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投资人回应合并问题:不反对正常的商业操作
王妍 王妍

摩拜投资人回应合并问题:不反对正常的商业操作

我不反对合并,这也是一种商业操作。但更重要的是公司能不能对社会产生独特的价值,如果没有,那我觉得就没有多大存在的意义。

12月16日,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在参加“第十届创业家年会”间隙时接受创业家等媒体采访。谈及摩拜与ofo的合并,刘二海表示,“我不反对合并,这也是一种商业操作。但更重要的是公司能不能对社会产生独特的价值,如果没有,那我觉得就没有多大存在的意义。”

同时表态,对于用户最关心的押金问题,“作为投资人能够很负责任地说,押金可以随时退”。

愉悦资本是摩拜重要的投资方,除了投资A轮,在摩拜后续的融资中也持续跟进。之外,刘二海在出行领域还投资了蔚来汽车、优信二手车、神州专车、途虎养车等公司。

而在今日的公开活动上,ofo创始人戴威就双方的合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第一,竞争对行业一定是好的,并且竞争永远不会消失,而且竞争是创新提供更好的服务的原动力。第二, ofo接下来将会在更多城市大力度推广免押金,让用户不会因为押金的问题而产生任何的困扰。谈及资本,他希望资本能够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共享单车进入下半场,当赛道上只剩两家寡头的时候,关于合并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要不要合并、怎么合并、什么时候合并成为共享单车的终极问题。

“只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今年9月,作为ofo的A轮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创始合伙人朱啸虎最先对ofo摩拜合并的事情表明了态度。接下来在其他公开场合,他也曾多次高调呼吁希望双方合并。

12月13日,同样是ofo的投资方,在看到有媒体报道称张颖表态“ofo和摩拜会合并”后,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第一时间否认了这样的说法。

与ofo投资方的相继发声相比,在摩拜的背后,除了早期投资者、董事长李斌回应的那句“4个90天也解决不了战斗”,几乎没有投资人对此明确公开表态。

而纵观此前互联网行业的多起合并案例,在双方最后的博弈阶段,投资人在背后推动的力量,他们的态度显得至关重要。

围绕共享单车,与合并声一起传来的,还有二三梯队相继倒下后曝出的行业公开“秘密”——押金挪用问题。以及站在公司背后,多个利益方彼此之间的争夺与拉锯。

刘二海强调,与谈论合并相比,更应该关注这些公司背后的基础驱动力是什么,“摩拜是一家技术驱动型的公司”。他认为包括创始人在内,真正需要专注和反思的,一方面是如何增强企业的独特性和能力,另一方面是不断探索和突破商业模式。“要有技术能力和创新,而不是关心是否明天能够达成垄断”。

根据财新今日的报道,多名信源向其证实,今年10月份,腾讯、滴滴和摩拜天使投资人、摩拜董事长李斌开始着手双方合并的谈判,但一度形成的ofo大股东滴滴控盘的结构,让摩拜和ofo管理层无法接受。

此外,报道中还提到截至12月1日,ofo账面包括押金在内可动用的现金仅剩下3.5亿元,共计超过30亿元押金用来支付供应链欠款;而摩拜方面亦动用押金超过40亿元。

去年9月末,在ofo的B轮融资中,滴滴正式参投。今年4月,ofo接入滴滴平台,陆续全国范围内所有用户通过滴滴平台即可直接使用ofo。

根据此前腾讯科技的报道,据一位共享单车投资人透露,经过多轮融资后,滴滴已经成为ofo最大的股东,占股超过30%。“这意味着,滴滴在ofo的话语权更强了,同时,ofo的成与败,滴滴将是最大利息相关方”。

双方关系变得“微妙”从滴滴派驻的高管休假开始。今年7月,ofo宣布完成7亿美元融资,滴滴跟投,随后包括高级副总裁付强、市场负责人南山、财务总监Leslie liu在内的滴滴高管进驻ofo,分别担任执行总裁、市场负责人、CFO。

11月24日,有媒体曝出三位高管“开始休假”。当时Ofo对创业家回应,出于个人原因休假,实属正常。

提及投资人的“倡导合并”与创始人“不断否认”的纠结关系,刘二海提出, “在这个事情上,腾讯是一个有胸怀的公司,必须要表扬”。

并举例京东、新美大和滴滴。“腾讯给予他们资金、资源等各方面的支持,但并不寻求对公司的控制,即使扮演了重要角色也从未要求你到我们公司开会,派高管入驻”,刘二海说。

对于投资人的选择和所扮演的角色,刘二海认为,难点在于找到什么样的投资人,而这将直接影响最终你是“成为公司的决策者还是别人的工具”。

他拿早年间创业者的“愚蠢”想法举例,“原来相比财务投资人,他们更倾向于策略投资人,这是他们不懂。当你选择后者,意味着将成为别人战略中的一颗棋子,最终没有任何价值,也赚不到钱”。

刘二海反问道,“假如有的公司靠投资20%就想把公司控制住,作为创业者你会开心吗?”

 

合并 共享单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