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三年启示录:3次搬迁,3轮融资,推出3款爆品,累计激活3亿用户
火柴盒观察 火柴盒观察

作业帮三年启示录:3次搬迁,3轮融资,推出3款爆品,累计激活3亿用户

火柴盒导读:一个北大毕业,在百度做了十一年的产品经理,出来后闷声做了3年产品。他来自农村也很能吃苦,他是教育的受益者,所以他对教育比较有情怀。

作者✎ 张乘辅

吴晓波在《激荡十年,水大鱼大》的序言中引用了汉娜·阿伦特的观点,“除非经由记忆之路,人不能抵达纵深”。观察一个行业,分析一个企业,也需要经由它的记忆之路。

三年时间在历史的长河里如白驹过隙,但对于九死一生的初创企业来说,却显得格外漫长。

2015年,百度推出“百度航母”计划,33岁的侯建彬带领作业帮从百度分拆出来,并给公司取了一个有趣的名字“小船出海”。如今,这艘“小船”已经“出海”三年了。三年来,作业帮搬了3次家,融了3轮资,推出拍照搜题、一对一辅导(答疑)、作业帮一课(直播课)3款爆品,累计激活3亿用户,作业帮给自己交上一份答卷。

此次我采访的所有问题都汇聚成一个大问题:“作业帮是如何做到的?”然后把这个问题抛给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

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

专注打造“口碑爆品”

2015年9月,上地四街1号院迎来新的租户——作业帮。此时,作业帮刚从百度分拆出来,“五六十人的创业团队挤在破旧的房子里,公司还小,能挣的钱也不多,大家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先把业务跑起来”,侯建彬回忆称。一年后,团队发展到两三百人,作业帮也就搬到了上地五街的群英科技园。今年,作业帮搬到上地七街的开拓大厦,员工近千人。

《爆品笔记》里所述,“爆品烟花,璀璨夺目才不易冷”,“流量是一切生意的本质,流量是第一竞争力,流量是第一生死线”。

累计激活3亿用户,手握6000万月活的作业帮无疑是流量霸主,而这也正得益于它推出的3款爆品。在上地三个不同的地方,作业帮先后推出了拍照搜题、一对一辅导(答疑)、作业帮一课(直播课)。

侯建彬称:“作业帮的愿景和使命是希望通过技术的力量,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这里面有三个关键词,技术、优质教育(内容和服务)、触手可及(方便)。

技术改变了传统的教学途径,线上教师改变了教师端的供给,K12教育行业的供给侧发生了巨大变化。拍照搜题通过技术让机器像老师一样为学生答疑解惑,类似于学生放学后,家长、老师辅导其作业的场景。一对一辅导(答疑)则进一步强化了作业辅导场景中的互动性。作业帮一课(直播课)则类似于学生上课的场景。目前,作业帮的用户60%以上来自三四五六线城市,作业帮通过技术让优质的教育触手可及的愿景似乎正在逐渐实现。

企业是渐进发展的,但决定命运走向的往往是少数的关键几步。一路走来,侯建彬坦言有三个节点非常重要。

第一个节点是从百度拆分, 2015年9月,作业帮从百度完成分拆,同时完成A轮融资。自此,作业帮开始独立发展,有了更大的空间。

第二个节点是2015年年底推出了一对一答疑业务。通过一对一答疑,作业帮第一次把服务引入进来,老师跟学生可以在作业帮平台上实时交流。 “学生有请老师来解疑释惑的需求,作业帮可以提供有价值的工具和内容,坚持做下去没错”。目前,一对一答疑累计教师八千多名,每月活跃的有数千名。

另外一个节点是作业帮一课的发布。2016年下半年,作业帮启动直播课的业务,今年8月C轮融资时,直播课品牌升级为“作业帮一课”。“教育产品速度不能太快,要把基础打扎实,否则是不负责任的”,作业帮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来打磨产品。作业帮一课课程产品种类达近百个),覆盖小、初、高所有学科,每一个学科都有不同难度层级设计。并且,作业帮一课还根据教材设计出一套教研体系,让不同能力、不同阶段、不同层次的学生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课程。现在,作业帮一课每月用户几十万人,还在高速增长。

自2016年以来,作业帮长期占据APP Store教育品类榜首,今年QUEST MOBILE排行统计中,作业帮也继续领跑教育类APP。目前,作业帮拍照搜题的市场份额占70%以上,其流量优势,在之后直播课、练习等业务上仍然持续释放。

技术和资本推着行业“水涨船高”

K12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盘子,中国在校中小学生数量在1.6亿-1.8亿之间,教师数量在1100万左右,优秀的教师更是少之又少。相对于学生们的需求,优秀师资数量显然不足。此外,优秀师资的分布也不均衡。一个不足,一个不均,这两个问题形成巨大的行业痛点。

