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题沉默的730天:半年 100店,开创智能教育“新零售”模式
火柴盒观察 火柴盒观察

阿凡题沉默的730天:半年 100店,开创智能教育“新零售”模式

线上建出1亿道题目的智能题库,线下开出近100家实体店,从K12工具发展到OMO,阿凡题似乎找到了最佳的变现之路。

来源 | 火柴盒观察(ID:huochaihejiaoyu)

作者 | 张乘辅

从2015年12月拿到B轮融资后,阿凡题似乎有点沉默。两年的时间里,阿凡题在做什么?

在阿凡题办公室里,我见到了阿凡题创始人兼CEO陈李江。阿凡题办公室坐落在海淀区五道口的优盛大厦,被清华、北大、北语、北科、北航等近十所高校簇拥着。

冬日昼短,三点的阳光斜透过窗户照进来,气氛很轻松。陈李江坐在我对面,我们一问一答,一切都在有条不絮地进行着。陈李江的创业故事从他口中娓娓道来,逐渐勾勒出一个新的模式,或者说是一个新的物种。在阿凡题低调沉默的两年时间里,陈李江探索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他们称为“智能学习吧”,而对比分析后发现,俨然教育版的“新零售”。

微信图片_20171220160105

阿凡题创始人兼CEO陈李江

“管教分离”的智能教育“新零售”

去年“双 11”,阿里张勇对新零售进行了阐述,认为新零售就是通过大数据和互联网重构“人、货、场”,而形成一种新的商业业态。今年 4 月,马云谈到,线下与线上零售深度结合,再加智慧物流,服务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创新技术,构成未来新零售的概念。

一言以蔽之,就是重构“人、货、场”,升级重组供应链,利用大数据等新技术,完成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而阿凡题的“智能教育新零售”实体店,也正是重构了学习场景,重组了老师、课程到学校、课堂的供应链,利用AI、大数据等新技术建立起“人工智能题库”,并通过“管教分离”的方式完成了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

过去互联网圈的流行词是 O2O(Online To Offline,从线上到线下)。随着线上红利逐渐消失,演变成OMO(Online Merge Offline)模式。线上线下不仅仅是连接,更多是联合、整合,教育中探索OMO的不仅有“新”“好”巨头,阿凡题也是先行者。

零售行业讲究“效率”和“体验”,一般情况下,“效率”提高必然会导致“体验”下降。教育行业如是,本质上也是“供需问题”,主要解决“教师人效”和“学生体验”的平衡问题。目前来看,随着消费升级,这个平衡点是往“学生体验”一端偏移的,比如线下小班课,线上1对1等注重体验的模式。但随着技术升级,也在不断地提高着“教师人效”,比如双师课堂、在线直播课等。

阿凡题的实体店,是消费升级和技术升级的产物。类似于在线下开设多个连锁加盟店,总部的“中央厨房”生产出标准化的内容(1对1辅导、双师课堂、智能题库、在线批改、大数据报告),然后通过其“教育供应链”传输到各个连锁加盟店。学生(用户)在店内学习(消费),甚至可以根据自己需要,选择不同的内容(商品)。

打造全新的教育供应链

近两年线下托管特别火,而阿凡题早在2014年即开始“瞄上”以每天课后写作业为核心场景的课业辅导这个市场。

陈李江认为,课业辅导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孩子看管,二是作业辅导。托管是强刚需的行业,目前中国托管都有一个共同的痛点——缺乏专业的教育辅导资源。于是,阿凡题创造了一种模式,叫“管教分离”。“阿凡题相当于在线上打造了一条全新的教育供应链”,陈李江表示,“这条教育供应链把老师和课程,直接输送到线下的托管店里面去”。线下的机构,只需要请人来“管”即可,“教”的部分,由阿凡题的线上老师来完成。并且,在线的答疑老师不需要预约,而是在线快速匹配,“像滴滴一样,随叫随到”。

2016年9月份,阿凡题在北京和保定的直营线下实体店——“智能学习吧”开始开课,“保定是三线城市,和北京对比发现,二三线城市的市场非常大”,陈李江称。今年4月份,阿凡题完成了整套加盟体系设置,半年多的时间,已经有近100家的加盟店,遍布20多个省市。

