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 ONE不值得同情,GAI也不应该赞扬
2018-01-06 10:24 GAI、数来宝、PG、ONE

PG ONE不值得同情,GAI也不应该赞扬

我们想既能保证红花会自有属性又能符合现在的市场。最后大家都同意将红花会打造成第三极,所谓第三极是指既有大众偶像的流量,同时又拥有地下文化英雄的气质和文化地位。

来源 | 三声(ID:tosansheng)

作者 | 齐朋利

仅仅半年时间,中国嘻哈音乐的双子星,就已经有些物是人非了。

在GAI与PG ONE双双获得《中国有嘻哈》总冠军并握手言和的那个晚上,乐观的人们一度认为这两个人将担负起为嘻哈音乐在中国不同发展方向的重任。

不过,目前的现实证明,嘻哈在中国的发展,不是走进娱乐圈的是是非非,就是走进正能量的主旋律。

无论如何,嘻哈在这里失去了最核心的精神价值,空留了音乐形式以及机会主义者。

093236441277

PG ONE并不值得同情。从2017年12月31日被爆出和李小璐的“过夜事件”之后,这位年轻嘻哈音乐人的公众口碑就开始直线下滑。

同时,PG ONE在官方媒体中口碑开始骤然恶化。1月4日,共青团中央发布了一条关于PG ONE的微博,这条微博截取后者歌曲《圣诞夜》中的部分歌词。特别是针对其中“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等内容,共青团中央直接指责“这首歌曲可能教唆青少年吸毒。”

随后几个小时里,紫光阁、新华网等官媒纷纷针对歌曲《圣诞夜》发布微博,除了继续批判“教唆青少年吸毒”之后,这首歌曲中“Bitch都来我的家里住”等歌词内容也被指责为公开侮辱妇女。

093236869597

官媒对于这首歌曲的“公开处刑”吹响了批判PG ONE的冲锋号,微博上的娱乐大号、营销账号与“围观群众”一拥而上,出生于1994年、走红于2017年的PG ONE被人一一扒出过往黑料。

诸如,在陌陌晒出类似大麻的物品、在现场battle中使用了对去世歌手姚贝娜非常不敬的歌词、在一首名为《范冰冰》的歌曲里再次使用具有性暗示的不雅表述等。甚至还有自称是PG ONE初中同学的人爆出,PG ONE曾经直接致使未成年少女怀孕并弃之不管。

这再一次引起一部分音乐人的已有愤怒。心喜文化创始人袁涛和歌手姚贝娜前经纪人也在各自的社交媒体直接表示,这是PG ONE自作自受,更是号召“要痛打落水狗,要让这小子永远消失。”

实际上,这些黑料大多数在去年八、九月间就爆发过一次。相比上次,PG ONE现在的境遇要更加糟糕——直接导致了这位坚持自我的年轻嘻哈音乐人迅速放弃了抵抗——PG ONE在个人微博发表声明,自称早期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理解偏颇。并已主动全网下架作品,并表示将在以后的作品制作中会提升正能量核心思想。

这样的致歉声明没有让PG ONE的处境得到缓解。有人认为认错态度敷衍而不真诚、也有人批评PGone对于黑人文化和嘻哈音乐的歪曲性理解、更有粉丝因为以Real著称的PG ONE放弃了自我而感到失望。

天府事变队长王梓鑫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引用了之前《人物》杂志专访天府事变的部分内容。其中写到,当《人物》记者问PG ONE对天府事变组合看法时,“‘好!’他鼓起掌来,脸上带着戏谑。‘不敢说不好,背景太硬了。’然后,他收起笑容,一字一句地说:‘我永远不会做这种说唱。’”

这份表态与当前的声明对比透露出一种投机感。在之前接受《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采访时,王梓鑫表示在圈子里见过很多类似的rapper,嘴上天天挂着Real,只是为了叛逆而叛逆,明明没有街头生活的经历却非要写在歌曲里。