因为痛点真实存在,各种教育模式纷纷出现。比如,在线直播、一对一辅导、双师课堂、AI+教育等等。侯建彬则认为,谁能把用户服务好,谁就有机会,具体哪种模式并不重要。

K12教育行业里,即使是同一起点出发,很多玩家也都在跑不同的赛道。侯建彬表示,接下来作业帮会根据以往的经验,坚定自己的选择。“尤其是现阶段,一家公司不是什么都可以做的”,侯建彬称,“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模式,在两、三年前就有人尝试做了。那当时作业帮选择了什么?我们选择了聚焦自己的主赛道。”

把教育品质提上去,好产品才是硬道理,“我们过往的经历告诉我们,在教育行业里面,运营能力、渠道能力都不如服务能力或者品质更重要。我们的拍照搜题就是靠品质获胜的,一对一答疑也是,现在作业帮一课的重点还是品质”。目前,作业帮一课老师都是全职员工,并且还有质量检测体系,来保证课程质量。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变现成为最现实的问题。“说在教育行业赚不到钱我觉得是不应该的,但只考虑赚钱也是不应该”,侯建彬经常跟公司员工讲,“作业帮今天六千多万MAU的体量想变现不是难事,但需要考虑是想昙花一现,还是想持续增长?”

纵观最近三年的教育行业,明显能感觉到技术对教育行业的改造正在加速,并催生出很多新模式。教育项目在技术的裹挟下一度沸腾,同时随着一轮又一轮的资本不断涌入,教育浪潮不断创下新高。

三年时间里,作业帮相继完成三轮共计2.35亿美元融资。更值得一提的是,在C轮融资队伍里,A轮的红杉、君联,B轮的纪源、襄禾全部继续跟投。

创业公司流淌着创始人基因

侯建彬自身经历就是一个励志故事。82年出生在河北衡水农村,2001年考入北大,毕业后进入百度,2015年带领作业帮独立发展,目前公司完成C轮融资,员工近千人,累计激活用户突破3亿。

和所有的产品经理一样,侯建彬有“做一款或者几款成功的产品,进而创造价值改变世界”的执念和情结。

在百度做业务时,侯建彬便一直寻觅机会。最后选择以作业解疑的方向切入教育行业,“首先要看做的事情是否有需求,然后要看行业里还有没有发展空间,最后看自身的特点适不适合”。

2014年,彼时学生对作业辅导的需求天然存在,互联网等技术对教育行业的渗透也还处于早期阶段。此外,侯建彬的经历和特点,也暗示着他适合。

大学期间,侯建彬也做过家教。2004年-2014年,侯建彬在百度做过很多不同类型的业务,“我做过搜索,做过社区,做过问答,也做过垂直的业务,比如母婴类的宝宝知道,医疗类的拇指医生”,丰富的经历让他对不同的业务类型都有深刻认知。同时,负责过运营和技术,对其之后作业帮发展扩张有很大帮助。

五六十人靠愿景,两三百人靠制度,千人以上靠文化。 “六分文化、三分能力、一分经验”,是作业帮的用人观。

好的模型或者模式,一定是技术作用于好的场景,纯技术是没有意义的”,侯建彬认为技术有两个价值,一个提升效率的,一个是抬高底线。“作业帮如果不能让学生获得优质内容跟服务的效率比之前大幅提升的话,就是失败的”,侯建彬称“抬高底线就是通过技术让群体在某一个领域的行业水准整体抬高,作业帮要把目前教育体系里无能为力、鞭长莫及的地方给服务到。”此外,近期作业帮还传播起科普和素养方面的知识,比如请哈佛大学博士后苟利军解读暗物质,请《北京折叠》作者郝景芳上文学启蒙课。

“对一个孩子来说影响他学习的是三个因素,学习的能力、学习的环境、学习的意愿。学习的能力的提升有限,所以,可以在学习环境和学习意愿上多下功夫。”书架上摆满辅导教材,桌子上放着笔记本和塑料水杯,带着半框金属眼镜,穿着深色衬衫毛衣,谈论起教育观点滔滔不绝,一瞬间,侯建彬更像是一名老师。

“作业帮现在没考虑往B端发展么?”

“我觉得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聚焦C端,这个市场足够大,我们也有一点优势。”

“作业帮目前布局都在线上,没触及线下?”

“没触及线下,想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最快的路径还线上,线上也确实值得我们继续去跑。”

在作业帮学习平台上,从拍照搜题,到练习、答疑、直播课,教学闭环初露端倪。侯建彬称:“现在一天学生在作业帮上所花费的时间近500万小时。”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中小学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1941.2亿元,2019年将达2727.1亿元。

电商对于线下零售的革命,会在教育领域重演么?

*本文由火柴盒原创,作者张乘辅,主编韦龑。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火柴盒(ID:huochaihejiaoyu)。

火柴盒 作业帮 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