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IPO潮,该轮到他们打针吃药的了?
2017-12-14 22:07 互联网医疗

下一个IPO潮,该轮到他们打针吃药的了?

互联网医疗,会像互联网金融一样迎来一轮收割季和IPO潮吗?

作者 ✎ 李秀芝

编辑 ✎ 石海威

对于关注互联网医疗的人说,近期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平安好医生和微医在11月底先后“被传上市”,以及12月初医联宣布完成4亿人民币C轮融资。

据汤森路透旗下国际新闻评论(IFR)报道,中国平安旗下平安好医生就其10亿美元IPO计划,与投行花旗和摩根大通进行接洽。接着,IFR又爆料微医集团将在腾讯的支持下,计划明年上市前在私有市场筹集约5亿美元。

除了平安好医生和微医,春雨医生、美柚、大姨吗、悦美、健客网等也曾自爆过上市计划,再加上好大夫在线和医联分别在年头和年尾的大额融资,无疑给沉寂已久的互联网医疗行业打了一剂兴奋剂。互联网医疗,会像互联网金融一样迎来一轮收割季和IPO潮吗?

1513259689790208

 

造血能力增强,头部企业陆续盈利

无论申请国内IPO还是海外IPO,企业都必须满足一定条件的盈利要求。不过,在传闻和自爆上市计划的互联网公司中,似乎已经有了底气。

微医创始人廖杰远曾公开透露,微医2016年总收入达10亿元,并实现盈利;新氧在2017年初已宣布,其在过去一年实现了整体盈利。并称双寡头的美柚和大姨吗分别在去年和今年先后宣布了盈利及上市计划。虽然两家都以做垂直女性健康管理工具发家,但如今的发展已大相径庭。美柚大力发展综合电商,大姨吗往医疗健康深耕。

2015年12月15日,作为“移动医疗第一股”,健康160(前身为就医160)正式挂牌新三板。虽然健康160挂牌两年一波三折,被爆出大幅裁员、冻薪等,但其造血能力确实也在逐渐变强

从健康160的财报来看,2014年~2016年三年间,尽管它还有面向B端医疗机构的医疗软件销售及服务,但其互联网医疗平台服务的营收及占比连年增加,2016年以5822万元一度达到总营收的82.99%。罗宁政称,这一比例在今年预计超过90%。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在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时曾说,互联网公司收入爆炸性增长时代已经来临,一家优秀企业用三到四年的时间上市很正常

“从营收增长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处境肯定在变好。但谈IPO为时尚早”。在罗宁政看来,当前并不是互联网医疗企业上市的好时机,毕竟盈利能力和利润增长还没到成熟阶段。一些说要上市和有盈利的企业,可能更多是放风阶段或出于融资的需要。

在过去的两三年,包括健康160、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寻医问药网等互联网医疗企业,大都经历过快速扩张、裁员、甚至“被倒闭”

“这是正常的,不止医疗,互联网企业都会有这个过程。因为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大家就会需要更多关注利润和精细化运营,才会有组织架构的调整。而正是因为这些调整,才有现在的盈利在望。”罗宁政说。

罗宁政认为,现在的移动医疗市场规模正处于高速增长,2020年或许是那个爆发和企业集中IPO的时间点。做出这个判断,主要是因为包括健康160在内,现在很多企业已经接近盈亏点。

另外,他也透露,挂牌新三板以后,整个公司运作更规范,品牌也更让客户更有信心,对业务拓展和建立品牌都有好处。但鉴于其流通性不足,健康160也在考虑未来2~3年内退出新三板、转IPO。

医疗垂直媒体动脉网11月底的盘点显示,2017年获得融资的互联网企业仅13家,比2016年少了19家。2017年上半年,互联网医疗领域亿级以上的融资只有一笔,即好大夫在线D轮获得腾讯产业基金2亿美元投资。虽是不完全统计,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资本市场对于互联网医疗的态度。

德联资本合伙人姜阳之向创业家&i黑马表示,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对互联网医疗已经从“狂热阶段”进入“理性阶段”。

商业模式未被证明 谈收割季为时尚早

“事实上,互联网以及其它信息技术正在潜移默化地完善或改变着整个医疗生态”,在姜阳之看来,互联网医疗还没进入收割季,主要是因为互联网对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医疗领域,如诊中环节,参与较少,也因其没有进入“医院大门内”而饱受诟病。

“以前的互联网医疗更互联网,现在的互联网医疗更医疗。如果要加上权重的话,以前互联网医疗的医疗属性也占两成左右,现在至少占到六成”,致远资本董事李嗣如此形容互联网医疗在过去几年的变化。

致远资本是以太旗下服务中后期企业的FA(融资顾问),以太在过去大约有几十个互联网医疗的客户。李嗣告诉创业家&i黑马,互联网医疗其实符合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大趋势,以前注重的是如何快速获取用户数量,不乏补贴和烧钱。但时间一久,无论是C端还是B端,其活跃程度、付费能力都受到很多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医疗企业们逐渐回归到了医疗属性,推出线上线下结合的服务或产品。

李嗣以其团队服务过的好孕帮为例,这是一个面向不孕不育人群的互联网医疗平台。2015年先后上线患者端和医生端APP,主要做资讯、社区、咨询辅导等,以广告为主的盈利点比较单一。

今年好孕帮有一个很大的动作是线下诊所的开设,既包括与各大生殖医院的合作,也包括收购有牌照的生殖诊所。据李嗣了解,好孕帮的收入在2016年仅数百万,今年则达到千万级。“至少翻了五六倍”。这一年年初,好孕帮也获得了重山资本领投的千万级B轮融资。

好孕帮显然不是个例,上述拟传上市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以及未公开提及上市计划的丁香园、好大夫在线、医联等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几乎都在尝试或实践与线下的结合。

不过,李嗣认为,互联网医疗要实现规模化盈利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长岭资本创始合伙人、前NEA全球合伙人蒋晓冬曾经参与微医A、B轮投资,长岭资本投资总监孙航程则是平安好医生前CFO。

蒋晓冬告诉创业家&i黑马,微医和平安好医生都已形成规模收入,未来可期。如果二者上市,会对行业产生非常正面的影响。但微医和平安好医生的成功,不代表互联网医疗里的每个模式都会成功。

大部分企业的模式还未被充分证明,谈不上已到收割季。互联网医疗领域明年也许会有IPO,但不会形成IPO潮。资本市场和投资人更关心互联网医疗企业能否产生规模化收入和可持续的赢利模式”。蒋晓冬说。

“前几日我还跟一位投资人说到,某家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其实大部分收入还是靠代理保险。”李嗣还提到,现在大部分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还是VIE架构,境外上市的可能性更大,而境外上市对利润的考量比国内低。这意味着,他们讲更多的还是互联网的故事。

“但随着互联网医疗企业纷纷转型和产业升级,企业持续盈利能力将逐步释放,大健康又是资本市场热捧的领域,则转型成功的龙头企业完全有能力登陆境内资本市场。” 李嗣补充。

李秀芝 李秀芝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