅雷公司看好,处在边缘状态,近期更有可能产生运营难题。而迅雷公司内部还组建有金融业务团队,提供金融产品搜索等服务。这次撇清关系,或是迅雷公司战略性放弃,对于后续产生的挤兑、坏账等问题不背锅。

在11月30日,迅雷公司最新发布的公告中显示,于前段时间到迅雷深圳总部闹事的部分人员已被警方抓获。公告称,根据警方调查,买通不良团队蓄意闹事的主要人物是迅雷大数据及旗下子公司员工张文东,主要负责向用户追债等业务。

而张文东是由迅雷公司的乔琦加入迅雷大数据的,乔琦的上级领导是於菲。在闹事前一周,於菲曾帮助乔琦向迅雷公司财务申请10万元“公关费”,并要求把费用直接转入乔琦的个人账户。另据公告显示,於菲因涉嫌侵吞迅雷集团资产正在接受调查。

於菲“背锅”?

不久前的“蓄意闹事”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索。而不难发现,於菲是该事件中的关键人物。

据了解,迅雷公司原高级副总裁於菲是天津相成的最大股东,占比66.67%。除迅雷公司、无线老兵基金以及瑞趣(该企业股东里有疑似於菲的亲属於蕾)这几个股东外,相成科技和天津葆光是於菲的全资子公司。

不过,在11月22日,也就是迅雷公司发布第一份公告(明确迅雷大数据不属于迅雷公司旗下业务)的前6天,工商数据显示,迅雷大数据的董事长由於菲变更为无线老兵基金的邓延。

今天上午,於菲发表了首份声明,称自己于2006年加入迅雷公司,帮助公司解决过许多重大危机。网传当年快播案发时,正是於菲请来相关领导视察,才帮助迅雷公司躲过一劫。

在该声明中,於菲称“(自己)被蓄意抹黑根源于我在玩客币风险和非法内容过滤两个问题上,与陈磊的新管理团队从价值观到公司运营风险控制等诸多层面分歧严重”,并继续强调了此前迅雷大数据声明中,玩客币涉嫌违规等内容。

於菲自称,“迅雷金融公司与迅雷集团之间的投资协议和业务合作条款,严格按照迅雷内部合同审核签订流程操作,不存在任何瑕疵。”“关于利益输送的相关污蔑,是对公司上市几年来的合规机制的污蔑,是对历任董事们,前任CEO,前任CFO,合规部门和内审内控部门同事们工作的集体否定。 ”

此外,於菲称负责金融业务是受命于时任迅雷公司董事长兼CEO的邹胜龙,“(我)从未成为迅雷金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只是在金融公司设立之初,作为金融业务开展的协调人,代理过一段时间董事长职务,代持过一段时间为招募团队预留的股份,如今已变更给实际运营团队。”她称,在团队招募齐备后,就按邹胜龙的指示辞去金融业务相关公司所有职务,并不再持有迅雷金融公司的所有股份。

这份声明最后的结论是,於菲认为陈磊蓄意抹黑,“我本人并未卷入目前迅雷金融和迅雷集团之间的事件中,所有争论与我无关。 ”

有关这件事,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过,你会发现,双方争执的大背景似乎是一片大好的局面。凭借玩客币等业务,迅雷公司股价急速上升。而迅雷大数据所处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也曾长时间向好。

2017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已经达到6家,其中已成功上市5家。凭借现金贷等业务,这些互金企业大多都有极强的营收能力,基本可以躺着赚钱。

一口更大的“锅”

值得一提的是,创业家&i黑马发现,除了迅雷大数据已有的金融业务外,迅雷还有“迅雷金融超市”业务。该业务主推金融产品搜索,主要做撮合投资借款人与产品提供方之间的交易。与融360等同样定位为金融超市的产品类似。

“迅雷金融超市”提供一揽子金融产品搜索服务,涵盖了理财、借贷以及保险等。在产品设计上,除了提供投资或贷款赠送迅雷会员外,它还提供高额利息补贴等服务。比如,如果购买宜信财富的某款理财产品,你能获得一个月高达13.4%的加息,年化达23%。而在资产端,其大多对接的是分期乐、拍拍贷等平台。

创业家&i黑马未在公开资料中找到“迅雷金融超市”披露的运营数据。

回看整个事件,迅雷公司主推的玩客币等业务,确实存在违规风险。其股价一定程度上是仰仗比特币、区块链以及ICO等概念推升。而迅雷大数据运营数据并不漂亮,违规较为严重,各项数据量可以说颇为落后。

而在自己的产品下载量每况愈下、互金强监管的背景下,“迅雷金融超市”跑出来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迅雷公司的下一步,该走向何方?

迅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