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无法垄断:老牌互联网人物的另类创业史
火柴盒观察 火柴盒观察

教育无法垄断:老牌互联网人物的另类创业史

火柴盒导读:一波三折,起起落落,几乎是所有早期互联网创业者的必经之路,但是陈远河的成功却并没有体现在互联网上。

作者✎ 小米

看可爱学创始人陈远河的简历就像看一位互联网传奇人物的成长史一样。

陈远河草根站长出身,有“福建流量王”之称。2000年放弃稳定的工作出来创业,靠街边的网吧经营自己的网站,为了省钱吃馒头喝凉水,睡在草地上,甚至曾经被当做流浪汉被城管拉去清理街头小广告。2003年,他靠着广告联盟赚到了高达两千万的第一桶金,转型做音乐内容失败后,创办了知名的自媒体机构驾驭科技。

一波三折,起起落落。这几乎是所有早期互联网创业者的必经之路。但是和那些互联网传奇人物不一样的是,陈远河的成功之处并没有体现在互联网上。他也不喜与媒体接触,但凡是求采求访者几乎来者不拒。笔者在采录当天,他都连续送走了好几拨客人。

2014年,O2O产业风口正盛,陈远河创办了家教O2O平台“请他教”。但是那个时代的O2O产业就像火山爆发一样,烧得很快,化成灰也很快。“请他教”经历了两轮融资,却一直难以盈利。但陈远河却看到了教育产业即将爆发的机会:

双白领家庭越来越成为主流,城市适龄儿童人数将以每年10%—20%的递增率增长。教育行业这块蛋糕越做越大的同时,也要求分蛋糕的人越来越精致。但是这块蛋糕大部分都被巨头所占领,份额已经所剩无几。几经思量,陈远河决定切入托教领域。

课后托教领域作为教育行业的细分领域存在已久,但是因其入不敷出的特性鲜有玩家,一直以来多以小品牌的夫妻老婆店为主,门店小、设施差,孩子的安全情况与卫生情况都不能得到保证,更别说对孩子进行课后辅导了,托教领域亟待市场优化。

教育资源是最实质性的优势 

“我们在16年的时候在厦门开了第一家店,测试出来的数据完全超出了预期”陈远河向我们介绍“市场是需要标准化的机构来保护他们的孩子的,就算做的不是我们,别人也是一样的”。可爱学是国内首次提出“陪伴式教育”的托教连锁品牌。以小学生为主要用户,除了为用户提供专业的托教服务之外,还对用户进行课业辅导、兴趣培训、艺术培训和户外拓展等。

托教行业乃至教育行业最大的痛点就是教育资源的问题,教育资源说到核心也就是师资与内容。教育资源是一家教育公司最实质性的优势,只要在这两个方面占据高地了,公司的价值就会无限增长。

可爱学在成立之初就建立了可爱学大学,主要用于员工培训和课程研发。“我们会对每一位老师进行封闭式的培训以及岗前、岗中的一些考核。每个月我们的老师都会回炉,考核的分数与其工资是直接挂钩的”陈远河向我们介绍。目前可爱学的教师团队已经超过600人了,托管老师与培训老师的比例大概是6:4,培训课程主要包括美术、作文、机器人、书法等。

可爱学大学在内容研发上更是倾心注力。他们邀请了在学科上有建树的教育家或学术专员成为研究员,如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作文教学专家翟暾、北京大学教育文化战略研究所研究员李世杰、黄钟大吕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鹅卵石科技有限公司的英语专家和艺术专家等。组建了各个学科项目研究小组,为可爱学的教师培训课程和用户培训课程做长远的课程规划。

“我们研究员研发的内容不单单只供给我们自己,我们申请了出版刊号,可以向外界的托管机构和教育机构输出的”提起内容研发,陈远河颇为自信。“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上,他们对托教机构的要求仅仅就是安全、舒适、能陪小孩写作业。但是培训就不一样,家长会考虑专业性。我们在内容研发上花了很大力气,一站式的教育也为家长省去了很多麻烦”。