在他看来,这些举动是故作姿态,“你说这real吗,我觉得不real。”

093236940156

由于2017年11月,红花会突然与摩登天空解约,独立的工作室在这场舆论危机中表现出严重的经验不足,也再次凸显了一夜成名的年轻嘻哈歌手在人生路径规划和危机处理上的失控与稚嫩。

在签约之初,参加音乐节演出、出专辑是摩登天空为PG ONE等红花会成员规划的路径。这与摩登以往签约地下独立音乐人的路径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不过,《中国有嘻哈》爆火却使得PG ONE等人流量明星属性的影响力迅速上升,原有发展路径需要做调整。

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表示,“我们想既能保证红花会自有属性又能符合现在的市场。最后大家都同意将红花会打造成第三极,所谓第三极是指既有大众偶像的流量,同时又拥有地下文化英雄的气质和文化地位。”

换句话说,摩登天空在调整之后的新规划需要注意两个点:一方面要保证内容和演出,另一方面则要做“咖位”与品牌对接。

近年来粉丝文化的变异和激进,也很大程度上误导了PG ONE和红花会对自己的判断,以及作出的种种选择。在《中国有嘻哈》之后,蜂拥而来的狂热粉丝们对于摩登天空更粗放的操作模式并不满意。摩登天空曾经因为发了PG ONE未经PS的图片而受到了粉丝的抵制和攻击。

不久前,红花会成员贝贝因为“账号被盗”而点赞了一条黑PG ONE的微博,最终掀起了与后者粉丝的一场骂战,直接导致贝贝清空了自己的全部微博。我们在PG ONE的粉丝社群中,在每一天都能感受到这些粉丝如何发起一场场有组织的网络攻击。

2017年8月到9月,一连串关于红花会涉毒、PG ONE不尊重死者等负面新闻曝出之后,摩登天空的整个团队工作到不眠不休,所有人不得不全部停下来既定工作,夜以继日地全部投入到“反黑”中。

这样的工作最终帮助PG ONE等人安全度过了这次危机。但是,受粉丝影响以及合同金额不合理等因素影响,PG ONE所在的红花会最终选择与摩登天空宣布解约。

在红花会的官方声明中,解约原因包括未按合约履行义务、处事方式不与团队商量、国外演出时未能保障人身安全和至今未配备成熟经纪团队。但是,摩登天空MDSK厂牌主理人亚侬在采访中曾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表示,红花会到解约前已经有了7个经纪人,光商务经纪人就有3个,其他还包括主经纪人、执行经纪人和助理。团队扩张最快的时候,每周都要面试两三次经纪人。

与摩登天空解约后,PG ONE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但他的个人工作室相当不成熟,很难对艺人起到引导作用。只依靠娱乐圈明星资源而缺乏作品等其他规划的思路显然并不成功。

PG ONE这次遭遇官方的批判除了个人不成熟和音乐能力浅薄之外,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地下野蛮生长的嘻哈文化与主流大众文化审美以及官方意志之间的冲突与割裂。

另外一位总冠军GAI则在PG ONE的讨伐浪潮中完成了湖南卫视经典音乐真人秀《歌手》的首期录制。在公开场合,GAI对于这场舆论危机未有一句置评,但是这丝毫不阻碍人们将两位放在一起对比。

GAI选择道路实用却并不值得赞扬。他走到了主旋律和正能量一侧,虽然已经开始适应,但是仍然让人们一再感到反差矛盾和戏剧性。

这位四川内江人在重庆开始了自己的江湖式嘻哈之路,他身上的冲突感和街头感远远高于PG ONE。在《中国有嘻哈》中,GAI一再嚷着要和练习生Battle、突围赛里说出格杀勿论、唱匪帮嘻哈甚至要打PG ONE的GAI看起来是更不容易与社会和解的人。鼓吹暴力争斗的歌曲《超社会》以及GAI早年伤人的经历曾经一再被媒体拿出来说事。

