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两个创业者,一个出家了,一个抑郁了
Kris在路上 Kris在路上

我认识的两个创业者,一个出家了,一个抑郁了

登高莫问顶,途中耳目新。

文 | Kris     

来源 | Kris在路上(ID:krisgtd)

前言

一个人要经历几次创业的失败才会变得无敌?在大众创业的年代,无数人去闯、去试、去拼搏、去成就,他们的经历本身就是成功。

创业失败又如何?或许他们会东山再起,或许他们会归隐林间,但至少那一段创业的日日夜夜,让人生与众不同,熠熠生辉。

创业,是一个时代的摇滚。

1

今晚发了一条朋友圈:

“许久不上豆瓣了,结果昨天上了一下心情有点低落。因为以前特别关注和欣赏的两个人,一个出家了,一个好像有些抑郁了,两个人的共同点是都在创业,唏嘘。

发完之后,觉得似乎有歧义,对于创业者我始终怀有最大的尊重和敬佩,赶紧补了一条评论:

“说明一下,不是在诋毁创业,仅仅是感慨而已。认识的创业的朋友很多都很成功,所以有时候,或许仅仅是因为不适合。

2

抑郁的那位创业者,从未有过交流,仅限于高山仰止;

出家的那位朋友,也算不上有太多交集,前段时间因为看到他的产品上线,我主动勾搭询问是否需要流量推广,我可以免费帮点小忙,微信上来来去去,还相约某天他回北京了一起喝酒。

结果前几天就看到了他微信公众号上一篇决定出家的文章,再去微信上找,朋友圈早已全部删除。

出家的这位朋友曾问我:“大家看我的状态都有点怕我,你为什么愿意帮我?”

我是这么回复的:“因为你做了很多我希望做却没能做的事情,所以特别希望你能够成功!”

这绝不是客套,而是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为了心中的理想,一往无前,毫无畏惧的样子,总是让我忍不住给他点zan。

但现实是残酷的,至少从他的一些朋友圈状态看,创业路上,举步维艰

微信图片_20171205104808

3

今天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创业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我想至少有三:

一是要借“势”。

以前推崇兢兢业业老黄牛的精神,在创业的路上,至少在创业的前半段是过时的。兢兢业业意味着一种思维的禁锢,而一旦思维被限制,眼界都会变得狭窄。

有句话很有趣: 无论是一个企业,还是一个人,都一定是时势造英雄,而非英雄造时势。顺势则扶摇之上,逆势则无力回天。

最近的“内容”创业,其实就是一种“势”。

当罗振宇在几年前开始抛出“U盘式”生存方式时,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尤其是那些从海外回来,或者在国内顶级学府的同学们,对于罗振宇的态度竟然惊人的一致:

“他只是一个搬运工而已”。

没错,他确实是一个搬运工,每天一条音频,一篇文章,基本上是团队在制作,你要说罗振宇真的能把这些知识不做任何准备倾囊而出吗?恐怕确实很难。

但鄙视之外,我们没有看到,罗振宇最厉害的一点是,他看到了一个“势”:知识焦虑。

 

微信图片_20171205104814

 

 

“我懂你的知识焦虑”,一句话,就可以让万千人跟着他走。

于是,我们看到的几乎所有的内容创业,这些产品最后的买家,包括我,都是一群对于知识患有极度渴望的人,而罗振宇看到了这条“势”,而且建立了一个渠道,于是他成功了。

二是要有格局。

格局意味着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事情,其实就是对资源的整合能力。

说起资源,范围就广了。你要去找资金,找团队,出创意,做产品,创业者其实就是一个最最高级的项目经理。

运筹帷幄,才能决胜千里。

创意陷入僵局,你必须去突破。当年《星球大战》横空出世,那些炫酷的特技竟然是在70年代那个技术极其落后的状态下做出来的,直到现在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最大的功臣便是导演乔治卢卡斯,他一次次地把所有的方案都推翻,那些不眠不休的电影人觉得根本不可能做得到,但在一次次的折磨之后,结果变得妙不可言。

团队出现不稳定,你必须去协调。创业有风险,每一个创业者都如履薄冰,而作为一个创业领导者,一是要有人格魅力,能够让所有人死心塌地跟着你走;二是要激发团队活力。创业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开演唱会,团队的Leader不是做偶像,而是让每个人都成为舞台上的演员。

 

资金不到位,你必须去找钱。万众创业的氛围下,很多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是活得过三个月的又有几家呢?

有个非常成功的投资人曾经说过,你们总说我有眼光,你们是没看到我投了10家企业才成功了这么一家啊。而创业者就是要用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能力去征服投资人,还要在融到钱之后会花钱。

是一味地烧钱还是省吃俭用守好阵地?在没有成功之前,谁都没办法预测一个准确地答案。

三是要“不要脸”。

有个段子,是关于俞敏洪当年创业的。

北大旁边有个烤串店,店里老板经常跟来吃饭的北大学子吹牛:

“当年俞敏洪,瘦瘦弱弱的,到处贴新东方的小广告,还找过我想一起干呢,我看他连吃都吃不饱,就没同意,要不然说不定我也成了企业家了!”

虽是段子,但俞敏洪在创业初期,确实经历过一些看起来和北大高材生截然不同的“不要脸”行为,但他认定的事情,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当然违法乱纪的除外。

说是不要脸,其实是一种狼性。

任正非的华为,便推崇一种“狼性文化”,要用最勇猛的状态来打造自己的事业,永远保持一种饥饿的状态。

这其实也像极了乔布斯老爷子钟爱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

不要脸,还意味着一种韧性,能够忍常人所不能忍,做常人所不能做。

马云 说: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微信图片_20171205104820

4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古时候的中国,商人地位低下,秦时不能穿丝绸,唐时不能入朝为官,直到清朝才开始出现了“红顶商人”一说。

而现在,这个商业时代,在经历了改革开放之后的那段野蛮生长期之后,创业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被鄙视为一个不务正业的“个体户”,而成为了一小部分撬动这个世界的人。

回到标题,直到现在,我依然不认为,那两位朋友失败了。

或许他们会东山再起,或许他们会归隐林间,但至少那一段创业的日日夜夜,让人生与众不同,熠熠生辉。

就像伊利董事长潘刚曾说的:

“登高莫问顶,途中耳目新。”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