因为切入的是课后辅导业务,所以阿凡题实体店选址类似于社区教育,即以社区为依托,最好就在学校旁边或小区里。与众多传统的社区教育所不同的是,每一次课程、每一次答疑,阿凡题都会进行监控,将全过程学习行为数据化。

目前,实体店受众多为小学高年级学生及初中生,学生放学后在实体店的使用模型如下:

进入实体店——开始自主做作业——完成作业后拍照上传——线上教师进行作业批改——线上匹配教师答疑(目前是1对1为主)——完成讲解批改并将错题入库——定期推出错题册和个性化练习册——自动生成个性化学情报告并推荐个性化学习方案(1对1在线辅导)。

陈李江称,目前实体店有三种产品:作业辅导(晚辅);在线1对1辅导;双师小班课。周一到周五多为作业辅导这一基本业务,周末则会有在线1对1辅导和双师小班课两种增值业务。“这三个业务是相互交叉的,平时主要是作业辅导,积累学习数据,分析定位知识盲点,再推荐定制化的1对1辅导或小班课。”三种产品搭配,实体店的利用率得到了较大提升,分摊了场地成本压力。

通过阿凡题线下实体店,不仅学生能得到更好的服务,老师也可以在平台上完成能力晋升。阿凡题的线上老师是分级的,初级老师、中级老师、高级老师、专家老师。不同的级别,收入也是不一样的。

阿凡题或成下一只“题目基因”独角兽?

从最早的“快乐搜题”到现在的“智能教育新零售”,阿凡题一直围绕作业场景探索。之前,无论是学校还是辅导机构,都是围绕“教”来展开,也就是围绕“老师”来展开。阿凡题从创立之初,便提倡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所以希望围绕“题目”来展开,也就是以学生为中心。把教学的环节拆开,有诊断、教学、练习、测验、答疑,而“题目”贯穿每一个环节,所以阿凡题要用“题目”将各个环节打通,并形成闭环。

作为北京大学及耶鲁大学联合培养博士,陈李江在校期间便有了创业的念头,“我是北大天网实验室的成员,天网实验室有很浓厚的创业氛围,我们很希望前沿的技术能够落地变成产品,被很多人使用。”

创业前,陈李江便对个性化教育很感兴趣。但他发现,中国的教育没有数据,没有数据就没办法个性化教育。“中国的教育处于非常传统的状态,特别像中医行业。就像老中医一样,教师也需要多年教学经验,才能熬成名师。”,陈李江说,“家长给孩子报个班,就像赌一样,要赌这个老师好不好。”

陈李江希望教育能够基于数据变得精确,真正的帮助学生和家长,所以,当务之急是要造出一个拥有大数据的超级题库。我们都知道,各个省市,甚至每个学校的题库都是不一样的,这个想法很难践行。

同时,陈李江还发现,“各个地方的教育资源是不平均的,但最困扰学生的还是当下产生的疑惑,没有办法得到及时解决”,而学习好的学生几乎不会带着问题过夜。所以,他提出一个朴素的假设:“如果问题不过夜,学习成绩自然就会好起来。”

基于收集数据的目的,以及及时解决作业难题的需求,拍照搜题APP阿凡题于2014年7月正式推出。

“学生每天写作业,不会的就可以搜索题目,每道作业背后的题目就是标准化的细胞数据”,有了APP进行数据收集,再加上底层打造、数据打造,手写识别等技术逐渐完善,阿凡题于今年建立起了全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题库(含1亿道题目,其中6600万来自金牌教辅机构,4000万来自一线教师),并通过人工智能为每道题打上细致的、多维度的标签。

网上一直有议论,拍照搜题APP从出生就背着一个原罪——抄作业。

“抄作业就是我们的一个坑,我们现在就用线下实体店,搭建约束的场景和空间,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从而也填上这个坑”,陈李江满意地说。

难怪陈李江自己也很满意。不仅填完了坑,阿凡题还在沉默低调的730天里在线上建出1亿道题目的智能题库,线下开出近100家实体店,从K12工具发展到OMO,阿凡题似乎找到了最佳的变现之路。

智能教育新零售这只新物种,正在悄然裂变,快速扩展,没准就是下一只独角兽……

阿凡题 火柴盒 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