要让自己的产品始终独树一帜,不能被他人复制,就必须拥有同类产品10倍的性能,或者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产品和思维价值。可爱学自建的师资培训体系与内容研发体系能否超过同类产品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托教领域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创造可爱学当属首位,这也为即将到来的竞争开了一条护城河。

规模扩张始终要保持质量

可爱学第一个校区开张之后,在短短十个月的时间里把业务拓展到了7个城市共50个校区,目前也一直都处在招商加盟的状态之中。大多数加盟商都是慕名而来,想要借着可爱学的势能在托教领域分一杯羹。但是,到目前为止,可爱学还是以直营店为主。

“这个市场很大,我们现在招商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快速占领市场,但是我们的加盟条件比较严格,对人才的把控是最根本的,这一点不能丢”,陈远河告诉我们。为了平衡规模扩张与教育质量之间的关系,可爱学要求加盟店的员工制度和直营店的员工制度无异,一同参与可爱学大学的学习考核。

可爱学校区选址在学校附近并且绝对和学校处在同一侧,不能让学生过马路。装修选材环保,并且在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中央厨房,聘请专业的营养师为孩子进行膳食搭配。企业越大越强开发一项产品的固定成本就需要更高的销量去分担。但是可爱学的获客途径尤其简单,几乎全靠在学校周边的自然流量,用户十分精准。

那么问题来了。托教领域之所以鲜有玩家涉足就是因为其入不敷出,成本大得惊人。可爱学如此高配的投入仅靠加盟费和每个小孩一月2000块的托管费用是很难回收的。“可爱学的转型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前期的投入很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用自己的钱在养公司”想起当初陈远河依旧感同身受。“目前来说,我们在托教方面的收入和付出的成本是持平的,利润主要来自于培训,目前我们的托教学生转为培训学生的转化率可以达到75%以上。”

拥有互联网基因的陈远河先生把业务布局在了线下,线上主要用于业务支付,其他方面的甚少涉及。“线下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后期我们是想发展成为互联网企业的,因为线下的成本太高了,我们可以就像链家一样,线下布局服务点,把所有业务都转到网络上来。我们只输出管理体系和研发内容”。陈远河如是说。

教育无法垄断

硅谷教父彼特·蒂尔在《从0到1》中写到“企业想要从生存的竞赛中解脱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获取垄断利润。富有创意的垄断企业不仅对外界社会没有坏影响,反而会是社会发展的推动力”。新东方、好未来在教育领域里的地位无人可撼动,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谁又能否定他们对莘莘学子的作用?教育是个很特殊的商业领域,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唇齿相依。

企业可以赚取垄断利润,但教育行业本身是无法垄断的,一棵树可以成长为最壮的树但是不能成为整片森林。“有了竞争这个行业才会成熟,托教在目前来说才刚刚起步,我们品牌连锁规模大一点,优势也就出来了,其实这个市场很大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后来人到来之前,让别人打不倒我们”。陈远河说。

可爱学看似在托教行业无所敌手,但是其距离行业垄断之路还有很远。硅谷教父同样也为我们总结了垄断企业的特征:核心壁垒、规模经济、品牌优势和网络效应。可爱学目前发展着力于东南部,对中西部情况知之甚少。消费升级的到来让消费者对服务行业的要求越来越高,需求定制成为行业的发展方向。可爱学能否贴近消费者,针对城市不同情况、消费者个人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托教与培训方案?能否把国内所有用户圈进业务版图?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这些都是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车轮一直都是向前,印痕必定深深浅浅,有的风吹过就没了,有的雨打过也没了,留下的也就那么些许了。

*本文系火柴盒原创,作者小米,主编韦龑。如若申请转载,请提前联系火柴盒(ID:huochaihejiaoyu)。

欢迎创业者、投资人、产业人士

关注“火柴盒”与我们发生连接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教育社群

火柴盒 教育 新教育 可爱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