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岭资本蒋晓冬:做医疗健康领域的“慢”基金
蒋晓冬 蒋晓冬

长岭资本蒋晓冬:做医疗健康领域的“慢”基金

虽然大家都很希望一夜暴富,但有些事情是慢慢累积起来的。

在创立长岭资本前,蒋晓冬的身份是NEA(恩颐投资)的全球合伙人,曾投资过蓝港互动、百合网、微医集团、中信医药等明星项目。其中,微医集团、中信医药为NEA带来了超过10亿人民币的回报。

2016年10月,蒋晓冬和NEA的前同事蒋波,正式创立了长岭资本。一年过去,蒋晓冬和创业家&i黑马聊了聊他做长岭资本“从0到1“的投资逻辑和思考。

记者:李秀芝

编辑:石海威

以肿瘤领域为样板 专注健康和消费投资

令蒋晓冬颇为自豪的是,创立之初,长岭资本就募集了1.25亿美元,现在已投资过半。这些项目在短短几个月内就给长岭资本带来的平均账面回报超过1.5倍。蒋晓冬透露,到目前为止,长岭资本已签约投资的共19个项目。其中80%都是独家投资。

长岭资本的赛道聚焦在健康和消费两大领域,又挑选了8个小版块。比如,健康中的医疗服务、移动医疗、生命科技、和大众健康,消费中的体验升级、交易平台、内容消费、和支撑科技。

2008年起,蒋晓冬开始在NEA做健康服务领域的早期投资,先后投资了9家企业。

在健康领域,长岭资本明确不投新药研发,而是专注于包括医疗服务、互联网医疗、药械流通、第三方服务等在内的服务以及大健康消费。随着医药分开、取消药品加成等医改政策的推进,来自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收入占比已经逐年下降。

但国内医疗健康产业在过去几年保持着罕见的高增长。蒋晓冬判断,未来15年,医疗健康产业增量会突破10万亿人民币,其中75%的份额将来自于长岭专注的健康服务领域。

肿瘤领域是长岭投资项目最多的细分行业。在NEA时,蒋晓冬已经先后投资了北京新里程肿瘤医院、连锁肿瘤医院海吉亚、基于肿瘤大数据的人工智能平台零氪科技、以及云端国际专家会诊平台爱医传递。目前,海吉亚、零氪科技、爱医传递也都是长岭资本的投资组合企业。最近,长岭资本还将投资一家做肿瘤医疗服务的项目。

“肿瘤是我们在五六年前都看好的”,蒋晓冬告诉创业家&i黑马,肿瘤的发病率在逐年上升,市场规模也增长很快。但其核心问题是,医患供需不平衡。绝大部分优秀的肿瘤医生都在一线城市,这便是最开始和北京肿瘤医院一起联合组建北京新里程肿瘤医院的逻辑。

随后几年,国家倡导的是分级诊疗和医保属地化。因此,如果不能让患者流动起来,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医院开到三四线城市去,海吉亚医疗做的就是这个事情。

而爱医传递在肿瘤领域提供的服务,则是当国内有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的时候,可以通过互联网的媒介寻求国际顶级医疗专家的方案与建议。

“任何一个行业或细分领域的用户痛点,都不是一家公司或者一种手段就可以解决的。但是通过组合的力量,可以得到改善。这些投资组合不是孤立的,他们彼此可以相辅相成,比如海吉亚和爱医传递就在进行一些肿瘤业务层面的合作”,蒋晓冬告诉创业家&i黑马,某程度上,长岭资本已经在肿瘤领域打造出了一个细分链条的投资样板。未来,长岭还将有更多系统性布局的投资组合会出现。

为创业者提供“山坡”、陪伴与指导性建议

蒋晓冬说,自己受巴菲特影响颇深,并将“long hill(长岭)”作为自己创立的基金名称,翻译成中文即为“长岭”。在创投市场中,风投的是“山坡”,“雪球”是创业者。风投给创业者提供的是一个长长的山坡,让创业者一直往前走,越走越远、越走越强。

在蒋晓冬投过的项目中,固生堂令他印象很深。他记得,2014年他在NEA的时候投了这家中医连锁机构。投资后不久,固生堂关于诊所的扩张模式,有过较长时间的讨论。

对于一个计划扩张的实体诊所而言,搞清“复制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选择什么样的战略,是以诊所为单位,还是走区域模式?诊所或者区域做到什么样的市场地位,才能去做更大的复制?就这些问题大家有过争论。

“它影响的不是一件事,而是整个的运营模式的搭建“。蒋晓冬回忆,最终团队为固生堂选择的方案是以区域为单位复制,这奠定了它之后快速发展的基础。”过去五年,我相信中国不太能找得出来第二家医疗机构,不管什么样的医疗机构,也不一定是诊所,发展的速度比固生堂更快。“蒋晓冬透露,2013年,固生堂营收在2000万左右,今年超过10亿,现在已经是中国中药饮片最大的采购单一法人,甚至超过任何一家三甲医院的采购量。

蒋晓冬说,即便在没有投资固生堂之前,长岭也一直坚持以区域为单位进行复制。

现在,长岭资本的投资和管理团队只有8位成员,他们分别来自NEA、经纬、晨兴等一线基金。“尽管是第一年,但同事们的状态都非常不错。长岭投资的新项目里,超过一半都是长岭的新同事带来的。”蒋晓冬说。

蒋晓冬告诉创业家&i黑马,除了现有的美元基金,未来一段时间长岭还在计划募集人民币基金,毕竟有些项目需要人民币才可以投,而且美元人民币结合,已经是风投的通行做法。过去一年国内外的创业环境依旧火热,这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是好事,很多创业者在做不同的创新,会有很多选择。

但这些对蒋晓冬和长岭并不重要。他说自己并不焦虑,长岭资本还将保持过去一年的投资节奏,即一年10个新项目。“投资就是很简单很纯粹的事情,就是以正确的节奏,找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情。跟大环境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跟微观的人和事挂钩”,蒋晓冬表示,每支基金一年投多少项目,标准并不一样。但在他们看来,长岭目前的投资节奏非常合适,关键不在于数量多少,而是在于整体的投资回报。

长岭资本一周年年会上,蒋晓冬在台上面向众多LP和合伙伙伴说:我希望帮你们挣很多钱,我希望我们自己的团队也能挣很多钱,但是我希望我们是做一个很“慢”、挣很多钱的基金。

蒋晓冬谈到了著名的“1.01模型”。即1.01的365次方约等于37.8,0.99的365次方约等于0.03。每一个次方相差一点点,最后的结果却相差很大。蒋晓冬的理想是,每个长岭人都能做到1.01,而不是0.99。“虽然大家都很希望一夜暴富,但有些事情是慢慢累积起来的,这跟大部分公司成功的原因一样”。他说。

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