对比GAI与PG ONE的发展路径,可以明显看到一个成熟的经纪团队对于艺人成长和发展的重要性。GAI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就签约了《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的Door&Key厂牌。刘洲是一位在音乐行业工作过二十年的资深人士,与韩红、谭维维、孙楠等诸多知名音乐人有过合作,在为音乐人寻找定位以及歌曲包装上有丰富经验。

1月4日,就在PG ONE被共青团中央批判的当天,GAI出现在了人民网的专访视频中。在这个名为“想成为一个传奇”的视频中,GAI将做嘻哈的经历描述为一个励志故事,他表示要作为头牌兵带领更多人认识嘻哈,并强调HipHop真的是种态度,“是你和命运抗争的一种态度,别人说你不行,我得证明给你看证明给自己看。”

在视频里,GAI也谈到了自己的父母没出过国,自己做音乐就是要让父母生活的更好。励志加孝顺的人设为GAI赢得了不少赞赏,之前GAI在《我要上春晚》舞台上向女友隔空表白也为自己加分不少。相比PG ONE的种种恶名,GAI反而逐渐摆脱了那个争强斗狠的社会青年形象,并在向更大舞台的路上一步步走得很稳。

093236994139

除了《我要上春晚》的舞台,GAI已经先后在《蒙面歌王》、央视中秋晚会的舞台上亮相,即将于今日播出的《歌手》里GAI是首发歌手。值得注意的是,GAI开始更多让自己的本名周延出现在媒体上,这很可能也是为了方便大众认知做准备。

GAI还与春晚常客歌手祖海合作了歌曲《好运来》,二人还一起出席某品牌珠宝晚宴。在微博上,祖海晒出两人合照,并配字“民族嘻哈范儿”。这让人不由想到流行歌手与民歌歌手的“春晚合体”模式。诸多证据表明,GAI离登上2018年春晚这一最重要的主旋律舞台,似乎并不遥远。

对于GAI向正能量的主动靠拢,刘洲在采访中并不避讳,他向《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解释为什么要让GAI走正能量,“现在说嘻哈好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剩下的还有十几亿人。要把一个音乐品类推向大众,好歌曲一定是雅俗共赏的。”

刘洲也不断强调,GAI的正能量只是不像以前那么“脏”了。“在特定的时间,我觉得当一首歌的内容是那种很有劲的东西,我可能会让GAI尝试回到一些状态上去。但一个人在小地方骂街,大家觉得你牛。走到一个大平台还骂街,那就不合适了。”

093410398284

滤掉GAI作品中不宜示人的元素,刘洲选择放大GAI的民族特色将民族元素与流行乐结合——这是刘洲的拿手本领,他为GAI打造的《火锅底料》以及《好运来》,也都兼具民族和喜庆色彩。

刘洲对GAI的期望是让他成为一个承载贡献的嘻哈歌手。“GAI传递的仁义礼智信,我觉得是好事。怎么用中国人的方式,把嘻哈落地,做中国独有的嘻哈风格很重要。”

天府事变也曾深深地被介入到主旋律宣传之中。当自己的歌曲《This is China》被共青团中央微博转发后,这个从说唱新人一度成为话题度和讨论度最高的说唱团体的经历也说明,与官方合作会让嘻哈音乐或音乐人获得更快的上升途径与更广的人群。

刘洲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有人说我做嘻哈管国家和政治干什么,但是你要推动一个艺术产业,你就得去学习。为什么呢?国家承认它才能成为一个门类,国家不承认它就永远是地下,你得让它走到台面上来。”

PG ONE如今的境遇已经说明,所谓“兼具明星人气与地下文化气质的嘻哈偶像”几乎走不通,而一位年轻爆红艺人的自我管理能力也一如既往是可遇不可求。

 

三声 三声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